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Long Stay長期居留 Chapter. 13


Chapter. 13


  在鄭大賢的老媽平生最得意的幾件事蹟之中,生出兩個帥氣漂亮兼具的寶貝兒子這件事情,絕對可以名列其中、並且還佔據頗前面的順位──套句鄭家媽媽的話,那就是「他們兄弟倆的臉簡直比招牌還要好用」。

Chapter. 13


  在鄭大賢的老媽平生最得意的幾件事蹟之中,生出兩個帥氣漂亮兼具的寶貝兒子這件事情,絕對可以名列其中、並且還佔據頗前面的順位──套句鄭家媽媽的話,那就是「他們兄弟倆的臉簡直比招牌還要好用」。

  正因為如此,在年節期間回釜山的鄭大賢,就註定了回到老家之後將要展開這非人的忙碌生活:每天早起開店,整天和哥哥一起忙著顧店、整理庫存、進貨補貨,等等店舖裡的事情;只有中午兄弟倆輪流休息去吃飯的時候才能夠有一點休息的空檔。

  「大賢啊,你是吃完了沒啊?」哥哥的聲音中充滿不耐煩的催促;走到店舖後面隔著一張簾子、自家員工休息的區域一看,他差點沒驚訝的掉出兩顆眼珠來──

  距離鄭大賢的休息時間都已經過去了將近四十分鐘,可吃貨如他弟弟,面前的桌上擺著的便當卻只少了方方正正的一角,和以前風捲殘雲、狼吞虎嚥、杯盤狼藉的模樣大相逕庭。

  而那吃貨弟弟鄭大賢,手上正捧著智慧型手機戳戳點點滑滑的,儼然好一個標準的低頭族樣。

  ──不是吧,這一定不是我弟弟鄭大賢。……
  那個小時候為了一塊糕點,可以把親哥哥當隔壁村的野孩子打的大賢弟弟呢?現在竟然食物當前也不為所動,只顧著一心一意的玩手機;難道去了一趟首爾,不僅學歷鍍了層金、說話什麼的文雅了點,這下還能連人的腦子都給換了不成……?

  驚疑未定的鄭家哥哥於是決定靠近一點,看看自家弟弟究竟是在玩些什麼,竟然玩到連一個吃貨視之如生命的食物都可以先往一邊放。悄悄的繞到了鄭大賢的身後,哥哥才看清楚了手機螢幕上聊天applicant的畫面,對方就故意轉了個方向、存心不讓他看見上頭的對話內容。

  ──這很顯然就是……
  「呀!你這小子……!」笑罵著,用了五成力道巴了鄭大賢的頭一下。

  「交女朋友啦?」哥哥揶揄的問。
  「看你連飯都不吃了,還這樣遮遮掩掩、鬼鬼祟祟的……」

  「哎一古,這有什麼好遮掩的啊?爸媽知道一定開心得很,說不定還會要你把她帶回來一起吃頓飯呢。」

  聽著哥哥興奮的叨叨絮絮,鄭大賢只是瞇著眼「呵呵」乾笑了兩聲──他哥以為,他是為什麼要這樣躲躲藏藏的啊……這當然是有原因的啊。
  要是讓爸媽知道他在首爾交了個「男朋友」,那家裡不一秒變戰場才怪;就連哥哥……向來和自己很親的哥哥,鄭大賢也毫無頭緒對方將會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更何況──雖然這麼說有點卑鄙;但是以客觀的角度來說──,劉永才這個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就擺在自己的眼前,更是讓鄭大賢覺得向家人坦承出櫃這種事,還是別輕易嘗試的好。

  於是他匆匆的回了劉永才一句「哥哥來了,晚點聊」,就收起了手機,一邊吃飯、同時不著痕跡的轉移了話題,轉而和哥哥聊起了今天早上做生意時遇到的幾個有趣的客人。


  一直到年初五都是過著差不多如此的日子。好久沒回家來的鄭大賢,其實也頗安於這樣子跟家人在一起的生活;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開始想念劉永才了。

  雖然對方總是若無其事的說著「過得很好」、「我一個人沒關係」這樣的話;但是,明明就是那個曾經撒嬌的要他早點回去、還說過「不要讓我一個人待太久」,而且還有著許許多多心口不一前科的彆扭傢伙啊……,現在這些很cool的話,怎麼看也只是像在逞強罷了。

