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04. Love So Sick, But Also Sweet (*)


04. Love So Sick, But Also Sweet
方旻洙×安丹尼爾
崔鍾顯×李燦熺

  發生關係之後,兩人要再碰面總是有點尷尬。
  於是隔天,方旻洙索性把手機關機,一個人窩在工作室裡,試圖理清自己混亂的思緒。

  因為是在兩個人都清醒的情況下發生的,所以甚至連個逃避或是推卸的藉口都沒有。

  可他還沒整理出個所以然來,正打算要下樓去買杯咖啡讓自己清醒清醒,才一推開門,就被人給逮個正著。

  安丹尼爾雙手抱胸的站在他的工作室門口。
04. Love So Sick, But Also Sweet
方旻洙×安丹尼爾
崔鍾顯×李燦熺

  發生關係之後,兩人要再碰面總是有點尷尬。
  於是隔天,方旻洙索性把手機關機,一個人窩在工作室裡,試圖理清自己混亂的思緒。

  因為是在兩個人都清醒的情況下發生的,所以甚至連個逃避或是推卸的藉口都沒有。

  可他還沒整理出個所以然來,正打算要下樓去買杯咖啡讓自己清醒清醒,才一推開門,就被人給逮個正著。

  安丹尼爾雙手抱胸的站在他的工作室門口。

  方旻洙有些驚訝的平視著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安丹尼爾,看著那人將原本就豐潤的下唇咬得紅腫,那雙大大的、眼尾微挑的單眼皮眼睛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

  「……Niel?」他有點艱難的喚了他一聲,然後得到對方「嗯」的一聲回答。
  「找我有事?」方旻洙努力的維持著平常心問。

  他不禁有點心疼那孩子一雙秀美的眼睛底下,因為睡眠不足而刷上了淺淺的一層黑影。最近在準備下一次回歸的歌曲,安丹尼爾應該是很累的,昨天晚上他實在不應該還那麼激烈的要他。

  安丹尼爾又是從鼻腔裡發出「嗯」的一聲。

  往常那個精力過剩似的,聒噪多話的活潑孩子,今天卻是這麼安靜……怎麼看都讓人覺得不太對勁。
  於是方旻洙扯了扯嘴角,盡力壓下自己心中的惴惴不安,用玩笑的語氣問:「怎麼了?」

  安丹尼爾起初沒有回答他,只是就這麼咬著唇、盯著他看了很久。久得讓方旻洙都有點哭笑不得。

  當他好像終於下定了決心、又好像只是因為一時衝動的猛然開口時,第一句話就炸得方旻洙啞口無言:「……哥知道吧?」
  「──我喜歡你的事。」

  幾乎反射性的就想脫口而出吐槽說「誰知道啊」,但卻其實自己心裡也明白,安丹尼爾對自己的態度一直是特別的──特別的愛鬧騰、特別的粗魯、特別的依賴、甚至是在床上的時候,特別的順從。
  於是方旻洙沉默了。

  而對方看他沒有反應,逕自又繼續說了下去:「……哥現在有在一起的對象吧?」

  「可是,就算是這樣,我也還是、」
  「──沒有辦法放棄哥啊。」

  方旻洙驚訝得一時做不出任何回應;他微微皺起眉頭,不禁思考起了兩人在一起的可能性──安丹尼爾可是個才剛發過一張迷你專輯的新人歌手、他可是個公眾人物哪……只要有任何一點不好的傳聞傳出來,都可以要了他的命。

  但是在他的不發一語之下,安丹尼爾很顯然是誤會了他皺眉的涵義。

  「我知道我這樣是壞人……可是,是哥讓我變成了壞人的。」
  他搔了搔那頭棕色的小鬈髮,有點委屈又不滿的嘟噥著指控方旻洙。

  被指控的那人不禁啞然失笑。
  ──安丹尼爾的腦袋裡面,到底裝的都是些什麼?他到底是打哪來的靈感認為「旻洙哥有在一起交往中的對象」、並且從而得來「自己是壞人」,這樣的想法?……

  安丹尼爾小心翼翼的觀察著方旻洙的臉色,確定並沒有因為自己大膽的告白而變得太僵,這才一不做二不休似的索性問了出口:「哥可以和我交往嗎?」

  深怕聽到拒絕的話,他連忙在方旻洙來得及開口前頻頻揮手阻止,然後急急忙忙的又補上:「不能馬上回答我也沒有關係,我會一直等著哥的答案。」
  話一說完的瞬間,原本充溢心胸的勇氣瞬間像被戳了個洞的氣球一樣萎縮了下來;他急著轉身就想逃走。

