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09. Shaking Hearts



09. Shaking Hearts
崔鍾顯–李燦熺–李秉憲

  李燦熺匆匆忙忙的收拾著東西準備下班。

  昨天很晚的時候才突然接到電話──打小穿同一條褲子長大、後來到美國去了的好友,李秉憲說這幾天有事要回韓國一趟。這消息來得太突然,剛好又碰上李燦熺最近正開始製作安丹尼爾的新單曲,他差點就抽不出時間去接機。

  不過憑著他們倆這什麼交情,李燦熺雖然是在電話裡囉嗦抱怨了老長的一段,最後還是硬著頭皮連續加了兩天班、提前完成預定的工作進度,空出了半天去機場接回李秉憲。

  李秉憲這一趟是被母校邀請回來做演講的;作為近來在國際攝影界崛起的新銳攝影師,才二十出頭的年紀讓他的才華和成就更顯耀眼。於是以前就讀的市立藝術大學這次特地請他回來,希望他和學弟妹們分享所謂「成功的經驗」。
  因為這樣,他沒少被李燦熺揶揄──什麼「唉一古,成功人士吶」這種話聽起來讓他覺得很彆扭;至於「我們秉憲做得好啊」……這個聽起來就順耳多了。

  預定的演講是在今天晚上,而李秉憲在美國還有工作擱著,所以隔天一早就又要趕搭早上的飛機離開;因為這樣,所以他有足夠的藉口在李燦熺家蹭一晚過夜。

  「懶得訂飯店」這種說法明明聽起來很不可靠,但是當李秉憲用著特有的慵懶口吻有些撒嬌的對他這麼說著,李燦熺還是一秒就敗下陣來──他傳了Kakao Talk向正跟著公司的女子團體前往地方參加拼盤演唱會的崔鍾顯報備一聲,得到對方一個「OK」的手勢圖案應允之後,在李秉憲的演講結束之後就開車去母校把他給載回了自己家。

  李燦熺的租屋處差不多是從大學畢業之後就一直住到現在的,這幾年中間李秉憲也來蹭住過好幾回;大概是因為這樣,當他一踏進李燦熺家,就敏感的察覺到了有什麼跟以前不太一樣。
  具體的擺設有什麼變動他是說不上來,但是電視機旁邊多了一台PS3、甚至是擱在旁邊矮櫃上的遊戲軟體,都令他感到違和。

