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Bitter Sweet

2014.09.28(Sun)

『 Teen Top同人衍生  多CP / Love So Sick』 Comment(0)Trackback-

06. Bitter Sweet
李秉憲–劉昌炫–李燦熺

  李秉憲用鏡頭對準了模特兒拍照時,劉昌炫就在他的後面,分別以兩隻手的食指和拇指支起了個小方框,偷偷的把李秉憲的身影給放了進去。
  他用自己的方式偷偷拍攝著他。

  這樣偷偷看著李秉憲的日子有多久了呢──答案是,自從大學畢業那年,欣喜若狂的接受了李秉憲的邀請,跟他一起出國學攝影、當他的助理之後;距離那個時候有多久,自己像現在這樣偷偷的看著、喜歡著李秉憲的日子就有多久了。

  ──連對時間的概念都開始變得模糊,然而那人的身影在自己眼中卻只有與日俱增的清晰。


  劉昌炫在還是個懵懵懂懂的大一新鮮人的時候,就認識了大他一屆的李秉憲──事實上,很巧也很不巧的是,他正好是他的直屬學長。
  因為曾經在海外生活過、對韓語相對的有些生疏的緣故,李秉憲回到韓國後選擇降級就讀;也是因為如此,兩人才有機會成為直系、比一般學長學弟要更親近的關係。

  自從知道自己的直屬學長是李秉憲之後,劉昌炫第一次真正跟這個雖然長得好看、但看起來卻實在是很冷淡又不易親近的學長有所接觸,是在一個潮濕的下雨天。那時忘了帶雨傘的他正在為了該如何走出系館而苦惱,猶豫的腳步一直在系館大門前躊躇不前。

  儘管直屬學長就在系館裡做報告,但看看那位正戴著耳機、使用筆記型電腦的李姓學長一張無表情的冷臉,劉昌炫就默默的把原本想開口向對方借傘的話給吞回了肚子裡。

  他不禁嘆了口氣,在心裡小小的埋怨了下:為什麼別人都有對自己噓寒問暖、極盡照顧之能事的好直屬學長姐,就只有他的直屬學長不僅不照顧他、還一點也不關心他的死活?……
  但是想歸想,劉昌炫也沒有大步衝進系館裡找李秉憲對質一番的勇氣,於是他也只是在浪費了不少時間猶豫不決之後,還是只好決定了長痛不如短痛的,毅然抬腳跨入一片濕濛濛的雨幕裡。

  不過奇怪的是,明明已經一步衝出了建築物的遮蔽之外,卻沒有半點雨絲沾上身子;劉昌炫不禁困惑的抬頭看了看。
  抬起了頭之後看見的卻不是不斷飄落雨點的灰色天空,而是一片很寧靜的深藍色──


  李秉憲用眼角餘光配合上電腦螢幕的反光,偷偷打量著身後那個學弟;然後他花了一分鐘左右,才終於確定了對方應該、可能、大概、或許就是他的直屬學弟。
  只見那孩子苦著張臉,來回的在系館門前踱步──一開始他還覺得這真是個奇怪的孩子,要走不走的、摩蹭了那麼久,但再仔細一看,發現原來外面下起了不小的雨,李秉憲這才恍然大悟。

  是因為突然下雨了,又沒有雨傘、走不了,所以才在門前徘徊的嗎。而且小學弟那哀怨委屈的視線還數度飄向自己,卻又遲遲不敢開口問能不能借傘;那副小樣子有點可愛又有點好笑,李秉憲看著看著差點就偷笑了出聲來。
  最後,看著那小孩毅然絕然的往前大跨一步,儼然就要一頭衝進雨中的慷慨赴義模樣,他才連忙抓著自己深藍色的折疊傘跑了過去。

  劉昌炫不明所以的回過頭,看見了他那萬年不化的冰山似的直屬學長,就站在自己身後為自己撐起了那一片很靜謐的深藍色天空……呃,不是天空、是雨傘。
  而且那張總是面無表情的臉上,還對他露出了個雙眼都瞇了起來的好看笑容。