   因為家裡只有兩個男孩子、嚴重陽盛陰衰的緣故,即使爸爸原本有著「君子遠庖廚」的傳統想法,這幾年來在鄭太太的洗腦、以及電視劇裡各種新好男人角色的潛 移默化之下,也就漸漸的放棄了堅持;尤其這大過年的,餐桌上自然是要比平常更豐盛,於是鄭大賢和哥哥當然也就免不了要進廚房幫媽媽洗洗菜、剁剁雞、刮刮魚 鱗之類的打個下手。

  從小就貫徹「打你是我愛你」此種信念的鄭家兄弟倆,在用盡了各種非文明的方式也無法分出勝負之後,最後終於用猜拳決定了今天是由鄭大賢來擔任媽媽的小廚工。於是當他在廚房裡揮汗如雨,老哥就以勝利者的姿態,在客廳裡和老爸邊剝橘子吃、邊閒閒的聊天。

   這邊得聲明一下,其實鄭大賢本身並不怎麼抗拒進廚房做飯這件事,和哥哥打架、猜拳什麼的,也只是因為從小就養成的「哥不喜歡怎樣那我就偏要怎樣」的這種 犯賤心態作祟;甚至應該說,從小在媽媽的教育下、又加上自己本身就是吃貨一枚,讓他對料理也可以算是小有心得──要是S大的宿舍裡有廚房的話,他還真想親 手做個幾道家常小菜讓劉永才也嚐嚐自己的手藝。
  畢竟就他的了解,那傢伙的吃貨指數可是和自己不相上下……啊不,他是說,畢竟要抓住一個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嘛,……廣告上不都是這麼說的嗎。

   這邊鄭大賢還在廚房裡一邊剁著今天早上隔壁家的大媽才殺好、送來敦親睦鄰的新鮮土雞,一邊在心裡愉快的幻想著自家「媳婦」如果知道自己還有料理這麼一項 才能,肯定會對自己崇拜得五體投地(……會嗎?)云云;而在此同時,外面客廳的桌上,他的手機一邊震動著一邊大聲的響了起來。

  「呀!大賢啊,你的手機!」客廳裡的哥哥大聲的對他喊著。

  手上還提著菜刀,另一手抓著半隻雞的鄭大賢哪裡走得開身去接電話,於是想也不想的一扭頭也朝哥哥吼了句:「我現在沒辦法接,幫我看看是誰打來的,我等等回撥好了!」

  想不到哥哥卻難得熱心的拿了他的手機往廚房走去:「我開擴音讓你聽電話不就好了?」……

  由於廚房裡響著抽油煙機運轉時的轟轟聲、瓦斯爐靜靜燃燒著,上頭燉著的大醬湯也在鍋裡啵啵冒著泡、再加上鄭大賢自己剁雞切肉時,菜刀和砧板碰撞發出了有規律的「篤篤」聲;怕他聽不清楚,哥哥還特意把擴音的音量調到最大、舉到了他面前,然後才接通了電話。

  鄭大賢還來不及看來電顯示,就聽到自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從手機傳了出來──即使經過電話,對方的聲音多少有些失真,他仍然可以立刻就辨認出劉永才的聲音。

  『呀,大賢吶,你什麼時候回來?』
  『──我想你了。』……

  那一瞬間,抽油煙機的轟轟聲和大醬湯沸騰的啵啵聲好像都突然安靜了下來,連鄭大賢自己手上的菜刀也在他手一滑、險些往自己的另一隻手上剁以後堪堪停下了動作,於是篤篤聲也就戛然而止。

  媽媽驚訝的看著他;可鄭大賢想,自己臉上的表情想必也好不到哪去──媽媽和哥哥、甚至還有剛好在上一秒吃完了橘子,也擠進了廚房想要洗手的爸爸都聽見了:那是一個男孩子的聲音,用著親暱的口吻對他說著想念。

  如果不是在這樣糟糕的情況下接到這通電話,他想自己肯定會暗爽到內傷;可是現在,他的腦袋混亂得像是被揪扯得一地都是的毛線,完全沒有辦法思考。

  最先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再次開口的是哥哥。
  「呃,……不好意思,我是鄭大賢的哥哥,」
  「請問你是……?」

  電話另一端的劉永才絕對也是嚇得楞了,過了一兩秒後才從善如流的回答:『啊、啊,抱歉,我打錯了,』
  『你說你是鄭大賢的哥哥是嗎?我要找的是金大賢啦,呵呵,大概是輸入通訊錄的時候少打了姓氏吧。……』

