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Body & Soul -2 (fin.)(*)



  「鄭大賢……」
  「你、在、做、什、麼?」

  確切說來,其實應該是要問「你在對我的身體做什麼」才對──劉永才想。
  但是這種句子實在太過獵奇又太過羞恥了,即使現在是披著鄭大賢的外皮,但內在裡還是保有著劉永才的矜持,他實在是說不出口。

  「鄭大賢……」
  「你、在、做、什、麼?」

  確切說來,其實應該是要問「你在對我的身體做什麼」才對──劉永才想。
  但是這種句子實在太過獵奇又太過羞恥了,即使現在是披著鄭大賢的外皮,但內在裡還是保有著劉永才的矜持,他實在是說不出口。

  他看著那人雙腿大張的躺在床上,一手放在胯間,正握著「他的」那根東西上下撸動著,而且「他的」臉上還流露出了迷濛又享受的神情。

  這還是劉永才第一次這麼清楚的看見自己沉浸於情慾裡的模樣、即使是以前曾經有過幾次,在鄭大賢的惡趣味下兩人對著鏡子做的時候,也不曾看得這麼清楚──劉永才幾乎要認不出自己來。

  ……原來在情事中,他就是像這樣子放蕩的在鄭大賢的挑逗下呻吟的嗎。……
  在一開始的呆滯過後,他的臉熱得像是被放在火上烤過似的,一點也不敢直視床上那人。

  ──都什麼情況了怎麼還有那個心情……!

  這種羞恥的場景實在是再多看一眼都會呼吸困難;於是劉永才隨便抓了個枕頭就胡亂的往對方身上砸,「呀!你別這樣……!」
  揍人揍得是毫不猶豫,可其實他阻止的聲音卻有點可憐兮兮的,帶了點嗔怨的意味。

  鄭大賢當然沒有錯過這一點;他空出一手接下了枕頭,順勢往上摸就抓住了劉永才的手腕,用力一拉,把那人也給拉到了床上。

  「永才的身體好敏感……才這樣就硬了呢。」
  耳邊的話語是鄭大賢在床上時常會說的下流話,但是聽著分明是自己的聲音說著這種話、就特別的引人想入非非。

  ──我才不會說這種話好嗎!不要用我的臉說那種變態的話!
  劉永才紅著臉瞪了他一眼。

  「你……都不覺得這樣很奇怪嗎……?」他神情複雜的看著鄭大賢拉過他的手、覆上了自己雙腿間勃起的性器,甚至還捏了捏他的手掌示意他握住。

  劉永才猶豫了兩秒。
  ……好吧,後來他是默許了對方這樣的行徑沒錯。

  他的鼻息變得急促,手裡撫慰著的那東西分明是自己的、可是用著自己的聲音發出舒服的輕哼聲的人卻又不是自己。分不清究竟是在自慰還是取悅對方,他只覺得一切都混亂極了……可是除了混亂之外,又有種令人沉迷的刺激感。

  鄭大賢過了好一會才緩緩的回答他:「……是挺奇怪的,」
  「可是就是想要了,也沒辦法吧。」

  ──說得好像他也很無奈似的,這人根本就是禽獸啊禽獸……
  劉永才還在心裡腹誹著對方,卻聽到那人又開口。

  「反正都是你和我嘛,」
  「身體也是,心也是一樣的,那做也沒關係吧。」

  「──只要是跟你就好了。」鄭大賢說。


  就是被這句話給拐跑了神志。
  劉永才事後回想起來,無比精闢的指出。


  「我弄你哪裡的時候舒服?」鄭大賢放開了控制著他的手,環住了他的腰,輕輕一拉就讓劉永才半推半就的挪到了他的上方、分開大腿跪在他的雙腿之間,低垂著頭像是看著他又像是羞恥得不敢看他。

  寬鬆的睡衣被緩慢的褪去,鄭大賢的動作越是輕柔,他卻越是無法遏制的顫慄。心裡還是有點抗拒,卻又有某個部分像是被對方給說服了──是啊,反正橫豎都是他們兩人,有何不可呢──,開始情不自禁的回想起過往和眼前這人做愛的經驗中,對方都是如何的取悅他的身體。

  劉永才閉上了雙眼,低下頭和鄭大賢接吻;身下的人熱情的仰著頭回應,是熟悉的吻沒錯,嘴唇之間的觸感卻不盡相同──這點細微的認知也讓他覺得既混亂又刺激。

  手指開始不安分的在對方身上遊走,解開睡衣的衣扣,手掌猶豫了一下還是覆上了身下那具身體的胸膛。薄薄的一層肌肉,略白的膚色──他只稍微將眼睜開一條縫偷瞄了一眼,就又趕緊閉上了眼。

  劉永才覺得自己果然還是有點無法承受這種刺激。
  和戀人互換了身體、卻還在做著這檔事;聽著戀人用自己的聲音發出甜蜜的喘聲和輕哼,自己也開始漸漸的感覺到情慾焦灼的在體內燃燒了起來……這種事果然還是太過刺激了一點。