  「……你明天一早九點的飛機吧?」
  「噯,真是搞不懂你,為什麼要跑這一趟啊、搞得這麼累的……」

  李燦熺絮絮叨叨的唸著,而李秉憲就這麼臉上帶著淺淺笑容的靜靜聽著。

  ──為什麼要跑這一趟?
  他當然也覺得三天來回美韓是個瘋狂的計畫、也知道自己這樣有點傻……

  可是、這裡有李燦熺啊。
  所以他還是一口答應了母校的邀約、然後義無反顧的搭上了回韓國的飛機。

  李秉憲懶洋洋的靠在客房的門框上,看那人忙碌的幫他拿被子、鋪好客房的床。

  「對了,這間浴室的水管好像有點堵……你來我房間洗澡好了。」
  李燦熺話才剛剛說完,一抬頭看見他那副眼睛都瞇了起來的愛睏樣子,立刻就揪著他要他快去洗澡。

  「呀,你眼睛張開,衣服拿一拿,早點洗洗睡了。」

  ……這人仗著自己眼睛大就這麼說他,這樣對嗎。
  他哪裡眼睛沒張開了?……

  李秉憲不免有點哀怨的想。

  「我沒帶那些。」
  他順勢就往李燦熺身上靠,輕描淡寫的一句話成功的讓對方閉上了嘴。

  「呀,你小子……」──還真是吃定我了啊。
  李燦熺好氣又好笑,最後還是無奈的推開李秉憲,走回自己房間去拿衣服借他。

  李秉憲也跟了進去。
  看著那人背對著自己站在衣櫃前,他很自然的就上前一步抱了上去。

  李燦熺的肩膀其實很寬,但是大概是因為人長得略瘦,所以整體看起來還是顯得很纖細。……
  他忍不住收緊了手臂,有些用力的抱緊了他的腰。

  好像從兩人小時候開始,這傢伙就很喜歡像這樣的skinship;所以李燦熺也只是不太在意的伸手去扳他的手指。
  隨口問著:「呀、呀、呀,……你幹麼呢你、」

  試了幾下扳不動、李秉憲也不說話,於是他也就只當作是這孩子在國外待得累了,難得回來想撒嬌一下。
  「你啊,連換洗的衣服也不帶,這次回來到底都帶了些什麼啊……」他繼續叨唸。

  而李秉憲竟然還真的一一細數給他聽:「帶了護照、皮夾、手機、筆記型電腦……還有充電器,嗯,機票、還有……」
  最後,他這麼總結:「──反正,這裡有你啊。」

  突然的這麼一句話讓李燦熺一時有點說不出話來。
  他默默湊出了套睡衣、連同浴巾一起塞進李秉憲手裡,然後轉身就要把他往浴室推去。

  李秉憲卻抓住他的手。「等等,」

  李燦熺停下了動作看著他。
  有點緊張,有點煩躁。

  可是那人只是彎起嘴角,笑得有點痞卻很好看──
  「你忘記內褲了。」

  李燦熺臉上一熱──為什麼明明是自己好心要借他內褲,這個要跟他借內褲的傢伙卻反而可以這樣泰然自若的調戲他。……

  他有點惱的瞪了李秉憲一眼,從抽屜裡抽了條內褲丟給他。
  「快去洗澡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李秉憲覺得自己好像站在失控的邊緣。

  頭痛得不得了──
  到底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呢。他想問。

  李燦熺的房間裡、床頭的矮櫃上放著一捲彈性繃帶,用得只剩薄薄的一層了,放在外面也沒有什麼灰塵,看著應該是經常使用的樣子。

  ──李燦熺突然喜歡上運動和電玩了?

  如果要這麼說服自己,那也未免太自欺欺人;更何況,這也並不能夠合理的解釋浴室裡成雙的盥洗用具。

  床邊的矮桌上有幾個銀質的戒指,他拿了一個起來把玩──克羅心特有的陽剛又細膩的厚重設計,是很多人心目中對於首飾的首選;可是他記得李燦熺從來不曾對它表示過興趣。

  李秉憲看著那戒指,用力的深呼吸了好幾次,然後艱難的嘗試勾起唇角。
  他放回了戒指,邊擦著頭髮邊走出了李燦熺的房間。

  外頭那人正戴著眼鏡在用電腦;他走過去在他身邊坐下,瞥了眼筆記型電腦的螢幕,對方正在看著推特。

  李秉憲漫不經心似的開口:「我們也好久不見了,」
  「……大概有……一年多了吧?」

  「……你這裡也變了很多呢。」他故意用揶揄的語氣說著,還意有所指的朝李燦熺房間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而對方果然也立刻就看懂了他的暗示。

  李燦熺摸了摸自己的後頸,有點不好意思的開口:「哦、那個,……」
  「我現在和人同居中呢。」

  雖然這麼說的時候還是免不了露出了有點害羞的樣子,但是臉上卻是滿滿的笑容,漂亮的眼睛也亮了起來。

  李秉憲握緊了拳,快要維持不住平淡的口吻。

  「是誰?」
  「方旻洙……?」依照過去的印象,他猜測。

  然而李燦熺卻搖了搖頭,輕快的回答:「不是。」

  「是崔鍾顯。」
  「……以前和你說過很煩人的那孩子。」他這麼介紹著崔鍾顯時,自己都不禁覺得有點好笑。

  李秉憲當然記得這個名字──大學時期他偶爾會從李燦熺嘴裡聽見這個人,不外乎是抱怨對方糾纏不清等等;除此之外,這個舞蹈系的學弟在校園內也算是小有名氣。
  之後,隨著李燦熺和他都相繼畢業、開始工作,兩人見面的機會便少了;在難得的聚會中,兩人聊的多半是彼此的生活近況、較少提及感情事。……而他竟然不知道,原來那個傢伙和李燦熺還有聯絡。

