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02. My Heart Tells Me to Do (*)



02. My Heart Tells Me to Do
崔鍾顯×李燦熺

  李燦熺就住在離公司走路只要六、七分鐘路程的地方。這一帶的生活機能很好,一個人住的他為了節省開銷通常是以自己下廚代替外食,所以一個星期之中大概總有個一兩次,下了班之後他會到附近的超市買了菜之後再回家。

  剛從超市出來,他的手上提著大包小包,一邊走著一邊艱難的要將皮夾塞回側背包。

  「哥手上那個很重吧?」有人突然對他開口。

02. My Heart Tells Me to Do
崔鍾顯×李燦熺

  李燦熺就住在離公司走路只要六、七分鐘路程的地方。這一帶的生活機能很好,一個人住的他為了節省開銷通常是以自己下廚代替外食,所以一個星期之中大概總有個一兩次,下了班之後他會到附近的超市買了菜之後再回家。

  剛從超市出來,他的手上提著大包小包,一邊走著一邊艱難的要將皮夾塞回側背包。

  「哥手上那個很重吧?」有人突然對他開口。

  「──我幫哥拿吧。」
  也不等他的回答,對方說著就不容拒絕的伸手接過了他手上最有份量的那只賣場購物袋。

  李燦熺楞了楞,卻也沒再固執的搶回那袋食材。


  那人他是認識的。
  以像舞蹈一樣的、輕鬆優美的腳步,始終跟在他身邊不超過半公尺的距離,一邊不斷說著話試圖引起他的回應的那個人叫崔鍾顯,是他在大學時期認識的一個學弟。

  李燦熺曾經在大三時,因為一時好玩而參加過校內的歌唱比賽;出色的外貌和純熟的唱功,讓他因此而一下子成了學校裡的風雲人物。

  他一路過關斬將,最後得到了那年歌唱比賽的冠軍。

  原本說好了,如果他真能得到冠軍的話,頒獎的那天,方旻洙要當第一個獻花給他的人。
  然而到了那天,他張望了好久也沒有看見方旻洙。

  排除萬難,擠過重重想祝賀的人群,第一個向他獻上花束的卻是一個他不認識的學弟。

  那學弟長得很好看:身材英挺高大,帥氣的臉龐在對他靦腆笑著的時候,卻又像極了一隻憨態可鞠的可愛小熊。

  學弟說燦熺學長的每一場比賽他都有來看;學弟說燦熺學長的表現真的很好,得到第一名是實至名歸;學弟說舞台上自信又溫柔的燦熺學長真的很有魅力;學弟說……

  ──不是,是崔鍾顯說。
  「燦熺哥,我喜歡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算是崔鍾顯挑錯了日子,今天李燦熺的心情實在欠佳,又因為一天的工作而累得要命。那人一路上都沒有搭理他的閒搭話,就這麼渾渾噩噩的回到了自己家。
  雖然還不至於連身後多了個小尾巴一起溜進門都不知道,但李燦熺實在也懶得再大動作的去輾人出門。

  自從大三那年被崔鍾顯給纏上了之後,他的修養似乎也變得越發的好;或許也是因為這個弟弟除了三不五時的要告白一下、提醒他自己還沒有放棄以外,倒也從來不曾給他惹過什麼麻煩。
  於是李燦熺也就這麼對他放任了下去。

  崔鍾顯不是第一次到他家來了,於是熟門熟路的幫忙他把買回來的食物冰進冰箱、日用品也一一歸位。在李燦熺點起了瓦斯爐開始做晚餐時,他也自動自發的默默在一旁幫忙煮飯、洗菜、切菜。

  ──其實有這樣一個人在身邊也不錯。……有的時候李燦熺會忍不住這麼想。
  崔鍾顯雖然比他還要小了兩歲,但除了偶爾耍賴裝可愛以外,其他的時候都很有男人味而且相當可靠。

  ……應該會是個不錯的戀愛對象吧?
  可是自己的眼裡,卻只看得見那個叫方旻洙的渾蛋。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大三的那時候他很淡定的一口就拒絕了崔鍾顯的第一次告白,並且還很可惡的裝作看不見他臉上那太明顯的受傷神情。

  然而李燦熺沒有想到的是,崔鍾顯這個人是何其的有毅力──何其的執著、何其的傻。

  在那之後,崔學弟非但沒有就此從他的人生之中消失,反而是變本加厲的更加提高了在他身邊出現的頻率:李燦熺走在校園裡的時候會遇到騎著腳踏車的崔鍾顯,刻意放慢了車速,歪歪扭扭的騎著車只為了和他並行回宿舍的一小段路。
  李燦熺坐在通識課的教室裡打瞌睡,到了下課時神清氣爽的醒來,總會發現有個人貼心的在他身上多披了件外套──雖然他對此表示深感困惑:崔鍾顯究竟是怎麼在不被老師發現的情況下做到這件事的。
  李燦熺畢業後,在一家娛樂公司擔任音樂製作人,沒有多久就看到了崔鍾顯以外聘dancer的身份,出現在同公司某歌手的練習室裡,揮汗練舞的認真樣子讓他忍不住停下腳步多看了幾分鐘──而當崔鍾顯不經意的抬起頭看到他時,臉上露出的欣喜又靦腆的微笑,讓李燦熺也情不自禁的勾起了嘴角。……