  方旻洙錯愕的看著他轉身,不禁莞爾。

  「呀!安丹尼爾,」
  「你敢和我告白,卻不敢聽我的答案嗎?」

  聽著對方用帶笑的聲音喊住了他,安丹尼爾只覺得自己呼吸困難、簡直快要窒息了一樣。

  ──旻洙哥的聲音是笑著的,那麼……
  或許會是好的結果呢。

  光是在心裡這麼偷偷的想著,他就覺得自己簡直好像都飄浮了起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只隔了一個轉角的地方,崔鍾顯摀住了李燦熺的嘴,以免他失控的大叫出聲;而李燦熺則是在僵硬了好長一段時間之後,頓時像是被放光了氣的輪胎一樣,完全失去了支撐自己的力氣,全身軟綿綿的癱軟在崔鍾顯懷裡。

  ──偷聽別人說話這種事情果然是很要不得。
  李燦熺恍恍惚惚的想。

  要不是他剛好有事要來找方旻洙、要不是他剛好看見了傻站在工作室門口等了好久的安丹尼爾、要不是剛好在那時候方旻洙開了門,因為看到了門外的安丹尼爾而露出了那一臉驚訝又微妙的表情──
  他以自己作為製作人的人格發誓,他真的不會偷聽的。即使是現在,他也認為自己其實算不上是偷聽──他只是,很窩囊的全身都僵住了,連一步也沒有辦法挪開腳步。

  如果可以,他也很想逃離現場的。
  ──他也很想逃離這個,殘忍的謀殺了他五年來的愛戀的現場。

  怎麼離開公司回到家裡的,李燦熺一點也不知道。他只是在崔鍾顯用擔心的神情,問他要不要先回家的時候,無助又茫然的點了點頭。──他迫切的需要一個地方,讓他能夠避開所有人的視線,安靜的舔舐傷口。他需要獨自品嚐那疼痛。

  於是崔鍾顯很有效率的去幫他辦了請假的手續,接著抓著人就上了自己的重型機車;他告訴李燦熺要抱緊他的腰,對方也一語不發、柔順的照做了。

  原本還暗自擔心正處於嚴重恍惚狀態的那人,會不會抱一抱就不小心鬆了手……那可是很有可能會倒栽蔥的整個人往後摔得腦袋開花。

  然而當發動了機車之後,他就發現了自己的擔心很顯然是多餘的:李燦熺抱得很緊很緊,像是落水的受難者在汪洋大海上緊緊抱著救命的一根浮木。

  崔鍾顯依稀感覺到自己的背後、應該是李燦熺的臉靠著的地方,一片濕熱。
  ──而他寧可這都是自己的錯覺。

  兩人回到李燦熺家之後,崔鍾顯做了簡單的晚餐,鍥而不捨、好說歹說、死拖活賴的,硬是逼著李燦熺多少吃了一點。

  最後是他看著崔鍾顯一臉可憐兮兮的捧著盤子,問他:「哥你真的不吃一點嗎?」
  「不難吃的,真的。」
  那人頂著張無辜的小熊臉誠懇的再三保證。

  一直繃著張臉,面無表情的李燦熺竟然一時忍不住就「噗哧」的笑出了聲。那聲音從口中發出的瞬間,連他自己都感到驚訝;彷彿連憂傷都隨著那笑聲而得以從身體裡排出了一些。

  於是李燦熺接過了崔鍾顯手上的「鍾顯特製限量蛋包飯」,而那上頭用蕃茄醬歪歪扭扭勾勒出的大大愛心圖案,讓他幾乎差一點就再次笑出聲來。然而畢竟是沒有什麼食慾,捧場的吃了一半之後,就再也吃不下了;崔鍾顯看他咬著叉子,有點為難的樣子,於是默默的就拉過了他面前的盤子,逕自就著他吃過的地方吃將起來。