  「……我以為你對他不感興趣。」他很勉強才能憋出這麼一句話。連自己都覺得這語氣簡直糟糕透了。

  「人是會改變的。」而李燦熺只是淡淡的這麼說。

  這句話狠狠的刺痛了他。
  李秉憲突然覺得這一切都變得難以忍受了起來──

  「那我呢?」
  他衝動的開口。

  李燦熺歪了歪頭,一臉迷惑的樣子。
  可是李秉憲卻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他自嘲似的笑了笑。
  「你倒是說說看啊,『人是會改變的』……」

  「──如果真是這樣,」
  「那為什麼我這麼多年來、就是只看著你一個人啊!」

  無視李燦熺驚訝的神情,他低吼完這麼一段話時,眼角都有點紅了。

  「就算心痛了,也還是、」
  「只能看著你一個人啊……!」

  李秉憲自己也沒有想過會對李燦熺說出這些話。

  其實他真的也不想這樣的,總是苦苦追著一個人的背影,珍藏他的一顰一笑、因為他眼底的流光閃爍而沉醉無法自拔……
  可是那個人,卻從來也沒有轉過頭來看看他啊。

  他頹然垂下了頭,手指插進了淺金色的短髮裡、揪得頭皮都有點微微發疼──其實,他真的、也不想要這樣的。
  當所有人都改變了,只有他一個人還固執又茫然的站在原地躊躇不前。

  突然被一雙溫暖的手臂攬住時,李秉憲楞了一楞。
  李燦熺緩慢而用力的把他拉進了自己懷裡。

  那麼瘦的人,他的擁抱卻令人很有安全感、而且很溫暖。
  李秉憲模模糊糊的想。

  「秉憲啊,停止吧。」
  「請你停止吧……」

  「在更痛以前,停下來吧。」李燦熺的聲音裡有著對他的心疼,可是語氣卻很堅定。

  ──然而這談何容易。
  這個人住進心裡已經多久了、偷偷的愛著他好像已經是吃飯喝水呼吸一樣自然的事情;又叫他怎麼能夠輕易的說放棄就放棄。

  這些年來,就算兩個人見面的時間很少,心裡也還是只有想著他。
  但是李秉憲現在終於知道了,自己這樣子的心情,卻是不會被接受的。

  他鬆開了抓著頭髮的手,轉而緊緊的抱住了李燦熺──就算只是安慰也好,他也渴望著能夠不再隱藏自己心意的擁抱對方。

  「李燦熺,」他的臉埋在對方的肩窩,聲音悶悶的開口。
  「你實在……太溫柔了。」

  因為太溫柔,所以相對的顯得太過份;有多麼的溫柔,就有多麼的過份。

  「……我是……這麼的、喜歡你啊……」
  「嗚、……你太卑鄙了……」

  李燦熺溫柔的環抱著他,像是安撫鬧脾氣的孩子一樣輕輕的搖晃著。

  他安靜的任由李秉憲宣洩情緒;體貼的假裝沒有發現,自己的肩頭被溫熱的眼淚給浸濕了一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隔天早上還是被李燦熺給挖起來的;想到昨晚後來自己在對方懷裡哭得一塌糊塗,李秉憲就覺得有點彆扭。幸好對方面對他的態度倒是自然得很,和平常沒有什麼兩樣。

  長達……數不清多少年了的單戀,就這麼畫下了句點;這讓李秉憲有種頭重腳輕的感覺,很不真實。可是看著李燦熺家裡、處處留下的和另一個人一起生活的痕跡,心裡那股鈍鈍的痛就又提醒了他:自己在這裡根本毫無立足之地。

  一大早的李燦熺還是一樣的嘮叨──這對早晨低血壓、連說一句話都懶的李秉憲來說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的事。

