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Body & Soul -1


去年在鮮網玩的小活動
點閱率踩萬點文♡

此篇獻給我最親愛的阿督♡♡♡






 Body & Soul


  「大賢xi,覺得自己的外貌在成員中排第幾位呢?」
  「是不是覺得自己就是臉讚呢?」

  綜藝節目上大家配合的哄笑聲中,他卻有點緊張,偷偷小幅度的偏過頭看了看坐在自己左後方的那個人。

  即使正在和崔準烘玩鬧,也能準確的捕捉到他的小動作並且給予回應──對於這點,真的覺得很感謝。
 Body & Soul


  「大賢xi,覺得自己的外貌在成員中排第幾位呢?」
  「是不是覺得自己就是臉讚呢?」

  綜藝節目上大家配合的哄笑聲中,他卻有點緊張,偷偷小幅度的偏過頭看了看坐在自己左後方的那個人。

  即使正在和崔準烘玩鬧,也能準確的捕捉到他的小動作並且給予回應──對於這點,真的覺得很感謝。

  「啊、不是這樣的……」回想了一下曾經也被這麼問到時,對方略帶窘迫的反應;他定了定神又說:「力燦哥,……」
  「力燦哥才是臉讚啊。」

  身後的鄭大賢不著痕跡的捏了捏他的肩膀,像是在說「做得好」……
  劉永才突然好想轉過身去握住他的手。









  好不容易熬到綜藝節目的錄製結束,今天的最後一個行程也順利完成,一行人回宿舍的路上劉永才才終於鬆了口氣。

  上了車後,他就毫不客氣的在鄭大賢肩膀上挪了個好位置、打起了盹來。

  鄭大賢很想摸摸他的瀏海,可是手抬起來之後卻又在空中轉了方向,最後他只是默默的用手指理了理自己的瀏海。

  對,因為「劉永才」才不會這麼做。
  原本有的一點點期待落空的感覺還是不太好受;劉永才在心裡「哼」了一聲,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表情。

  ──到底是怎麼會變成這樣的呢?
  一直到回到宿舍以後,他還在想這個問題。









  今天一早起來,劉永才就隱約覺得哪裡不太對勁;直到走到浴室後,他才懂了究竟是怎麼回事──
  鏡子裡的自己說陌生其實並不陌生,可是……

  那分明不是他。

  略黑的皮膚、那雙即使剛睡醒也是圓潤水亮的雙眼皮大眼睛,還有壯實的手臂肌肉……
  鏡子裡的人不是鄭大賢又是誰。

  他站在鏡子前風中凌亂了好一會,有好一陣子連想尖叫都發不出聲音,只是捂著嘴發出喘不過氣來似的「嗬、嗬」聲。

  劉永才覺得自己一定是還在做夢──那種最最天馬行空、最最荒謬又不切實際的夢……可是,最可怕的莫過於,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夠從這場夢裡醒來。

  「永才,你怎麼了……」
  直到同房的親故似乎因為他進來浴室太久都沒有一點動靜,而關切的推開門走了進來。

  劉永才看著鄭大賢──不,現在應該說是「披著鄭大賢皮的劉永才」看著「披著劉永才皮的鄭大賢」。
  ……一定是他起床的方式不對,他就知道自己不應該比鄭大賢早起。

  而站在浴室門口的鄭大賢顯然也被嚇得不輕;至少劉永才依照過往兩人相處的經驗判斷,正常精神狀況下的鄭大賢,可不會任由他就這麼掩面蹲坐在地足足三分鐘之久。

  好不容易等到鄭大賢總算是稍微緩過情緒、兩人之中總算有一個人堪稱冷靜。他往前跨了一步,反手帶上浴室的門還機伶的上了鎖;然後朝劉永才伸出手,示意對方抓著自己先站起來再說。

  「這是……怎麼回事?」

  而鄭大賢這句話一問出口就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頭──這不是廢話嗎!要是劉永才會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話,他還至於要捂著臉、看起來可憐兮兮的蹲在浴室裡發抖嗎……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劉永才卻回答了:「大、大賢吶,」
  「──我好像、知道是怎麼回事……」

  不顧他的錯愕,劉永才接著說:「你還記得吧,昨天晚上我們倆在陽台晾衣服的時候……」──鄭大賢聽他這話才聽了一半就忍不住在心裡吐槽:「誰跟你『我們倆』了啊……昨天在陽台晾衣服的人明明是我,你跟著出來是出來了、但手指可連一件衣服的衣角都沒碰到啊。」──

