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 05-08

2014.09.05(Fri)

『 B.A.P同人衍生  父子 / 未成年』 Comment(0)Trackback-

05.

  莫名其妙的收了一個家教學生。

  美其名說是因為單獨一個人住的方容國,搬過來這裡以後受到崔氏夫婦不少照顧──事實也確是如此:他的冰箱裡總是不會缺少崔太太自己醃製的各式小菜──,再說從事音樂工作的他其實手頭並不緊、甚至還算得上是有點寬裕,於是他也就沒有收崔準烘這個學生的學費了。
  方容國謙虛的說,反正也沒有教這孩子什麼,頂多就是看著他有沒有乖乖寫作業、不會的題目就教他怎麼解題,如此而已。

05.

  莫名其妙的收了一個家教學生。

  美其名說是因為單獨一個人住的方容國,搬過來這裡以後受到崔氏夫婦不少照顧──事實也確是如此:他的冰箱裡總是不會缺少崔太太自己醃製的各式小菜──,再說從事音樂工作的他其實手頭並不緊、甚至還算得上是有點寬裕,於是他也就沒有收崔準烘這個學生的學費了。
  方容國謙虛的說,反正也沒有教這孩子什麼,頂多就是看著他有沒有乖乖寫作業、不會的題目就教他怎麼解題,如此而已。

  但是事實上嘛──
  都睡了她兒子這麼多次,方容國的道德感再怎麼出走總也還是會記得繞回來的……他哪來的臉再跟崔太太提什麼家教費。

  既然自己一時失足的不小心答應了,那這千古恨的滋味也就只好自認倒楣的乖乖品嘗……不是,他是說既然人家爸媽對他有了這樣的期待,那麼自己這不三不四的「家教老師」,好歹也要稍微做點事、拿點成績出來。

  在他的要求下,崔準烘的書包從原先扁得連靠著牆也站不了,進步到可以勉強在地上站住腳了。
  除了當天要完成的作業以外,還多了幾本和隔天要考試的科目相對應的課本。

  崔家的小朋友面對父母時是個安靜乖巧的兒子,但一到學校好像就換了個靈魂似的──上課睡覺是小事,根本就翹課不到那也是常有的;作業愛做不做,對老師也愛理不理,校規明定禁止的穿耳洞和染頭髮,小子偏偏就天天戴著個骷髏造型的閃亮亮耳釘四處晃、頭髮也染成了不明顯的深藍色。

  崔氏夫婦表示很早以前就對這兒子莫可奈何,「容國啊,你跟他年紀相近,你說說他吧、或許他還肯聽。」
  雖然較真說起來,自家兒子其實從沒做過什麼壞事,但是這種種叛逆的行徑還是讓崔太太不得不面露憂心的這麼說。

  方容國不禁覺得棘手──這小孩的毛病未免也太多……
  未成年偷偷上酒吧、興趣似乎是和自己做愛、說謊還眼睛也不眨一下──雖然也只是個無傷大雅的小謊言──、漠視校規、對學校課業毫不關心……

  但是,事實上崔準烘倒不是個性格特別乖戾的孩子。
  而且其實腦袋也還挺聰明……前提是,只要他願意聽話。

  不過慶幸的是,似乎正如崔太太所說的,那孩子似乎還挺願意聽自己的話。


  「要是這次考進全校前百名,哥要給我什麼獎勵?」
  伸長了手臂掛在他的腰間,崔準烘撒嬌的問。

  每天放學後都到方容國家接受對方軍事化的督促以及教導,崔準烘又不是扶不起的阿斗,兩個月下來,成績自然小有起色。
  「五十名。」但方容國也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他看也沒看那孩子一眼,丟出這麼一句。

  「五十名就五十名……」小孩咕咕噥噥的,卻一點也沒猶豫的就答應了。
  然後又轉回了先前的問題:「那哥要給我什麼獎勵?」

  方容國無奈。
  「……你之前用我的電腦在看的那個滑板。」

  「Call!」
  小孩爽快的答應,但是卻加上了一個附加條件:「那哥要陪我一起去玩滑板才行。」


  那是上禮拜,崔準烘就讀的學校期中考前,他們兩人的對話。
  而方容國意外也不意外的是,那孩子還真的考到了全校前五十名──跌破了一票老師的眼鏡,崔先生和崔太太還高興得特地邀請他到家裡一起吃了頓飯。

  晚飯吃得很豐盛,一吃完飯,那孩子就迫不及待的一手抱著剛收到的新滑板、一手拖著他往住家附近的公園走。

  方容國覺得好像在這身材高挑的白皙男孩子身上看見了過去的自己──明明很清楚志不在學業,但是為了完成自己的目標,「好好讀書、取得好成績」這種庸俗的事,也是必須得要採取的手段。

  而他的目標是不受家人質疑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那麼,崔準烘呢?