  因為帶來的行李本來就少,收拾起來也很快。他穿上了李燦熺丟給自己的一套衣服,匆匆拎上李燦熺準備的早餐之後,就差不多可以走了。

  原本李燦熺還想開車送他去機場的,卻被李秉憲給拒絕了。

  「老是對我這麼好,會讓我更沒有辦法放棄你啊。」他淡淡的笑著這麼說。
  李秉憲的語氣像是在開玩笑;但是李燦熺就是知道,這人是認真的。

  於是他也就不再堅持,最後只是站在自己家門口送他離開。

  「大概短時間內不會再回來了。」李秉憲這麼說。
  ──對於家人都在美國生活的他而言,除卻了李燦熺,他幾乎也就失去了回韓國的理由。

  李燦熺斜斜倚著門邊站著,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無語的點了點頭。

  李秉憲卻突然向他走近一步,手臂勾上他的脖子、一用力,把他給拉近自己。
  「──所以,最後就再讓我任性一次吧。」

  「什麼……」李燦熺連話都還來不及說完,就被李秉憲給堵住了雙唇。
  ──用他乾燥柔軟的嘴唇。

  李秉憲的吻並沒有深入,甚至也維持不了多長的時間;他只是眷戀的用唇廝摩著李燦熺的唇,然後沒一會就放開了他。

  看著李燦熺錯愕又僵硬的樣子,他不禁「噗哧」笑了出聲。
  「是goodbye kiss呀、goodbye kiss。……」

  就算原本想狠狠往對方肩上捶一拳的,在看到他臉上那副故作無所謂的笑著的模樣,李燦熺也只是略顯煩躁的搔了搔頭髮、帶著譴責意味的「嘖嘖」了幾聲。

  「笑那什麼樣子……難看死了。」
  他抱怨似的咕噥著。

  「呀,你也太強人所難了吧!……」
  李秉憲則是頗感哭笑不得的笑罵。


  李燦熺看著他的背影在視線裡慢慢變小,直到拐出了巷口以後消失在自己的視野中。

  李秉憲走了。
  被他傷透了之後走了;就連背影,看起來都顯得有幾分狼狽。

  「pabo……」他喃喃罵著,卻連自己也分不清罵的究竟是李秉憲還是自己。
  「──你怎麼、就是不早一點開口呢。」

  明明沒有做錯事的自己,又是為什麼、卻感到這麼的抱歉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結束前一天晚上的表演之後,舞團大部分的成員都決定跟著還有行程的女子偶像團體、和其他的工作人員留在地方多玩幾天。只有幾個已經成了家的哥哥們說要搭夜間高速巴士直接回去首爾。
  崔鍾顯也跟著這幾個哥哥們一起回去了。

  「哎一古,我們鍾顯怎麼也加入有婦男的行列了?」
  像這樣的調侃他聽得不少,對此,他只是靦腆的咧嘴笑一笑──事實上,這種話崔鍾顯倒是聽得滿開心的。

  明明也才分開了幾天不見而已……
  他的燦熺哥啊,還真的有一點想念了呢。

  不知道是因為在車上已經睡飽了、還是因為只要想到一會兒就能見到李燦熺,就讓他不由自主的興奮;總之,他精神抖擻的挎著行李、走在清晨的首爾街頭。

  因為夜間的路況良好,巴士到達首爾的時間甚至比預定的還要再早一些;崔鍾顯看了看手錶──才不到七點,李燦熺大概還在睡夢中吧。……

  還在這麼想著,腳步一邊轉進了兩人的家位在的小巷;他眼尖的看見有人站在自家門前。

  兩個年輕的男人,他一眼就認出其中一個是李燦熺、至於另外一個……
  他這時才後知後覺的想起,李燦熺曾經跟他提過,有朋友要來借住一晚的事。

  李燦熺的朋友身材比他較為嬌小,留著一頭淺金色的短髮;以客觀角度來看應該是個很好看的男人,可是崔鍾顯卻覺得他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迷惑了兩秒,他才突然恍然大悟為什麼自己覺得那傢伙看起來刺眼──