  一開始還曾經覺得這個不死心的孩子實在是很煩,但是久而久之,卻漸漸的就習慣了。
  習慣了身邊有個叫崔鍾顯的少年,以自己的方式安安靜靜的一直守護著他。

  ──李燦熺忍不住就想,習慣果然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崔鍾顯隨口說著自己最近發生的趣事、李燦熺偶爾「嗯」了幾聲作為回應;時間就在他們這樣的相處模式之下過去。兩人相安無事的一起吃完了晚餐之後,崔鍾顯自覺的收了碗盤去洗,李燦熺則是逕自拿了幾瓶燒酒,邊無聊的看著電視就一邊喝了起來。

  崔鍾顯洗完了碗盤之後,還順手幫李燦熺整理了廚房。當他提著綁好了袋口的垃圾袋走出廚房時,坐在地上看電視的李燦熺已經乾掉了一瓶燒酒。
  他看著李燦熺泛著一層粉紅的耳根──那顏色讓他看得喉頭發燙,直想朝那人軟軟的耳朵咬上一口;但他仍是努力的作出了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哥,我去樓下倒垃圾。」卻沒有辦法掩飾的乾澀著聲音說。

  李燦熺模糊的咕噥了一聲,也不知道到底是有沒有聽清楚他說了什麼。
  他頭也沒回的逕自盯著電視上正播出的,自家公司的歌手,安丹尼爾昨天的回歸舞台表演。

  崔鍾顯不是個遲鈍的人,甚至其實可以說得上算是心思敏捷的;他早就察覺到今天李燦熺的樣子不太對勁──雖說以前也有過幾次軟磨硬泡的來燦熺哥家蹭飯吃的經驗,但是對方可從來沒有這麼消極的妥協過。
  他這副模樣與其說是同意讓崔鍾顯留下,倒不如說是他根本什麼也沒看進眼裡、什麼也不在意。

  下樓倒了垃圾之後,左右想想實在不放心讓李燦熺就以這種狀態自己一個人待著,崔鍾顯索性就過了馬路,到離李燦熺家的公寓大樓只隔了一個路口的Family Mart買了些拋棄式的旅行用內衣褲,打算索性就在他家賴上一個晚上。
  ──雖然說他不介意穿李燦熺的內褲……,但要李燦熺借他內褲這種事應該是天方夜譚吧。
  崔鍾顯訕訕的想。

  輸入了李燦熺家大門的密碼之後,開了門回到他家,一句「我回來了」還卡在喉嚨裡沒說出口,崔鍾顯就先看見了讓他立刻繃緊了神經的一幕──

  李燦熺站在椅子上,整個人搖搖晃晃的伸長了手想去構放在櫃子高處的某件東西。

  他連忙甩上大門,東西胡亂的先全部丟到桌上,然後加快了腳步朝客廳角落裡的那人走去。
  「哥你先別亂動……」他沉著聲音,話還沒說完,就看見李燦熺一個不穩、整個身體一歪,看樣子就要摔下來。

  崔鍾顯想也沒想,一個箭步就衝了過去。

  李燦熺連叫都沒叫,只是有些遲鈍的眨著一雙漂亮的眼睛,疑惑著自己怎麼突然陷入了某個溫暖強壯的懷抱中。

  崔鍾顯在最後一秒驚險的抱住了正要開始下墜的李燦熺。
  要是真的摔下了椅子,那他可就要做李燦熺的人肉墊背了;作為職業dancer的他最近才剛接下了和solo歌手安丹尼爾的一系列合作,要是受傷了可是會很麻煩的……他不禁慶幸自己在最後一秒險險抱住了李燦熺不穩的身子。

  定了定心神,崔鍾顯不免用有點責難的語氣問:「哥,你在做什麼?」

  李燦熺愣了一下,因為對方不甚和善的語氣而備感委屈的癟了癟嘴。
  「我想拿那個啊──」他拖長了音,孩子耍賴似的伸長了手指著櫃子裡最高的架層上放著的一只相框。

  崔鍾顯只看了一眼那相框就覺得血壓上升──相框裡是李燦熺和另一個男孩的合照,背景則是兩場畢業典禮;左邊那張,是以穿著黑色學士服的李燦熺為主角、右邊那張,身穿黑色學士服的則是另外的那一個男孩。
  共同點是左右兩張照片裡的兩個人都笑得相當燦爛。

