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 Stay長期居留 Chapter. 12

2013.06.02(Sun)

『 B.A.P同人衍生  賢才 / Long Stay 長期居留』 Comment(0)Trackback(0)
Chapter. 12


  眾所皆知,鄭大賢的老家位在距離首爾相對遙遠的韓國第二大都市、濱靠海岸的城市釜山,又加上暑假時以打工賺學費為理由沒有回去,總之這麼一算起來,他已經差不多整整一年沒有回家過了;綜合以上兩點,於是促使他的遊子返鄉行動要

Chapter. 12


  眾所皆知,鄭大賢的老家位在距離首爾相對遙遠的韓國第二大都市、濱靠海岸的城市釜山,又加上暑假時以打工賺學費為理由沒有回去,總之這麼一算起來,他已經差不多整整一年沒有回家過了;綜合以上兩點,於是促使他的遊子返鄉行動要比大部份的學生更早一點展開。

  「要記得洗衣服。」
  「嗯。」

  「要按時吃飯。」
  「喔。」

  「沒事的話就早點休息。」
  「好。」

  「──要想我。」
  「…….」

  「哎,為什麼就這個你故意不回答我啊?」鄭大賢皺起了眉毛,一臉委屈兮兮的樣子問著身旁正用筆記型電腦看著綜藝節目、而且還看得津津有味的人。

  ──這還有天理嗎!
   究竟是為什麼,自己竟然會像是劉永才上身一樣的再三叮囑著這些瑣碎的小事、囉嗦個沒完,而對方卻是好整以暇的盤腿坐在椅子上,邊看著某綜藝節目的主持群 跟來上節目的嘉賓們在某展演場裡互相追逐,然後還好像很敷衍的用著單音「嗯」、「喔」、「好」這樣子的隨便回應著他。……

  ──難道我們的熱戀期這麼快就過了嗎(有開始過嗎)?
  鄭大賢不禁要哀怨的直盯著劉永才的後背瞧。

  「……那我要走囉。」最後還是放棄了用怨念迫使對方轉過頭來看自己一眼的想法。
  他抬頭看了看牆上掛著的時鐘──時間也差不多了──,於是提起大包小包的行李,想說乾脆就這樣chic的走了吧……

  剛剛還對他毫無關心的人立刻就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手忙腳亂的按掉了螢幕上正播放著的綜藝節目。
  「等、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鄭大賢的嘴角輕微的抽搐了一下──雖然說是已經很習慣了自己的室友兼戀人就是這麼個心口不一的脾氣,但是對方卻總還是會有超出自己預期的高水準彆扭表現。
  ……所以,照這麼看來,原來剛剛這傢伙其實是一直在等著自己整理完畢、要送他去客運車站搭車的嗎;然後那津津有味的表情,其實是因為聽著自己難得的嘮叨覺得很有趣是嗎?

  「你啊、……」他不禁覺得無奈又好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劉永才沒有理會他的笑聲,穿戴好了保暖的外套和圍巾之後,逕自伸手接過了他手上的其中幾包行李。

   由於鄭大賢要帶回家的東西太多──包括給家人親戚、街頭巷尾鄰居的伴手禮;劉永才看了都忍不住要吐槽:「你是在舉辦什麼『人人有獎、見者有份』的過年活 動嗎?」──,饒是劉永才的機車有250c.c.的汽缸,但是在重型機車界也還只能算是個小個子,當然是載不了身上手上又背又提又掛了一大堆東西、還身穿 厚重冬裝的兩個大男生,於是兩人最後還是乖乖的選擇了撘地鐵前往首爾高速巴士客運站。

  「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

  「宿舍的申請單我已經幫你拿回來了,」
  「你記得收好、說不定還會用到……」

  「過年期間應該很少人申請留宿,雖然是在學校裡,不過你還是自己凡事小心一點比較好。」……

  劉永才一直安安靜靜的聽著,直到對方似乎掉入了無限重複的嘮叨怪圈:「要記得洗衣服,……不過反正不用上課,你就算一星期七天都當作高中穿制服一樣,大概也不會有人發現。」

  「要按時吃飯,減肥什麼的就不要想了,就算你胖oppa還是一樣喜歡你。」

  ……雖然叮嚀的核心主題是大同小義,不過鄭大賢第二次說出口時倒是多了各種豐富的吐槽兼調戲意涵──
  會一星期七天都穿同樣衣服的邋遢鬼明明就是鄭大賢你自己!
  要是心裡覺得我胖那就不要老是想把我剝光啊,反正都是肉有什麼好看的!
  明明才大人家七個月、而且心智年齡分明還停留在未出生的負歲數的人,有什麼資格以「哥哥」自居啊!
  更何況根本就不是「oppa」好不好,你這個韓文不好的妄想狂……!