  那人身上穿的衣服,分明都是李燦熺的。

  才剛想通這一點,接下來眼前的畫面更是讓他一下子幾乎忘了呼吸──
  那人勾著李燦熺的脖子,吻了他。

  而李燦熺沒有推開他。

  崔鍾顯不知道自己楞了多久、呆站在那站了多久;他看著那男人走遠、看著李燦熺在他離去之後仍然倚在門邊,望著他離開的方向,久久沒有回到屋裡去。

  他覺得自己的身體裡好像有什麼被撕裂了。
  很疼、很疼。

  什麼時候跨開了腳步他也不知道,從巷口走到自家門口的這段路,他從來沒有覺得這麼漫長、這麼煎熬──


  「鍾顯?」李燦熺的聲音聽起來有點驚訝。

  ──他努力的想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心虛一點,可是只消看崔鍾顯的表情一眼,他就發現自己在對方面前一點也說不出謊話。
  這真是該死。

  「……他是誰?」崔鍾顯沉著聲音問。

  對方身上散發出的陰騺氣息,讓李燦熺的心都沉了下去──崔鍾顯都看見了吧。

  「朋友。只是朋友而已。……」他盡量放緩了語氣說。

  可崔鍾顯卻怒極反笑,粗魯的打斷了他的話。
  「朋友之間是可以接吻的嗎?」

  「──那上床也可以嗎?」

  他的問題太過尖銳,原本還打算放軟態度、好好解釋的李燦熺被這麼一問,一下子也有點火大了起來──從昨晚到現在,他的心情也是混亂錯雜的很;自己那麼絕決的態度讓李秉憲流下眼淚、失去笑容,還不都是為了眼前的這個人。
  可是對方卻不給他一點解釋的機會,甚至還惡意的這樣譏刺他。

  他不悅的皺眉,「崔鍾顯你在發什麼神經……!」
  「我在認識你以前就認識李秉憲了。」

  覺得對方蠻不講理,於是他也懶得多說,轉身就走回屋裡。

  崔鍾顯跟了上來,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所以是這樣的?」

  「什麼……」李燦熺不耐煩的甩著手想掙脫他。

  「──因為這樣,所以我比不上他嗎?」
  那雙黑亮的眼看著自己,眼神裡除了憤怒和傷心、還有李燦熺沒看過的無力和死心。

  印象中,那孩子看著自己的眼裡總是執著而熱情;即使是因為自己的拒絕而難受的時候,眼裡也只是多了點沮喪和壓抑。
  ──從來也不是像這樣的……

  他還沒意識過來,崔鍾顯卻已經開口輕輕的說。
  「……我知道了。」

  他鬆開了李燦熺的手。
  聲音顫抖著、慢慢往後退了一步的動作也在微微的顫抖。

  看著那孩子低下了頭,方才質問自己的氣勢一下子全都沒了、簡直有點手足無措的垂著手站在那裡;即使是還在氣頭上,李燦熺也覺得心裡一陣又痠又澀、說不出的難受。
  他一時有點怔住。

  崔鍾顯簡直不敢多看李燦熺一眼──他是嫉妒得發瘋了才會說出那種話,而對方的沉默則顯然已經表示了默認──,他害怕自己會失去理智,瘋狂的佔有李燦熺、讓那張漂亮的臉不能再用那種冷漠的神情面對自己。

  ──李燦熺只是害怕寂寞而已,他並不是非你不可。
  這樣的想法在腦海中盤旋,好像病毒一樣侵染蔓延,他覺得自己頓時像是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氣。

  真的、再也堅持不下去了。……
  李燦熺的身邊,終究沒有他的容身之處啊。

  才剛從自己的租屋處搬進李燦熺家的東西,有些都還在紙箱裡、一直沒有時間搬出來好好整理;現在就又要原封不動的搬走了,看起來還真是格外令人心酸。

  看著崔鍾顯一語不發的走了開去,彎下身就要去搬客廳裡那只搬家過來以後一直還沒整理完畢的箱子、大有要立刻收拾東西離開的意思;李燦熺心急又暴躁之下,跟了過去、用力的一腳就踹開了那只他正在收拾著的紙箱。
  「呀,誰叫你搬的。」他語氣不善的說。

