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Goodbye And, Hello

2014.10.26(Sun)

『 Teen Top同人衍生  多CP / Love So Sick』 Comment(0)Trackback-

08. Goodbye And, Hello
方旻洙–李燦熺–崔鍾顯

  崔鍾顯坐在李燦熺家客廳的地上打電動。
  隨著時序進入夏季,怕熱的他剛洗好澡、只穿了件黑色的坦克背心;原本連頭髮也不想吹,還是被李燦熺給嘮叨了一陣之後才乖乖的去把它弄乾。

  李燦熺坐在他身後的沙發上,若有所思的看著他的背影。
  然後突然開口:「……鍾顯啊,」

  崔鍾顯頭也沒回。
  「嗯?」

  「你現在大部分時間都住在我家,那原本租的房子呢?」

  聽到他這麼問,崔鍾顯的全身都不由自主的僵硬了一下。他不敢回頭看,李燦熺是以什麼表情在向他提出這個問題;他不敢想,李燦熺為什麼突然要問他房子的事──自己這不速之客,是終於要被趕走了嗎。

  下意識的抓緊了手上的遊戲機搖桿,大拇指用力的扣在按鍵上;他一時竟緊張得說不出話來。

  然而沒有等到他回答,李燦熺就又自顧自的說了下去:「你乾脆搬過來,原本那邊就去退租了吧。」
  「這樣也省得多付一份房租。」……

  崔鍾顯楞楞的聽著他說,然後終於忍不住的轉過了身直直盯著他。
  而李燦熺正好叨唸到「不知道你的租約是怎麼算的……」,他於是搶著開口回答:「是月結的。」

  「啊,那剛好也快到月底了,你看要不要這幾天就去找房東說說……」李燦熺頓了一頓,不經意的瞥了一眼電視螢幕上的遊戲畫面。
  「呀,崔鍾顯,你的馬快要撞牆撞得腦震盪了。」……

  崔鍾顯這才鬆開了方才緊張得在無意識中扣緊了遊戲機的搖桿、以致剛好用力摁在一顆按鍵上的手指。
  「哦……」

  「哥過來一點。」他朝坐在沙發上的李燦熺招了招手示意。

  李燦熺沒有多想的就依照他說的往前挪了挪,然後低頭靠向坐在自己前方地上的崔鍾顯。
  他還來不及問出一句「怎麼了」,就聽見對方開口──

  「哥現在是在邀請我同居嗎?」
  那孩子的嘴唇湊在他的耳邊,幾乎是含著他的耳垂這麼問。

  本來就是過於親密的動作,又加上熱氣和柔軟的觸感更加刺激了敏感的耳際,李燦熺頓時像隻受了驚嚇的小動物一樣,猛然的往後退開。他反射性的用雙手摀住了耳朵,羞窘又不知所措的瞪向崔鍾顯。

  而那始作俑者還逕自笑得很開心。

  崔鍾顯略帶鼻音的聲音好像還在耳邊。
  「什什麼同、同不同居的……」李燦熺嘴硬的繃著張臉咕噥──可是明明耳根、臉頰都可疑的泛起了紅暈,說話也不利索了起來。

  雖然早就知道這位哥哥是不可能老實的,但是聽見對方以不置可否的語調反駁時,還是難免有一點點失落。
  崔鍾顯臉上的笑容不禁也黯了一黯。

  ……李燦熺突然就發現,自己好像越來越沒有辦法忍受看見這孩子失望的樣子了。於是他又緩緩的湊向前去,撥掉了崔鍾顯下意識握緊了的手裡抓著的遊戲機搖桿,轉而抓住了他的手、包進自己的掌心中。

  崔鍾顯驚訝的看著兩人的手,以纏綿的樣態交握在一塊。他幾乎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嗯,是同居啦。」
  李燦熺彆扭的說。

  ──雖然彆扭,可是那雙亮晶晶的漂亮眼睛卻毫不逃避的、直直的看入了他的眼裡。

  崔鍾顯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從來沒有這麼快過。
  他楞楞的看著李燦熺,竟然有種想流淚的衝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對於李燦熺提出的「同居邀請」,崔鍾顯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事實上,他根本是第二天就屁顛屁顛的去找房東太太說「下個月不續約了」的事。

