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07. 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



07. 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
李秉憲–劉昌炫–李燦熺

  李秉憲當時對向自己抱怨的工作夥伴所說的話,其實也不盡然算是偏坦劉昌炫──事實上,正如他所說的,經過三個月之後,在語言學校的課程和實際工作的經驗雙軌並行之下,劉昌炫的英語能力很快的就有了明顯的進步。
  ……而他不知道的是,其實這也應該歸功於自己當時的那一句話。

  「你可是我看中的人啊」──李秉憲的這一句話,不知道在劉昌炫的心裡回放了多少次。每當覺得辛苦的時候,總是想著「你可是秉憲哥看中的人,不可以讓哥失望啊」,就又好像有了力氣。


  短期語言學校的課程完全結束的那一天,李秉憲去參加了他的修業典禮。

  為了彌補劉昌炫沒有參加的大學畢業典禮,他刻意繞路去了一趟花店,買了一大束祝賀的鬱金香花束;甚至為了表示自己的重視,還半正式的特意打扮了一番。

  ──從以前還在韓國讀大學時,就很喜歡這個可愛的小學弟;來到美國之後,大概是因為人在異鄉、除了自己以外無親無故,劉昌炫更顯得依賴他,而這也讓李秉憲更是油然而生一股照顧和保護的使命感。


  修業典禮上,劉昌炫忙著偷瞄身旁的李秉憲、還有趁著他不注意,小小聲的對班上的同學們「宣示主權」──

  會話課時坐在他隔壁的日本女孩湊了過來。
  「Ricky呀,你旁邊的那位是……?」她試探性的問。

  而劉昌炫毫不猶豫的回答:「我哥哥已經有心上人了。」
  ……雖然這麼說的時候,心裡還是難免有一點小小的刺痛感。

  「喂,我還什麼都沒說呢。」女孩哭笑不得的對他嬌嗔。

  劉昌炫只是咧嘴對她笑了笑。
  由於他在班上的人緣不錯,大著膽子向他探詢的同學也就不少──

  其實劉昌炫真的完全可以理解他們的心情。

  就算是現在和李秉憲分租同一套公寓、又在同一個地方工作,每天都會見到對方的自己,也覺得這人實在是過份的好看。……

  「呀,發什麼呆呢,唸到你的名字了。」李秉憲用手肘撞了撞他。

  劉昌炫沒想到自己竟然就這麼看著他的側顏失了神。
  連忙掩飾的收回了視線,模模糊糊的應了聲「哦」,然後手忙腳亂的把手上的東西交給對方,小跑步上台去領自己的修業證書。

  李秉憲看著他急急忙忙跑去的背影不禁失笑──說是個孩子、還真的像個孩子一樣呢。


  修業典禮結束了以後,時間也已經接近中午。李秉憲和劉昌炫走在前往停車場開車的路上。
  「呀,以後在家我們也說英語吧,我可以當你的練習對象。」他半認真的提議。

  而劉昌炫大聲抗議:「啊、為什麼啊哥──」
  「我們可是韓國人啊,兩個韓國人說話為什麼還要用英文啊──」

  李秉憲聽著他不滿的撒嬌兼賴皮,順手又是一記爆栗往那小孩頭上敲下。然後眼看對方面露委屈的嘟嘴,才又靈機一動的安撫說:「要是用英語對話的話,你就不用叫我哥了。」

  劉昌炫看起來有一點心動。

  李秉憲於是又打鐵趁熱的補上一句:「如何?」
  「可以直接叫名字,也沒有分什麼敬語和半語哦。」

  ……老實說,為了增進這小孩兒的英語程度,自己為什麼要這麼煞費苦心的呢、這語氣簡直像是要用糖果誘拐孩童的怪叔叔啊。
  他不禁有點哭笑不得的想。

  「──L.Joe.」

  李秉憲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來,過了幾秒才熊熊意識到這是面前那小孩在叫他──「L」是他的姓氏縮寫,「Joe」則是他的英文名,兩者合在一起就代表了他這個甫在攝影界展露頭角的韓裔新銳攝影師。

  「Joe.」
  僅僅是喊名字而已,這是比前者要更親暱的叫法。

  他看著眼前的劉昌炫,有些過長了的黑色瀏海溫順的被覆在額頭上、稍稍遮擋住了眼神──
  沒有原因的,他突然覺得心裡酥了一下。

  「呀!你小子……!」
  「說的是用英文對話呢,不是讓你這樣佔我便宜啊。」他一抬手就往劉昌炫身上招呼;可是事實上他從來也沒捨得下過重手,只不過是意思意思的輕輕揍了幾拳罷了。