  不知道鄭大賢複雜的內心活動,劉永才繼續說:「我不是說有流星嘛,你還跟我說是什麼UFO的……」

  「……所以?」
  鄭大賢隱隱有不好的預感。  

  「我就許願了。」劉永才看著他,無比純良無辜的說。

  ──媽的,看著自己的臉突然這麼想給他揍下去是怎麼回事,老子不會是有自虐傾向吧。
  鄭大賢突然覺得以往實在不該怪劉永才老是打他,實話說,這臉連他自己看了都想痛毆八百拳。……

  ……不過,不是吧、……他才不管那在天上亮閃閃劃出一條銀線的,到底是流星還是UFO還是別的什麼東西,難道那玩意還真這麼靈驗不成?

  另外一個重點則是──
  「永才啊,那我可以問問,」

  「你、許、了、什、麼、願、嗎……」他幾乎是滿臉囧樣的問對方。

  劉永才頓時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因為不忍直視自己的臉做出那副蠢樣、還是因為心虛,所以才轉開了視線不敢看著鄭大賢。
  ──對,就是心虛。

  可是這麼沉默著也不是辦法,他們倆現在可是綁在同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了,首先得先做到資訊共享、互信互賴,才能夠達到將來的共存共榮呀;於是他吞了吞口水,正打算開口:「我……」

  正準備要說呢,浴室門就被敲得「砰砰」響。

  「呀!你們兩個,不要一大早就佔用浴室啊!」外面傳來容國哥因為剛睡醒而更顯低沉的聲音,語氣也顯然因為某種不可說的原因而顯得相當不善──至於是什麼不可說的原因……其實不就是尿急唄,哪還能是什麼大事啊。

  浴室裡的鄭大賢和劉永才眼神複雜的對看彼此一眼,一秒內達成共識之後,兩人有默契的一同回答門外那位怒氣快突破浴室門的哥:「就快好了,哥再等一下!」
  然後飛快的開始同步進行洗漱動作。

  之後接下來的整天都是以團體的形式活動著:無論是行程之間坐保母車移動時、上音樂節目時、或是在後台接受簡短的訪問……總之,鄭大賢和劉永才也就一直沒有機會可以再好好來商討一下,究竟該如何度過並化解兩人這次所面臨的危機──

  他們的靈魂似乎、好像……
  好吧,就別再自欺欺人了。

  ──應該說,他們的靈魂「確實」就是交換了沒錯。









  好不容易結束一天的行程,六個人帶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宿舍裡。
  兩個忙內大概是自知要等到哥哥們洗完澡才能輪到自己,索性一回宿舍就各據一方的霸佔了沙發,打算在等待的時間裡先睡一輪再說。

  劉永才撇了撇嘴,看著在兩位哥陸續洗過澡以後、鄭大賢也起身拿了衣服往浴室走去──要是平常的話絕對是自己先洗的,向來讓著他的鄭大賢只有拿著iPad蹭去忙內們身邊玩的份;可是今天……「劉永才」先去洗澡了,留下不知為何看上去有些心氣不順的「鄭大賢」還在客廳裡悶坐著。

  終於輪到自己洗澡時,雖然也知道自己這脾氣實在是發得沒有道理,卻還是故意賭氣的一眼也不看鄭大賢,只在兩人錯身而過之後,偷偷的用眼角瞥著他。看他像自己平常一樣,去叫醒沙發上昏昏沉沉半睡半醒的文鍾業和崔準烘,動作卻比經常是連推帶打的自己要溫柔上了幾分。……

  原本就發悶的心情似乎又更悶了幾分。

  劉永才就在各種矛盾糾葛的情緒裡洗完了澡;他在房間外吹乾了頭髮,才煩躁的一邊撥弄著還帶著熱氣的髮、一邊回到他和鄭大賢的房間。

  心裡還在想著,萬一回復不了那可怎麼辦……這可不只是什麼長得好不好看、眼睛大不大、皮膚黑不黑之類的膚淺問題而已;而是,靈魂互換這檔事,根本已經嚴重的影響了他和鄭大賢正常的相處模式啊……!

  而且要像今天這樣子提心吊膽、生怕被發現破綻的和成員們一起生活著,實在是……
  他一邊想著一邊推開房門。

  ……太辛苦……了……
  走進房間的那一瞬間,劉永才大腦內的語言系統都當機了一下。

  ──誰可以告訴他眼前的這又是什麼情況?

カテゴリー: B.A.P同人衍生  賢才 / Body & Soul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