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皓經 / Very Good


慶祝睽違一年Block B以Very Good回歸♪





 Very Good


00.

  一開始的時候,他真的以為禹智皓死了。

  而他大概是帶走了他的一切,就連一滴眼淚也沒有留下給他──
  朴經居然,連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

 Very Good


00.

  一開始的時候,他真的以為禹智皓死了。

  而他大概是帶走了他的一切,就連一滴眼淚也沒有留下給他──
  朴經居然,連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




01.

  當防盜系統的警鈴開始大作以前,朴經正縮在他那張雙人大床的邊角,緊挨著牆不怎麼安穩的睡著──這不是什麼奇怪的事,自從一個人住以後,這之於他已經是每晚的常態──;幾乎是警鈴響起第一聲的同一個瞬間,他就從床上彈跳了起來。

  意識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清明,回過神來時,他看見自己手上已經穩穩抓著從衣櫃夾層裡翻出來的一把手槍。
  朴經真有點不知該是哭是笑了……

  小心翼翼的貼著牆、伏低著身子走到了客廳,瞇起眼睛看見前門安好、不像有人曾試圖強行闖入;但防盜系統分明指明了是前門有異狀。

  ──Come what ever may, motherfucker!
  他在心裡啐了句英文。

  濃度升高的腎上腺素在體內發揮了作用,緊張的感覺讓感官更加敏銳;他身手矯健的竄到門前,小心的從側邊貼著門上的貓眼向外看去。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是風和日麗的好一幅四月晚春圖。

  捏緊了手槍,他豁出去的緩緩用另一手推開了門──

  喵。
  ……「喵」?

  不是吧……

  朴經和坐在他家門口那隻身上有著黑白橘三色斑塊的小母貓大眼瞪小眼、人眼瞪貓眼了好一會。直到那隻小貓無聊的又「喵」了一聲,舉起了一隻前腳掌乖乖巧巧的舔著粉色的肉墊,他才終於能夠確定:觸動防盜系統的不是別人,正是眼前這喵喵叫的小傢伙。

  ……老天爺跟他開玩笑呢。

  哭笑不得的抬手抹了抹滿頭的汗,他低下身子去撈起那隻三色小貓,突然看見小傢伙的身子下面似乎還壓著一張什麼東西。
  看來她剛剛一直是坐在這上面的。

  朴經一手抱著貓,用勾著手槍的另一手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紙張──

  那是一張照片。
  照片裡是個戴著小丑面具的男人,淺金色的不知道是真髮還是假髮,在頭頂兩邊梳成了兩支小羊角似的奇怪髮型。

  上面有一行簡短的英文,是用從報紙、雜誌等等印刷品上剪下來的字拼湊而成,大小字型不一,整行字看起來歪歪扭扭的,說不出的詭異──

  「I'm very good.」

  ──上面這麼寫著。




02.

  四月過去,五月來了又走;帶著暖意微熱的風吹來了六月,接著七月、八月也在暑意中蒸騰的過去。……

  轉眼已經九月了。

  黑白橘三色的小母貓在朴經慷慨的餵養下,已經長成了一隻風情萬種、丰姿綽約的成熟母貓……當然,那些形容詞都是來自貓奴朴氏的嘴裡。

  朴經書桌上的照片也漸漸的越疊越高。

  這些照片送達他家的途徑和週期都沒有一定的規律,有時候是夾雜在信箱中的一堆廣告傳單裡、有時候是從門縫底下輕輕悄悄的溜了進來、有時候,甚至是白天上班時同事和他聊天時突然說了句「喔、對了,公用信箱裡有你的信,我幫你拿來了」,然後就順手遞了過來──朴經差點沒被嚇得心臟都從嘴裡噴出來;有時候是隔了一週又會寄一張新的來,有時候卻又是過了整整一個月也不見一個影子。……

  照片的內容每次都不太相同,卻又顯得相似:一個身材高挑的男人,有時候是一頭狼奔造型的淺藍色髮,全身佈滿張牙舞爪的刺青;有時候是看似純良的金色小捲髮,戴著頂黑色圖紋的毛線帽;有時候甚至是怪異到了極點的黑色長髮配上全身黑白色系的outfit,就連嘴唇也塗成了黑的;有時候又是金髮紅唇的經典造型……啊呸,這可不是腦子抽風的時候。

  ──總之,朴經認為,照片裡的那男人大概是角色扮演的狂熱愛好者吧。

  雖然每張照片總是在臉的部分被墨水給弄汙了,根本看不清長相,但他就是無比的確信每一張照片中看似完全不同的裝扮之下,其實都是同一個人;就像對方每一次總是在照片上留下同樣的那一句話一樣──

  「I'm very good.」




03.

