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 / Oh Love -1

2014.09.06(Sat)

『 Block B同人衍生  主B安 / Only You系列』 Comment(0)Trackback-

 Only You前篇
 ──Oh Love


  其實李敏赫沒有那麼好的記性,可以記得每一個自己睡過的男人;但是安宰孝無庸置疑是個例外:第一次見面的那一天的每個場景,就連現在回想起來,李敏赫還是覺得清晰得好像只是昨天的事一樣。

  真要說起來,其實安宰孝不是他釣上的……就李敏赫自己的說法,他認為自己應該算是被「強迫中獎」的。……

 Only You前篇
 ──Oh Love


  其實李敏赫沒有那麼好的記性,可以記得每一個自己睡過的男人;但是安宰孝無庸置疑是個例外:第一次見面的那一天的每個場景,就連現在回想起來,李敏赫還是覺得清晰得好像只是昨天的事一樣。

  真要說起來,其實安宰孝不是他釣上的……就李敏赫自己的說法,他認為自己應該算是被「強迫中獎」的。……

  雖然說那天一走進平常常去的酒吧,李敏赫就注意到了吧台邊那個披著一頭深栗色、柔順的半長髮的男人;雖然說李敏赫也覺得光看那人半被頭髮遮住的側臉,就可以斷定這傢伙肯定是個美人──可說真的,安宰孝實在不是他會特別有興趣的類型。

  他感興趣的是像那種……
  李敏赫瞇起了眼,視線巡曳室內一圈之後,停在了一個身材瘦削的年輕男人身上。

  一頭染成了飽和亮麗的紅棕色的小鬈髮,明亮有神的大眼睛和深深的雙眼皮,嘴角翹著頑皮的弧度,身材不算嬌小,但是比自己略矮了一些──
  李敏赫覺得這傢伙看起來很不錯。

  可他還在腦海裡盤算著該如何進一步的接近那人,大腿上就突然一重,一顆深栗色的腦袋佔滿了他的整個視線、充分擋住了他原本正欣賞著的紅髮小帥哥。

  安宰孝──那時候李敏赫還不知道他叫安宰孝──就這麼挪了過來,一屁股坐在他的大腿上,然後雙手就很自然的環抱住了他的脖子。

  ──被個醉鬼給纏上了。
  李敏赫嗅著那人身上混合了甜膩酒精氣味的淡淡香水味,不禁有點鬱悶的想。

  「……先生,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對著醉鬼說話的自己好像在對牛彈琴……但李敏赫現在的首要目的只是想哄得這傢伙從自己身上離開。

  「認……錯人?」那人鬆開了繞在他頸子上的一條手臂,笨拙的勾起落到臉上的一撮頭髮塞到耳後,然後歪了歪頭問:「那你、你是誰……?」

  當深栗色的長髮被撥開,露出那人的整張臉時,李敏赫忍不住暗暗深呼吸了一口氣──果然是個美人啊。

  他不動聲色的淡淡回答:「我叫李敏赫。」

  而對方只是咕噥的應了一聲,然後又像是沒骨頭似的,整個人趴上了他的身子,雙手也緊緊的擁抱著他,嘴裡還用著含糊柔軟的嗓音甜甜的不斷反覆叫著:「敏赫、敏赫……敏赫呀,……」

  被身上溫暖的軀體依偎摩蹭著,李敏赫一邊安撫的摟著那人的背,一邊卻也不忘初衷的趁著懷裡的人把下巴靠在自己肩膀上、視野恢復淨空的瞬間,再次看向了那紅棕色鬈髮的男人。

  「媽的,朴經!」
  「你老公我都還沒死,你敢出來找男人?」

  ……李敏赫不禁感嘆這世界情勢的瞬息萬變:紅髮小帥哥的身邊多出了個身材高挑、一頭灰黑色的短髮不羈的亂翹著的男人。
  那傢伙的外貌說實在的並不特別出色,但出眾的身高、和全身都散發出的一股兇惡氣息,所構成的強烈存在感讓人無法忽視──事實上,不只是無法忽視、根本是讓人看了都想拔腿逃跑。

  「禹智皓你發什麼瘋……!」被叫作朴經的紅髮男人用力甩開了那個「禹智皓」的手,一臉忿忿的低吼。
  「We're done! You know?」

  眼看事情發展越發火爆,小情侶吵架一發不可收拾,李敏赫突然很想感謝還窩在自己懷中的醉美人──要不是這人賴上了自己,難保他現在不會是站在那兩人之間,被無端牽連、惹得一身腥的倒楣鬼。

  他有點可惜的又看了眼朴經──那個紅色鬈髮的小帥哥現在正用著英韓交雜的各種髒話怒罵對方、卻還是無法抵抗,被自稱他老公的那男人給一把扛上了肩強行帶走──,搖了搖頭,然後又看了眼懷裡的人。