  訂好了搬家的日子以後,李燦熺還特意請了半天假去幫他。

  一個人住的崔鍾顯東西並不多,單身公寓裡也還算整理得乾淨整齊──再說,其實他有不少東西都已經放在李燦熺家裡了;於是兩人沒有花上太多時間,就把剩下的物品都分門別類的裝好封箱了。

  大功告成之後,崔鍾顯從冰箱裡拿了兩罐飲料,走向休息中的李燦熺;而對方那時正靠坐在堆疊起來的紙箱上,手裡捧著本像是書的東西、低著頭津津有味的看著。

  他走近了才看清楚,那人手上拿著的不是別的、正是上次媽媽來首爾看他時,從老家那帶過來跟他一起「回味我們鍾顯成長過程」的相冊。

  於是崔鍾顯緊張的一個箭步上前就想闔上那本玩意、把自己的黑歷史給再次封印──但是李燦熺又是何許人也,當然沒有那麼容易讓他得逞;他反應極快的抱著相冊一個側身,躲過了崔某人伸過來的熊爪子。

  李燦熺看著他──大概是拿來放在心裡和方才看見的老相片好好的進行了一番交叉比對──,笑得腰都直不起來。雖然是很努力的忍住了笑聲,可是因為笑而劇烈抖動著的肩膀卻一點也無法掩飾。

  崔鍾顯看著那人眼裡閃閃發亮的笑意,一時只覺得無奈又有點羞惱。

  「呀,哥笑什麼啊!」
  「這樣難道不是太過份了嗎?」奪過相本不成,於是他只好忿忿不平的咕噥抱怨。

  而對方在笑著嚷嚷了幾句「真是大發啊、大發」、「以前根本是個小饅頭啊」之類的話之後,卻突然伸出一手十足調戲意味的摸上了他的臉頰──
  「我們鍾顯,現在也變得這麼好看了啊。」

  崔鍾顯一時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衝到了臉頰上,卻還要強裝鎮定的湊上前去,故意用哀怨的語氣問:「哥怎麼能這麼說呢,難道是說以前很難看嗎?」

  李燦熺抓著他的下巴,過作沉思貌的把他的臉轉過來又轉過去、認真的好好打量了一番。
  「mo……應該說,以前是可愛,現在已經是個帥氣的男人了。」

  「──那,哥的意思是說都喜歡吧?」
  「這樣、那樣的我,都喜歡吧?」

  他有點狡黠卻又難掩期待的問。

  然而看李燦熺只是笑得咧開了嘴,一雙眼睛都彎彎的瞇了起來,看著自己、卻不說話;崔鍾顯於是不免有些浮躁了起來,撒嬌的糾纏著非要對方回答不可。
  「是吧、是吧?」

  「哥的意思是這樣的,沒錯吧?」

  「哥再不承認的話,我就要這樣做囉──」他甚至壞心眼的又往前跨了一步,把李燦熺給堵在裝了衣服和雜物的沉重紙箱和自己的身體之間,接著就伸出了雙手從他的T恤下擺伸了進去、曖昧的握住了他略瘦的腰身。

  李燦熺先是有些慌亂的按住了那隻小熊在自己腰間亂摸的一雙大手,沒一會卻又鬆開了制止對方的力氣。

  崔鍾顯的心裡一緊,忍不住暗暗吞了口唾沫──這人難道不知道,像這樣的舉動,看起來簡直就像是默默的同意了自己對他為所欲為嗎。

  李燦熺仍然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卻微微抬起了頭、仰著臉笑著看他。
  ──那副模樣看起來像是在索吻。

  有點愣的看了對方那雙亮晶晶的眼片刻,然後崔鍾顯的衝動快過了一切思緒:他幾乎是有些顫抖著的、將自己的嘴唇貼上了李燦熺的。
  輾轉、深入,伸出舌頭舔過他略薄的嘴唇,大膽而熱情的吸吮他的舌尖。

  而對方表現出的態度一如初生羊羔一樣的柔軟而順服。
  原先撐在身後的紙箱上的雙手也轉而纏上了他的脖子,一手迷戀似的撫摸著他的臉頰直至下顎。

  崔鍾顯忍不住就想,或許李燦熺真的是喜歡著自己的。

  ──而光是這樣子的想法,就足以讓他覺得整個胸腔都快要因為承載著從來也沒敢奢想過的、過多的幸福和甜蜜而爆炸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從搬家以後,崔鍾顯這小子好像比以前更加喜歡粘著自己──李燦熺看著沒事就往自己工作室跑的崔小熊,雖然有點啼笑皆非,卻也不是不歡迎對方。
  ……好吧,事實上對於有這孩子的陪伴,他其實是還滿享受也滿樂在其中的。