  接著劉永才還用最高級的敬語,很有禮貌的說了『真是抱歉打擾你們了』,還有應景的『新年多福』之類的祝賀新年的話。

  鄭大賢聽著電話裡傳來他彬彬有禮的語氣說著那些客氣的話,卻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又看見了那人緊張得僵硬了身子、緊握的掌心裡滿是冰涼的汗水的模樣。

  客套了幾句之後,劉永才就先掛斷了電話。哥哥手裡還楞楞的抓著他的手機,雙眼卻緊緊盯著他不放;鄭大賢心虛的不敢直視他,於是無意識的低下了頭,一語不發的逕自在水槽邊搓洗著沾上了雞血的手。

  「大賢啊,那是你朋友吧?」
  先打破這尷尬氣氛的是媽媽。

  「還真是個糊塗的朋友呢,哈哈……」她打圓場的笑著說。

  但是鄭大賢自己也知道自己臉上的神情多麼的古怪,除了向來疼他的老媽以外,此時此刻大概誰也不可能忽視他的不對勁。

  「你……」

  「剛剛那個男孩子跟你,是什麼關係?」
  於是當爸爸低沉著嗓音這麼喝問著的時候,他其實一點也不意外。

  可雖然說是並不感到意外,他卻仍是一時語塞的說不出話來;扭緊了水龍頭,雙手撐著不鏽鋼水槽的邊沿,亂糟糟的心中滿是各種髒話。
  嘴硬的劉永才示弱的對自己撒嬌說著想念、傳統的老爸平常根本也鮮少踏進廚房、再加上向來喜歡和自己對著幹的老哥竟然會熱心的幫自己接了電話──當這些一百年也難得發生一次的事件全都擠在這一刻發生了,鄭大賢覺得這簡直就是「天要亡我我不得不亡」……

  這一切,真是他媽的太扯了。

  ──可是儘管用盡了所知的全部詞彙罵得再多、再兇,卻也一點都無法消減他心中的慌亂。

  在自己還不知所措的沉默著的時候,反倒是媽媽先開了口:「哎,在說什麼呢、當然是我們大賢的朋友啦,不然你還以為會是什麼啊?」
  「是朋友啊、朋友……」她試著緩頰的說。

  可鄭大賢卻一咬牙,突然打斷了媽媽的話。
  「……是,男朋友。」

  他抬起頭,困難的吞了口唾沫,然後才終於下定了決心似的、直視著爸爸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的雙眼,「我跟他,是正在交往中的關係。」
  他乾啞著嗓音回答了爸爸剛才的問題。


  ──接下來那才真的叫一片混亂。

  爸爸抓著他的手腕就用力的往客廳拽,嘴上一邊大聲的斥罵著「我沒有你這種兒子」、「誰教你當同性戀的」等等的話。

  媽媽和哥哥則是一時楞住了,就這麼傻站在一邊看著、誰也無法及時反應出此時究竟應該如何動作;而鄭大賢自己更是腦中一片空白,直到意識到爸爸憤怒的紅著眼睛吼的是「你給我滾出去」、手上的動作則是扯著自己硬是往客廳拖去,要把自己給生生攆出家門……
  他空白的腦海裡閃現的唯一的想法,僅僅只是「說什麼也不能在這時候就這麼被趕出去」。

  他想起了劉永才。
  ──在這種時候,出去了的話大概就別想要再回來了吧。

  但是推撞老爸這種事當然是不可能的,於是他只能使上了全身的力氣、盡力巴住客廳裡的矮桌子,同時胡亂的喊著「爸,你先聽我解釋」、「不要這樣」之類的話。

  ……好吧,事實上他根本也沒有什麼好解釋的:事情就是這樣,他就是個噁心的同性戀,還在首爾交了個男朋友,剛剛就是男朋友打電話來說想他了;不過就是這樣而已。
  只是在這種情況下,他根本也無暇考慮自己究竟在嚷嚷些什麼,只是希望可以稍微轉移一下老爸的注意力。

  最後鄭大賢索性雙膝一沉、重重的跪了下來──正好就跪在客廳牆上掛著的,爺爺奶奶還在世時一起拍下的全家福照片前。

  這下重心一放低了,爸爸更是拉不動他;氣急之下,一抬手就狠狠甩了他一巴掌。似乎這樣還不夠解氣,又隨手拿來了原本橫在客廳地上、打算之後要用來掛著曬魚乾的木竿就往他身上抽去。

  鄭大賢的頭都被那一巴掌給打得偏了過去,除了被扇巴掌的恥辱感覺,還有臉頰上熱辣辣的疼痛無法忽視;直接遭受重擊的那一隻耳朵裡更是轟轟的亂響了好一陣、過了好幾秒之後才又恢復了正常的聽力。

  當那木竿抽到身上時,饒是從小到大打架經驗不說豐富、但也不算少的他也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還真是……他媽的痛……!

