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Part 1. Did You or Did You Not? (*)


警語(?):
CP為經皓/表皓
請確定自己能接受再進來哦♡

 Triangle

Part 1. Did You or Did You Not?
Park Kyung ver.


  「所以你……」

  看著房間裡另外一人一如往常、懶洋洋的垮著肩膀坐在電腦前的樣子,還遲疑的不知道該怎麼問出口,對方就已經爽快的回答:「嗯,做了。」

  ──可惡,為什麼連一點模糊的空間也不留給他、非得這樣把人給逼到絕境。
  禹智皓,其實你還真是個很殘忍的人啊。

  「你……!」顫抖的聲音中隱含的怒氣顯示他就快要爆發。

  「怎麼、」
  「發火了?生氣了?」

  「……你現在應該過來抱抱我、安慰我,問我屁股痛不痛才對。」
  然而電腦前的那人卻頭也不回的拋來了這樣的話,語氣還很理所當然。

  ……這人還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在精神狀態上。
  朴經一時又好氣又好笑。

  「呀,你這小子!……」
  他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對方坐上來。「過來。」

  禹智皓轉過身看著他,猶豫了一下,然後才一臉不情願的站了起來,磨磨蹭蹭的把屁股挪上了他的大腿。

  「……我們兩個還來這套多彆扭啊……」一邊還咕咕噥噥的發著牢騷。

  朴經決定當作沒有聽見對方的抱怨。
  「……還好嗎?」

  禹智皓無語的面無表情看著他。

  他只好尷尬的咳嗽一聲,「……我說,身體、」
  「應該沒有受傷吧?」

  對方很快的搖頭。「沒有。」
  逕自低著頭玩著自己的手指,好像他也覺得兩個人這樣的對話尷尬到極點。

  朴經忍不住就覺得胸中有股悶火。
  ──憑什麼,做了這種事卻還能一副什麼也沒有的樣子;只有他一個人在難受、只有他一個人介意得不得了?
  那麼因為多插入了個表志勳、而一直擔心著兩人之間的關係會發生什麼改變的自己,又算什麼啊。

  「你這樣,真的讓我很傷心啊。……」他拔下了眼鏡,揉了揉莫名變得痠澀的雙眼。
  朴經還是笑著,可是看起來卻顯得悲傷。

  禹智皓伸出手臂摟了摟他的肩膀。
  「又不是和他做了以後就不能和你做了。」

  他的回答應該是想安慰他的,但卻只讓朴經聽得更是哭笑不得。

  ──這傢伙的精神又放到哪去了?
  他根本從一開始就重點錯誤。

  「……喜歡你的我根本就像是被詛咒了一樣。」他低聲抱怨。

  禹智皓聽了也只是無所謂的聳著肩膀笑了笑。

  「──為什麼?」朴經抱著他的手臂收得更緊。
  問得沒頭沒腦,但是他相信禹智皓聽得懂。

  對方楞了楞後,才淡然的回答:「表志勳想要啊……。」
  「那傢伙那麼像豬,重得要命,我推不開他。」

  「說謊。」推不開才有鬼。
  禹智皓對表志勳的要求向來無法拒絕──應該說是這樣才對。這一點禹智皓自己清楚,朴經也知道,至於表志勳更是心知肚明。

  被直截了當的戳破了藉口,禹智皓也沒有惱羞成怒,只是又聳了聳肩。
  「……不然你要我怎麼樣?」

  朴經沒有回答他,只是一再的丟出問題:「你讓他射在你裡面?」

  「嗯。」禹智皓不太情願的以單音回應;但在看到朴經的臉色明顯沉了下去之後,還是煩躁的抓了抓頭髮解釋:「不是、那是意外……我是說,誰會隨時預備著保險套在身上啊?」

  「而且你還不是也常常這樣」──朴經猜對方張了張嘴,最後卻還是吞了回去的後話大概是這樣吧。
  所以是說他和表志勳是一樣的嗎?