  「你啊,這樣不會讓舞團的哥哥們唸嗎。」但是,雖然自己喜歡歸喜歡,卻也不免有點為對方擔心。
  坐在電腦前用混音軟體處理著剛錄好的一段音軌,他戳了戳崔鍾顯的腰側問。

  崔鍾顯先是開玩笑的故意嚷嚷著「男人的腰不能亂碰的啊哥」之類的話,然後壞心眼的湊在他敏感的耳朵旁親了下;見李燦熺作勢要抬手打人,這才一邊從容的躲開一邊閒閒回答:「現在是休息時間啊,」
  「而且,畢竟是跟女子團體配合,要考慮她們的體力問題、再說我們也不是主角,休息時間會比單純自己練習時要多一點的。」

  「──所以哥不用替我擔心哦♥」

  ……連這點心思都被輕易的看穿,甚至還反過來被對方調戲了一番;李燦熺不禁覺得,自己最近是不是太放縱這隻小熊了……
  老臉都快掛不住了啊。

  才在想著或許該好好調整一下對於這孩子的應對方針,手機卻突然響起了鈴聲;他瞥了眼來電顯示的名稱,然後果斷的在崔鍾顯湊近來看以前飛快的接起了來電。

  「yeoboseyo,」他裝作漫不經心的點著滑鼠,其實卻連自己都不太明白自己在做什麼。

  ──又不是要做什麼壞事……該死的,為什麼這麼緊張啊。
  李燦熺在心裡唾棄自己。

  他還真沒想過,在崔鍾顯的面前和方旻洙通電話竟然會是這麼困難的一件事。

  『燦熺啊,等等有空嗎?』對方的聲音一如以往的低沉,也一如以往的……不得不說,方旻洙的嗓音還是對他保有一種制約似的吸引力。

  「哥有事找我?」他冷靜的反問。
  「現在過來也行,正好沒什麼事……」

  他的視線掃過安靜的坐在自己身邊,正戴著耳機、用平板電腦看著舞蹈影片的崔鍾顯:如果讓他知道自己正和誰在說話,這孩子還能像現在這樣平靜的待著嗎?
  ──不知道怎麼的,當這樣的念頭在心中一閃而過,他竟莫名的有一點點心疼。

  所以才說出了要方旻洙現在過來的話。
  既是不想要吊著一顆心的猜想著對方來找自己到底要說什麼,寧可痛快一點的速戰速決、也是想,至少要讓崔鍾顯知道自己要和那人碰面的事。

  方旻洙咕噥著說:『好啊,我這裡也剛好做到一個段落……』然後輕鬆的答應了五分鐘後要到他的工作室來找他。

  結束了電話之後,李燦熺靜靜的盯著崔鍾顯的側臉,一時竟然有點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才好;倒是對方好像具有可以偵測他的視線的超能力一樣,沒過一會就逕自按掉了影片,玩笑的問他:「哥是被我迷住了嗎?」

  ……這小子真是嘴上越來越不老實了。
  李燦熺心裡這麼想,但是卻忍不住就咬著唇笑彎了一雙眼。

  「是啊、是啊,」他裝作敷衍的回答著,順了順額前的瀏海,然後才故作不經意的提起:「啊、對了,」
  「等等旻洙哥要來工作室找我,可能是要談談工作的事吧。」……

  一聽到「旻洙哥」這個敏感字詞,崔鍾顯很明顯的僵硬了一下、原本還在平板電腦的觸控螢幕上點點滑滑的手指也應聲停了下來。

  「嗯。」他只是悶悶的應了這麼一聲。
  然後安安靜靜的看著李燦熺。

  看到那雙不大卻很是黝黑明亮的眼睛裡滿滿都是自己的身影,應該要覺得很甜蜜的;然而事實上卻是因為在那裡面看見了不安和動搖,而讓他這下是確確實實的感覺到了心疼。
  李燦熺再一次深刻的體會到,自己果然是越來越見不得這孩子難過了。