  ──李秉憲只能夠以這種方式,假裝若無其事。

  劉昌炫「唉一古」的喊了一聲,接著抬起了臉、討好的用英文對他笑著說:「Joe,那我們去吃飯吧。」


  李秉憲帶他去了一家道地的美式BBQ餐廳。要不是有事先訂位,用餐時段這裡可是一位難求。

  看著對面那小子左手一隻雞翅、右手一根雞腿,他在問出「好吃嗎」以前,其實已經可以預期對方的回答──果然,只見劉昌炫忙不迭的點著頭。

  「哥從哪裡知道這家餐廳的?」明明自從來美國以後,身為李秉憲的室友,平常也沒怎麼見他外食……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嗎?……
  劉昌炫傻楞的想。

  「跟朋友問來的。」
  而「秀才」……呃,不,是李秉憲,只是聳了聳肩這麼回答。

  「哥對我真好──」劉昌炫嘴裡塞滿了烤雞、含糊不清的撒嬌著說。

  看那小子滿臉幸福的樣子……,還真是個小吃貨啊。李秉憲不禁莞爾。
  他不經意的隨口提起:「這個月底燦熺要來紐約參加一場研習會……到時候也帶他來這裡吃飯好了──」

  話聲剛落,只見對面那小孩突然就猛暴性的狂咳了起來。
  他嚇了一跳,連忙起身過去拍撫著劉昌炫的背。

  嘴上也不忘要叨唸兩句:「呀,吃那麼快幹麼呢你,」
  「又沒有人跟你搶。」……

  而劉昌炫一手摀著嘴、還在斷斷續續的嗆咳著,一雙黑白分明的雙眼皮大眼濕潤潤的,瞅得李秉憲都有點心疼了起來。
  「……因為太好吃了嘛……」可是說出來的話卻蠢得叫人有股衝動想狠狠彈他額頭。

  「pabo呀、pabo呀你……」他無奈的笑罵。

  而劉昌炫也沒有反駁;他只是藉著李秉憲的手臂繞過自己背後的姿勢,悄悄的把自己整個人都靠進了對方懷裡。

  ──誰說沒有人跟他搶……不是就要被搶走了嗎、他的秉憲哥就要被搶走了啊。……
  劉昌炫的心裡萬分委屈的想。

  原來向朋友問了哪家餐廳好吃,也不是為了他啊……
  知道了事實以後,還真是覺得方才那一瞬間自作多情了的自己,真不只是普通程度的可笑而已。

  他突然就分不太清楚了,眼裡的溼潤究竟是嗆出來的、或是因為其他的什麼原因。

  可是恍恍惚惚之中,他卻仍然能夠清楚的感覺得到,李秉憲幫他拍背的動作溫柔而有力、李秉憲摟著他的手臂,是多麼的溫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劉昌炫前幾天一臉怪異神色的去找李秉憲──而對方那時正待在暗房裡面沖洗照片。
  ……不得不說,雖然來參加自己休業典禮那時候的李秉憲真的漂亮得像是從雜誌照片裡走出來似的;但是其實他更喜歡看見的,還是李秉憲像現在這樣,戴著樸素的黑色粗框眼鏡、埋首工作時認真的模樣。

  「來了?」
  李秉憲轉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就又轉回視線去看夾在繩子上晾乾、正在慢慢顯出影像來的底片。

  劉昌炫挨到他身邊,看他正忙碌著大概沒心思理會自己,於是故意大著膽子的靠在他身上。

  「哥,剛剛總編大人對我笑了。」

  他驚魂未定似的拍了拍胸口,繪聲繪影的說起了幾分鐘前,在走來暗房的路上,自己是如何遇見了那位被大家私下稱呼為「總編大人」、據說喜怒無常,敏感善變、在時尚界呼風喚雨的女士;而對方那時看起來顯然心情不壞,竟然側過臉優雅的對他微微笑了一笑。
  自認與總編大人不曾有過交集,卻不明所以的得到了一抹微笑,嚇得劉昌炫差點想把自己壓扁貼在牆上、盡最大可能的降低存在感。而他那副慫樣,還被當時在他身旁、目睹這一切的另一名攝影助理給狠狠的笑了一頓。