  如果早知道會有現在,那麼剛剛他就不會嫌廚房熱、脫掉原本穿著的深藍色針織外套了;雖然也不算是多厚的外套,但是至少多一件衣服也多少能擋一點肉疼吧,總比現在身上薄薄的一件棉質T-shirt要來得強多了。

  到後來鄭大賢索性也不喊叫了,就這麼沉默的挺直著背脊、低垂著頭跪在地上,任由爸爸的打罵如不間斷的暴雨向著自己身上落下。

   恍惚中他不禁有種很奇特的感覺,覺得自己眼前的世界好像是壞了音軌的影帶一樣,畫面如此的鮮明、可自己卻是模模糊糊的什麼也聽不真切──其實,也不是說 聽不清楚;畢竟他也不是真的就給他爸那一巴掌打聾了還是怎麼的……只是他整個人都有種泡在水裡似的,聽什麼都到不了腦子、也無法做出相對應的反射思考,這 樣子渾渾沌沌的感覺。

  直到他看見媽媽跑出了廚房,一邊尖聲叫著「住手」、「不要再打他了」;那一聲聲尖叫好像劃破了耳膜一樣的讓人感 到刺痛。接著哥哥也跟著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用著激動得有些扭曲了的聲線說了很多勸阻的話,然後看老爸顯然是一點也聽不進去,就乾脆伸手攔住了他打人的動 作、又順勢搶下了那根木竿使勁甩到一旁。

  「爸!你冷靜一點,……」哥哥攔住了簡直恨不得直接衝過來、朝他狠狠踹上幾腳的爸爸,然後費力的架著他整個人往書房拖去。
  「爸,大賢他沒有做錯事、」……

  一直到爸爸的怒罵聲和兩人的身影都被書房的木質門板給掩上,鄭大賢都還覺得能聽見哥哥為自己辯解的聲音──

  「沒有做錯事」。
  好一句「沒有做錯事」。

  如果不是哥哥也這麼說了,他恐怕還真的會有一瞬間的懷疑,自己究竟是為什麼要受這種苦啊。……
  他無言的仰起頭看著天花板、重重的喘了幾口氣,下意識的舔了舔方才被扇巴掌時,嘴裡被牙齒給硬生生撞出來的傷口;鐵鏽味帶著一股血液特有的腥鹹在口中瀰漫開來,於是他知道這洞恐怕是破得不小、還流了一點血。

  硬撐著的身體也到了極限,鄭大賢只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無處不疼,再也支撐不住挺直的背脊,於是整個人脫力的向前撲倒在地上──看來老爸雖然年紀也大了,但是打人的那力氣還是跟以前一樣、不是蓋的……還真是寶刀未老啊。
  他自嘲的掀了掀嘴角,想著。

  這時還留在客廳裡的媽媽看著他這副慘樣,一時沒忍住就哭了出來。她摀著嘴、兩行眼淚撲簌簌的掉個不停。

  鄭大賢只覺得歉疚。
  「媽,別哭了……」他啞著嗓子這麼說了一句,只見媽媽的眼淚卻掉得更兇了。

  她說不出一句話來,只是帶著滿面的淚水搖著頭嘆息,看了他一會以後就默默的轉身離開了客廳、把自己關進了主臥室裡。

  鄭大賢想,媽媽大概是看不下去自己自小疼愛的兒子身上被打得滿是瘀傷、連要直起身子好好跪著都有困難的淒慘樣子吧。

  客廳裡只剩下他一個人。
  直到這個時候鄭大賢才總算有辦法好好思考這整件事情──明明被揍得很慘,他卻覺得鬆了一口氣:至少,他沒有背叛劉永才。

  真的是差一點點、只差一點點,他就會懦弱的說「那是我朋友」……幸好,最後自己還是說了實話。畢竟,要說不曾想過退縮、心裡沒有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除了害怕之外,還有很多、很多東西──

  他想起劉永才對他的依賴和信任,想起向來防備心重的那人現在卻願意將自己全然的交給了他;想起自己曾經對他說過要他「別哭了,不是還有我嗎」、「你現在有我了,所以別難過了」、「別擔心了,有我在」之類的話、也承諾過了會對他好的……

  ──這些,可不能只是哄哄孩子的話而已啊。





カテゴリー: B.A.P同人衍生  賢才 / Long Stay 長期居留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