  鄭大賢的手也用了點力的胡亂往他身上摸著,順著背脊線一路往下滑到臀溝間時,卻有點愣的停頓了下。

  「……怎麼了?」
  劉永才整個人親暱的在他身上摩著蹭著,迷迷糊糊的親著他的臉頰問。

  鄭大賢的表情瞬間顯得有點糾結,片刻卻又舒展開來。
  「讓你在上面一次……要嗎。」他問著的語氣卻不像是問句,倒像是某種赤裸裸的調戲和邀請。

  過了一兩秒,甚至讓鄭大賢都不耐煩的抬了抬腰、主動的用屁股去摩擦他下身的碩大時,劉永才才會意過來他的意思。

  一語不發的立刻就伸手到床頭櫃去拿來了潤滑液──略顯急躁的動作還惹來了身下那人悶悶的笑聲──,他倒了點透明黏稠的液體在自己的手上,沾濕了手指後,有些遲疑的往鄭大賢的臀縫中伸去。

  想起剛剛還被嘲笑,於是就起了點壞心眼。
  他故意用手指刮搔著會陰處,偏偏就是不往那人預期的地方送去。

  鄭大賢維持著大張雙腿、一條大腿被扶著抬高的姿勢,無言的仰著臉對著天花板微微的喘著氣。他還真沒想過,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還有,不知道是劉永才的身體素質得天獨厚、還是自己後天調教有方──原來後面被這樣玩弄時,還真的……
  ……挺有感覺的。

  才想開口抱怨對方故意吊人胃口、實在是惡劣至極時,那隻在他股間作怪的手指就按揉著他的後穴、一點一點的往肛口內擠了進去。

  雖然不想承認,不過在自慰時偶爾也會這麼弄自己,劉永才對於怎麼用手指自己玩還算是挺有心得;三兩下就攪得鄭大賢忍不住咬著下唇發出輕輕的嗚咽聲。

  ──如果能看見那雙漂亮的桃花眼泛著淚霧、眼角的小痣也被生理性的淚水給浸潤的模樣,那該有多叫人興奮。
  等換回身體以後一定要想個辦法上他一次才行。……

  ……劉永才發覺自己突然就有了諸如此類的邪惡想法。

  做足了潤滑和擴張,撤出手指之後他倒是有點不知所措了:握著自己的……呃,其實是鄭大賢的、那東西,龜頭抵在臀縫間來回摩蹭了老半天、鄭大賢的臀溝都濕亮成一片了,就是不得其門而入。

  鄭大賢幾乎是要掩面哀嚎的程度。
  他咬牙切齒:「你就玩我吧劉永才……藉機報復也太小人了吧你!」

  劉永才表示他很無辜──就真的沒做過上面那一個,他怎麼知道會這麼緊、這麼難插進去啊。

  終於狠下心來一挺腰,用力將自己的陰莖埋進身下那人的身體裡時,從未感受過的火熱和緊窒讓他忍不住驚喘了聲;而聽見對方苦悶的「哦」了一聲出來,更是有種得意的愉悅感在心中爬升──讓這傢伙也體會一下平常老子是怎麼被他弄的。

  鄭大賢皺著眉閉著雙眼,努力的想適應後處陡然被撐開、充滿的感覺;其實稱不上是疼痛,就是從來沒經歷過這種模式的性愛,讓他一時之間有點七葷八素的、反應不及。

  相比他的不適應,劉永才只覺得自己舒服得簡直像是要融進鄭大賢體內了──這麼熱,這麼緊的包裹著,稍稍一動都能感覺得到彼此的身體最微小的一點變化;好像自己已經不只是自己、好像他已然和鄭大賢融為一體。

  即使閉著眼睛也能感覺得到身下那人的呼吸急促、像是正隱忍著什麼,雖然覺得有點抱歉,卻一點也無法克制自己。劉永才沒等他適應,就難耐的開始抽送了起來。
  他一邊動作著,一邊回憶著自己身體的敏感點,試著想讓對方也感受到相同的快樂。

  沒過一會,鄭大賢原先緊咬著下唇的牙齒就鬆了開來,一聲輕輕的呻吟從唇邊溢了出來。向來是作為主動的一方,此時的他卻只能無助的、下意識伸手去摟在自己身上強勢的抽插著的人,好像不這麼做就會迷失在情慾當中、被這強烈的快感給拍打得失去自我。

  明明只是反覆抽撤的單調動作,卻能夠在兩人之間點燃最原始的火焰;那種高熱的溫度,簡直像要讓他們都被彼此給燙傷──卻即使是如此也捨不得分開一絲一毫。

  當最後終於達到高潮時,劉永才也忍不住低低的呻吟了出聲、用力的頂進了鄭大賢體內深處,一邊重重的在他耳邊喘著氣。
  他腦袋空白了一會,然後才回過神來意識到在自己射精的同時,鄭大賢一直摩擦著他的身體的硬挺也弄濕了他的小腹。

  他低頭看著兩人還相連著的部位,因為大口喘氣而和全身一起微微的起伏著,不禁有種很微妙的感覺……

  好像不只是身體上的結合而已。

  ──好像,連靈魂都融為一體了。
  劉永才恍惚的想著,意亂情迷的低下頭又吻上鄭大賢大張著不住喘氣的嘴唇。









  什麼都不再重要,只要是你、是我,就好。
  ──因為我們的身體和靈魂,都同樣屬於彼此。






Body & Soul 正文
fin.

2013.10.07 00:34AM

カテゴリー: B.A.P同人衍生  賢才 / Body & Soul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