  那些說李秉憲長得好看的人,肯定沒有見過這樣子的李秉憲吧──豈止是「好看」而已,劉昌炫私自以為,笑著為自己撐傘的李秉憲,漂亮得簡直像是出自某種不真實的幻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從那之後,劉昌炫開始大著膽子的經常去找李秉憲;無論是平常晚上想吃宵夜、或是各種節日的慶祝活動、又或是期中考前也會抱著課本去找李秉憲,美其名是「學長,這個我不會,可以教我嗎」,實際上卻常常是看著李秉憲就發起了呆來。

  線條分明的側臉、柔順的淺金色瀏海、一雙像是沒睡飽似的單眼皮眼睛微瞇著、唇角微微勾起的好看嘴唇、瘦削的身形、……
  每一個關於李秉憲的細節,在他眼中都被無限的放大,仔仔細細的放進心裡審視。

  劉昌炫的性子愛鬧騰、對熟人也很喜歡撒嬌,是攝影系上大家眼中公認的小可愛;不同於他,李秉憲相較之下顯得內歛許多,大概也是因為剛從美國回到韓國、語言和生活方式都還不太適應的緣故,他的話很少、也不怎麼對人笑。

  一開始,李秉憲海外歸國的身份、加上本身慢熟又矜持的個性,讓他受到了不少「耍大牌」、「自以為了不起」……諸如此類的誤會。幸好有劉昌炫,總是拉著他參加系上主辦的活動、大家相約出去玩時,那個纏人的孩子也總是不忘叫上他一起來;幾次下來,他和系上的同學們也就漸漸混得熟了,那些一開始對他的誤解自然也就不攻自破。

  關於這點,雖然嘴上不說,但是李秉憲其實是真的很感謝劉昌炫的──那孩子是他從美國回來以後,第一個對他釋出如此善意的人啊;而自己,也不過是在下雨的那天借了他一把傘罷了。

  作為直屬學長的自己,卻好像反而受到了比較多的照顧呢。
  開玩笑的和對方這麼說的時候,那孩子卻反常的露出了有些高深莫測的神情。他垂下了頭,黑色的瀏海遮住了眼睛;李秉憲看不清他的表情,莫名的感到有點心慌。

  可是那種微妙的氣氛也只持續了很短暫的一下子,劉昌炫就又抬起頭,對他沒頭沒腦的咧開嘴嘻嘻笑。李秉憲原本想追問「你剛剛那是怎麼了」,看到他那笑臉就又無奈的問不下去了。
  剛好,在去美國以前就認識的童年好友、李燦熺又打電話來找他,匆匆對劉昌炫比了下手勢示意、走到旁邊接起電話,兩三句話聊開了以後,李秉憲也就輕易的把這麼回事給拋到了腦後。

  劉昌炫看著他講電話時,笑得一雙不大的眼睛都瞇了起來。他可以猜得到電話的另一端是誰──在言談之中,李秉憲曾經不經意的提起過「李燦熺」這個名字;雖然沒有見過對方,但他忍不住想,那人一定也和秉憲哥一樣,是個很漂亮又討人喜歡的人吧。
  ……一定是一個、對秉憲哥很重要的人吧。

  那個時候,劉昌炫沒有說的是,其實他喜歡上李秉憲、已經很久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李秉憲還記得自己畢業的那一天:最清晰的回憶是那時已經畢業了的李燦熺為了參加他的畢業典禮,還刻意向公司請了一天假;當那人笑著對他遞出祝賀畢業的花束,臉上美麗的笑靨很輕易的就令他亂了心跳……
  ……除此以外,還有一個孩子,哭得淅瀝嘩啦的、一張可愛的baby face都皺成了一團──而這都是因為捨不得自己。

  笑著往劉昌炫的肩膀上不輕不重的揍了一拳,然後看著那孩子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之餘,還要吃痛的哇哇亂叫……
  李秉憲忍不住就「噗哧」的笑了出來。