  他真的搞不懂禹智皓到底在想什麼。

  「……他幫你弄乾淨的?」追問著這些細節的自己簡直像是發瘋了一樣。
  只要想到懷裡的人也曾經在別人身下呻吟、做著那些他們之間親密的事,朴經就嫉妒得快要發狂。

  禹智皓也被他問得漸漸煩躁起來,於是翻了個白眼、咂了咂嘴,撇下一句簡短的「不是」,就準備要站起身走人。

  朴經用力的把他攔腰抱住,硬是拉回自己腿上。

  對方一邊用難聽的話咒罵著,卻還是不得已被拽得一屁股跌回他身上;那含糊的咕噥卻聽得朴經想笑。

  「生氣了?」
  「……也不想想,現在是誰才應該生氣啊。」

  聞言,禹智皓頓時停止了所有掙扎,無言的仰頭望天,沉默的過了一會才用很是無奈的語氣解釋:「是我說要自己洗的。……我想他那麼沒經驗,要是給他搗鼓了半天還是沒弄乾淨,那我不就很虧。」

  朴經敏銳的聽出他語氣中的微妙。
  「你不想讓他碰你?」

  禹智皓撇嘴,用看白痴的眼神斜睨他。
  「廢話。……誰會想要跟自己的弟弟變成這樣子啊。」他無奈的說。

  朴經抱緊了他,無視對方「啊,痛」的低呼,用力的收緊了雙臂,將他箍在自己懷裡。
  「……你這次真的,讓我很生氣又很傷心。」他的語氣一如往常的溫和,甚至幾乎是帶笑的。

  但他清楚禹智皓會了解他的情緒。──越是表現得若無其事,實際上就越是暗潮洶湧。

  「啊……經哪,」
  果然,向來在特定時刻總是顯得口拙的那人立刻露出了一副傷腦筋的模樣,又想安撫他卻又不知道該從何做起,只好討好的喊著對他的暱稱。

  朴經突然迅速的在他的頸側親了一下;對方則因為敏感帶被偷襲,而瑟縮了一下。

  「這可是我的東西啊,我要徹底消毒才行。」
  他說著,手已經開始動作;一手捲起了禹智皓身上黑色的T-shirt,另一手則拉扯著解開他的褲頭。

  「呀,經,不要……」雖然嘴上是這麼說的,但也沒有做出任何實質上的反抗。

  朴經看著他半裸的身體,漸漸感覺自己也變得燥熱。
  「為什麼?……今天跟志勳做的時候射了幾次?」他湊在他耳邊,故意舔過他敏感的耳蝸。

  身上那人難耐的扭動,卻看不出是想逃跑抑或是想更靠近他。
  「一次而已啦。……」禹智皓無意識的皺著眉回答。

  「只有一次的話那應該還有力氣吧。」朴經用愉快的語調替他下了決定。
  「再說,你什麼時候說過『不要』了?」

  「──要是再拒絕的話,我真的會生氣的。」
  卑鄙的用這種方式威脅了他,對方果然立刻就停止了本來就已經算是相當微弱的掙扎。

  禹智皓果然還是很重視他的。
  朴經對禹智皓是特別的。

  他的心好像膨脹了起來,有點滿足、卻又矛盾的想要更多。

  他和禹智皓都是忠於自己的人,所以他會用這種方式好讓自己能夠得逞;而禹智皓會妥協於他的威脅,然後放縱的在他的愛撫之下呻吟。


  「經,……太、太深了……」被他貫穿的那人又皺起了眉,本來就細小的眼瞇縫到都快看不見了。

  「太深了?」朴經喘了口氣,惡意的又挺了挺腰,用力頂在那具熟悉的身體中最敏感最脆弱的一點。
  「嗯,我們智皓不是喜歡這樣嗎?」

  「啊、哈啊……」禹智皓無言的只是不停發出按捺不住的呻吟。

  直到最後朴經也沒有放過他,霸道的將下身碩大的陽物完全埋入之後,才在禹智皓體內的深處留下了溫熱的精液。

  ──他覺得自己好像是隻為了維護地盤,而正在不擇手段的到處撒尿的公狗。完全消除了表志勳留在禹智皓身上的氣味、並且留下了屬於自己的印記,他才能夠安心。

  朴經看著身下那人失神的大口喘著氣、胸膛快速的起伏著,還在高潮之後的餘韻中,一時轉不回神來的樣子。
  ──而這人是因為他,才露出這麼可愛的迷糊模樣。

  這麼一想就讓他的心情一掃先前的陰霾,忍不住微笑的在還呆懵著的禹智皓額頭上「吧咂」親了一口。

カテゴリー: Block B同人衍生  經表皓 / Triangle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