  看著崔鍾顯這麼自然的幫他解決掉吃不完的食物,李燦熺覺得那感覺有一點微妙──
  好像,他們很親密似的。

  飯後依然是崔鍾顯洗碗,雖然今天下廚的也是他,但他還是把李燦熺趕去了客廳讓他看電視。

  李燦熺不禁有點啼笑皆非:這裡可是他家、他可是比崔鍾顯大兩歲的哥哥哦;不過是失戀罷了,他還不至於變成這麼脆弱、什麼事都做不成吧。……

  然而這麼想著的他顯然是太高估自己了;最後,他不得不承認,有的時候,崔鍾顯比他還要了解他自己。

  李燦熺坐在電視機前,其實卻什麼都看不進眼。要說腦子裡的思緒千迴百轉,那倒也不是──他只是一個勁的、執拗的想著,方旻洙、那個他狠狠的愛了很多年的方旻洙,就要是別人的了。
  他知道自己這樣不太健康,但卻沒有辦法停止去想。

  ──大概這份愛本來就是病態。
  李燦熺疲倦的閉了閉眼。

  再睜開雙眼時,最先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張充滿關心的臉龐。
  那是一張他看得很熟悉了的臉;隨著年紀的增長,越發的成熟而有男人味,然而在他的面前卻始終保持著他們初次見面那時、屬於少年的可愛和稚氣。

  李燦熺並不想對他皺眉的,可因為兩人之間的距離實在太過接近,他還是忍不住不太適應的皺了皺眉。

  還沒來得及開口問「做什麼」,崔鍾顯就先開口了:「……哥,還是很難過嗎?」
  那孩子像隻乖巧貼心的可愛大泰迪熊,跪在坐在地上的他身前,靜靜的問。

  李燦熺一時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難過嗎,那是當然的;但是他並不打算對著崔鍾顯坦承。並不是有意要將他拒於門外,只是覺得,在崔鍾顯面前承認自己是如此狼狽的愛著方旻洙,未免也太殘忍。

  無論是對自己,或是對方。
  都太殘忍。

  「那,我們做愛吧。」
  李燦熺還兀自在失神,卻聽到他這麼說。

  崔鍾顯的眼神很認真。

  「──我會讓哥忘記所有傷心的事。」
  他伸出了雙臂,將李燦熺攬進自己懷裡。互相將下巴靠在彼此的肩頭,他聽著崔鍾顯的聲音低低柔柔的在耳邊向他這麼保證。

  像是被蠱惑了似的,垂歛下了眼睫,李燦熺有些呼吸不穩的看著自己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逐漸被褪去;崔鍾顯的動作很慢很溫柔,他其實有充分的時間可以拒絕和掙扎抵抗。

  但是他卻沒有那麼做。
  直到連下身的四角褲也被脫去,李燦熺全裸的身體完全展露在崔鍾顯眼前,他才只是羞澀的別開了頭,不願直視自己的裸體。

  崔鍾顯也在他的注視之下脫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他身上好看的精實肌肉線條,讓李燦熺看著看著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

  雖然早就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雖然方旻洙的身材也是很好、甚至,和崔鍾顯做愛也不是第一次了──可是還是,沒來由的感到害羞。

  隱約的覺得這是有些不一樣的。可是,是哪裡不一樣呢?
  卻又說不出來。

  李燦熺任由崔鍾顯溫暖的手掌撫摸他的身體:背脊、胸膛、腰間、大腿──然後崔鍾顯稍微使力把他壓倒在客廳的地上,整個人欺上了他的身體,並低俯下身和他接吻。

  崔鍾顯的吻那麼溫柔卻又那麼煽情,李燦熺在他的親吻之中迷失了自己。他只能情不自禁的張開了嘴,喘著氣任由對方仔仔細細、一吋也不放過的恣意舔吻他的口腔。

  兩人腿間的性器都已經興奮得高高昂起,在身上那人故意的相互摩蹭之下,李燦熺低低叫了一聲,忍不住先射了出來。

  「嗚嗯……」想抱怨的話都被對方又再度貼上來的唇舌給吻了回去。
  李燦熺感覺到崔鍾顯的手指正藉由精液的潤滑,一點一點的插入他的體內。

  然而這點程度的潤滑根本不夠。
  疼痛的訊號一再侵襲神經,但他卻只是抱緊了崔鍾顯結實的臂膀,膽怯的伸出舌頭與他交纏,藉以分散自己對於後處疼痛的注意力。

  崔鍾顯也察覺到了這點,原本還心疼的考慮著要不要停下,卻因為李燦熺突然變得主動的親吻而楞了楞神;幾乎是在下一秒,他就懂了對方的意思。

  ──不要停。

  於是他盡可能溫柔並且緩慢的繼續擴張著李燦熺緊窄的後穴,儘管自己因為忍耐而忍不住低低喘著粗氣、額際也早已經汗濕一片。

  「可以了、鍾顯……」李燦禧也知道身上那人為了他忍得很辛苦,心裡難受的又溫暖又酸軟,讓他莫名的幾乎有點想哭。
  「沒關係的。……」他邊說著邀請的話,一邊抬起了大腿勾上崔鍾顯精瘦有力的腰身,製造出了足以讓他盡情侵犯他的空間。

