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 01-04

2014.09.05(Fri)

『 B.A.P同人衍生  父子 / 未成年』 Comment(0)Trackback-

 未成年


01.

  其實吧,那孩子一看就知道是個未成年的;但是方容國卻還是用著「他都進來酒吧了」、還有「看他那身高」,這種不像話的理由說服了自己。
  ──其實吧,這都只是自欺欺人罷了。

  全身皮膚都那麼白的韓國人,他還真是第一次看見。

 未成年


01.

  其實吧,那孩子一看就知道是個未成年的;但是方容國卻還是用著「他都進來酒吧了」、還有「看他那身高」,這種不像話的理由說服了自己。
  ──其實吧,這都只是自欺欺人罷了。

  全身皮膚都那麼白的韓國人,他還真是第一次看見。
  不是像愛漂亮的人,臉上藉由化妝品營造出的那種白;而是包括了脖子、肩胛、背脊、手臂、臀部、大腿、小腿……甚至是腳掌,都是那種均勻的白皙膚色。

  那孩子白嫩的雙頰上泛起了情慾的潮紅,臀溝也被他摩擦得有些發紅。

  當他輕輕的呻吟起來時,方容國才發現,那一口還帶著點孩子氣的奶音、軟軟糯糯的聲音,竟然也可以這麼情色這麼撩人。

  他想,今晚他的道德感一定是也喝醉了。




02.

  「這年頭要找個處的都難」──這是一個和他很要好的弟弟,來自釜山的美青年、鄭大賢xi說的。

  於是方容國就很不能理解了:怎麼會那天自己在酒吧裡結束表演之後,隨便朝台下拋了個眼神,就如此輕易的勾來了個小處男……而且,還長得很可愛。

  個性嘛,大概也算是可愛;至少在床上的時候對自己很是溫順,即使因為是第一次,又緊張又痛,也還是努力的咬著下嘴唇忍著適應著。
  當然,那可憐兮兮的樣子為他換來了方容國不少疼惜。

  原本以為那一晚的事就這麼過去了,沒想到的是竟然又看見了他。

  方容國最近因為工作的錄音室遷址的緣故而一併搬了新家;那天晚上其實也是搬到這附近來以後,為了慶祝喬遷,這幾年以來他第一次試圖尋找新的對象。
  總之,基本上他自認還算是潔身自好:有固定的床伴、做愛時也鮮少忘記戴套。……

  那個小處男的事情算是一場還算美麗的意外;雖然美麗,但終究還是意外,如果能隨著時間過去塵封在記憶裡,大概會更合他的心意。
  ──只能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正式搬進來之後的某天傍晚,過著和一般人類相反、日夜顛倒的日子,剛睡飽的方容國正準備出門,前腳剛踏出門外,正好住在對門的鄰居也開了大門正要出門。
  狹小的走道裡,兩扇相對的門同時敞開免不了有點卡住,於是他連忙一閃身出了家門、快手快腳的先闔上了自家大門。

  住在對面的是一戶平凡的人家,一對姓崔的中年夫婦、和他們正就讀高中的兒子;方容國曾經在晚上出門時遇到過幾次下樓抽菸散步的崔先生,也曾經好幾次在傍晚和剛買完菜回家的崔太太不期而遇。

  中年夫婦很友善,知道他是最近新搬來的住戶,總會熱心的和他聊天、問問他在這住得還習不習慣──雖然說,其實方容國覺得人嘛,有水有電有瓦斯、有四面牆一片屋頂,要是再有一點小錢,那其實住在哪都是一樣,也說不上什麼習慣不習慣的;但是總的來說,他還是滿喜歡這樣對人和善的崔氏夫婦的。

  而這,還是他第一次遇見崔小弟──對面姓崔那戶人家的小兒子。

  「啊,容國你也要出門啊,」崔太太從高大的兒子身後探出了頭來,又是親切的一句招呼。
  還順便拍了拍自家的小子:「準烘啊,這是容國,人家比你大了六歲呢、以後見到記得要叫哥啊。」

  崔準烘臉上驚訝的神色僅僅一閃而過,然後就低垂著頭,乖巧的叫了聲「容國哥」。

  那奶聲奶氣的孩子聲線,讓方容國一聽就全身不由自主的繃緊了一下──該死的,在這種時候想起那一晚、同樣的聲音哭著呻吟著對自己說「不要了、拜託」之類的話,還真是顯得自己他媽的禽獸。

  他的眼神游移了一會;剛好電梯也到了,於是就一邊走進電梯,一邊心不在焉的朝小孩點點頭、應了聲「嗯」。

  「要出去上班啦?」
  幾次聊天下來,崔太太知道他是做音樂的,上下班的時間都很不固定。

  方容國禮貌的微微笑,點了點頭說:「是啊。」

  電梯到了一樓,他用對長輩的敬語向崔太太道了「再見」、又若無其事似的對她身邊那小子揮了揮手──就好像一般的鄰居大哥哥那樣。

  然而他沒有注意到的是,在自己轉身走了之後,那個叫崔準烘的孩子還頻頻轉回頭來看了他兩三次。




03.

