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 / Only You (*)

2014.09.06(Sat)

『 Block B同人衍生  主B安 / Only You系列』 Comment(6)Trackback-
 Only You


  被李敏赫進入的時候,總是滿足勝過羞恥、喜悅大於疼痛──那種好像足以點亮了靈魂的喜悅;安宰孝想,這世界上再也不會有別人了。

  能夠帶給他這種感覺的人,只有李敏赫。

 Only You


  被李敏赫進入的時候,總是滿足勝過羞恥、喜悅大於疼痛──那種好像足以點亮了靈魂的喜悅;安宰孝想,這世界上再也不會有別人了。

  能夠帶給他這種感覺的人,只有李敏赫。


  「嗯、啊啊……啊,哈啊、」
  一直忍耐著不想叫出聲音來,自制力最終卻在對方狠狠的一下深深挺進之後宣告徹底崩潰。

  他繃直了線條優美的頸,仰起頭發出斷斷續續、卻綿長不間斷的呻吟。

  每次都是這樣,越是想要忍耐,安宰孝就越是無法自制的發出媚人的叫聲。
  而這倒也不能全怪他意志不堅──誰叫李敏赫就是見不得他那副咬著嘴唇、滿面潮紅的隱忍模樣。越是看安宰孝忍耐的樣子,就讓他越是想狠狠摧毀那份脆弱的倔強,讓他在自己身下完全失去控制、只能喘著氣浪叫到聲音都變得沙啞。

  李敏赫一語不發,抓著安宰孝腰肢的一雙大手卻不由得越發加重了力道,將他的腰牢牢握在手裡。下身頂弄的幅度也更是無法克制的越發增強,並且來回抽送的頻率也難以忍耐的越來越加快。

  「不、啊……!不要了……太、太多了!……」
  安宰孝的雙手無力的推拒著身上那人貼近的結實胸膛,皺起了纖細的眉毛,口中顛三倒四的喃喃著拒絕的話。

  這種過於強烈的侵略讓他一時無法適應,猝然加強的快感逼出了眼淚,他只能一邊哭著、一邊軟弱的搖著頭向身上的男人求饒。
  神智已經被兩人之間過高的溫度給燒得迷迷糊糊,安宰孝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在說些什麼。

  於是當李敏赫真的停下動作時,他甚至還天真的覺得鬆了一口氣;但沒過多久,一陣強烈的空虛感就從後穴傳來──
  他楞楞的看著李敏赫,而對方就這麼一臉淡然的將那勃起的碩大緩緩從他體內退了出來。

  安宰孝簡直不敢置信:他只不過在混亂中不小心喊了幾聲「不要」,那流氓竟然還真的就……
  ……不給他了?

  「你還真難伺候……一下子說還要、一下子又說不要的,」李敏赫從他身上移開,一邊輕描淡寫的抱怨著。
  他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語氣也半真半假;可安宰孝才楞了沒兩秒就聽出了其中不明顯的戲謔。

  他又習慣性的咬了咬唇──可憐他還不知道李敏赫的個性:這個小動作只會使他更加瘋狂──,雖然知道是在耍著自己玩,卻還是猜不透對方的心思、又加上情慾的煎熬,讓安宰孝不安又焦躁的頻頻扭動著身軀。

  他琢磨不出李敏赫的想法,又耐不住燃燒正炙的欲望,於是難受的發出了輕輕的呻吟。下意識的夾緊了大腿來回摩擦,甚至手也不安份的伸到了自己的雙腿之間,若有似無的撩撥著早已高高翹起、脹得發疼的陰莖。


  安宰孝修長的軀體因為先前激烈的性事,而滿佈著汗水和青紅交錯的吻痕,在房內暈黃半暗的光線下閃著隱晦的亮光、以淫靡的姿態在他的肌膚上豔麗的綻放。

  李敏赫饒富興味的看著安宰孝難耐的在自己眼前自慰了起來;不得不承認,那人色情的模樣不僅只是帶來了視覺上的享受、對他還更加是一大誘惑。
  可惜李敏赫卻不是那麼容易被打發的──