  喜歡了那麼多年的對象就被自己壓在身下,而且還這樣惹火的出言挑逗他。
  原本就已經壓抑自己壓抑得很艱難了的崔鍾顯頓時就失去了理智。他從那人股間的縫穴中抽出了手指,換上以自己的碩大抵住了那正因為突然的空虛、而不適應的微微收縮著的粉嫩穴口,一挺腰就狠狠進入了李燦熺的身體。

  「嗚嗯!……」雖然說是意料之中的痛楚,但他還是忍不住疼得悶叫了聲。

  李燦熺吃痛的嗚咽聲讓崔鍾顯一下子又清醒了回來。頓時有點後悔起了自己的莽撞,於是接下來他更是小心的克制著自己的欲望,僅僅用緩慢而規律的動作抽送著,想讓李燦熺適應自己埋在他體內的龐然大物。

  然而他的遷就卻反倒讓李燦熺不樂意了──他看得出崔鍾顯想做的絕對不只是這樣。
  卻為了不讓他疼,而甘願忍耐至如此。

  他以手肘向後撐地、艱難的坐起了身,在對方還疑惑不解的看著他時,他按著崔鍾顯的肩膀,把他緩緩的壓到了地上。
  就著兩人下體還相連著的姿勢,李燦熺就這麼坐上了躺倒在地的崔鍾顯的胯部;他一邊往下坐,一邊忍不住大口喘著氣、發出了難忍的宛轉呻吟。

  這種體位可以讓崔鍾顯的陰莖完全沒入他的體內,因為重力的關係,讓兩人結合得更加深入。
  雖然這麼一來作為接受方的自己會很辛苦,但是身下的男人卻絕對是很享受的。

  喘了會氣,等到稍微適應了體內火熱碩大的陽物之後,李燦熺就開始自己動了起來。他閉上了雙眼,神情苦悶卻又享受,主動的快速擺動著自己的腰肢,讓身下那人的陰莖狠狠的抽插摩擦著自己敏感的後穴。

  崔鍾顯被他的主動給撩撥得心癢難耐,看著身上那人好看的臉龐露出平時絕對見不到的性感豔麗神情,他的下身也不由自主的越發勃起脹大。

  但饒是如此,他卻沒有看漏了李燦熺臉上不明顯的、隱忍的表情,還有他抓著自己白皙的大腿,抓得手指都泛了白、白嫩的腿上都現出紅印,甚至連腳趾也都難受的蜷在一起的模樣。
  崔鍾顯扳開了他的手指,疼惜的將他的雙手以自己厚實的手掌緊緊包住,然後深深的看進了李燦熺那雙迷離的眼。

  「……哥的身體很敏感,這樣子做很疼吧。」
  他的聲音因為強忍著欲望而顯得有點沙啞,語氣卻依然沉穩。

  李燦熺看著對方不大的眼睛裡卻寫滿了對他的心疼;不禁有些癡了。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疼呢?」他笑著的眼幾乎都瞇了起來,眼角閃爍著漂亮的點點亮光。

  ──為什麼明明才上過他兩次,崔鍾顯卻會這麼了解他呢?
  可是,方旻洙卻從來不會知道。

  他知道方旻洙不是故意的:如果那人知道用這種體位,會讓原本就較為敏感的他覺得疼痛的話,那他肯定也不會總是讓他這麼取悅他的;但就跟所有的事情一樣,方旻洙不是故意要傷害他的,只是他對他總是太不經意了。……

  李燦熺知道方旻洙是個好人,否則不會在五年前他正為了自己的第一次成果發表會而苦惱得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好時,對當時還不甚熟識的他伸出了援手;否則不會在後來,當兩人在系上活動的慶功宴上喝得爛醉,酒後亂性的滾上了床之後,隔天滿臉懊惱和歉意的整天寸步不離床的照料發燒的他──可方旻洙不知道的是,那天晚上李燦熺其實並沒有喝醉,兩人上床並不是意外──;否則不會在兩人的關係在李燦熺的主導下、發展至如此弔詭之後,平日裡卻沒有刻意的迴避疏遠他,反而還是真心把他當朋友看待的不時噓寒問暖;否則不會在每次兩人上床過後,因為記得第一次時害他發燒了,於是在後來總是那麼溫柔的幫他清理、陪他入睡。……

