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10. In The End (fin.)(*)



10. In the End

  安丹尼爾盯著手裡的一只耳環,看了很久、久到幾乎都有點出了神。

  那耳環不是他的,看樣式也不像是方旻洙的。
  可是卻出現在方旻洙的臥房裡。

  為了撿從床頭櫃上掉進床縫間的手機,竟然讓他不小心發現了這個……安丹尼爾的心情很有點複雜。
  看了看掌心裡樣式簡單的耳釘,上面已經積了厚厚一層的灰塵和棉絮──至少可以確定的是,這不是最近才掉在這裡的吧。……

  annyeong,旻洙哥的ex。
  他在心裡默默的說。

  安丹尼爾沒有告訴方旻洙自己在他床縫裡「驚人的發現」。

  畢竟回想起當初自己告白的時間點,也是有點理虧──明明猜到了那時方旻洙大概已經有了交往的對象,卻還是孤注一擲的對他說了喜歡。
  老實說安丹尼爾一直不確定自己這樣算不算是橫刀奪愛。……

  雖然方旻洙總是否認那時候有對象的事,但是現在連那人的耳飾都被自己給找到了……如果是在別的地方發現的也就罷了,可是偏偏是掉在方旻洙房間的床縫裡。

  ──這下可真是出大事了啊。……
  安丹尼爾忍不住聳起肩膀,誇張的嘆了一口大氣。

  這件事情讓他心神不寧了好幾天;又是好奇究竟方旻洙的ex會是長得什麼模樣、又是有點淺淺的罪惡感,還有一點對方旻洙的怨懟和遷怒。

  原本以為等到自己的心情重新平靜下來、這件事大概也就這麼過去了;安丹尼爾還真沒有想到會有這種發展──

  起因還是自己過於旺盛的好奇心。

  那天傍晚,在離開公司前剛好經過了行政員工們的綜合辦公室。看見幾個平常也相當熟稔的nuna們正聚在同一台電腦前看著什麼,於是他也湊了過去,順口問了句:「nuna,你們在看什麼啊?」

  「哦,Niel啊,」和其他人吱吱喳喳的討論得正在興頭上的nuna轉過頭來看見是他,興衝衝的拉著他一起擠到電腦前。
  「這是前年我們全體員工年末聚餐時的合照呢,你看那時候那個誰誰啊……」

  前年的時候自己還只是個正準備著出道的練習生、還沒有資格出席像年末的全體聚餐這樣的場合呢;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才格外有興致的湊在液晶螢幕前,津津有味的看著大家以前的模樣。

  那時候的方旻洙沒有什麼變:依然是一身休閒又簡單的黑白色系衣褲,配上一頂帽簷壓得低低的棒球帽;而站在他身邊的是李燦熺前輩──兩人果然是很要好的朋友啊……

  還在這麼想著,一邊漫不經心的看著nuna們點了電子相簿裡的下一張相片──那是一張李燦熺的側面獨照──;安丹尼爾卻突然怔住了。

  李燦熺的左耳上有三枚耳釘,其中一個看起來非常眼熟。
  ……很像是自己昨天還拿在手上看著看著,暗自內心糾結了一番的那個玩意啊。

  關於辦公室的nuna們後來的討論,安丹尼爾一句話也沒聽進去;勉強的笑著和大家說了聲「明天見」之後,就先行離開了。

  雖然不是約定好到對方家去過夜的日子,但是想見面的衝動太過強烈了;去方旻洙家的一路上安丹尼爾渾渾噩噩的,好像想了很多、卻又好像什麼也沒有想──
  見到面之後要說什麼呢……質問什麼的那種事,他做不出來啊;再說,這又有什麼好質問的呢。

  跟李燦熺交往過嗎、愛過嗎。
  ……如果是,那又怎麼樣呢;想問自己是不是第三者嗎,可是其實他很駝鳥心態的並不想知道答案──即使心裡過意不去,他也一點都不想放手、


  然而想得再多,實際上當見到面時,安丹尼爾連思考也沒有的就迎了上前、無視在半掩的門後方旻洙滿臉的驚訝,用力的一把抱住了他。

  「Niel……怎麼了嗎?」
  對於他的反常,對方的語氣很是關心,一隻手臂立刻有力的回擁住了他、把他往屋內帶,另一手則順勢關上了門。

  「沒事不能來嗎。」
  他知道自己的語氣很不好──帶刺而且任性──,但是他就是無法克制。在這個人面前,他就是無法克制。

  方旻洙有點哭笑不得。「可以,當然可以。」
  他用著一貫含糊不清的發音低低的哄著他。

  溫暖的體溫和對方笨拙的安慰、一雙大手富有節奏感的輕輕拍撫著自己的背,很輕易的就安撫了安丹尼爾原先躁動的心情──或許該說,因為這人是方旻洙吧、因為從他的動作中感覺到了對自己的溫柔和珍惜,所以緊繃的情緒也緩和了下來。