  他還想要更多。

  他一點也不諱言自己就是頭貪婪的狼。
  而安宰孝,正是他看中的獵物。

  李敏赫翻過了身,一派悠閒的半倚在床頭,才想好好的欣賞一下眼前正上演的美景;對方卻坐起了身、以卑下的姿態趴在床上,然後緩緩的爬向了他的胯間。

  安宰孝那雙漫湮著迷濛水霧的美麗眼睛瞟了他一眼,然後就低下了頭,毫不猶豫的將他腿間直挺挺的巨大肉棒給深深含進了口中。
  他技巧性的收縮著口腔、吞吐那碩長的陽物,同時手也沒閒著的由下往上搓揉著李敏赫的陰囊、並且套弄愛撫著含不進嘴裡的根部。

  被含入的瞬間,饒是李敏赫,也忍不住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他伸出手按住了安宰孝的後腦,骨節分明的手指插入了他一頭深棕色、略長的髮中。

  他想起了安宰孝連口交都還做不好的時候。
  現在他的技巧已經很純熟了;然而李敏赫有的時候卻會像這樣,突然的就回想起那時連深喉都還不會做、青澀得要命的安宰孝。儘管笨拙,但是那種被他全心全意努力取悅著的感覺真的很好。

  幸好這一點安宰孝變得不多──才這麼想著,他一低頭就看見那人正以一種乖順一如初生小狗似的神情,那雙溼潤黝黑的眼正討好的看著他。
  當然,同時安宰孝的嘴裡還是不遺餘力的吸舔著他的陰莖。

  李敏赫不動聲色的暗暗深呼吸;還來不及對他那帶著點懇求涵義的柔軟眼神做出回應,對方就緩緩的吐出了口中原本正津津有味吸吮著的陽物,然後喘了口氣,有點無力的雙手扶上了他的肩膀、接著就張開了大腿跨坐到他的身上。

  像這種時候,雖然感官上是很刺激也很興奮,但情感上總是讓他感覺很不是滋味──尤其因為他是那個知道安宰孝也曾經多麼生澀的人;他總是忍不住要想,這傢伙是經過了多少男人的歷練,才會成為現在這樣妖嬈的樣子。

  可在意歸在意,他卻是沒有資格過問的;少了名份上的關係連繫的兩人,誰也無權過多的干涉對方。於是李敏赫想,自己對安宰孝開始變得惡劣、開始喜歡戲弄他,大概也是因為這樣:因為只有在床上,他才能夠完全的主宰安宰孝、而安宰孝會完全的屬於他。

  他看著身上那人伸手拿過他剛才隨手丟在床邊的潤滑液,擠出一大坨,用手指往自己的後穴推進。李敏赫一時沒忍住,嘴角就揚起了小小的弧度:果然還是那個怕痛的膽小鬼安宰孝啊。
  還在想著是不是要幫他一把,卻手都還沒搭上那人窄窄的腰身,對方就已經握著他腿間碩大挺立的性器,抵住了自己臀縫間溼潤柔軟的穴口,然後一點一點的坐了下去。

  終於完全將李敏赫的陰莖插入自己體內時,被填滿的充實感讓安宰孝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嘆息。當他攀著李敏赫的肩膀,開始賣力的擺動著腰身時,李敏赫終於忍不住罵了出聲:「該死的!……」

  安宰孝沒有停下來看他,只是緊緊抱著他的肩膀,喘著氣,藉著重力讓他比平常更深的一次次貫穿自己。

  李敏赫簡直想立刻翻身、把他壓在身下一頓狠幹。

  安宰孝迷離的眼神、無法抑止的喘息聲、沙啞而甜膩的呻吟、不斷張合的紅潤嘴唇、散發高熱體溫的身體……在在都情色得叫人瘋狂。

  「安宰孝你這騷貨……」他皺著眉喃喃罵了這麼一句,順手懲罰意味的在他光裸的臀上打了一下。

  清脆的拍擊聲激起了羞恥感,卻也更加強了快感;安宰孝突然就發現自己又沒用的濕了眼角。
  「我啊,……只對敏赫這樣……騷哦、」他在意亂情迷之中脫口而出:「其他人……,我連手指,都不讓他們碰、……」