  那個男孩崔鍾顯也認識。
  方旻洙是大了他三屆的學長,現在也在同一家娛樂公司裡工作,和李燦熺同樣是擔任音樂製作人的。

  他不自覺的更用力抱緊了懷裡那人纖細的身軀,力道大到讓李燦熺有點不舒服的蹙起了眉頭。
  可他卻也沒有掙扎。

  崔鍾顯沒有留意到懷裡的人表情的變化,他只覺得自己簡直憋屈得快內傷快吐血:他冒著受傷、影響工作的風險,衝過來以自己的身體保護住的人,竟然就是為了這種原因而搞得自己差點摔死?
  光是這點就足夠讓他覺得方旻洙這人簡直是十惡不赦、罪大惡極。……

  還在心裡氣悶的這麼想著,懷裡的李燦熺大概是想要跨下椅子,卻又一陣沒站穩的踉蹌,撞得將他擁在懷裡的崔鍾顯也不得不跟著往後退了兩步、然後不穩的跌坐在地上。

  崔鍾顯皺眉。
  低頭看著靠在自己身上,李燦熺卻像是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傻愣愣的側臉;他突然想起了出門前看到的那人泛紅的耳根──於是他立刻轉頭往電視前、先前李燦熺坐著的地上看去,果不其然的就看見了三、四只零散在地的空酒瓶。

  ──原來是喝醉了啊……

  李燦熺挪了挪位置,雙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像是想要站起身來──這姿勢曖昧得讓崔鍾顯的理智瞬間都燒得灰飛煙滅。
  他當下就立刻緊緊抱住了李燦熺的腰、制止了他站起來的動作,同時用力的把他壓下、讓他回復到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姿勢。

  「……崔鍾顯?」對方有點慍惱又有點困惑的問。

  而崔鍾顯則沒有理會他的問句,一手逕自攬緊了他纖細的腰肢,另一手則按著他的後腦,然後湊上前去深深的吻他。

  「唔嗚!……」李燦熺被吻得措手不及。
  不知道是對方的技巧太好,或是在酒精的催化下他的意志變得軟弱不堪,又或是崔鍾顯的吻中同時還帶有太多令人心折的成分──總之李燦熺只覺得自己對這個人簡直毫無招架之力,光是親吻就足以讓他的全身都發燙了起來。

  酥麻的感覺從每一處被崔鍾顯的手指碰觸過的地方傳來,他極力想抗拒,可被酒精麻痺了的癱軟身子當然是敵不過對方的力氣,他所有的反抗都被輕易的化解。

  「哥,我真的好喜歡你。」
  崔鍾顯終於放過了他的嘴唇,在他的耳邊低低呢喃。

  ──說不清是第幾次聽見崔鍾顯這麼說了;李燦熺從一開始的驚訝,聽到後來都漸漸變得麻木,但卻從來沒有一次的感覺是像此刻一樣的複雜。

  他好喜歡他。
  可是他好喜歡的卻是另一個他。

  這種事情真是爛俗到了極點,可偏偏就是迴圈一樣的一再發生。
  而他們誰也無力逃出這個迴圈。

  他自嘲的笑了一聲,「……你要的,也只是這樣吧?」
  仰著頭看著天花板,他可以感覺到崔鍾顯溫暖的體溫包圍著自己,可他的心裡卻還是只覺得無比冰涼。

  崔鍾顯不解的歪了歪頭,卻沒有作聲。
  他等著李燦熺再繼續說下去。

  「你也只是想和我上床吧?」
  李燦熺的身體完全放鬆了下來,像是陡然放棄了所有的掙扎和抵抗,就這麼任他擺佈。

  「做完之後就滾吧。」
  「滾遠一點……別再出現在我眼前。」他以毫無起伏的音調說。

  崔鍾顯聽了只是深深的嘆氣──果然,自己還是太心急了嗎。……可是,都已經四年了啊。
  ──崔鍾顯喜歡著李燦熺的時間,都已經這麼久了;他怎麼就是看不清他的心意、他怎麼還膽敢對他說出這樣的話?

  於是他硬是以雙手捧住李燦熺的臉,強迫他轉過臉來直視著自己。
  直到這時崔鍾顯才赫然發現,眼淚不知何時已經爬滿了那人的雙頰,而那些溫熱的鹹澀液體最後都匯流成一條傷心的河流、沿著他尖削小巧的下巴不斷滴落。

  「我是想和你上床,」他承認。
  然後他用拇指溫柔的抹去了李燦熺臉上的淚水。

  「但是我要的,不只是這樣而已。」

  崔鍾顯的雙眼直直的看進了李燦熺的眼裡。
  他的眼神中有種令人震懾又心痛的東西,看得李燦熺心慌意亂。

  他在崔鍾顯熾熱的凝視中意亂情迷。


  身體被對方火熱的陽物給貫穿的時候,李燦熺在幾乎像要將他滅頂似的強烈快感中不禁恍惚的想:自己還從來沒有跟除了方旻洙以外的男人做愛過。

  崔鍾顯是他除了方旻洙以外的,第一個、並且他想,說不定也會是唯一一個男人。
  李燦熺說不出為什麼,但他就是有如此感覺。

  ──他覺得自己的心好像硬生生的被撕裂成了兩半。

カテゴリー: Teen Top同人衍生  多CP / Love So Sick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