某月某日 星期O:拉不拉多 Labrador Retriever
No image

某月某日 星期O:拉不拉多 Labrador Retriever

×動物化×無CP×各篇日誌間無連貫性,應該不會有後續...

歸港﹡Half
No image

歸港﹡Half

  大部分的時候,其實劉永才也不太確定鄭大賢人在哪裡:那人總在釜山、首爾之間來來去去的,有時是在釜山的家裡、有時則是在首爾的租屋處。他並不是緊迫盯人型的那種戀人,只是有時候……有時候他就會想起鄭大賢,不知道那人在哪裡、做什麼、心情好不好。……  這段時間對他們來說無疑都是難熬的,他一個人租了一間練習室,練唱時總是想起鄭大賢;想他們兩人以前練習合音的樣子、想那人和音樂學院的朋友們一起做音樂的樣子——劉永才...

歸港﹡Quarter
No image

歸港﹡Quarter

 歸港  劉永才最近新養成了個握著手機睡覺的習慣——拜鄭大賢所賜。  以前是向來睡著了就雷打不動、就算鄭大賢在他耳邊打呼也照睡不誤的人,現在他卻總是在第一時間接起震動不斷的手機……有時候劉永才自己想起來也覺得有點好笑,似乎他也漸漸的因為對方而改變了、在這種除了他們兩人以外沒有人知道的小事情上,他也漸漸開始遷就著鄭大賢。...

[花絮] I to L
No image

[花絮] I to L

I. 湖中女神之「你掉的是這個金柺杖還是這個銀柺杖呢?」,劉永才答:「不,都不是。我掉的是金力燦那他媽的柺杖。」  所謂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但是,重點是劉永才根本就不想當那什麼他媽的、「承擔大任之斯人」啊!  他滿臉苦逼的在心裡用力的咒罵著那兩個只顧著自己歡天喜地的甜甜蜜蜜去,絲毫不以為意的把痛苦加諸在別人身上的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