  可是偏偏又是無法多說什麼的情況──他和方旻洙還能談什麼啊,一個是專門作ballad的製作人,另一個則人盡皆知鍾情於hip-hop,如果硬要說是討論工作的事那也未免太牽強了。……而至於自己心裡已經隱約猜到了的真實原因,他又怎麼能夠對崔鍾顯說得出口。


  崔鍾顯此刻的感覺頗為複雜。

  他是最清楚的看見過李燦熺因為那個男人而多麼傷心、多麼狼狽的人;並且無庸置疑的,一直以來、他也是最把李燦熺放在心上切切的疼惜著的人。他當然想阻止對方和方旻洙見面,但是這股衝動在化為實際的行動以前,他卻又遲疑了。

  工作室的門被敲響了。
  輕輕的兩下扣擊聲,卻讓他覺得好像自己的心也像是脆弱的蛋殼一樣、如此輕易的就被敲出了幾道裂痕。

  然後他好像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抿了抿唇,接著伸出雙手捧住了李燦熺的臉。他眷戀的用拇指的指腹輕輕的來回摩擦著李燦熺的嘴唇;而對方雖然臉上寫著明顯的困惑,卻很是乖巧的沒有多問也沒有掙開他。

  「哥不要忘了,現在和你交往的人,」
  「──是我。」

  崔鍾顯很認真的看著他說。


  「燦熺,我進去啦……」
  而方旻洙推開門走進工作室時剛好看見的就是這麼一幅景象。

  他眼尖的馬上認出了那個亞麻金色短髮的年輕男人,是公司長期合作的外聘舞團裡的主要dancer。

  ──看來自己來得還真不是時候……換個方向想,也還真是時候:貌似撞破了一件天大的八卦啊。……
  方旻洙玩味的勾起了唇角,頗有看戲意味的也不走開、索性就倚在門邊旁觀了起來。

  李燦熺不可能沒有注意到工作室門口的那個男人──至少過了那麼多年都是眼裡只有這個人,方旻洙光是什麼也不做的待著,對他而言都能具有極大的存在感──;而崔鍾顯也是一樣。
  甚至,對於李燦熺這樣的心思,他也並不是沒能預期到。

  對他來說,這是另一次孤注一擲的賭上自己。

  甚至都做好了可能會被對方慌慌張張的一把推開的心理準備;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李燦熺的反應竟然是調皮的伸出舌尖舔了他的指腹,然後這麼回答了他:「知道啦。」
  ──語氣甚至是有點撒嬌、有點……安撫著自己的意味。

  這就是李燦熺式的溫柔吧。
  雖然並不明顯,也不會說什麼好聽的話,但卻能夠讓他懸在危險高空中的一顆心得以安安穩穩的放了下來。

  崔鍾顯沒再多說什麼;正好也差不多到了休息時間結束、該回去練習室的時間,於是他有點不捨的放開了李燦熺,像孩子一樣的嘟噥了兩句「哥自己說的」、「我信任哥喔」之類的話,然後就乖乖的轉身走出了工作室。
  ──只除了,他在經過門口、和方旻洙擦身而過的時候,故意重重的撞了下對方的肩膀。

  方旻洙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那小子一臉倨傲,頭也沒回一下的走了出去。

  「呀,這小子……」他正想開口抱怨,就看到李燦熺一臉憋笑憋得辛苦的樣子。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自己應該停止追究這件事。

  這麼幼稚的舉動也真虧他做得出──而這是當時李燦熺心裡的想法。

  方旻洙在崔鍾顯走出去後順手帶上了工作室的門,然後無意識的撥弄著頭上的棒球帽,朝站在電腦前的李燦熺走了過去。

  「──哥找我有什麼事?」
  崔鍾顯剛剛那一撞,倒是讓李燦熺笑得忘了先前的緊張和猜疑,這下反而是得以用輕鬆多了的心情面對方旻洙。

  「mo、那個啊,」
  「本來想說我們兩個……」方旻洙說話的音頻很低、又老是像是把字含在嘴裡似的,叫人聽不清楚;這時也是一樣的狀況,李燦熺聽著聽著不禁就有點走了神。

  但是他還是聽懂了對方想要表達的意思。

  「就是……現在我跟那孩子在交往啊,」那位哥竟然說著說著還不好意思似的扶了扶帽沿──李燦熺簡直有種想往對方身上撒鹽驅鬼的衝動……這不是他認識的那個方旻洙吧、嗯,才不是、絕對不是。

