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未成年 09-12 (fin.)(*)



09.

  說不清對那孩子是什麼感覺。
  方容國不諱言自己對崔準烘有慾望,但是卻漸漸的少了付諸行動;這跟未成年沒有關係、也不是因為頂了個家教老師的身分,更不用說面對崔太太的心虛感……

  是自己的心裡有什麼東西正在蠢蠢欲動。

09.

  說不清對那孩子是什麼感覺。
  方容國不諱言自己對崔準烘有慾望,但是卻漸漸的少了付諸行動;這跟未成年沒有關係、也不是因為頂了個家教老師的身分,更不用說面對崔太太的心虛感……

  是自己的心裡有什麼東西正在蠢蠢欲動。


  金力燦跨坐在他的身上,主動的上下起伏著,用後穴吞吐著他勃起的碩大性器。而方容國也抓緊了他的腰,配合的向上頂弄著。

  呻吟聲被兩具軀體的碰撞給攪擾得斷斷續續,大概真的是很久沒做愛了,金力燦今天表現得特別熱情、或許是反映了激動的情緒,連他的身體也顯得特別的敏感。

  「啊、Bang……」那是金力燦對他的暱稱。
  方容國不否認聽著他低啞的嗓音染上哭音、這樣喊著自己,確實令人血脈賁張。

  線條分明的結實腹肌沾染上了對方黏滑的白色濁液;剛高潮過後的金力燦緊緊抱著他,大口大口的直喘著氣。

  當他瞇著眼看見崔準烘站在玄關處時,第一個念頭是「該死的,早知道就不該被金力燦拉著在客廳就做了起來」、第二個念頭卻是「不是說了今天要留校晚自習嗎,這小屁孩又說謊」──然後才看到那孩子手裡拿著手機,手機的螢幕還是亮著的。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還有這閒情逸致轉頭──不過他轉頭一看,自己隨手扔在身邊沙發上的手機螢幕確實也是亮著的:未接來電,準烘,四通。

  方容國突然就想起在幾個月前,因為自己的作息時間和一般人顛倒,所以儘管和崔太太說好了放學後崔準烘就會到他家來複習課業,結果卻發生了好幾次因為自己睡得不省人事而把那孩子給關在門外的事件;所以才告訴了他自己家的備用鑰匙其實就藏在門牌後面。

  ……那個時候他可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他懊惱又有點自嘲的想。

  而崔準烘就站在幾步之外,表情迷茫又難過得像是遺失了全世界。
  ──好像他只剩下存在手機裡的、打不通的方容國的號碼。

  他以為那孩子會轉身逃走,可是卻正好和他想的相反──崔準烘邁開一雙長腿,沒幾步就走到了正在沙發上交纏的他們兩人身邊。

  「……這算什麼?」崔準烘這麼問著的時候,聲音壓抑得有點顫抖。

  比起尷尬,盤據心裡更多的卻是一股說不清也道不明的煩躁。
  方容國推了推身上的金力燦;對方當然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卻只是玩味的笑了笑,任憑他推搡就是動也不動一下。

  「我沒有什麼好解釋的。」無奈之下,他只好這麼回答。

  崔準烘白皙的臉上沒有一點表情。
  「出去。」他指了指敞開的大門,對金力燦說。

  而金力燦沒有看他一眼,只是逕自對方容國做了個鬼臉。
  「……下次見面時,你得好好跟我說說這是怎麼回事。」他附在他耳邊小聲的笑著說。

  然後他從容的從方容國身上下來,撿起了地上的衣物,似乎故意賣弄什麼似的放慢了動作一件一件的穿回身上──如果換作是平常,看見他這副騷樣,方容國肯定會立刻把他身上的衣服扒下來接著狠狠的操他;但是此時此刻,他只是緊繃的看著崔準烘隱忍的咬著下唇。

  金力燦走得很瀟灑,甩上方容國家的大門之後,只留下兩個人還在屋子裡大眼瞪小眼。

  方容國看了看自己的胯間──在這種情況下還能保持屹立不搖,他真不知道這是身為男人的悲哀、還是應該視為一種驕傲。

  剛開始的錯愕和尷尬過去之後,再加上尚未解決的性慾問題,讓他一下子有點惱怒了起來,張嘴就想叫那小子滾回對面自己家去;可是他還來不及說話,就看見那孩子抬起手解開了制服褲的金屬釦子。