  然而對此,看著劉昌炫說得口沫橫飛,李秉憲卻只是淡淡的笑了。

  「哥不覺得奇怪嗎?」劉昌炫歪頭皺眉,作思索貌。
  「為什麼對我笑啊、總編輯大人……」

  李秉憲一邊夾起一張泡在顯影劑裡的相片,一邊慢吞吞的悠悠開口:「大概是看你有潛力吧。」

  「咦?」他發出疑問的單音。

  看那小孩一臉呆懵的看著自己,李秉憲的嘴角就不禁更是上揚。
  「……還記得上次我給你看了一組照片,要你挑幾張出來嗎?」

  不等劉昌炫應聲,他又自顧自的說:「覺得你挑得挺好的,我就直接送出去了。」
  「她看了那次的專題之後好像印象很深刻。」

  劉昌炫只覺得自己的大腦好像當機了,李秉憲的一字一句他都必須花費很大的力氣才能夠拼湊起來──他就這麼張大著嘴,過了好幾秒才會意過來。
  「哥,你……」

  李秉憲的意思是,他在總編輯大人的面前向她推薦自己了。

  他看著眼前那人,笑得一雙不大的眼睛都瞇了起來,唇角也勾起了好看的弧度。劉昌炫不禁又有點恍惚了──老是對他這麼好的話,會害他更加沒有辦法自拔的。……
  會害他,不知好歹的以為自己在李秉憲的眼裡是特別的。

  ……而對方卻一點也不知道他的這些心思。

  李秉憲說,為了配合下一期的雜誌中,有個專欄需要生活化的、好像隨手拍攝似的照片,於是要劉昌炫到暗房隔壁的工作室拿他的相機來挑選照片。

  「我的背包你認得吧?……」
  「不要拿錯相機啊,另一台是我的私人物品、敢碰它你就死定了。」……

  李秉憲的話好像還在耳邊,劉昌炫卻還是忍不住把手伸向了那人的包裡頭,另一台比較輕便、也比較低階的單眼相機。

  ──就是因為李秉憲故意裝出一臉兇狠的禁止他看,所以自己才會對他的私人相機更是感到好奇的。

  難道裡面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私密照片……?
  可是秉憲哥無論怎麼看,也不像是會有這種癖好的人。

  他吞了口唾沫,在心裡暗暗對李秉憲說了聲「不好意思啊,哥」,然後毅然決然的按下了相機的開機鍵──

  李秉憲的相機裡並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事實上,裡頭的照片也算不上多。大概三百多張的照片裡,無人的風景照佔了大半,其他的則都是同一個人。

  那是一個長得很好看的男孩子,身材略瘦、有著一雙好像住了星星在裡面似的、亮晶晶的雙眼皮大眼睛。

  劉昌炫是認得這個人的。
  曾經在李秉憲的畢業典禮上見過一次;而李燦熺正好就是那種,只要見過一次就讓人很難能忘記得了的人。

  李秉憲的相機裡都是李燦熺的身影。
  有些是對著鏡頭,興高采烈的比出勝利的V字手勢、有些是側過臉,不知道在看著旁邊的什麼東西;有時微笑、有時皺眉、有時嘟嘴撒嬌……各種各樣的李燦熺。

  好奇心何止可以殺死一隻貓。
  ──好奇心根本可以輕易的殺死一個劉昌炫。

  看著李秉憲的私人相機裡頭的李燦熺,他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其實,就像李秉憲一樣,劉昌炫在工作以外也有這麼一台作為自己私用的相機;不同的只是,他的相機是隱形的──他以手指框出了觀景窗,雙眼作為鏡頭,用每一次的眨眼按下一次又一次的快門;然後,將拍下的照片全部小心翼翼的收進了心裡。

  就像李秉憲的私人相機裡滿滿的都是李燦熺的身影一樣,劉昌炫的相機裡,滿滿的只有李秉憲的一顰一笑、又或者僅僅是一張側顏,一個轉身,一個背影。……

  他看著在前方進行拍攝工作的李秉憲。

  今天一早出門時,那人就和自己預告過了晚餐不會回來吃、甚至還開玩笑的問他需不需要零用錢出去吃飯──簡直把自己當作了他在美國的監護人似的,劉昌炫對此矛盾的感到好笑又有點怨懟。

  ──李燦熺今天到美國,李秉憲和他約好了晚上一起吃飯、為他接風洗塵。
  劉昌炫突然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難怪前幾天李秉憲上了沙龍去補染了新長出的髮根、難怪今天早上出門時,李秉憲戴了隱形眼鏡,而那副厚重的黑框眼鏡則是被他給收進了包裡。

  雖然之前老是不怕死的嘲笑對方那頭淺金色的髮,長出了黑色的髮根就正好成了一顆布丁;可是此時此刻,劉昌炫卻覺得,秉憲哥還是頂著那顆布丁頭、戴著粗框眼鏡,一臉剛睡醒的樣子可愛多了。
  ──那才能夠讓他覺得,李秉憲離自己好像近了一點。

  然而,其實一直以來,劉昌炫也不過就在他的後方不過三步之遙;只是聚精會神的李秉憲,卻從來也不曾注意過身後的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カテゴリー: Teen Top同人衍生  多CP / Love So Sick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