  「哥你好冷血啊……!」劉昌炫備感委屈的扁了扁嘴。
  揉著肩膀邊想,為什麼自己偏偏就喜歡上了這麼一個無情的、又喜歡使用暴力、還常常嘲笑自己的傢伙呢。……

  這麼想著,還正覺得自己真是怪可憐一把的,突然就被一雙手臂給輕輕的攬進了懷裡。

  「──又不是再也見不到了。」
  李秉憲說話的音調就和他的動作一樣,輕輕的。

  明明是那人說話時一貫的輕緩語氣,卻讓劉昌炫聽得莫名所以的心跳加速。

  明明是安慰性質的擁抱,卻反而讓他更想流淚。

  「……嗯,你說的喔。」
  他反手緊緊的抓住了李秉憲身上黑色的學士服。


  畢業之後,在學校的推薦之下,李秉憲又回去了美國、跟著一位頗負盛名的攝影師學習。身為國際時尚雜誌首席攝影師的攝影助理,他的壓力和工作量可想而知。

  劉昌炫和他的聯繫沒有斷過──不過也僅限於偶爾幾次剛好碰到李秉憲在線上,於是匆匆聊了幾句。
  事實上,有好一段時間,劉昌炫經常是算好了時差守在電腦前、一等就是三五個小時的,但是即使是如此也鮮少碰上李秉憲上線;一兩個月過後,由於深感自己黑眼圈的問題日益嚴重,於是他也就漸漸的放棄了這麼做。

  雖然心裡也覺得不捨、覺得不甘心,可是無可否認的是,兩人原本那種、比一般學長學弟要更親密一點的關係,好像也逐漸被放大的空間和時間給一點一點的稀釋了。

  就這麼又過了一年。
  又到了畢業的季節,只是這次主角換了人。

  劉昌炫手裡握著手機,呆滯的把嘴張成了一個圓圓的O型。

  『所以我說……你到底要不要來呢?』
  越洋電話的另一端,那人的聲音還是那樣好聽、語調輕緩,有點慵懶又有點性感。

  就在畢業的前一個月,他接到了李秉憲的電話──竟然是李秉憲的電話……!
  劉昌炫驚訝又激動得手抖,幾乎快拿不穩手機。

  李秉憲說,自己現在所屬的團隊裡剛好有個助理最近遞了辭呈;而在經過了一年的合作以後,很看好他的攝影師前輩希望讓他來推薦替補的人選。
  於是他就想到了在大學時期和自己很要好、並且也是和自己一樣專攻人物攝影的劉昌炫。

  聽他這麼說,劉昌炫腦袋一熱就衝口而出回答:「那當然要啊!」
  然後才驚覺自己好像表現得太過熱切了,於是又掩飾的訥訥補上:「那可是國際知名的攝影師、國際知名的雜誌哎,能在那裡工作,誰會說不要嘛。……」

  ──好像這樣就能夠解釋了他興奮得狂跳的心臟、還有如電流似的,流竄過四肢百骸的狂喜。

  衝動的答應了李秉憲的邀請、衝動的和父母提過這件事以後,連畢業典禮都等不及參加,劉昌炫來回跑了幾趟辦妥了簽證和相關的手續,訂了機票、行李款款就上了飛機。

  等到十多個小時的航程在轉機和等待、睡睡醒醒睡睡之間過去,下了飛機,真正站在美利堅合眾國的土地上的那一刻起,看著身邊白皮膚、頭髮虹膜不同於多數韓國人的黑色、個個頭高馬大的洋人,劉昌炫才終於有點意識到自己這到底是做出了什麼決定。……

  不像青少年時代在奧勒岡度過的李秉憲,英文雖然做不到口音完全純正、但至少也已經是溝通無礙;語言對於劉昌炫來說,是第一個嚴峻的考驗。

  東方人的外貌註定了總是會有些閒言閒語跟著他;幸好在工作的團隊裡,大概是因為有一年前的李秉憲先做了開路先鋒,於是相較之下劉昌炫已經算是少了很多麻煩。

  不過,即使如此,還是──

  他聽著李秉憲和一位將一頭棕色長髮梳成了高高一束馬尾的美國女人說話。

  在這本雜誌的攝影團隊裡,加上劉昌炫在內一共有三位攝影助理;而李秉憲已經在短短一年內被拔擢為副攝影師。身為最新進的小助理,劉昌炫打理的都是最枝微末節的小事,好處是不需要負什麼重大的責任,壞處則是常常有人要他幫忙做這做那的,然而以他現在的英文水平,一來一往之中難免就會有點誤會和疏失。