  筆挺的黑色長褲連同底褲掉落在地上,少年以不容拒絕的姿態跪在沙發上、分開雙腿跨過了他的身體。

  屬於高中生的白色制服襯衫還整齊的穿在身上,下身卻一絲不掛的和他互相摩蹭,兩條修長勻稱的大腿不安分的夾住了他;這種禁忌感讓方容國抗拒卻又興奮。

  明明不是推不開身上那孩子,只是沒有這麼做罷了。……
  他不禁覺得自己還真是無可救藥。

  崔準烘沒有經過任何潤滑和擴張就硬是讓他插進了自己體內。
  頓時兩個人都痛得扭曲了表情。

  「你小子……!」
  看著從兩人下身的交合處流出的血,方容國只覺得那種顏色紅得比什麼都更來得刺眼。

  而那孩子卻沒有理他,逕自咬著下唇、擰著眉毛,一點一點固執的挪動著身體。

  「呀!我叫你別這樣……!」他很是頭痛的低吼。
  竟然心慌得一時都不知道手腳該往哪擺才好。

  ──明明自己也知道受傷了、明明痛得要命,為什麼卻偏偏還要做這種無異於自殘的事。

  「吵死了……」

  「方容國,你吵死了。」
  而崔準烘竟然半瞇著眼睛嘀咕著回了他這麼一句。

  年上六歲的男人頓時很有點哭笑不得,眼前這情況太過荒謬,他竟然連怎麼生氣都忘了。

  崔準烘的吻還很生澀;與其說是親吻倒更像是啃咬──像是隻受了委屈的小動物一樣,小口小口的啃著、就連氣得想咬人,也是那樣小心翼翼的。

  要說原本還有一點想要推開身上那人的想法,在那乾燥微涼的唇瓣碰上自己的嘴唇時,方容國就徹底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投降似的任他啃吻著自己的雙唇。

  做過這麼多次,但這還是第一次、他和這孩子接吻。
  ……而那感覺和金力燦向他索吻的時候一點也不一樣。

  他在崔準烘好不容易稍微停下、扶著他的肩膀大口喘氣的時候,抬起了眼仔細的看那張還略顯孩子氣的臉。

  「方容國,是我的。」崔準烘說。
  他倔強的撇下了嘴角。

  應該是要強勢的這麼說著的,但是臉上卻是掩飾不住的、欲哭的表情。

  又一次被那孩子無禮的連名帶姓喊了,可是方容國卻渾然不覺似的。
  ──他只看見,在長長的藍灰色瀏海底下,那雙濕潤幽黑的眼睛在哭。




10.

  後來,金力燦三八的扯著他,硬是要他把那天的事情好好給解釋了一番──於是什麼「未成年的高中生」、「自己家教的學生」、「對面鄰居的兒子」……,這些他也都乾脆的招了。

  末了還不忘補上一句:「以後不會再跟你上床了。」

  看來金力燦被他這句話打擊得不小。低著頭不知道想些什麼,好一會才又抬頭看著他,一臉似笑非笑的問:「Bang……你對那小孩是玩認真的?」

  這還真問倒了方容國。
  ──說什麼認真不認真呢,對他來說從來就沒有不認真的事:無論是跟金力燦的床伴關係、當崔準烘的家教老師,又或是身為一位地下音樂製作人……

  看他遲遲沒有回答,金力燦又聳了聳肩。
  「我也只是說說而已,你別那麼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看著我。」

  ……可是問題就在於,他們都太了解彼此了。
  金力燦隨隨便便的一句話都能準確無誤的戳進方容國的胸口、直直刺進那個最柔軟的角落。




11.

  那天晚上過後,隔天一早方容國醒來時崔準烘已經離開了。

  要不是垃圾桶裡還有昨晚幫那孩子清理傷口上藥時、用過的染了血的棉棒,他還真會以為自己只不過是做了一場怪異極了的綺夢。

  他猜想崔準烘大概不會再見自己了吧。剛好那孩子之前才說過,學校要求現在正值高二下學期的學生們,如果沒有特殊理由則都要開始留校晚自習;於是兩人平日家教的時間也就沒有了。

  可是就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樣,崔準烘的行動總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方容國愣愣的打開大門,下意識的側過身讓那大孩子進了自己家門,然後愣愣的看著他熟門熟路的背著書包逕直往書房走去。

  崔準烘說:「比起悶在學校的自修室裡,還不如來容國哥家讀書。」
  他低著頭從書包裡拿出課本,一邊低低的這麼說。

  方容國看他拿著書的手都有點顫抖,視線低垂、故意不看向自己。
  突然不知道哪來的衝動,他向前跨了一步,一伸手就把那孩子給攬進了懷裡。

  一開始只是輕輕的摟著、後來卻忍不住幾乎用盡全力的把他給按在自己胸前。


  ──這是為什麼呢。
  我又是為什麼、這麼不想放開你呢。




12.