  不安的感覺被撫平了。
  其實,他也只不過是想確認自己在對方的眼中確實是特別的。

  這個男人,現在是屬於他的啊。無論過去和什麼樣的人見面過,或許相愛過、或許發生關係過……

  安丹尼爾勾住他的脖子、把他拉近自己,然後主動的吻了上去。

  ──可是現在,這是他的男人啊。


  方旻洙楞了一會才漸漸的開始回應起他的吻,吸吮著安丹尼爾略厚的嘴唇,以舌尖細細的舔畫他輕抿的唇縫,意圖闖入肆虐。

  正想要更進一步時,卻突然感覺嘴上一痛。
  他摀著嘴退開一步。

  「呀、你幹麼突然咬人啊你……」方旻洙的聲音比平常更加含糊不清,聽上去倒是沒有生氣,只是顯得很無奈。

  安丹尼爾則是「哼哼」兩聲,笑得一臉小人得志。
  ──關於隱瞞過去交往對象的事他就不計較了;不過,略施薄懲總不算過份吧。

  他想,就算時間重新來過,自己大概還是會爲了這個人、義無反顧的做出相同的事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為是公司裡第一組成功推出的女子團體、並且這次的迷你專輯也獲得了不俗的成績,於是當結束宣傳期時,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是一片歡欣鼓舞的氣氛,還約了時間一起聚餐慶祝。
  至於在整個打歌期間,每一場表演上都和成員們合作無間的舞團團員們,自然也是一個不落的全部都出席了慶功宴。

  崔鍾顯雖然看起來成熟,但畢竟骨子裡還是個愛玩愛鬧的小夥子,在這種慶典似的氣氛下、又加上大夥的起鬨助興,他自然是喝了不少;雖然還不至於會到走路一步三晃的程度,但是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打了電話給李燦熺、要對方來接自己回去。

  當然免不了要被李燦熺嘮叨的唸上一頓「怎麼喝得這麼多」、「呀,你就這樣傻傻的給人家灌酒啊」之類的話;但是在崔鍾顯微醺的眼裡,輕輕皺著眉頭叨唸個沒完、卻還是體貼的走在身邊好讓自己可以倚靠著的燦熺哥,看起來倒是顯得特別的可愛。

  李燦熺的身高比他略矮一些,崔鍾顯只要稍微撇過頭就能看見他的側臉。那張小嘴一張一合的在說些什麼,其實他根本就無心去聽,只是順從本能的湊過臉去想親吻他的嘴唇。

  「呀、你……!」李燦熺一時猝不及防。

  竟然被這頭酒醉的小熊給偷襲了──
  這裡可是大馬路上啊!

  他有點哭笑不得的想,崔鍾顯這傢伙喝醉後的行徑怎麼就跟個喝花酒、調戲女孩子的醉大叔沒什麼兩樣呢。

  大概是偷得一個吻讓崔小熊心滿意足,接下來他都表現得相當配合;只除了在李燦熺試圖要將他塞進車後座時,小小的抗議了一下說「想坐在哥旁邊」,於是被轉而安置在副駕駛座。……

  李燦熺挨過去幫他扣上安全帶時,頭頂的髮剛好蹭過他的下巴;那柔軟的觸感如此細微,卻讓他的心臟狠狠的顫抖了一下。崔鍾顯一時沒忍住,又湊上去在他耳朵上偷親了一下。

  嘴唇吸吮的「啾」一聲明明很輕,卻在耳邊被放大到令人感覺害羞。
  略感彆扭之下他下意識的就想白那人一眼,卻在看到對方臉上的笑容之後不自覺的緩和下了表情。

  ──崔小熊看起來心情很好。

  於是李燦熺裝作若無其事的坐回了駕駛座,好像剛剛沒有發生那件小插曲一樣的逕自轉動車鑰匙、發動引擎。

  其實他的心裡卻不是這麼冷靜的。

  自從開始在意崔鍾顯以後,自己對於那個人臉上任何一點細微的表情變化都特別敏感;儘管上次最後是豁了出去的挽回了他,可是從那之後,那孩子在對待自己時總是顯得帶有一點保留。
  好像兩人的關係又往回倒退了一點;崔鍾顯看著他的眼神裡還是有著令人心疼的壓抑。

