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賢燦 / It's All Lies

2014.09.05(Fri)

『 B.A.P同人衍生  單篇完結』 Comment(2)Trackback-

 It's All Lies 全部是謊言


  「為什麼你說和容國沒什麼話好說、覺得尷尬,可是我看你們兩個,肢體接觸什麼的……」
  「倒是不怎麼迴避啊。」

  金力燦曾經這麼問過。

  而那人只是笑了笑,不太在意的樣子,聳了聳肩膀。

 It's All Lies 全部是謊言


  「為什麼你說和容國沒什麼話好說、覺得尷尬,可是我看你們兩個,肢體接觸什麼的……」
  「倒是不怎麼迴避啊。」

  金力燦曾經這麼問過。

  而那人只是笑了笑,不太在意的樣子,聳了聳肩膀。
  「大概是我和容國哥都是……」

  「嗯,不會想太多、很……男人的那種個性?」
  「……所以才會覺得都是男的嘛、親親抱抱也沒有什麼的。」


  臥蠶又被稱作撒嬌肉,有一點兒臥蠶的人笑的時候看起來會好像在撒嬌一樣、顯得分外可愛。
  金力燦看著那人好看的笑容,好像突然有點能夠認同了這種說法。

  他看著鄭大賢的笑臉,竟然有些失神。









  因為合作曲的關係,最近經常逗留工作室、深夜不歸的人士又多追加了一名──今天晚上,鄭大賢也是一樣、和方容國一起留在公司的工作室裡。

  金力燦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閒情逸致,竟然在洗過澡後,還去宿舍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點吃的,想說來送宵夜給那不知疲倦的兩人。

  工作室的門隔音的效果很好,唯一的缺點是有點難關上,總是要挺用力的帶上才關得緊;他猜後來進去的大概是鄭大賢吧,因為之前不常來,所以對這間工作室並不是太熟悉、又天生不是個動作很粗魯的孩子,所以才不小心讓門留了一道小縫沒有關緊。

  他聽見裡頭傳出了兩人的對話聲;並不太響,得要很專注的聽、有時還要想一下,才能夠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

  「啊……今天真的很想……就突然想咬……」

  模模糊糊的聽見那個溫潤好聽的嗓音、用著有點抱怨的語氣說著;具體是說想要咬什麼,他聽得不是很真切,但是卻看見站在音控台前的男人轉過了身面向坐在椅子上的男孩,好像是朝他掀起了衣服的一角、然後指了指自己的腹肌。

  方容國畢竟是發音的頻率太低了,平常說話就已經有時會叫人聽不太清楚,更何況是隔了一段距離、又是那種壓低了聲音的調笑話語。

  ──對,方容國是在調戲那個棕色頭髮的男孩沒錯。
  從側面,金力燦可以看見他臉上隱約的笑意、還有鄭大賢有點窘的一把拉下他掀起的衣服。

  「咦、我不是說那個……!」
  「哎咦,是說想咬真的巧克力啦、不是說你好嗎……」

  鄭大賢因為激動所以聲音大了點,這兩句他倒是聽得很清楚。

  方容國安撫的摸了摸他的頭髮,拉著他的手腕讓他站了起來,附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金力燦猜想,不外乎是「今天可不可以做」、「我想要你」之類的那種話吧……
  ──而他會有這種猜測,都是因為鄭大賢接下來的反應。

  「今天不要……好不好……」
  他嘟噥著回答,臉色有點不太好看。

  「嗯……上次太……那裡還有點腫,……」

  這種話畢竟是挺羞於啟齒,鄭大賢說著說著,音量就又漸漸小了下去。
  金力燦皺起了眉,回想起最近,確實是有幾次看見那孩子在坐下時小小的齜牙咧嘴了一下;而自己還以為對方大概是在練舞時拉傷了哪裡,還要和他親近的劉永才這陣子記得要稍微關照他。……

  然後,讓他驚訝的是,方容國帶著點歉意的親了親那孩子的耳朵也就罷了、竟然接著蹲下了身,伸手就去解鄭大賢的褲子。

  「容國哥……不……」那孩子顯然也有點不知所措,並不十分修長的手指插進了方容國短短的頭髮,有些猶豫的樣子。

  方容國沒理他。
  ──金力燦可以充分的表示理解:雖然表面上兩人相差甚遠,但實則都是衝動又熱情的牡羊座,面對自己喜歡的人怎麼可能把持得住。

  從動作上看起來,應該是在為他口交吧。

  方容國的頭微微的前後動作著,而鄭大賢在一開始的一點點慌亂之後,也顯得自然的接受了對方用唇舌撫慰自己的私密處。

  鄭大賢那雙笑起來裡面會有星星閃爍的眼睛舒服得瞇了起來。
  鄭大賢有點壓抑的喘息聲明明是那麼細微,聽起來卻無比的潮濕而且煽情。
  鄭大賢情不自禁的小幅度擺動著腰,讓他有種錯覺是自己的喉嚨在承受著他的戳刺。
  ……

  金力燦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麼時候、又是怎麼離開工作室門前的;但他知道,自己在公司的廁所裡用掉了一大捲衛生紙,才好不容易讓胯間撐起的一頂小帳棚恢復了平靜。









  ──為什麼你說和容國沒什麼話好說、覺得尷尬,可是我看你們兩個,肢體接觸什麼的……倒是不怎麼迴避啊。

  ──大概是我和容國哥都是……嗯,不會想太多、很……男人的那種個性?……所以才會覺得都是男的嘛、親親抱抱也沒有什麼的。

  ……
  ………
  …………

  ……騙子。
  鄭大賢和方容國都是騙子。

  金力燦再回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和鄭大賢在陽台上的對話,心裡就忍不住這麼想著。

  再看著他們兩人時,他覺得自己眼裡的世界都扭曲掉了。
  然而他卻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心裡竟然隱約的泛酸、還有一股無處可發的憤怒。


  最後他們都說謊了。
  ──金力燦想,其實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他假裝自己沒有看見工作室裡的那一晚。
  假裝沒有看清楚每一次綺麗的夢境裡,自己身下的男孩眼角濕潤的那顆淚痣。

  其實他只是別無選擇。






It's All Lies 全部是謊言
fin.

2013.04.06 06:29 PM
留言:
除了證明你是鄭大賢腦飯的同時方容國是零順位這件事也是有目共睹(?
我也想吃巧克力呀(自己去買!
是我腦洞太大還是你功力(?深厚
我總是畫面補的很強啊乾乾乾
虐我力燦好啊沒關係啊(飯90line
鄭大賢真的是花見花開(這句好耳熟...
Kane 2015.11.20 10:20 編輯
對喇對喇我就是鄭大賢腦飯,一點也不想反駁喇^q^ (振作點好嗎)
其實我也喜歡90喇...國賢是偶爾吃吃(?) 90/賢才是主食(O)
至於是你腦洞太大還是小的功力不錯,我就當你是稱讚我惹^♡^ (靠杯逆)
鄭大賢花見花開 →這難道不是我一直以來洗腦(x)大家的一句話嗎XDD (幹)
鴆癮 2015.11.22 20:47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