  那句謎樣的「I'm very good」到底有什麼涵義、是誰想傳達給他這樣的訊息,對方又是以什麼心態一再的這樣告訴他──每一個問題,朴經都想知道答案。

  幾個月過去也沒發生什麼別的,他的心情從一開始的緊張不安漸漸轉為好奇和探詢。

  以友情價──三支最新出的無碼島國愛情動作片──買通了李敏赫,讓對方動用警察系統替他查了查,也沒有什麼斬獲;找上和自己同一家保全公司、資訊部門的第一把交椅李泰欥,拜託對方駭進政府系統調出最近自家門前的錄影,仔細看了一遍又一遍,可是除了小貓小狗隔壁的鄰居小朋友以外,啥屁也沒看見一個。……

  在此同時,除了調查行動的種種不順以外,讓朴經原本已經不甚美麗的心情更加惡化的是,他收養的那隻三色母貓竟然離家出走了。

  從四月到現在,好歹也養了將近半年,就算是畜生也養出了些感情的。

  於是那陣子他幾乎每天都會在自家附近繞繞希望能夠找回貓咪,甚至連貓叫都跟著學了幾聲──不過根據經常替女友出來溜狗的鄰居金有權表示,朴先生學的那貓叫聲……估計他家貓咪就算是聽見了,也會因為覺得太丟臉而不想與主人相認的。

  先不說貓咪的事;總之就是,在各種方法都施展不開的情況下,最後朴經只好死馬當活馬醫的找來了自己的狐朋狗友──安宰孝和表志勳。

  這三個人聚在一起就注定說不出什麼有營養的話來。
  一貫的胡扯瞎聊了一陣之後,剛好安宰孝說到最近李敏赫告訴他說警方多了種新玩具,「那玩意叫什麼……呃,『聰明水』的,無色無味,只有在紫外光下會呈現綠色。」

  「那死人還開玩笑說什麼『原本還想說如果是喝了可以變聰明,那可必須得偷藏幾罐帶回來逼你喝才行』……」
  那邊安宰孝還在嘟嘟噥噥的抱怨自家情人多麼多麼過分;表志勳默默的扭過身子往自己包裡翻找了一陣,拿出了一只長方型的器具、然後逕自捏起了一張朴經放在地上的照片──

  「經哥,你看,這裡照起來是綠的。」轟隆隆的大砲嗓音這麼說著,然後在朴經還愣著沒反應過來時,又皺了皺鼻子接著說:「哥你看,他寫了一串數字呢。」

  三個人交叉對看彼此一眼,接著連忙七手八腳的把所有的照片都給攤開了,用那只紫外燈光好好照過一輪──
  「……不是,我說表志勳,這不是你們店裡的財產嗎。」朴經突然皺了皺鼻子問。

  身為珠寶古物鑑定師的某人只是隨意的揮了揮手,表示別在意這點小事──他媽的,侵占公司財產也算小事……這表志勳現在可真是出息了啊,哼哼。

  「這些數字對你來說,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安宰孝問。

  朴經於是這才仔細的看了一眼。
  ……兩眼。

  然後他突然就撲到了安宰孝身上。

  「嗚!嗚嗚嗚嗚──」
  連接到禹智皓死訊的時候都沒掉過一滴眼淚的朴經泣不成聲,蹭了他滿身鼻涕眼淚。




04.