  「我們……那樣的關係……mo,就到此為止了吧。」

  李燦熺想,既然對方也看見了剛剛自己和崔鍾顯……,呃,而且還有那孩子對他毫不掩飾的敵意;那他們之間應該算是已經具有了某種程度的默契吧。
  於是對於方旻洙提出的「結束關係」要求,他很爽快的就一口答應。

  出乎意料輕易的就和李燦熺達成了共識,方旻洙也算是鬆了一口氣──他不是個沒有心的人,很多事情其實並不是感覺不到,而是不知道該如何作出回應;他心知自己搞砸了某些事,卻束手無策、於是只好窩囊的裝作睜眼瞎子。
  而最後能有這樣的結果,其實對他們兩個人來說,何嘗不是放了彼此一條生路。

  結束了難以啟齒的話題、兩人之間多年來即使不說也總是存在的矛盾也總算得以畫上句點,方旻洙的心情一下子輕鬆了許多。順手就搭上了李燦熺的肩膀,語氣調侃的問:「呀,我說你,怎麼搞上那個小男生的啊?」
  「──看起來挺不錯的呦。」

  李燦熺頓時很有點哭笑不得──他媽的方旻洙……究竟是臉盲的症狀太過嚴重呢,還是把關於自己的事情全丟進了大腦裡的暫存記憶體、每過一段時間就會自動清除得乾乾淨淨呢……這人分明就是你我都知道的那個舞蹈系的崔鍾顯學弟好嗎、就算眼睛小也要記得睜開來用用啊!混帳!

  他在心裡怒吼了以上一大段,還順便為這人竟然還能這麼沒神經的和自己肢體接觸、也為自己竟然還在被一把摟住時心跳加速了一瞬間,而感到無比的感嘆兼自我厭棄。

  笑罵著撥開了方旻洙摟著自己肩膀的手臂,他也懶得多說什麼,只是輕描淡寫的說了兩人已經在一起有一陣子了、那孩子現在正和自己同居……等等的近況。

  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一陣子,不知怎麼的兩人就決定了要下樓到一樓大廳的販賣機買咖啡。

  以前總是由方旻洙買了咖啡後來工作室找他,於是這回李燦熺主動的提議了說要請客。掏出皮夾付錢時,方旻洙這時的眼力倒是很好──
  他指著李燦熺皮夾裡的一張照片,「燦熺啊,你哪時有了孩子,而且還這麼大了?」

  李燦熺一邊把硬幣投入販賣機裡,一邊故作認真的回答他無聊的玩笑話:「而且長得跟我不太像呢,看來該去做個親子鑑定了……」

  照片裡那大約初中年紀的孩子當然不像他,不過倒是跟某個幼稚得非得要他說出「無論怎樣的你我都喜歡」、這種令人手指蜷曲的肉麻話的固執小鬼長得有幾分神似。……
  ──這就是當初在幫崔鍾顯搬家時,那張讓他看了好久的舊照片。

  那時還是一張圓圓饅頭臉的崔小熊沒有現在的男人魅力、也沒有讓人害羞的好身材或是叫人心折的強烈氣場,但是在李燦熺眼裡看來,卻覺得那副青澀尷尬的少年模樣反而更顯得可愛;他有種發現了寶貝的感覺,於是偷偷的把那張照片給摸到了自己的皮夾裡、好好珍藏著……反正,誰叫某人後來精蟲上腦,根本也沒注意到他做了什麼小動作。
  他滿意的對著透明夾層裡的少年崔鍾顯笑了笑。

  「呀──我知道了、都知道了──」一看他那副笑的得意的小樣子,方旻洙也不是個傻的,馬上就猜出了那正體不明的少年照片究竟是何人。
  他滿臉曖昧的撞了撞李燦熺的手肘。

  然後兩人又是一路嘻嘻哈哈的玩鬧著,搭著電梯回到了樓上的工作室裡。

  方旻洙喝的還是不加糖也不加鮮奶的美式咖啡,李燦熺喝的還是加了半包黃糖的熱拿鐵;只是這次,熱拿鐵的溫度不再是久放過後的冰涼,甚至握在手裡還顯得有點燙手。

  李燦熺這才意識到,其實自己和方旻洙,已經好久不曾這麼坦率、這麼自然的相處了。

  ──這種感覺他很懷念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