  他覺得自己在這孩子身上看見了無數的可能性,卻又不是那麼確定自己究竟看見了些什麼。

  「哥,你在想什麼?」
  崔準烘好奇的聲音響起時還在遠處,可當方容國瞇起眼看向他時,那孩子已經踩著滑板以平穩而優美的姿態滑到了他眼前、接著動作流暢的停下了滑板。

  ──想你這樣一個小屁孩不學好,以後還想做什麼。……
  ……當然,方容國不會這麼誠實的回答他;誰沒有過狂飆的青少年時期嘛,這種話可千萬說不得。

  「想你吃飽飯就劇烈運動會不會胃下垂。」於是他轉而敷衍的回答。

  「哥!」
  崔準烘果然立刻發出了強烈的不滿抗議。




06.

  正如方容國所想,十六、七歲的少年好比剛長成的小獅子,對這個世界躍躍欲試、充滿了勃勃的好奇和企圖心。
  這樣子的崔準烘的身上有著無以計數的可能性。

  「哥,那個。」

  方容國循聲往崔準烘望過去、又順著他長長的指頭指著的方向看了回來。
  「怎麼?」

  有時候寫歌的時候,他會抽菸;通常都是在思緒受阻、覺得煩悶的時候。方容國的菸癮不大,抽菸之於他更像是在等待靈感來到前的一種消磨時間的方法。

  「──我也想試試看。」
  所以當他聽見崔準烘這麼說時,他竟然驚訝得被口中的煙給嗆了一下。

  狼狽的連咳了好幾聲才堪堪止住了喉間的搔癢,他虎著一張臉狠狠的把菸屁股摁熄在菸灰缸裡。然後用力的用一隻大掌蹂躪了那孩子的頭髮好一頓。

  「不准。」
  他言簡意賅的表示。

  崔準烘有點不滿的撇了撇嘴。

  「不只是在我這不准,去外面也不准給我學抽菸。」他持續繃著張臉的說教,心想自己怎麼就這麼成了教育高中生的負面教材了呢。……
  最後還不忘加上一句:「聽到了嗎?」

  小孩沒說什麼,只是安靜乖巧的點了點頭。

  方容國有點懊惱的拍了下自己的腦袋,然後起身去開窗戶,好讓房間裡的菸味能夠快點散去──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這些年來獨居的生活過得太鬆散了,還是這孩子實在太常黏著自己、讓他連身邊還有個未成年人的這種事都忘記了,……怎麼竟連這種事都忘了顧及。

  一轉頭,卻看見那孩子撐著下巴抬著臉、一枝藍筆還抵在白白軟軟的臉頰上,若有所思似的看著自己。

  「覺得我很囉唆?」這是腦海裡唯一能聯想到的,小孩現在腦子裡可能的想法。
  方容國聳了聳肩問。

  「不是。」
  意外的是,對方卻語氣輕快的這麼回答。

  「──只是覺得,哥這樣子好像是很關心我。」

  聽到崔準烘說出這句話,方容國幾乎差點反射性的就一用力又把剛打開的窗戶給推上;而且他的另一手手指還放在窗框上。

  好像嫌這樣還不夠,那孩子還要再重擊他的心臟一次:「……我很喜歡。」
  崔準烘說。

  那軟軟糯糯的少年嗓音竟然讓他有點心慌。
  隔著過長的瀏海看向自己的大眼睛、雙眼皮並不很明顯;方容國不知道,在那像小鹿一樣幽黑的雙眼裡是不是含有一點曖昧的羞澀。

  從此他戒了抽菸的習慣。
  無論崔準烘在與不在,他的住處不再有一點菸味。




07.