  而崔鍾顯的動作僵硬了一下,接著緩緩的站了起身,竟然看也沒看他一眼的、直接就要從他的身邊走過。

  李燦熺錯愕了兩秒,連忙急急的跟在他背後,在玄關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顧不得自己用上了多大的勁、是不是抓痛了對方,他只能死命的拽住了崔鍾顯不讓他走。

  他有種感覺,如果這時候讓這崔鍾顯走了,那他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而自己已經無法承受失去他。

  「呀、你,……」
  「不准走……我沒有說你可以走。」

  李燦熺咬著牙說出的話聽起來蠻不講理,原本纖細溫潤的嗓音更是緊繃得好像正隱忍著什麼太過強烈的情緒──

  崔鍾顯回過頭來,幾乎是有點困惑的看著他。

  為什麼李燦熺要露出那麼難過的表情呢。
  為什麼,還要那麼急切的抓住他呢。

  ──那會讓他以為,他是真的想要挽留他啊。

  ……可是,這也都只是自己的錯覺而已吧;如果只是因為覺得空虛的話,那麼找誰來填補都是一樣的啊、為什麼還要挽留他呢。


  李燦熺和他就這麼僵持不下了好一會。
  直到崔鍾顯終於再也忍無可忍的轉過整個身子,雙手抓住了他的肩膀,用力的把他推往牆邊、狠狠的壓在牆上。

  背部結結實實的撞上牆壁,讓李燦熺痛得都皺起了眉;可即使是如此,他仍然執拗的抓著崔鍾顯的手臂不肯鬆手。

  「哥到底想要我怎麼樣?」崔鍾顯的聲音壓抑得幾乎有點顫抖、好像快要哭出來了似的。

  有時候熱情有時候卻又冷淡,好像很親密卻又感覺遙不可及──這樣子的李燦熺,簡直讓他快要發瘋、快要無法呼吸了。

  「我到底要怎麼做才好?……」

  和他強硬的動作正好相反,崔鍾顯這麼問著的時候,神情裡的迷茫簡直就像是個迷失了回家的路的孩子。

  李燦熺像他夢裡的島嶼:看起來是多麼的美好、而他又是多麼的渴望,明明就近在眼前,可是他卻拼了命也到達不了。


  背撞得很疼、肩膀也被抓得很疼……但是這些,都比不上那孩子眼裡的疼吧。明明是見不得他受委屈、容不得他難受的;可是到頭來,又一次狠狠的傷害了崔鍾顯的,還是自己啊。

  李燦熺咬住了下唇,突然開口:「……不要走。」
  他鬆開了崔鍾顯的手臂,轉而用雙手捧住了他的臉頰。

  「──留在我身邊就好。」
  除此之外,他別無所求。

  崔鍾顯一時之間竟然有點愣了神。
  那人仰著臉、專注的注視著自己的樣子看起來太過美好,那雙捧著他的臉的手那麼的溫柔、那麼的小心翼翼,好像將他視為珍貴。
  ──叫他無法抗拒。

  他任由李燦熺吻上了自己。

  「我喜歡你啊……鍾顯。……」
  他含著他的嘴唇說出的話模糊不清。

  可是崔鍾顯卻聽得很真切。

  慢慢的,他開始回應起了李燦熺的吻。吸吮著那人主動貼上來的雙唇,甚至是霸道的伸出舌頭舔舐,直到他難忍的微微張開了嘴、任由自己肆虐。

  單單只因為那個人的一句話,從前至今所累積的所有陰暗冰冷的憤懣和悲傷,都有如嚴冬的冰雪在陽光普照下緩緩消融、化為柔柔的春水──
  崔鍾顯想,自己大概永遠也沒有辦法拒絕李燦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カテゴリー: Teen Top同人衍生  多CP / Love So Sick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