  ──如果能讓他一直像現在這樣笑著就好了。


  深夜的道路上車輛也少了,看著反正剛好順路,李燦熺於是在路邊停了下來加油。掏出皮夾刷卡付了錢之後回到車上,才重新開上馬路沒多久,卻被副駕駛座上的那小子給纏住了。

  「哥的皮夾裡……放的是誰的照片?」崔鍾顯問。
  見李燦熺大有裝死裝聾、就是不肯好好回答自己的樣子,他索性整個人都壓了過去,伸手就要去搶對方手裡的皮夾。

  這小子果然是喝了酒之後膽子也跟著變大了嗎……!
  李燦熺好氣又好笑的想;正在開車的他面對對方的進犯無力防守,於是皮夾失守之後,因為害羞所以只好故作目不斜視的直直盯著眼前的道路。

  崔鍾顯安靜的翻著他的皮夾。
  透明夾層裡的照片,對他來說既熟悉又陌生──初中生時代的自己,距離現在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了;圓圓的饅頭臉不如現在的稜角分明、身高也還只是捉急的在170公分那一條線上探頭。……

  但是即使是這樣子青澀的、稍顯不足的自己,卻也被李燦熺好好的收藏了起來。

  他忍不住看了眼身邊那人──雖然是一臉正經的開著車,然而泛著淡淡粉紅的耳根卻早已出賣了真實的情緒──,然後將自己的整個身體都靠上了李燦熺的身子,動情的吻上他的耳朵。

  「啊、不要這樣。……」李燦熺喃喃的拒絕聲,老實說,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看著那人的耳朵從原本的粉紅變得紅透,崔鍾顯更是變本加厲的舔著他的耳廓,一手也不安分的伸到了李燦熺的胸前撫摸、然後來到小腹,緩慢的一路下移摸到了他的雙腿之間。
  而他這樣的行為顯然還是太過分了一點。

  「a xi……崔鍾顯你想害死我們兩個啊……!」李燦熺驚喘了一聲,連粗話都罵了出口。
  他既要掌控方向盤開車,又想抓住那隻在自己腿間作亂的大手,一時之間顯得很有點手忙腳亂。

  可是更該死的是,那傢伙竟然還毫不臉紅的這麼說──
  「我想和哥做愛。」

  崔鍾顯的嗓音暗啞,手指在他的敏感處撫弄揉捏;李燦熺沒一會就哭笑不得的發現自己已經對他的挑逗起了反應。

  「就快到家了……」
  「等回去再、……不可以嗎?」他放軟了音調幾乎是懇求的問著。

  而對方卻對他的低姿態毫不領情,反而是隔著褲子更用力的搓揉著他半勃起了的下體。
  「──我現在就想上你。」

  能不能有一點自制力啊你!
  ──李燦熺腦內這句罵的其實不是崔鍾顯,而是自己。

  這是自從李秉憲那件事引發了兩人的爭吵、即使是合好以後,崔鍾顯第一次對他表現出這麼赤裸裸的欲望和渴求。
  而無論於生理、或是心理,李燦熺都一點也不想拒絕他。

  心裡糾結了一陣,最後李燦熺還是放棄了抵抗──甚至是示好的微微張開了大腿、好讓對方的手能夠更放肆的撫摸自己。他得很努力才能夠穩住因為快感而難以自制的顫抖著的雙腿,勉強的交互踩著煞車和離合器,把車子給安全的停在了路邊。

  在車上做這種事讓他有點不安;雖然說時間已經很晚了,這又是一條位在住宅區裡的小巷,在這時間應該少有人會經過、即使有人經過,自己的車窗也有貼上深色的隔熱紙,應該是不會被看見。……
  李燦熺一邊意識模糊的這麼想著,一邊仰著頭任由崔鍾顯親吻著他的頸側、原先撫摸著他的下身的手也開始急切的拉扯起了他的褲頭。

  明明心理上還是有些抗拒的,然而這種違和的刺激感卻反而讓他變得更加敏感,單單是崔鍾顯伸出舌尖舔過他的脖子、手指隔著薄薄的內褲碰觸到他的性器,就讓李燦熺忍不住發出了輕輕的呻吟。

  「哥喜歡我摸你嗎?」崔鍾顯的呼吸也有點不穩,這麼問著的語氣裡帶了點笑意。

  ──壞透了、可是,卻很性感。

  李燦熺無語了片刻,然後才誠實的輕輕點了點頭。他在狹小的空間內雙手撐著椅背挪動著身子,好讓崔鍾顯能順利的褪下自己的長褲;然後咬著唇低下頭,看著對方將他的內褲也一並拉下,任由它們掉落在駕駛座前的地面上。