  像著急著想證明什麼的孩子一樣,他湊上前去,膽怯的親了親李敏赫的耳垂──每次做愛時,李敏赫總會細心的先摘去耳釘;安宰孝沒問過他這麼做的理由,卻總是在心裡偷偷想像那人是因為怕劃傷了他。
  他其實不確定親吻這樣的動作,在他們之間是不是被允許;於是他親得很小心、很小心,輕得幾乎叫人無法察覺。

  ──而這羽毛飄過似的細微觸感,是多麼叫人心折。

  安宰孝的話讓李敏赫的心情大好。他抓住了那人瘦窄的腰身,配合著對方擺動腰肢的動作,有節奏的向上頂弄著。直接撞擊刺激前列腺帶來的強烈快感,沒多久就讓安宰孝失控的哭了出來。

  帶著哭音的呻吟聲斷續的從咬得紅腫的雙唇中發出,充分刺激了李敏赫的感官。在他過份的侵犯之下,安宰孝的後處更是一陣陣的收縮,帶給他更加瘋狂的快感。

  最後當身上那人抽噎著、斷斷續續的將精液噴灑在他結實緊繃的小腹上時,李敏赫也僵住了身體在他的體內射精。
  兩人終於雙雙達到高潮。

  安宰孝整個人像頓時被抽去了所有力氣似的,癱軟的趴在李敏赫的肩頭,高潮之後的餘韻讓他舒服得直發出帶著濃濃鼻音的輕軟哼聲;李敏赫則是攬著身上那人的腰,以免他無力的滑落,喘了口氣之後才小心的抱著對方往床上躺倒。

  他躺在安宰孝身旁,聽著那人的呼吸漸漸恢復平穩,像是國王巡視自己的領土一樣,肆無忌憚的以視線滑過那具充滿著情慾痕跡的漂亮身體。
  李敏赫忍不住再度欺上安宰孝的身,拉起他的一隻手,吻著他腕部的刺青。

  細細的親吻密集的落在平常鮮少受到如此待遇的手腕上,安宰孝立刻敏感的輕輕呻吟了聲。
  「別、別親了,……又會有反應的……」他羞窘的想阻止,可對方卻更是變本加厲的伸出了舌輕舔。

  「我們宰孝想要的話,做到天亮也可以。」而李敏赫竟然這麼回答。

  對方玩味的笑容讓安宰孝頓時失了神;他突然就想起,其實一開始,自己也曾經想過要去做雷射,弄掉這刺青的──畢竟當初也只不過是讓朋友試試新圖、練練手感,並不是對自己真的具有什麼涵義──,但卻只是因為李敏赫的一句「刺青讓你看起來很性感呢。」,於是他改變了主意,決定留下這個刺青。

  他覺得自己簡直就和那些濫俗的偶像劇裡、會為了男主角而拼了命改變自己的女主角一樣──只因為李敏赫喜歡,而他只是卑微的希望李敏赫能夠多一點的喜歡自己。
  ……不過即使卑微,那又如何呢。至少李敏赫的那些親吻都是真實的落在他的手腕上,而他也真實的為此感到欣喜若狂。

  ……「發什麼呆呢?」
  「爽到現在還緩不過來?」

  李敏赫戲謔的問句讓他回過神來。
  不禁氣惱那人總是這麼一派輕鬆的置身事外,對比自己的小心翼翼和意亂情迷,就讓安宰孝心裡難受得像是被扭起來打了個死結。

  情緒還正因為方才的親密而高昂激動著,他突然就覺得有點想哭。

  李敏赫看著那人好長的睫毛顫抖著刷過眼瞼,然後一滴眼淚毫無預警的就從那長長的睫毛之間滾了出來。
  連安宰孝自己都嚇了一跳,更遑論李敏赫的驚詫和錯愕。

  安宰孝慌張的抬手胡亂抹去眼淚;李敏赫看著他粗魯的動作和從指縫間不斷落下的淚珠不禁皺眉。

  「安宰孝……你哭什麼?」

  被叫到名字的那人連忙搖了搖頭,狼狽的頻頻向後退去,想躲避他探詢的視線。

  被這麼明顯的隱瞞著,而且還是那個剛剛還和自己那麼親密的交纏、甚至直到現在都還光裸著身子,全身都是他留下的痕跡的人;李敏赫頓時也心浮氣躁了起來。
  「呀,你過來。」他朝那已經縮到床角的人招了招手。

