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前篇 / Oh Love -2




  李敏赫沒想到還會再見到安宰孝;不過這就和大部份的事情都不會正如人所願一樣,其實也沒什麼好特別大驚小怪。

  ──至少,當聖誕節那天晚上十點多,李敏赫聽見門鈴響起、於是從沙發上起身去開了門後,看見門外凍得鼻頭都紅了的安宰孝時,他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李敏赫沒想到還會再見到安宰孝;不過這就和大部份的事情都不會正如人所願一樣,其實也沒什麼好特別大驚小怪。

  ──至少,當聖誕節那天晚上十點多,李敏赫聽見門鈴響起、於是從沙發上起身去開了門後,看見門外凍得鼻頭都紅了的安宰孝時,他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安宰孝是來找他拿之前在他家落下的外套。
  軍綠色的長外套,剪裁和料質都很好;李敏赫剛好前兩天發神經,把幾件冬天的大衣送去洗衣店裡乾洗時,順手就把他的外套也一併送了去、剛好昨天才拿回來,現在正安安穩穩的掛在他的衣櫃裡。

  至於為什麼好端端的要把人家的外套一起拿去送洗,李敏赫有一個自己想起來都覺得蠢的理由──那件外套上沾染了不屬於安宰孝的菸味;而那沒來由的讓他覺得討厭。

  總之安宰孝順利拿到了他的外套。
  然而才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外面卻下起了大雪。

  「那……你要不要進來坐坐,等雪停了再走……?」李敏赫想,在這種情況下不這麼問好像也太不近人情了點──更何況他看安宰孝一雙大眼睛水靈得像是會說話,而且說的分明就是「我可以進去嗎」。

  結果雪一夜沒停,安宰孝也就一夜沒走。
  ──結果,結果他們做愛做了一整夜。

  李敏赫覺得自己簡直像又回到了那個初經人事,莽撞衝動的年紀──因為安宰孝,他竟然連套子都忘了戴;而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和安宰孝上床,新奇感和激情什麼的,顯然都不能夠解釋他的失常。

  隔天一早醒來,他看著身旁的安宰孝兀自熟睡。全身都是自己留下的痕跡,昭示著昨晚的狂放淫蕩;然而那人的睡顏卻是如此的安靜而美好。

  他屏住了呼吸,只為了更靠近的看安宰孝長長的睫毛淡淡刷在眼皮上落下的陰影。
  而那一刻,他竟然有種想親吻他恬靜睡臉的念頭。









  必須說,安宰孝是特別的。
  李敏赫通常不喜歡事後糾纏的床伴,然而他卻允許安宰孝一再的出現在自己身邊。

  安宰孝說他忘了帶鑰匙,室友又不知道在房裡幹什麼,他硬是把門鈴按得都快起火了也不來應門,於是他回不了家只好來投靠李敏赫。

  安宰孝下了課之後說等等還要去一個劇場勘查實習,還有一點時間但又不夠讓他回家;李敏赫家剛好在學校和劇場的中間點,借他小睡片刻正好。

  安宰孝說:「剛好經過你家,就想到來看看你。」
  李敏赫不禁在心裡猛烈的吐槽:「我又不是獨居老人,還需要你探望?」
  ……可他還是每次都拉開了大門,讓安宰孝進來。

  安宰孝說、安宰孝說……安宰孝的藉口越來越拙劣,最後甚至乾脆也不編派什麼藉口了,只是露出好看的笑容,看著敞開的大門後站著的李敏赫。
  李敏赫倒是也不甚在意,他只是覺得有點可惜:不能再看到安宰孝說謊時那副小心翼翼、卻又免不了侷促的可愛模樣了。

  李敏赫和安宰孝認識得越久,對他的了解也就越深:他沒有多久就發現,原來安宰孝其實並不是像一開始認識時那樣的安靜;事實上安宰孝的話還挺多,時不時的還會有點小結巴。李敏赫自己愛死了拿他這點開玩笑,然而要是聽見別人也這麼逗安宰孝,他敢說自己包準會想掐死那人。