  劉永才在心裡忿忿不平的掀起了一陣反吐槽的驚濤駭浪,可是最後默默說出口的卻只是一句:「……這些你剛剛在宿舍裡都講過了。」

  鄭大賢不明顯的楞了一楞。
  「那……沒事的話就早點休息,不要熬夜……」

  ──沒事還老是要熬夜的人也是你自己好不好!
  這個熬夜慣犯竟然還敢這麼對他耳提面命的;劉永才於是忍不住翻了個用力到眼球幾乎微微發疼的白眼,然後沒好氣的打斷他的話:「這你剛剛也說過了。」

  鄭大賢覺得自己很委屈。
  「呀!我這樣囉嗦,你以為是為了什麼啊?」

  劉永才也不接話,只是斜眼看他。

  「大過年的別人都回家了,就你一個人留在冷冷清清的宿舍裡,我這還不是因為擔心你嗎。」明明從來就不是個囉嗦的個性,為了這個人,簡直變得自己都不像自己了,卻反而還要被嫌棄……
  鄭大賢是真的覺得有點鬱悶了。

  那不識好歹的傢伙這才慢條斯理的回答:「過兩天我媽和我哥會來S大找我。」
  「再說……這都已經是第四年了,我一直都是這樣過的。」

  「──所以,沒關係的。」他說著,還用力的拍了拍鄭大賢的肩膀。
  「你不用擔心我。」

  鄭大賢突然就有股衝動想用力的抱緊他──而他也確實就這麼付諸行動了。
  雖然劉永才說得那麼雲淡風清,可他卻聽得好心疼。本該是家人團聚的時刻,自己卻被屏除在外,一個人留在幾乎空城一樣的學校宿舍裡。……這種事情,就算是用一輩子的時間來練習大概都難以習慣吧。而承諾過要對他好的自己,卻要在這個時候拋下他了。……

  「對不起啊,我們永才。」
  鄭大賢好聽的聲音在耳邊低低的震響。

  原本還真的有那麼一點點點點……難過的心情,就這麼輕易的被安撫了。
  劉永才也抬起了手,輕輕的摟住鄭大賢的背。

  「pabo……」他喃喃的罵著,語氣裡卻有點忍不住的撒嬌。

  「要是真的這麼擔心的話,那就早點回來啊……!」咕噥著脫口而出這麼一句話,臉皮薄的劉永才又微微臉紅了起來。

  「──不要讓我一個人待太久……」
  他一手揪著鄭大賢身上的外套上裝飾的絨毛,把下巴靠上了他的肩膀,小小聲的說。

  這完全依賴的姿態、和對方彆扭卻仍然難掩撒嬌意味的話,讓鄭大賢情不自禁的微笑了。

  「……知道了。」
  「乖乖等我,我去去就回來。」









  ──pabo,要是真的這麼擔心的話,那就早點回來啊……!
  為什麼說得出這麼……任性的話啊。劉永才自己回想起來都覺得滿不好意思的;雖然說,他的心裡確實就是這麼想的沒錯;都還沒有分開,卻已經在想著要那個人快點回到自己身邊了。

  ──不要讓我一個人待太久……
   其實是真的很討厭自己一個人的,所以要升上大二的那年才會答應前任社長方容國、接下了熱音社長的職位,從此之後沒事就勤勞的往社團辦公室跑;而自從認識 了鄭大賢之後,更是簡直就像是在自己身上多黏了一條影子一樣、一開始是想甩都甩不掉,後來則是對於身邊總是有他甘之如飴。劉永才幾乎已經快要記不得一個人 是什麼感覺,卻隱約有一種「沒有鄭大賢的日子一定很難熬」的嚴重預感。

