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 Is It Just Me? (fin.)(*)

2014.09.05(Fri)

『 Block B同人衍生  經表皓 / Triangle』 Comment(0)Trackback-
警語(?):
CP為經皓/表皓
請確定自己能接受再進來哦♡

Part 3. Is It Just Me?
ZICO ver.




  低沉粗啞的嗓音,明明因為他用力的將臉壓在他的頸窩而顯得有些含糊,可聽在禹智皓耳裡竟覺得格外清楚──清楚得,就連那孩子聲音中的乞求和無助都無所遁形。


  他沒來由的就心疼了起來。


  所以就……
  任由那小子為所欲為了。


  被進入的時候痛得他齜牙咧嘴的──表志勳那傢伙完全沒有經驗,胡攪蠻纏的做法讓禹智皓很想爆打他一頓。但最後,為了讓兩個人都舒服一點,還是他自己認命的深呼吸著努力放鬆,並且一面惡狠狠的吻著表志勳,藉以轉移下身幾乎被撕裂一樣的痛楚。


  其實這可以說是糟糕透頂的一次性愛;但是因為對象是表志勳,於是一切又顯得激情了起來。


  不過和朴經可就真的是沒話說的──那人說他從來也就沒拒絕過,可不是隨便說說。如果說讓禹智皓最難拒絕的人是朴經,那麼他最難以抗拒的事大概就是和朴經做愛。


  或許是因為認識多年,兩人對彼此都互相了解甚深,一直以來在各方面也都相當合拍,於是連床上這回事也是如此。


  他們懂對方要的是什麼,也願意傾盡自己的一切去滿足彼此。


  這種默契應該是不容許任何一丁點挑戰的;於是禹智皓在對表志勳心軟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這下是死定了。……


  朴經的怒氣可想而知。


  他發誓他是真的感到抱歉,只是,在對方那雙彷彿燃燒著的大眼灼灼注視、以及咄咄逼人的質問之下,自己那雙引以為傲的嘴唇張開、又闔上了數次,楞是說不出一句道歉的話。
  再加上那無論如何也不肯示弱的該死個性……


  朴經的怒意沒有再繼續上升,表情和語氣都變得趨於平常似的平緩柔和;可禹智皓就是知道,他讓他的經難過了。


  後悔又不知所措的簡直想痛揍自己八百拳。


  最後還是朴經幫兩人都找了台階下──這種事情他總是能夠做得很好,不像禹智皓總是只能讓自己和對方都僵在台上,尷尬的暴露在聚光燈下卻一步也挪不開腳。


  朴經通常不會以兩人之間的親密作為懲罰的手段,但卻在這麼微妙的時間點提出了要求,足可證明他並不如表現出的冷靜。


  禹智皓有點心疼那樣的朴經。簡直被逼得都變得有點不像他了……
  ──然而,將他逼至如此的人,不正就是自己嗎。


  於是說心疼也顯得虛偽至極。




  視線在室內巡曳了一圈,卻發現只有六個人──他當然沒忘記算上自己;這種低級錯誤可是只有在笑話裡才會出現的──,於是禹智皓開口問了正坐在電腦前開著youtube看舞蹈影片的金有權。
  「泰欥哥呢?」


  對方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
  「應該在房間裡吧。……」


  金有權的神色有點微妙的欲言又止;禹智皓雖然察覺了,卻也只是不以為意的當作是自己神經敏感。
  他搖了搖頭,轉身就往李泰欥的房間走去。


  房間裡是暗的。因為想著如果對方已經睡了,那就別打擾他了,反正副歌的部份也不是急著非得在今晚討論出來;於是禹智皓只是輕手輕腳的將房門推開了一條小縫,然後悄悄的往房內探頭。


  燈光透過水族箱中的水,清冷的映照出正坐在水族箱前的身影。
  李泰欥幾乎把自己整張臉都給貼在了透明的玻璃壁上。


  禹智皓差點就開口喊他了,卻又及時住了嘴:他聽見李泰欥在對著他的寶貝魚兒們說話。
  一開始他還不禁莞爾,覺得這位年紀最大的哥哥還真是大家口中的「泰欥baby」沒錯啊……,可是直到聽清楚了對方到底是在說些什麼之後,禹智皓的臉部肌肉就不禁抽搐了起來。


  「……為什麼就不能看看我呢?」
  「這樣子喜歡著,不是很辛苦嗎……」


  「他和經之間已經夠麻煩了,你還去湊什麼熱鬧啊、」
  「……真是個笨蛋。」


  「李泰欥你也是笨蛋,……」
  「漟這什麼渾水啊。……」


  然後,李泰欥搖了搖頭,閉上了眼、額頭輕靠在水族箱上。安靜了一會;禹智皓膽顫心驚的還以為他就這麼說完了,才正覺得鬆一口氣,房間裡僅僅幾步之外的那人卻又開口:「這麼搖擺不定……抓著經不放、卻又給你機會,」


