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Part 2. Why Cannot Be Me? (*)


警語(?):
CP為經皓/表皓
請確定自己能接受再進來哦♡

Part 2. Why Cannot Be Me?
PO ver.




  禹智皓趴在床上,用著一定會被朴經叨唸「你是不想要眼睛了嗎」的姿勢,對著自己用來創作的本子振筆疾書;表志勳正好疊完了衣服,從客廳走進了房間,屁顛屁顛的蹭來他身邊。


  「哥,我可以用你的電腦嗎?」
  「嗯,可以。」禹智皓頭也沒抬。


  「哥,那這個視窗可以先關掉嗎?」
  「嗯,可以。」禹智皓依然頭也沒抬一下。


  「哥,那耳機……」
  禹智皓終於忍不住歪著嘴角,抬起頭來瞪他:「表志勳,你皮癢是不是?……」


  表志勳無辜的用力搖頭,但還是不怕死的繼續問完了先前的問句:「哥,那你的耳機可不可以借我啊?」……


  看著那雙閃耀著白痴美的小眼睛,縱使禹智皓有再多的暴怒也頓時化為無力。
  「……嗯,可、以。」他咬牙切齒的一字一頓加重了音回答。


  斜睨了興高采烈的去拿他的耳機的表志勳一眼,禹智皓在心裡很不厚道的暗自咕噥「這傢伙還真是長得一臉笨樣」;然後就又一頭栽回了自己的音樂世界。……
  於是他沒注意到的是,表志勳臉上閃過了一點點小孩子得逞似的開心表情。


  ──他只是想要得到禹智皓的關注罷了。


  表志勳其實並不常是這麼纏人的──至少在很久以前,曾經嘗試著裝可愛撒嬌,卻被敏赫哥以嚴峻的眼神給制止之後,他就放棄當個纏人的可愛忙內了──,但是禹智皓不一樣。
  只有在面對這個哥哥時,表志勳會處心積慮的黏在他身邊。


  無論是那人精神不知放在何處的無厘頭搞笑、扯著一把破鑼嗓唱得開懷的即興小調、還是突然無預警的跳起亂七八糟的舞──表志勳都有能夠立刻和禹智皓配合上的自信和默契。


  ……「哥,我可以待在你身邊嗎?」表志勳突然沒頭沒腦的問。


  現在不就已經是了嗎?──禹智皓很直觀的想,於是他不加思索的就回答:「可以啊。」


  儘管表志勳知道他哥想的絕對跟自己想的是不同涵義,但聽到對方如此輕易的應允,他還是忍不住心跳加速了一點點。


  「哥,那我可以跟你在一起嗎?」
  不知道哪來的一股衝動,就這麼問了;話一出口的瞬間,表志勳就有種自己死定了的感覺。


  「可……」禹智皓差點就很順口的延續了先前重複的回答;然後他突然覺得,這問題怎麼聽著哪裡怪怪的……?
  於是他這才停下了手上的筆,在修長的手指間極富技巧的轉了一下,然後轉過頭看著身邊的表志勳。


  表志勳也回看著他。
  臉上的表情有點緊張,但卻沒有一點玩笑的意味。


  禹智皓則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你再說一次,我剛剛好像沒有聽清……」


  「哥你沒有聽錯。」表志勳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膽子,竟然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禹智皓的表情先是有點詫異,下一秒則是完全就炸了:「呀!你就配合我裝個傻有那麼難嗎?」


  表志勳用認真的小眼睛看著他,沉默的表示非暴力不合作。


  於是剛剛還兇狠的扯著嗓子吼的那人頓時就又蔫了。
  扒了兩下一頭柔順的深栗色順毛,他特別無奈的小聲咕噥:「都跟你說我可以裝作沒聽見了啊……」


  表志勳臉上的表情更加變得既憋屈又無辜。
  「哥……為什麼要裝作沒聽到?」那好歹也是他鼓足了多年來的勇氣,才好不容易能說出口的心情啊。


  禹智皓則是不加思索的回答:「你這樣讓我很困擾啊,志勳。」
  「我們是Block B啊,是兄弟啊,」……


  他身為一個優秀的、具備free style rap實力的rapper,本能的因為緊張感而加快了語速,簡直把這一串也硬是給說成了rap;然而他的滔滔不絕卻再一次被打斷。