  安宰孝猶豫了一下,心中萬般的掙扎──他剛剛雖然是在迷迷糊糊之下說出了像是告白一樣的話,但是記憶卻一點也不模糊。

  李敏赫又會怎麼想他呢──
  「又是一個說著喜歡的無聊傢伙」、「不過是多上了他幾次就哭哭啼啼的」……

  他想,這下李敏赫恐怕是要嫌自己麻煩了。
  那麼他,大概是要被丟掉了吧……?

  心裡還沒掙扎出個結果來,正心煩意亂、難過得不知所措,李敏赫不耐煩的聲音就又響起:「要我過去也行,那你就等著讓我幹到天亮吧。」

  安宰孝欲哭無淚。
  ──這種威脅實在是太流氓、太下流、太卑鄙、太……有效了。

  他立刻乖乖的挪動身子往李敏赫身邊靠近,想了想:說不定很快就沒有機會再這麼近的依偎著這個人了……於是他就又挪了挪,把自己給塞進了對方的懷裡。

  「為什麼哭了?」李敏赫問。

  「……干你什麼事。……」
  安宰孝倔強的抬起下巴回答。

  李敏赫當然對這答案感到相當不滿意;他伸手就重重擰了下安宰孝瘦削的胸膛上,還因為方才性愛的刺激而挺立著的乳尖。

  「啊!」
  疼痛和酥麻和本能的羞恥,讓安宰孝不由得發出了小小的尖叫聲。

  「為什麼哭了?」還是一樣的問題。

  可安宰孝還兀自在小小聲的抱怨著李敏赫方才的舉動:「……死流氓,……」

  李敏赫挑眉。
  「說我流氓,還不是每次都哭著求我幹你?」

  安宰孝被他一句話堵得啞口無言,只好恨恨的閉上嘴。兩人沉默了一下,直到李敏赫還不死心的又問了一次。

  「你剛剛為什麼哭了?」他放緩了語氣,摟在安宰孝身上的手像安撫孩子似的,溫柔的拍撫著他的背。

  安宰孝這下終於按捺不住心裡的委屈,一股腦的全爆發了出來:「我說真的,我……我為什麼哭,干你什麼事啊?」
  「又、又不是你什麼特別重視的人……」

  講到最後,都有點自暴自棄的意思了──能在向來自信過頭的安宰孝身上看到這種模樣,簡直不可思議。而且那人一緊張就容易結巴的小毛病,在此時更是發揮得淋漓盡致;可在李敏赫看來,竟然覺得還滿可愛的。
  他忍不住就笑了出來。

  不明所以的安宰孝聽著他的笑聲卻覺得更想哭了;拼命的忍著不讓眼淚再掉下、原先紅潤的嘴唇都變得蒼白,緊緊閉著、抿成了一條線。

  而那個害他哭的傢伙,卻無比溫柔的以指腹撫摸著他發紅的眼角,低聲的哄著:「別哭了……別哭了、」

  「我可不是對誰都這樣的啊,」
  ──無論是欺負還是溫柔都是。

  「除了你之外,沒有別人了。」


  安宰孝猛然抬起頭來,驚訝的看他。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哭得紅紅的,然而看著他的眼神中卻滿滿是掩不住的驚喜、和那麼一點點的不確定──
  還有什麼好不確定的呢,他都說得那麼明白了。

  知道那人向來不聰明──儘管他從來不肯承認──,於是李敏赫不厭其煩的一再說:「傻子、我只有你啊。」

  「懂嗎,只有你啊。」

  明明是被罵了「傻子」,安宰孝卻笑了──笑得那麼美麗,好像細雨過後掛著晶瑩水珠,搖曳生姿的嬌豔花朵。









  你才是傻子。

  還有,我也是。
  ──我也是,只有你啊。






Only You 正文
fin.