  家教時間結束,方容國正準備著出門上班、順便把崔太太「寄放」在自己家的小子給送回去。

  頂著一頭褪了色後變成更加顯眼的灰藍色頭髮的崔準烘,甚至比他高出個幾公分,在他房間門口斜斜倚著門框看著他。

  「呀,不是叫你回去了嗎。」方容國有點頭痛的低聲咕噥。
  他從衣櫃裡挑出一件牛仔襯衫丟在床上,看了看還杵在門口的那小子──好像一時半刻也沒有要挪動的樣子──,索性不管他,直接就脫了上衣換起衣服來。

  「……哥。」崔準烘叫了他。

  轉頭就又看見那對黑色的眼睛亮亮的看著自己──明明對方什麼都還沒有表示,方容國卻老是覺得自己好像已經輸了。
  這麼一想就讓人有點不爽,於是他沒好氣的問:「幹麼?」

  「我喜歡hip hop……rap、滑板、……嗯,就街頭文化那類的。」

  ──崔準烘的思考模式經常是有點跳躍性的,會突然說這些,其實是因為剛剛方容國在讓他寫複習考卷時問了他一句「以後想要做什麼」。
  小孩對於他拋出的問題總是會很認真的思考之後才回答,於是當下沒有得到回應時,方容國也不以為意,只是想說至少也是讓他開始想想自己未來的方向了;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問題竟然讓他想了這麼久。

  「……學校很無聊。……」
  崔準烘有點不太確定的說,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方容國臉上的神色,確定對方的表情並沒有因為自己的話而變差,才又繼續說了下去:「那時候也是因為聽說有名的rapper要到附近的酒吧表演,……所以才拜託一起玩滑板的哥哥帶我混進去的。」

  ──小孩說的是遇到自己的那一天。
  而方容國幾乎是無可避免的,又一次的想起了他在自己身下難耐的扭動摩蹭的模樣。

  雖然自從崔準烘成了他的家教學生之後,兩人就很少再發生關係,但是他得可恥的承認……自己對那孩子總是有著諸如此類的性幻想,從來沒有停過。

  他突然覺得,自己和崔準烘大概就像是六零年代的美國搖滾樂手和groupie一樣:崔準烘崇拜他,而他利用崔準烘的崇拜上他。




08.

  當他接到金力燦打來的電話時,心情多少有點如釋重負。

  因為兩人各自的工作室地點相近,過去偶爾他白天到工作室去上班時,只要有空就會和金力燦相約一起吃午餐;這次也不例外的這麼約好了一起吃飯之後,方容國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他好像一直都忘了告訴對方自己的工作室遷址了的事情。

  不過不礙事,他最近新買了車、也才剛考過駕照,還沒敢載著那小孩到處去兜風,倒是可以先讓金力燦試試自己的駕駛技術。

  見面時金力燦說了「好久不見」,又用可憐兮兮的口吻問他「是不是有新歡了」──雖然明明知道對方那副深閨怨婦似的模樣都是裝出來的,眼角含著的一滴淚估計是犯睏了、打呵欠時才擠出來的;可是方容國還是不得不承認,自己偏偏就是很吃他這一套。

  ……只能說那張漂亮的臉皮實在是害人不淺哪。

  方容國對於他提出的問題採取安撫但是不回答的手段。
  自己最近搞上的對象……無論說是「未成年的高中生」、「自己家教的學生」,還是「對面鄰居的兒子」──聽起來都太驚世駭俗了一點;可是,他自己也清楚,無論是以上的哪一項說明,那都是不折不扣的事實。

  幸好金力燦也沒有再追問下去,逕自換了話題說起了自己最近剛完成的室內設計案。

  「前陣子真的忙得跟瘋了一樣……所以才沒跟你聯絡的,」
  「想不到Bang也這麼無情啊,有了新人就忘了舊人。」……

  方容國任他調侃也沒反駁,只是笑得都露出了牙齦──他們也算是夠了解彼此了,所以,金力燦現在還可以盡量說沒關係……反正,他們倆都知道,等到上了床,金力燦就只有在方容國身下呻吟浪叫的份了。

  「晚上去你家──你新搬的地方我還沒去過呢。」那人撒嬌的說。

  有時候方容國真覺得金力燦像一隻貓,時而膩人時而卻又疏離,對自己的東西有種特殊的獨占欲──例如他會對方容國說「是不是有新歡了」這樣有點吃醋似的話、例如他想要去他新搬的家裡,只因為那是屬於方容國而自己尚未曾涉足的地方……
  等等,感情這隻貓現在是要去劃領域了是嗎、他不禁有點覺得好笑的想。

  然而可惜也幸好的是,金力燦對他的這些行為,從來也不是出自於愛情。
  ──他們都明白這點。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