  原本引起他的興趣的獵物消失了,李敏赫也沒了玩興,想想明天舞團要開始排練一支新舞,早點回家睡覺好像也沒什麼不好……
  於是他一口喝乾了杯裡的威士忌,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伸出手指插入了懷裡那人一頭柔軟的栗色髮中──那冰涼滑順的手感比想像中更好。

  「你住哪?」李敏赫以自己也沒料想到的溫柔語氣問。
  「我送你回去。」

  懷裡的人聽見他開口,就乖順的抬起了頭來看他。
  「……回去?」他歪著頭,帶著一點鼻音,傻呼呼的重複著李敏赫的話反問著。
  「xilo、……」

  「敏赫……帶我走好不好?」


  現在回想起來,李敏赫深切的認為安宰孝當時不該用那種溼潤迷濛的眼神看他,還有語氣裡那種小動物似的懇求……
  那會讓他以為自己聽見的不是「帶我走」,而是「Fuck me hard」。

  而李敏赫當然沒有理由拒絕──
  事實上,他只花了不到兩秒,就決定要把這個人帶回家、操到他哭著求饒。









  「你叫什麼名字?」

  李敏赫慵懶的趴在床上,看著那人有些困難的以不太靈活的動作撿起地上的衣服、胡亂的往身上套。
  他突然就這麼問出口。

  沒什麼隱藏的涵義、也沒什麼特殊的目的,他只是覺得在這種時候好像應該說一點話。
  但是對方聽他開口這麼問卻好像顯得有點高興。

  「安宰孝。」
  那人撇過頭來看了他一眼,深深的雙眼皮還因為睡眠不足、和昨晚過於激情時的哭泣而有些浮腫;然而那雙大眼亮晶晶的閃爍著的樣子,李敏赫真的覺得很漂亮。

  他毫不掩藏自己的視線,露骨的欣賞著安宰孝瘦窄的腰線,回味昨晚是怎麼抓握著那纖瘦的腰肢狠狠頂弄;深色的低腰牛仔褲包裹著的小巧結實的臀在自己的手中被揉捏得發紅,白皙的臀瓣中間私密的窄穴緊緊吸吮著他的陽物……
  光是看著安宰孝穿衣服的背影,都讓他差點又硬了起來。

  這傢伙……說他還是個處誰會相信;要不是李敏赫自己就是那個昨晚才破了人家處的男人,他也絕對不會相信。李敏赫這人基本上對處男沒什麼迷戀,當他發現自己無意間成了安宰孝的第一個男人時,震撼跟錯愕其實大過了男人天生的佔有欲和征服欲。
  但那也已經是騎虎難下的時候,停下來對兩個人都是折磨;於是李敏赫還是義無反顧的就這麼上了人家。

  朋友們都說那種第一次的特別麻煩。
  所以當安宰孝隔天一早醒來,一句話也沒提要他負責還是補償什麼的(雖然李敏赫也不覺得自己能負責什麼、或是應該補償什麼),甚至還身強體健的自己下了床去洗澡──期間他們的對話就只有一句「浴室借我用一下」、和「喔,好啊」──;李敏赫不禁懷疑,難道其實他弄錯了,安宰孝不是個處、或者剛好他是那種特別看得開的……?

  一直到送安宰孝去自家附近的地鐵站,對方都沒提起類似的話題;事實上,他們兩人之間的對話大概就僅限李敏赫問他早餐要吃什麼,安宰孝回答「都可以」、然後李敏赫叮嚀咖啡很燙,安宰孝含糊的應了一聲「喔……」。

  在搭上地鐵的前一刻,還猶豫著向對方道別的必要性,李敏赫就已經脫口而出:「走好、……」
  「……annyeong .」

  原本已經抬起腳步、就要踏進車廂的安宰孝在那一瞬間就倏然回過頭來,明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盯著他──那雙漆黑的眼中好像有什麼話想說。

  李敏赫突然對他的欲言又止感到有點心慌。
  站在擁擠推搡的人潮中,彷彿靜止一樣、半回過身看著他的安宰孝,漂亮得好像只是出自某種虛幻不真實的想像。

  對於自己腦海裡突然冒出來的這種奇怪的想法,他著實楞了一下。於是沒再多等對方開口,他下意識的就轉過身、頭也不回的大步走了。

  回去的路上李敏赫想了很久,才猛然驚覺,當安宰孝安靜看著自己的時候,為什麼會感到心慌──
  他竟然是在期待對方微張的漂亮雙唇中會吐出什麼話語。

  很久之後,李敏赫才知道,原來那天早上那人一直到被他送上地鐵時,都還是處在早晨低血壓的迷糊狀態裡。
  其實安宰孝並不是像他想的那麼瀟灑、沒有說那些可能會讓李敏赫感到困擾的話,也並不是他不在意──只是他甚至還來不及說。

  事實上,在李敏赫轉頭之前,他差一點就要說出口了──

  「呀,李敏赫……」
  「──你可不可以挽留我?」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