  安宰孝還有點笨,要騙他或是玩弄他都很容易;認識的一個月內,安宰孝舉凡手機密碼、電腦開機密碼、Twitter帳號密碼……無一倖免的都被李敏赫給各個擊破。李敏赫想想都不禁替他擔憂:一個人能頭腦簡單到這種程度,簡直是奇葩了啊。不過幸好自己不是什麼圖謀不軌的壞人,不然安宰孝的銀行戶頭裡恐怕就是有天文位數也不夠他搬。

  但是要說這人笨,偏偏他還是個藝術大學劇場藝術系的碩士生──雖然根據本人說法,他覺得這就是自己的極限了;可你說說,這要唸到研究所快畢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見安宰孝的大腦也並不是真像李敏赫所以為的那麼貧弱。

  不過,關於安宰孝的智商或許還有討論的空間,但是至少李敏赫確定這傢伙的情商肯定低到不行:安宰孝說,兩人第一次見面的那天,是他二十二年的人生中第九還第十次被甩──至於到底確切是第九還是第十次,他自己也記不清了。
  事實上李敏赫認為,分手這種事,能夠數到九、十這種大數字就已經很悲劇了;至於確切數字是什麼,他真的沒有那麼在意。

  但是真正讓他覺得奇怪的是,像安宰孝這樣的人,怎麼看也不像是會有如此坎坷的情路──明明長得那副妖孽模樣,人除了蠢了點也沒什麼難相處的──

  「因為跟他們預期的不一樣吧。」
  窩在李敏赫家的沙發上,懷裡抱著李敏赫的圓形小抱枕,安宰孝靜靜的說。

  李敏赫可以理解那些男人們看見安宰孝時會有什麼下流念頭,在發現漂亮的外表下其實那人的個性單純得不可思議之後,又會有多麼錯愕。
  雖然安宰孝裝著一副不太在意的樣子,說其實自己也不是多喜歡那男人、甚至當時會交往也是因為對方死纏爛打;他那天只不過是因為又被甩了、而且還是在聖誕節前一週,所以才覺得格外鬱悶──聽他這麼blah blah的說著,李敏赫卻想起了那一晚喝得爛醉的安宰孝,還有沾染在他的外套上、不屬於他的菸味。

  他突然沒來由的心疼了起來 ──而這種陌生的感覺讓他覺得很不自在。

  「……還以為今年聖誕節要自己一個人過了,幸好……」安宰孝的話說到這裡就打住了;他看著李敏赫,好像有點不安的舔濕了漂亮的嘴唇、然後有點不知所措的抿緊了嘴。

  ──怎麼,該不會是想說「幸好遇見了你」這種煽情的話吧……
  李敏赫本來想這麼開玩笑的,但喉嚨卻乾澀得讓他說不出話來。

  安宰孝烏黑的雙眼深深的看著他。

  最後還是李敏赫先打破了這微妙的氣氛──事實上也不過就那麼一瞬間。
  「……安宰孝,你該去煮飯了。」

  而安宰孝則毫無違和的將這個情境接續了下去,一邊嘟噥著「李敏赫哪有你這麼利用人的」,一邊卻已經乖乖的起身往廚房走去。

  「你要賴在我家不走,那就要負責煮飯。」李敏赫則是毫不留情的回應。
  他心不在焉的一邊看著電視,一邊聽著安宰孝換了個話題,抱怨起他的室友老是和小男友在家裡大放閃光,刺激他這個孤家寡人云云。……

  剛剛那一瞬間充斥空氣裡的曖昧,就好像沒有發生過似的。兩人又若無其事的回復到平常的相處模式。

  李敏赫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卻又感到有點莫名其妙的失落。





カテゴリー: Block B同人衍生  主B安 / Only You系列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