  因為先有了將要分離一段日子,而感到焦躁不安的心情,所以才會故意那麼表現的:故意在鄭大賢對自己百般叮嚀囑咐時,做出一副毫無關心的樣子看著綜藝節目、故意在車站的時候聽著他的嘮叨,卻好像心不在焉似的一語不發。
  ──其實鄭大賢的每一句話,劉永才都聽進去了;其實他這麼做,也只不過是想多聽一些鄭大賢的嘮叨,從中證明他對自己有多麼的關心,藉以慰藉一下、達到自我滿足的目的罷了。

  雖然嘴上很帥氣的說著「沒關係」、「不用擔心」這樣子的話,但是如果鄭大賢還真的就這麼以為的話,那這傢伙就死定了──惡狠狠的在心裡撂下了重話,卻在三秒內就又蔫了氣勢:會死的人其實是自己吧……?明明才送走了那人不到五個小時,卻已經沒用的開始想念他了。……

  幸好鄭大賢向來都很了解自己──在車站被他用力的擁抱住時,劉永才其實嚇了一跳:一部份是因為擔心路人的眼光,更多的則是驚訝怎麼那人又這麼輕易的就看透了自己。


  劉永才握著手機倒在床上翻來覆去。
  自從學期結束、寒假開始之後,本來就沒有什麼事情,現在又少了老愛鬧他的鄭大賢,他的日子過得簡直是閒得發慌。他大致整理了一下寢室裡累積了一學期下來自己亂扔的講義和課本,然後早早的就洗好了澡、乖乖躺上了床。

  ──可是卻遲遲無法入睡。
  十分鐘內他不厭其煩的戳了又戳手機的觸控螢幕,反覆的察看有沒有新訊息不下十次──他都覺得自己差不多已經到達強迫症的程度了。

  Kakao Talk表示有人傳來訊息的提示音效響起的時候,劉永才激動得差點手一抖就甩飛了無辜的小手機。

  ──鄭大賢說他已經到釜山了,坐車坐了好久、屁股都痠了;還說因為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怕吵了他睡覺,所以就不打電話了。……

  『呀,你……』
  『該不會想我想得睡不著吧?』

  劉永才看著手機螢幕上、預覽的小框框裡這麼兩行字跳了出來,突然就覺得某人笑得一臉小人得志的可惡樣子、無比鮮活清晰的浮現在眼前。

  他頓時無語了片刻,然後翻了翻白眼。

  「呿……你小子省省吧、……」
  ──才不會因為想念而失眠呢。

  劉永才已經睡了,鄭大賢晚安。
  哼。









  鄭大賢不在的日子裡,劉永才每天早上睜開眼睛就是想今天又該做什麼好;幸好崔小學弟和其他的朋友們大多還沒有回家,於是他每天的行程就成了到處跟著他們去玩。

   叫來了社團裡的幾個朋友在學校一起踢了好久沒玩的足球、又跟金力燦要了他現在參加的首爾市立國樂團最新一期表演的票,去聽了本國傳統音樂陶冶了下性情、 還應了方容國的邀約,去工作室聽他最近的新作品、甚至昨天還硬是跟著崔準烘去看了本學期最後一次的「文鍾業學長練舞」──這裡實在不得不說一下,這小子竟 然是因為這種原因、所以才不快點滾回木浦去的。
  總之劉永才的每天還是過得充充實實,並沒有因為鄭大賢不在身邊而顯得患得患失。

  由於鄭大賢的家裡是做生意的,現在正處於過年前忙得昏天黑地的狀態;那人回到了老家之後當然也是得幫忙自家的店舖、每天跟著一起忙得昏頭轉向。於是劉永才每天也就只有很短暫的時間可以跟他Kakao Talk一下,確定對方在釜山的生存情況。

   原本是每天都形影不離的人,突然間被簡化成了只有手機螢幕上短短的幾句話,其實劉永才還是不太能夠適應。但是知道對方是真的有很多事情要忙、而且也清楚 以那傢伙大剌剌的個性,當然是不會捧著手機一直戳著鍵盤聊天的那種類型;於是他也就忍下了自己心裡有時也會油然而生的小小孤寂感、逞強的沒有對鄭大賢多說 什麼。