  無庸置疑的,方旻洙是個好人、無庸置疑的,方旻洙從來也不是故意要傷害他的。

  方旻洙只是……
  對他太不在意了,而已。

  ──然而傷害都已經造成。
  疼痛,也是。

  可是,崔鍾顯為什麼卻會知道他的感覺呢,他明明掩飾得很好──李燦熺覺得這很神奇,但是對方看來卻沒有回答他的打算。

  「哥,不要想著他。好好感受我就好了。」明明是年紀比他還小的弟弟,卻用著溫柔又霸道的口吻強制的對他說。
  然而荒唐的是,李燦熺卻有種被征服了的可怕感覺;在來得及思索前,他就無比乖順的朝他輕輕點了點頭。

  崔鍾顯小心的抱住他,讓跨在自己身上的纖細身軀慢慢躺倒回地上,然後才將雙手撐在他的臉旁,開始有力的挺動著柔韌的腰身,深入淺出的進出著他的身體。他清楚知道他的燦熺哥身體裡的每一個敏感點,但卻體貼的沒有給予太過強烈的刺激;崔鍾顯希望讓對方感覺到的是全然的甜蜜和歡愉,不帶有任何一點讓人哭泣的成分。

  「啊──、哈……」甜膩的呻吟聲不受控制的從口中流出,李燦熺在他的身下難耐的顫抖、扭動著身軀,眼波流轉之間,不期然的對上了崔鍾顯的視線。

  只消看進那孩子眼裡的那一瞬間,他就知道自己已經找到答案了;關於崔鍾顯方才不回答的那個問題,答案根本太明顯了──

  因為崔鍾顯的眼裡只有他啊。
  自始至終,都只看著他一個人啊。

  ……這叫人心疼的傻瓜。
  李燦熺模模糊糊的這麼想著,一邊努力的抬起了手臂,抱緊覆蓋在他身上的那人厚實的背。

  敏感的前列腺被不厭其煩的一再摩擦頂弄著,陣陣快感讓他只覺得自己的身體都酥軟了,變得好像柔柔的潮水一樣;只能將自己完全交給崔鍾顯,在他的主宰之下,因為他的每一次動作,而一再的輕輕來回晃盪。

カテゴリー: Teen Top同人衍生  多CP / Love So Sick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NAO ⇒

嗚嗚嗚請問這篇還有在更嗎
看得心好痛啊(但又想看到HE)

我是從鮮網過來的
一開始是看到你的EXO文
覺得小短篇都太好笑(而且充滿都DO的吐槽XD)
然後喜歡上VIXX發現你也在寫他們的文(又再次被餵飽XD)
然後最近開始看TEEN TOP發現你寫的還是好好看
大大我愛你(欸

  • 2014.09.14
  • Sun
  • 19:4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NAO

你好你好!
這篇其實已經完結了喔,只是最近在搬文剛好搬到這篇XDD
然後我又很懶無法一次搬完(幹)
是HE沒錯,所以別心痛了喔(呼呼)

啊呀/// 難道是說癡漢30題嘛XDD
謝謝你喜歡,看來我們飯的團也滿多共同的XDDD
乾蝦哩欸愛!♡

  • 2014.09.15
  • Mon
  • 23:4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NAO ⇒

太好了有完結就好
那我就等你慢慢搬了

是的就是癡漢30題XD
當時有人在旁邊我實在不好意思打出這個系列名XDD
金鐘倩被你寫得好可愛啊!!!(雖然他本來就可愛)
然後最近不小心看到JJP的癡漢版(?)也覺得超可愛
真的是越看越愛你了啊!!!(←再次告白

  • 2014.09.16
  • Tue
  • 01:3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NAO

謝謝你的支持和喜愛♡ (手指下跪)

充分能理解你無法打出那標題的原因哈哈哈哈哈
對不起實在太ㄔㄏ惹XDDDDD
鍾大在我眼裡真的很可愛 JJP也是^\\\^
謝謝你喜歡♡
告白我就收下惹^\\\^

  • 2014.09.19
  • Fri
  • 19:0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