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07. 單戀 (VIXX / 赫豆)



[赫豆 HyukBin ver.]


  哥,我喜歡你。

  這句話就這麼不受控制的從嘴裡冒了出來。
  像羽毛一樣輕柔的打著圈緩緩落下,純白美好一如少年情竇初開。

  金元植皺了皺眉,垂在身側的一手動了動、看似要握拳卻又鬆開;他像是想要上前一步,卻被李鴻賓給搶先擋了下來。


[赫豆 HyukBin ver.]


  哥,我喜歡你。

  這句話就這麼不受控制的從嘴裡冒了出來。
  像羽毛一樣輕柔的打著圈緩緩落下,純白美好一如少年情竇初開。

  金元植皺了皺眉,垂在身側的一手動了動、看似要握拳卻又鬆開;他像是想要上前一步,卻被李鴻賓給搶先擋了下來。

  「植吶,沒事。」他壓低了聲音安撫他,飛快的投了個眼神過去示意對方冷靜些;然後又轉向音樂教室裡,剛剛開口向他告白的另一個少年。
  「赫啊,你跟我出來一下。」

  韓相赫乖巧的應了一聲,低眉順目的跟在李鴻賓後面出了教室。他一路跟著李鴻賓走,也沒問要去哪,只是專注的看著身前那人的背影──
  高挑的身高,肌肉勻稱的背,寬肩窄腰的標準身材,柔軟的淺棕色頭髮……

  ──如此美好。
  他喜歡著的那個人,是如此的美好。

  直到走在前頭的李鴻賓停下腳步時,韓相赫才注意到他們兩人走到了學校正在重新整修的一棟校舍;大部分的建築都已經完工,但因為還沒有正式啟用,平常不會有人走到這裡來。

  李鴻賓沒轉身看他,逕自走到了走廊的欄杆邊,重重的往那上頭一靠、兩隻胳膊伸出了欄杆外晃晃蕩蕩的。
  他嘆了口氣,有點無奈的問:「說吧,為什麼喜歡我?」

  李鴻賓的語氣很淡然,如果硬要說跟平常有什麼不同的話,充其量只是多了一點好奇;韓相赫覺得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卻又因為無法確切得知對方的想法而感到緊張。

  「我──」該說是因為什麼呢……是李鴻賓笑起來時臉上甜甜的酒窩,還是他在籃球場上奔馳時行雲流水的動作和身影,還是在為了班際合唱比賽而練習時,他專注的看著樂譜、一手打著拍子一邊跟著鋼琴伴奏輕輕哼唱的樣子?

  韓相赫知道這些都是答案,但也都不是答案;這些看似互不相關的記憶片段,都只是引導向了一個必然的結果──他喜歡他的鴻賓哥。

  說不出理由的喜歡。
  因為他的一舉一動都是他喜歡他的理由。

  ──但是這樣的答案,大概不是李鴻賓想要聽到的吧。……
  韓相赫不禁有些洩氣的想。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我不知道。」

  意外的是李鴻賓並沒有對此表示什麼,只是「哦」了一聲。然後停頓了一會,他偏過頭來看著他。「但是、赫啊,」
  「我跟元植已經在一起兩年了,你知道吧。」

  韓相赫點點頭。

  「現在的我喜歡的人是元植。」
  「──所以,沒有辦法喜歡我們小赫啊,」李鴻賓的語氣很溫和,好看的臉上甚至露出了抱歉的神情。

  不希望讓喜歡的哥哥感到困擾,他連忙開口:「哥,我知道的。」

  ──當然是早就知道的。
  但還是忍不住告白了,而這都只是因為自己實在太喜歡、太喜歡他了,所以才忍不住想要告訴對方這樣的心情而已。

  「對不起。」李鴻賓看著他的眼睛,誠懇的說。


  其實鴻賓哥不用對他說「對不起」的──
  後來韓相赫想。

  他喜歡鴻賓哥,那是他自己的事,無關對方應該如何回應這份感情。

  他忍不住覺得,幸好自己喜歡上的是一個這麼溫柔的哥哥啊──雖然是單戀,但他卻並不會因此而感到痛苦;因為李鴻賓是不會做出那種令人痛苦的曖昧不清舉動的人。

  這麼溫柔的人,是他喜歡的人啊。
  而他的這份喜歡是他自己的事情,大可在他自己的世界裡深根茁壯、如同天經地義般的,與他的世界一同運轉並存。

  這與旁人、與金元植,甚至與李鴻賓本人都沒有關係。
  他只是單純的想保留著這份清澈的喜歡。





小赫別氣餒啊,你沒聽到鴻賓他說是「現在」喜歡的人麼,你就等他跟元植分手就好啦。
Said 無視金某人散發的低氣壓,大聲安慰著韓相赫的隔壁阿珠媽……不,是學長李宰煥.

カテゴリー: 痴漢三十題  07. 單戀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