  人來人往的街道上。
  下班時間人潮總是特別洶湧,朴經拉了拉後背包的背帶,低著頭邊看剛剛路邊有人發給他的傳單,一邊腳步不停的快步往地鐵站的方向走去。

  突然被撞了一下,他反射性的轉頭去看;對方雖然走路時有點彎著身子的樣子,但仍然能看得出是個身材高挑的男子,頭上戴著頂黑色的棒球帽,帽沿壓得低低的、臉都被擋住了大半。男人對他做出抱歉的手勢,朴經原本也沒多想,卻鬼使神差的剛好伸手到自己的夾克懷裡一摸──

  這一摸,飄出了一張照片來。
  那張照片上的人像、還有那句話,這半年來他已經看得太熟悉太熟悉了。……

  朴經的雙眼立刻瞪到了最大,他反應迅疾的反手一拽、扯住了看似行色匆匆,正要略過自己身邊快速往前走的男人。
  「呀!小偷!」

  ──「你為什麼偷我男朋友的照片!」

  他沒頭沒腦的一吼,不只是旁邊的路人紛紛投以關注的眼光,被他拽著手臂的男人更是腳下一踉蹌,大有一種幾乎要跌倒似的感覺。

  朴經幾乎可以想像那人被自己神來一筆的一句胡話給堵得一時無語,無奈卻又只能翻翻白眼、拿他沒輒的模樣。

  他登時樂不可支的笑出了一口小白牙。

  「──禹智皓,」
  「你回來了。」

  他輕輕扯著那人的手腕,眉眼中語氣裡盡是柔柔的笑意。




05.

  你總是說你過得非常、非常好。……
  可是,我又怎麼會不知道,沒有我在身邊的你、就像沒有你在身邊的我一樣──

  怎麼會過得好。如何能過得好。

  「呀、」
  「你小子……」

  「──歡迎回來。」






Very Good 正文
fin.

2013.10.03 05:54PM

 後記:


  朴經的貓咪回來了──事實上,她不是獨自回來的。
  朴家的閨女出去野了一圈,在某個秋高氣爽的早晨帶著一串小羅蔔頭,大搖大擺的晃回了朴經家門口,喵喵叫的用爪子撓著門讓貓奴朴氏來迎接她回家。

  看著那好幾坨小小毛毛軟軟、連喵叫都還奶聲奶氣細弱細弱的小傢伙,朴經的心情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蹭著媽媽擠著兄弟姊妹、連站也還站不太穩的小奶貓確實可愛得讓人心都快化了;憂的則是,這突然劇增五倍的貓口啊,光是想想貓糧費用和要被抓壞多少家具,他的頭都大了起來……朴氏表示,這幸福來得太快,他實在有點承受不起。

  煩人的問題先丟到腦後,等到不得不面對時再來想法子就好。
  這麼一想之後頓時覺得豁然開朗;朴經視線一轉,看見了站在自己身旁的某人,於是促狹的開口:「幸好你沒有跟她一樣,給我帶半打孩子回來。」

  ──你拿我跟貓比啊。
  禹智皓心裡翻了個白眼,為了回敬這人的故意找碴,於是也說:「我還以為你會更早發現是我……照片都寄了半打了。」

  聞言,朴經一臉很認真的把胳膊搭在他肩膀上,「我就告訴你吧,智皓呀,」
  「你那照片裡的臉,簡直黑得像是堆過頭了的糞肥啊……就算是你媽也不可能認出你來的,懂?」

  然後眼看對方的臉色陰晴不定了一會、怕是真的要變得跟糞肥一樣黑,他連忙不等禹智皓開口就又問:「呀,那些數字是什麼意思?」
  「──我知道920914、920708是我們兩個的生日,那其他的呢?」

  「哦,那個啊,」禹智皓從善如流的回答:「我們倆的生日相加起來、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日子、開始呃……那個啥,交往的日子、還有……」
  正扳著手指一一細數的人突然眉頭一皺,覺得哪裡不對──

  「呀,我說你……」
  「該不會連一個也記不得吧……?」

  看著朴經睜大了一雙亮晶晶的眼睛,格外乖巧的咬著唇對他笑,嘴裡呵呵笑著含含糊糊的說著什麼「怎麼可能呢我當然都記得啊呵呵」、「只是考考你啦,對啊就是這樣呵呵」……

  禹智皓無言仰頭望天……花板。

  ──哥再也不相信愛情了,hing!
  他不禁有點心酸的想。






Very Good 全文
fin.

2013.10.03 11:28 PM

カテゴリー: Block B同人衍生  單篇完結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