  「那經哥就可以嗎?」


  表志勳安靜的提出了這個問題,然後看著他智皓哥一臉像是不小心把舌頭給咬了下來、而且又很該死的不小心吞了下去的表情。
  他笑得很苦澀。


  「經……什、什麼啊,干他什麼事……」天上地下的禹智皓,居然說話也有吃螺絲的一天。


  於是遭受表志勳毫不留情的抨擊:「哥,太假了。」


  他覺得自己簡直是禹智皓肚裡的蛔蟲;對方才一張口,他就知道他是想問「你怎麼知道的」。
  ──其實這位哥,也太容易套話了點……或是,其實對方根本也沒想隱瞞?


  表志勳臉上依然是那個苦得讓禹智皓皺眉的難看笑臉,他冷不防的回答:「……因為有的時候,哥你叫得太大聲了。」


  禹智皓的臉色一下紅一下白一下青的,好不精彩。最後他才黑著一張臉,好不容易憋出一句:「你聽錯了,是經他在叫啦。……」
  ──被弟弟發現這種事已經夠尷尬了,至少他得保住這最後一點男人的尊嚴。


  表志勳的臉部肌肉幾乎抽搐──這位哥還真是睜眼說瞎話的能人。
  「……我說,經哥叫自己的名字幹麼?」


  他看起來像是在笑,卻又不是。
  但是在禹智皓來得及看清前,他就被突然欺上身的表志勳給壓倒在床上。


  「表志勳你這豬……快給我起來!」他又驚又怒的朝身上那沒大沒小的忙內低吼。


  表志勳饒是被他吼得全身都抖了一下,卻還是固執的不肯移動分毫,甚至大有一不做二不休的氣勢,竟然開始扒起了禹智皓身上的衣服。


  禹智皓自然也不是會就這麼乖乖就範的類型。雖然被這麼戲劇性的發展給嚇得不輕,但他還是立刻反應了過來,繼而猛烈的掙扎了起來。


  表志勳憑藉著體型上的優勢,硬是把身下的人給壓得死死的;儘管禹智皓也不是什麼好惹的角色,卻還是因為受限於處下風的位置而難以掙脫開來。
  激烈的攻防戰搞得兩個人都氣喘吁吁,直到有一方終於先停了手──


  禹智皓反抗的動作突兀的戛然而止。


  當然,不是他突然想開了,決定任由忙內對他恣意妄為;而是因為,表志勳的一手強勢的插進了他的褲頭,甚至還伸進了他的內褲裡,要命的直接握住了他雙腿間敏感的性器。


  脆弱的重要部位掌握在對方手裡,禹智皓自然是不敢再有所輕舉妄動。表志勳大概也是看出了這一點,於是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稍微鬆開了對他的壓制,然後把臉埋進了他的頸窩間。
  像是在尋求安慰似的。


  「表志勳,給我拿開你的手……!」禹智皓深呼吸,強自鎮定的沉下聲音吼。
  在對方青澀的逗弄之下,酥麻的快感從下身絲絲傳來,他得咬緊了牙才能勉強掩飾住自己事實上是多麼的驚惶失措。


  ──「哥,我喜歡你。」
  表志勳卻完全無視他的話。


  「禹智皓,……我喜歡你。」


  他挨在他頸邊又說了一次;不是「哥」,而只是「禹智皓」。
  ──表志勳說他喜歡禹智皓。


  他聽見身下那人呼吸停滯了一下,過了一會,才以冷淡的口吻又開口問:「你以為,喜歡我就可以對我這樣嗎?」


  「那經哥就可以嗎?」同樣的問句,表志勳問得同樣安靜。
  ──同樣疼痛。


  而禹智皓竟然被噎得說不出話來。

カテゴリー: Block B同人衍生  經表皓 / Triangle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