2012.10.21 10:05PM
留言:
看見宰孝想著敏赫會怎樣想自已
想著自己又要被丟掉了
看到這裡莫名心裡都被糾在一起i-238
突然很心疼這孩子呀~
i-240
敏赫要好好對待宰孝呀~
爵 2015.02.10 22:07 編輯
哎呀>_<
這系列不止這篇喔,揪心只是暫時的!
我們狼哥只是比較...(想不到形容詞)(逼蹦: ...)

謝謝回覆~~~
鴆癮 2015.02.12 00:20 編輯
好久之前就看過這篇文章了
直到最近才學會如何留言😂
一直想跟你說~~~~
B安真的寫的很好啊!是我看過B安寫的最好的呀!!!
連我的朋友在寫B安的源頭也是因為看了你寫的文章被打動了
❤❤❤❤❤❤
跪求多一點B安啊!真的好喜歡~~~~
也喜歡文章最後那種碎碎唸的感覺,看了都會會心一笑😊
加油加油~~~B安萬歲///一定要多寫一點啊哈哈
魚兒 2016.06.22 09:54 編輯
咦XDDD 是之前的樣式讓你找不到留言區嗎XDDD
謝謝你的回覆唷!♡
讓大家掉進B安坑真是太不好意思又太開心惹XDD (明明是超冷CP)
也請你朋友多多生產一些B安文吧,一起發揚光大B安的美好(O?)
最近寫文寫得很慢,還請多見諒...XD
有機會的話會再寫B安的~謝謝你的支持^-^
鴆癮 2016.06.26 00:08 編輯
大大你的文章真的是神品耶!
此篇揪心到一個不行呀
明明又是不會此團
現在很想去找安君的照片來看看耶
此君是美麗到一個什麼地步呀?應該是傾國傾城的級別啵
妹子不敢找來看
怕看了之後自慚形愧不敢吃飯呀呀

為什麼安君要如此小心翼翼呢?
其實李君有對他好壞嗎?根本就由第一集開始就對他溫柔到爆,恨死(旁)人啦
看起來安君又不似傲嬌丫
不過揪心文就是愛看(比心心)
大大讚!

題外話,我還未看到安君的本尊
所以會不小心補腦成安宰賢...(逃逃)
Rin 2016.09.01 22:52 編輯
再次謝謝你的稱讚(手指鞠躬)
B安這系列也是我個人私心很喜歡的一個系列,當初寫也寫得很順手XD
安君確實是傾國傾城的美貌無誤 ;w; 尤其是我寫這篇文時他是長頭髮的... ;w;
http://stuffpoint.com/block-b/image/226758-block-b-jaehyo-block-b.jpg
http://65.media.tumblr.com/tumblr_mc1v8u1QIH1ruepsyo2_1280.jpg
現在稍微長了點肉,但還是很美麗的~
http://static.tumblr.com/da529d2cdef8a80334b859e0d035916b/jroyyeh/3Noo0dmfk/tumblr_static_chx9436akfswgc8cckgocw0sg.jpg

怎麼說呢,李敃赫這人的個性很謎樣XD
乍看是對什麼事都大剌剌、無所謂,但其實也有細心溫柔的一面;看起來好像有點冷淡,話也不太多,但其實是個很有sense、常常語出驚人的傢伙XDD
我對此人的理解是,認識/看他不夠久的話,應該會挺摸不透他的吧,會覺得他若即若離
但其實他本人可能完全沒有這樣想XD
安君大部分時候是脾氣極好的濫好人一個,但對李敃赫偶爾會爆發小脾氣(?)或耍賴,算是這對超冷的萌點吧QvQ
鴆癮 2016.09.11 17:50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