  「──禹智皓還真是個壞傢伙。」


  「可是為什麼,你就是喜歡他呢。」
  「呀,志勳啊、……」




  禹智皓像是被雷劈到似的,呆若木雞的站在房間門口好半晌,然後才默默的闔上了門。轉過身後,他不意外的看見金有權站在身後,用著像是有點擔心、卻又更像是不知所措的表情看著他。


  「智皓啊……」他欲言又止的叫了他的名字。


  禹智皓「嗯」的一聲回應;還在衝擊中的他,一時做不出任何反應來,只是楞楞的看著金有權那張寫滿了關心的臉。


  「……還好嗎?」金有權小心翼翼的問;而他幾乎差點就要下意識的搖搖頭說「沒事」,就像每次有人這麼問他時一樣。
  然而對方卻不等他回答,就又急急的說了下去。


  「泰欥哥他有點醉了,現在心情不太穩定;」
  「你也別太跟一個喝醉的人計較。」……


  看著金有權那張傻呼呼的、瞇起了一雙笑眼的臉,禹智皓只覺得哭笑不得──呀,金有權,難道你沒聽說過「酒後吐真言」嗎。
  你小子還真他媽的會安慰人啊。……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無語的點了點頭,然後裝作神色自若的轉移話題:「……呀,泰欥哥怎麼會喝醉的?」
  「你們剛剛出去喝酒?」


  雖然Block B向來也不是什麼形象良好的乖乖牌,可至少也不至於有群聚在宿舍裡酗酒的習慣;於是禹智皓想這就是唯一合理的推測了。


  金有權果然點點頭。「敏赫哥說要去吃宵夜,就順便……」


  禹智皓玩笑意味的撞了撞他的手肘,「呀,怎麼沒一起叫上我和經?」
  「真是沒意思。……」


  而對方則是一臉尷尬的笑著抓了抓那一頭醒目的紅髮,含糊不清的說:「還不是因為你們……呃、在忙……」


  禹智皓想,自己一定是又露出了那種像是遭到雷擊的驚愕定格表情。
  ──難道真的是就像表志勳那小子說的一樣,他又不小心失控的「叫得太大聲」了嗎?


  接著他就聽到金有權「好心的」安慰他說:「智皓啊,我是不知道你現在在想什麼,但是這件事你應該感激敏赫哥才對,」


  言下之意是,要不是眼力高段的李敏赫及時帶著全體撤退,不然現在可能就不只是這樣了……所以禹智皓你應該要感激李敏赫拯救了世界、盡心盡力的維護了Block B宿舍的和平。
  Yo, peace.


  禹智皓無比艱難的抬了抬嘴角,下意識的尋找著差點就在無意間和他一起摧毀了宿舍和平的共犯,朴經的身影──只見那人正好聲好氣的哄著發酒瘋的安宰孝,要對方穿上衣服、乖乖跟他回房間去睡覺;喔,對,現在的安宰孝已經脫到只差還留了條內褲在身上。


  他再度感到哭笑不得的抹了把臉,為了避開角落裡表志勳朝他投來的、好像有話想說的眼神,也為了逃避和金有權之間令人難以接續下去的對話,於是轉了轉僵硬的脖頸,剛好就對上了幾步外李敏赫的視線;對方立刻善解人意的走了過來,一伸手臂劫走了還傻站在那、渾然不覺自己造成了別人的不知所措的金有權。


  「──走吧,去洗洗睡了。」李敏赫不容拒絕的勾著他的後頸,手上使力就把人往浴室的方向帶。


  「什麼啊、哥……,你先洗好再叫我啦!……」


  如果不是不小心注意到了其他的細節,禹智皓這時候肯定會覺得金有權那微弱的抗拒聲聽起來真是特別搞笑;但是此刻,他的全副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傢伙紅透了的耳朵上──
  切、……不過是跟敏赫哥一起洗個澡,就興奮成這樣……至於嗎你,金有權。


  他在心裡偷偷鄙視對方的同時,卻不禁感到有點近乎刺痛的嫉妒──
  如果自己的那些破事也能夠像他們一樣單純就好了。


  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不是就應該這樣嗎、這樣簡簡單單的。
  戀愛是兩個人的事,多摻進了一個人,一切就都變了調。


  他也不是沒反省過:最糟糕的是那個緊緊抓著兩個人,都喜歡卻又都不夠喜歡,於是哪一個也不願意放開的自己嗎──可事到如今,卻也已經不是他放不放手的問題,而是他已經沒有辦法就這麼瀟灑的放手。


  他們三人,只有在像這樣緊繃的互相拉扯著的時候尚能夠存在,要是少了哪一個人、要是誰先認輸的鬆開了手,那麼就會像是頓失任何一個頂點的三角形一樣──
  在一瞬間,全部崩毀。


  而他們都會傷得體無完膚。




  這樣子的結局,無論誰都可以原諒禹智皓遲遲無法落筆吧。
  於是,他寧可就這麼撐著這完美的三角形。


  ──直到、他們的世界爆炸。












Triangle 全文
fin.


鴆 2012.09.28 6:55PM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