  除夕的那一天,早上媽媽和哥哥來了S大學找他。這已經是這幾年來固定的行程了:為了劉永才這個不能踏進家門、除夕夜的 團圓飯餐桌邊註定要缺席的孩子,媽媽和哥哥總會在除夕那天的中午先來找他,三人吃一頓提早的團圓飯。這樣他也算是多少有感受到一點過年、家人團聚的感覺 了。

  「……不是說這學期多了一個新室友嗎,但是怎麼感覺你的房間比以前還要乾淨?」哥哥一踏進寢室就四處張望著,接著語帶驚奇的下了此一評語。

  劉永才決定對此保持緘默。
   ……他絕對不會承認,就像崔準烘說的(雖然心裡默默覺得小學弟說的有點中肯,但聽完這段話之後他還是用拳頭給這小子來了一頓愛的教育):這是因為在送走 了鄭大賢之後,自己就像是送老公去上班之後的家庭主婦一樣、覺得頓時失去了生活的重心,所以在無聊的驅使之下就開始勤勞的打掃,於是才造就了現在窗明几 潔、地板幾乎光可鑑人的宿舍房間。


  在外面生活了這麼久,劉永才還是覺得媽媽的手藝是自己最習慣也最喜歡的味道──大概每個在 外求學、工作的孩子都是這麼想的吧。他勤快的幫忙著媽媽把從家裡帶來的大小各色保鮮盒在桌上一字排開;每個保鮮盒裡都是媽媽特地早起做好了要帶來給他的飯 菜、每一樣菜都是按著他喜歡的菜式去做的。

  劉永才看著看著,突然就覺得有點鼻酸。
  ──這是多麼得來不易的一頓飯。平常見不到面的媽媽,雖然不能總是在身邊噓寒問暖,卻還是用自己的方式表達了她對孩子不變的愛。

  「快吃飯吧,哦?」
  「我和你哥哥搭了這麼長時間的車過來,飯菜應該都涼了吧……你們宿舍裡也沒有辦法再熱過、哎一古,真是的……」媽媽卻沒有注意到他一時的失神,逕自一邊叨叨唸唸著,手上則是忙碌的拿出了一起準備過來的碗筷,幫他和哥哥盛飯佈菜。

   哥哥也在摺疊式的小餐桌邊坐下──那張桌子還是當時被他視為洪水猛獸的鄭大賢從釜山帶過來的──,他們一家三人才開動享用豐盛的午餐。一邊吃飯,當然也 少不了互相交代近況的閒話家常:哥哥在老家附近找了份新工作,可以常常回家看爸爸媽媽、媽媽年紀大了關節不太好,天氣變化時常常會痛,不過幸好在看了醫生 之後最近有改善一點了、至於自己,這學期依然拿到了系上前三名的書卷獎獎學金,社團的事務也都很順利……

  ──然後,還有一件事。

  劉永才的視線不由自主的飄向了哥哥身後、鄭大賢空著的床位,才正想開口招認自己的感情狀況也正在穩定發展中;媽媽卻先開口了。
  「永才啊,你爸爸……」

  聽到「爸爸」這個詞讓他全身都不禁僵硬了一下;這一直是這幾年來,哥哥和媽媽在與他的言談之間盡可能避免提及的話題。

  媽媽顯然也看出了他的不自在,眼中不禁流露出對他的心疼;可是她還是繼續說了下去:「……如果你肯回去跟爸爸道歉,……」

  不等媽媽的話說完,劉永才就忍不住打斷了她的話:「媽,我為什麼要為了說實話而道歉?」
  「……如果現在為了這件事情說『對不起』,那才是欺騙吧。」
  他靜靜的說。

  媽媽無言以對,只是輕輕的嘆了口氣,放在桌上的雙手緊緊的交握著。「永才啊,你爸爸他其實也很想念你,」
  「……就不能回家看看他嗎?」

  其實劉永才何嘗不想回家,但是他卻幾乎一秒也不考慮的就拒絕了媽媽的提問:「不,我沒有辦法……」
  他幾乎是得深深的吸氣、再緩緩的吐出,好幾次以後才勉強能夠止住雙唇的顫抖、接下去繼續說完這句話──「我不想……再從家裡被趕出來一次。」