  正在和李秉憲對話的那女人,是包含劉昌炫在內的三位助理之中、最資深的一位;而他因為隱約從她口中聽見了自己的名字,於是豎起了耳朵仔細的聽他們的對話內容。

  棕色頭髮的女人面露些微的不悅,似乎因為什麼事而對他頗有微詞,正在向李秉憲抱怨著;他看著幾步之外的那人聳了聳一副瘦窄的肩膀,依然用那種輕輕的語調、安撫的回答著對方說「那不過是一件小事」、「Ricky才來一個月而已,之後語言會進步得很快」……之類的話。

  其實劉昌炫的英語聽力並不算差,至少要聽懂日常口語的對話不是問題;只是畢竟是出身自非英語系的國家,過去在韓國時欠缺練習的機會,於是口說的能力也就差了一點……常常是雖然聽懂了別人的話,但是卻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因此而造成了一些麻煩。


  一日的工作結束之後,他安安靜靜的待在李秉憲今天參與拍攝的場地外面,等著他出來。

  平時看總覺得孩子氣的面容,一個人靜靜待著的時候卻顯得沉靜又有點憂鬱……
  還是習慣看這孩子笑得樂呵呵的樣子呢。

  李秉憲一出攝影棚就看見了坐在外頭長椅上的劉昌炫。
  他走過去,很順手的就往他腦袋上輕輕的巴了一掌。

  「在想什麼呢。」
  「既然來了,怎麼不進去等?」

  「哎一古,哥、越打越笨了啦……」劉昌炫不滿的揉著頭抱怨。

  李秉憲只是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知道了、知道了。」他敷衍的回答。

  看著那小孩還一副忿忿不平的樣子看著自己,李秉憲就不禁覺得好笑──明明兩人的年紀其實也不過差了兩歲而已,為什麼自己卻會看著這孩子、覺得他做什麼都可愛呢。

  「收工啦、回家吧。」拋下了這麼一句話,就逕自轉過身走了。
  他以為那孩子會跟在自己後面,像往常一樣吱吱喳喳的說起今天發生的事情;卻在走出了幾步之外以後,才熊熊發現對方根本就沒有跟上自己。

  回過頭一看,劉昌炫還站在原地。
  傻楞傻楞的樣子,看起來有點悵然若失、有點叫人心疼。

  李秉憲於是又折返回去。
  「呀,做什麼呢。」他伸手去拉那小孩的手。

  卻反而被對方一反手就給抓住了纖細的手腕,用力一拉,兩個人的身體就緊緊的靠在了一起。
  劉昌炫把下巴擱在他的肩膀上,用很委屈的語氣問:「哥是不是也覺得我很笨?……什麼事都做不好。……」

  李秉憲楞了一楞才反應過來──這孩子,肯定是聽到了什麼閒言閒語吧……
  「是啊,笨死了,」他卻故意這麼說。

  劉昌炫的肩膀一下子都垮了;原本兩人應該是身高相仿的,他卻整個人都有氣無力的掛在李秉憲身上。

  「──呀,小子,打起精神來,你可是我看中的人吶。」
  「竟然為了一點小事就沮喪成這樣,真是笨死了……」

  聽見對方這麼說──明明是沒好氣的說著,劉昌炫卻覺得一顆心都暖了起來、就連原本滿佈心裡的惶惶不安也像是清晨的濛濛霧氣一樣,隨著太陽的升起而蒸發消散得無影無蹤。

  李秉憲說,自己可是他看中的人呢。
  僅僅是這麼一句話,就足以讓他勇氣百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