  方容國其實原本只是想把那孩子的書包換個地方擺罷了──雖然他認了自己引以為傲的道德感偶爾會出走,可也還不至於有偷翻高中小屁孩書包的怪癖──,但是才一提起了那書包,他就不禁皺起了眉頭。

  ──這就是現在的高中生的書包嗎?
  空空癟癟的,靠著牆邊放還會站不住腳、無聲無息的悄悄滑落。

  他在不經意的移動中搖晃到了那只書包,空落落的書包裡沒幾樣東西,所以某物在裡頭顛簸得發出撞擊聲就顯得格外明顯。

  ──方容國今天的道德感早在住對面那姓崔的小子來按門鈴,說是忘了帶鑰匙、家裡又沒人在,他沒有地方可去,問能不能在他家待著等爸媽回來時,就已經出走了。
  但他還是猶豫了一下,接著才扒開了那小子的書包。

  夾在兩三本薄薄的練習簿中間,躺在書包底部的不是一串鑰匙又是什麼。

  他愣了兩秒,好好的把人家書包又拉好、接著放到了客廳的沙發上,然後才回到了臥房裡,若有所思的看著還趴在自己床上的那小孩。全裸的。
  那一身粉粉白白的皮膚,他還清楚的記得那滑膩好摸的觸感。

  還記得那孩子在自己身下承歡、努力迎合的樣子。

  「呀,你、……」他開了口,但是想了想又閉上了嘴。
  最後還是什麼也沒有說。

  他床上的崔準烘一臉了然的樣子看著他,清澈的黑色眼睛一瞬也不瞬的;方容國在那雙眼裡竟然找不到一點做了壞事、說謊之後的緊張或是心虛。

  ──還真是……,從來沒有見過像這樣子的孩子。
  他有些懊惱的搔了搔短短的頭髮,投降似的一屁股重重坐到了床邊,摸了摸那小孩同樣也是白白的耳垂、那上面有個亮晶晶的耳釘。

  崔準烘閉上了眼,雖然說原本就不害怕,但是也多少有點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方容國……不是,是容國哥,並沒有趕他走。

  原本就因為方才激烈的性事而有些累了,他在對方親暱的小動作下漸漸變得昏昏欲睡。

  崔準烘說了謊。
  他其實不是沒有帶鑰匙。

  ──他只是需要一個能夠更靠近方容國的藉口罷了。




04.

  自從那天晚上把崔準烘打理好──甚至還半逼迫式的看著他寫完了作業──、送回家之後,崔氏夫婦好像對他更是增加了好感和信任度。

  老實說,方容國覺得這樣子壓力頗大。

  尤其是在某天晚上下樓倒垃圾時,又碰巧遇到了對面的崔先生。
  隨意的幾句聊天之中他在對方好奇的詢問之下,不經意的提到了自己當年是以某某明星高中的學業成績第一名畢業、上了某某名校之後還領了幾學期的全額獎學金,最後因為實在是志不在學術研究,於是才毅然決然的在大二那年就辦了休學、投身地下音樂界。……

  隔天剛好是週末,下午時崔太太帶著自家兒子來按響他的門鈴,拜託他可不可以當崔小朋友的家教老師──對比中年婦人滿臉的誠懇,方容國只有以滿臉睡意應對。
  可是本來就不是伶牙俐齒的人,剛睡醒的腦子更是混混沌沌的,他勉強回應了幾句,最後還是無法招架的敗下陣來。


  ──小渾蛋。
  這根本是你的主意對不對?

  送走了崔太太之後,他傷腦筋的用力揉著太陽穴,看著還站在自己門前、背著書包,乖巧的低眉順目看著磨石子地板的崔準烘小朋友。


  ──是又怎麼樣。
  你既然答應了那就要對我負責。

  那孩子迎上了他的視線,回以一個倔強的眼神。
  而方容國覺得自己好像讀得懂,那雙黑得透亮的眼睛裡這麼說。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