  媽媽臉上的表情在那一瞬間看起來哀傷極了;劉永才一下子後悔了自己為什麼要說出一直深藏在內心裡的想法。明明是大過年的、應該開開心心的吃上一頓團圓飯,怎麼卻把氣氛給弄得這麼糟糕……
  於是他急急的想轉移話題──可偏偏,腦子一時轉不過來,最快進到腦海裡的就是在媽媽開口以前,自己正好在想著的那件事:「媽,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是個男孩子。」

  強調似的補上了後面那一句話,其實也不過是想聲明關於什麼「當初說自己不喜歡女性的話,是我搞錯了」的這種話,自己是絕對不可能說出口的……更何況,說他固執也好、不知變通也罷,他一直都不認為自己的感情取向犯下了什麼過錯,以致於必須道歉。

  劉永才看著對面那張熟悉的面容上年復一年的漸漸多了歲月的痕跡,說著這種話的自己其實心裡是很忐忑的──爸媽都已經有了一點年紀,實在是很不願意再讓他們為自己操心、但是這樣子的自己……爸爸早就表明了態度是不接受的,卻不知道媽媽又是怎麼想的?

  剛過了中年的婦人在一開始顯得有點錯愕的驚訝反應之後,卻放鬆了表情、露出了欣慰的神情:「哦、真的嗎。」
  「那孩子……應該對我們永才很好吧?」

  聽到媽媽如此的回應,那一瞬間劉永才突然就有種很想哭的衝動。
  咬著下唇用力的點了點頭,好不容易他才壓抑住了激動的心情。

   雖然在向媽媽說起鄭大賢的事情時,提到那人就是這學期新搬進來和自己同寢室的新室友、個性爽朗,在男孩子女孩子之間都很有人氣、明明對足球並不特別感興 趣,卻會在自己的要求下陪著一起去足球場踢上一整個下午的球……等等兩人之間相處的瑣事之中,不經意間總是一再的提醒了媽媽「對方是個和自己的兒子相同性 別的男孩子」的這件事實,因而讓媽媽還是露出了有點不太能夠適應的尷尬樣子;但是看著他光是說起那人時都顯得特別眉飛色舞的樣子,最後總歸也還是露出笑 容、給予了祝福。

  這時,一直在一旁沉默的聽著的哥哥,突然像是發現了什麼有意思的東西,指著書桌上喊了聲:「啊,就是那個吧,」

   劉永才順著他的手指看過去──是鄭大賢的書桌上一直擺著的相框,裡面放的是今年暑假熱音社遊一起去露營的那時候、最後一天,在所有活動結束之前拍下的社 員大合照;原本是很大、有很多人的一張照片,那傢伙卻用著「相框太小了,放不下啊」這種不像樣的藉口,很心機的把其他人都給剪掉、只留下了當時勾肩搭背的 站在一起的他們兩人。……

  「啊,那個……」
  劉永才突然就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竟然一時詞窮的說不出話來。

  哥哥卻又接著說了下去:「──長得很好看啊。」
  「我們永才的男朋友跟永才一樣是花美男喔。」

  媽媽也笑了,不甚認真的責備著說:「好了,你就別再鬧他了、你看看永才的臉都紅了。」……

   劉永才看著哥哥滿臉揶揄的表情,雖然臉紅得不知所措,但其實心裡卻是很高興的──一直以來,對於待自己很好的哥哥,他卻總是感到特別的愧疚;腦海裡對哥 哥最鮮明的印象總是停留在那天晚上,從家裡跑出來的哥哥在便利商店前找到了自己,最後因為沒有辦法勸他回家而獨自轉身離開之前,哥哥的臉上那種無奈、疲憊 又哀傷的表情。

  ──現在也都可以抹去了吧,那些無力又苦澀的回憶。

  他看著眼前哥哥的笑臉、以及媽媽拿起了相框,瞇著一雙眼(甚至還從皮包裡摸出了老花眼鏡戴上)仔細端詳著裡頭的相片的樣子,心裡恍恍惚惚的這麼想著、眼眶一熱,視線竟然有點模糊了。

  ──好像在作夢一樣呢……你說是吧,大賢吶。

  劉永才不自覺的微笑著。
  他在心裡對著自己、也對著那人這麼說。





引用 URL

http://gaog.blog.fc2.com/tb.php/13-799257d6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