  情人節的那天,方容國買了一束花──紅玫瑰,正所謂花語是「我愛你」的那種花──,一臉尷尬的遞給了正一如往常的背著書包走進他家的崔準烘。

  這輩子還沒做過告白這種事,某人顯得渾身不自在。

  驚喜的表情在那孩子白白軟軟嫩嫩的臉上閃過了一瞬間,但旋即就又換上了一副狐疑的表情:「……這個,」
  「……給我?」

  方容國一時無語的點了點頭。

  崔準烘沒有接過花。
  「……該不會是花店舉辦買一送一的活動吧。」他試著開個玩笑,可是卻發現說出了這種可能性的自己,一顆心只是更加的沉了下去。

  ──情人節誰會需要玫瑰花束買一送一啊!
  「情人」這種東西,不是應該一個人同時只會有一個的嗎!

  方容國幾乎想這麼暴吼;不過他立刻就又想起了,其實自己身邊不就有一個需要玫瑰花束買一送一的最佳例子嗎……今天早上才聽過鄭大賢那小子抱怨說,情人節要神不知鬼不覺的同時搞定兩個人還真是讓他傷透了腦筋和荷包云云。……

  不過,誰管鄭大賢跟他的傲嬌矜持小美人和陽光健氣小正太去死啊,重點是──

  「是只有給你的。」
  他對崔準烘說。

  深呼吸了一口氣,原本還想要再說些什麼的,卻被某個快要比自己還要高大的孩子給撲得往後踉蹌了一步;他只好有些狼狽的一手抓著那束玫瑰、一手摟住撲到自己身上緊緊抱著不放的大小孩。

  崔準烘揪著他的衣領擦眼淚鼻涕。
  哭著卻還不忘宣示主權──

  「方容國,是我的。」他說。
  孩子氣的、霸道的說。

  方容國不禁莞爾。
  他無奈又寵溺的笑著看那一頭扎在自己懷裡的倔脾氣孩子。

  「好、好、好,都是你的,全部都是你的。」
  「這樣可以了吧?」

  「……呀,我說,」
  「別哭了啊你!」






未成年
fin.

2013.04.14 11:51PM

カテゴリー: B.A.P同人衍生  父子 / 未成年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Ring嬛 ⇒

我本來是賢Z黨來著…
可看完你寫的父子後就一去不複返了嗚呼OuQQQQQQ
滿藏寵溺 充滿佔有欲 再帶有適度情色的父子
整個就 太 正 中 下 懷 了!
阿鳥你完全把動態烘烘和方容心理描寫的太有畫面感了 崔勾<3
不過這似乎是頗久以前的文了 躊躇了很久才敢來問
父子你以後還會寫嗎? 因為我在萌上父子後竟然發現父子文豪少 像這這麼萌的更少唉嘖…TA

  • 2014.10.25
  • Sat
  • 10:2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Ring嬛

賢Z! 我也喜歡賢Z!
但是最近隨著準烘長大,我越來越覺得似乎Z賢也是可行的(O?)
父子是我對BAP這團的初心CP啊TvT
一開始的時候文很多來著~ 可能是因為當初是以BANG & ZELO先開始活動
有一陣子文也不少,如果嬛嬛(?) 不是古裝劇 有興趣可以翻翻BAP王道吧裡比較久的文

我目前沒有打算要再寫父子餒,最近會發的大概是賢業和賢才
謝謝你喜歡這文喇♡

  • 2014.10.25
  • Sat
  • 19:5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Ring嬛 ⇒

賢Z美好吶!!!!!準烘這潛力股我超喜歡XDD
現在BAP王道文吧 父子都沉到不知道哪了wwww 不過小的還是會去找找的(行禮(--別演起來啊--###
喔嗚原來是醬 我萌上兔子也最近的事額呵呵 幾乎什麼都不知道可這團亂萌都行啊~* 大發!

好的瞭解囉 親估懷挺<3 會繼續關注你寫的各種cp噠w
你的文筆超合我胃口的啊 甭謝嘛//

  • 2014.10.26
  • Sun
  • 00:3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Ring嬛

準烘真的是潛力股~~~♡
父子文大概在海底三萬里吧(x) 推一篇我私心很喜歡的^\\q\\^
不知道你看過沒~
http://tieba.baidu.com/p/2138413982

兔子是我第一個從出道就開始擔的團XD
雖然從去年開始好像有點從擔下降到喜歡了(欸)
多謝關注♡ 歡迎常來fc2聊天哈哈

  • 2014.10.26
  • Sun
  • 21:0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Kane ⇒

方容國道德線斷掉我看得很爽啊(乾
上未成年是禽獸
但都送上門了還沒反應就禽獸不如了(乾同學三觀呢!!!
TaDah裡準烘的Zelo是跟著容國哥的
在這裡簡直發揮的淋漓盡致(?

  • 2015.11.20
  • Fri
  • 10:4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Kane

方: 謝你支持! (造謠)(他沒這麼說)
其實準烘和他方爸(?)是我對兔子團的入門CP,就是被Never Give up和Tadah的設定洗的啊XDDD

  • 2015.11.22
  • Sun
  • 20:4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