  他覺得自己此刻的腦海裡是一片混亂。被崔鍾顯的嘴唇和雙手碰觸過的地方都感覺躁熱得可怕;他想,這大概只有那人更多的愛撫才能夠緩解。

  「過來。」
  崔鍾顯摟著他的腰,稍微使力的把他拉向自己。

  李燦熺有點笨拙卻相當乖順的按照他的意思挪動著身體,直到光著下身、雙腿大開的跨坐在崔鍾顯身上──必須得說,這種狀態讓他興奮又羞恥得有點濕了雙眼。


  平常要這麼做的話總是有點顧忌,現在卻可以如此肆無忌憚的碰觸、親吻著李燦熺;對崔鍾顯來說,這比酒精還要更讓人眩暈而無法自拔。

  他吻上了那人張合著喘氣的嘴,一手大膽的揉捏著他渾圓小巧的臀部,另一手則拉著李燦熺纖細的手腕按在了自己的胯間。
  「哥……幫幫我吧、我也想要你摸摸我。」

  用撒嬌的鼻音說出這種話的崔小熊叫人無法拒絕。
  李燦熺只猶豫了一下,就伸手開始解他的褲頭,然後拉下了內褲、讓碩大的陽物彈了出來。他溫柔的用手掌包覆住崔鍾顯火熱的陰莖,握在手中上下套弄著。

  崔鍾顯忍不住從喉中發出低微的呻吟。
  李燦熺的主動讓他感到意外又驚喜,他不禁覺得,僅僅只是像這樣互相愛撫著彼此的身體好像就已經足以讓自己達到高潮。……

  可是光是這樣還是不夠啊,他的心仍然感到空虛──因為從李燦熺那得到的東西實在是太少了、太虛無了,這麼多年來沉重的愛逼得他好像瘋了一樣的、想對李燦熺索求他所有的一切。

  於是壓抑了太久的情緒,在對方難得順服柔軟的態度下就這麼爆發了出來。像是猛然襲來的大浪,沖垮了沙灘上脆弱的沙堡。

  他抱起了李燦熺的臀強迫他半跪在汽車的座椅上,分開的雙腿讓脆弱的後穴完全暴露了出來;接著用自己已經分泌出了不少前精、變得濕潤的龜頭,強行抵開了緊閉的穴口,一用力、粗魯的直接插了進去。

  李燦熺痛得叫了出聲,然而他卻立刻又咬住下唇忍著噤了聲。在這種幾乎是毫無潤滑的情況下,其實無論是插入的或是接受的那一方都不好受;而這一下狠狠的刺激更是讓李燦熺連眼淚都掉了下來。

  可是他卻沒有逃離身下的人所給予的痛苦,反而只是緊緊的抓住了崔鍾顯結實的臂膀;好像緊緊攀附著懸崖、只有這樣才能生存的鹿子百合。

  看見李燦熺的眼淚滑過臉頰,崔鍾顯頓時覺得像是被狠狠揍了一拳、從情慾和自身過於強烈的情緒中清醒了過來。

  不應該是這樣的。……
  明明是捨不得看見那個人掉淚的,卻還是因為自己無法克制的、一時的衝動而傷害了他。

  「痛嗎?……對不起、我……」
  崔鍾顯看起來簡直像是個做錯了事、手足無措的等著被大人責罵的孩子。

  他甚至急急的想退出李燦熺的身體。

  可是李燦熺卻不讓他抽出,反而以更纏綿的姿態摟緊了他的脖子,整個人軟倒在他懷裡。
  「──pabo。」他喘著氣喃喃的罵。

  李燦熺抬起臉看他;明明疼得冷汗都冒了滿額頭,卻對他露出了勾人的漂亮笑容。
  「吻我。」他的聲音有點啞,命令的口吻中帶著點不明顯的撒嬌。

  崔鍾顯楞了楞,然後才遲疑的吻上了李燦熺微張的雙唇。像是想要彌補自己方才的粗暴,他小心翼翼的吸吮著李燦熺的嘴唇、討好的細細舔吻。

  那種細小的觸感讓李燦熺覺得全身一陣酥麻。

  他用雙手挑逗的愛撫著崔鍾顯結實的腹肌。甚至是空出了一手,伸到自己的後處按揉著兩人結合的地方、試圖放鬆一些。

  他在兩人的唇舌交纏之間,一邊發出了有些苦悶的輕輕哼聲、一邊緩緩的坐了下去,讓崔鍾顯的陰莖一點一點的埋進自己體內,直到完全沒入。

  「這樣會痛吧……?」崔鍾顯心疼的撫摸著他的臀縫間窄小的穴口。
  雖然從這個角度看不見,不過可想而知,在沒有經過任何潤滑和擴張的情況下,就被粗大的陽物給強行進入,李燦熺的小穴現在肯定是又紅又腫。

  可是,李燦熺回答的聲音雖然有點顫抖,語氣卻很堅定。
  「沒關係的。……」

  他主動的開始擺動著腰肢;一開始只是小幅度的讓崔鍾顯的龜頭頂在自己的內壁上研磨,漸漸適應了之後,李燦熺的動作就情不自禁的變得激烈了起來。

  「唔……」
  被他這樣套弄著敏感處,崔鍾顯也忍不住發出了低低的呻吟。他握住了李燦熺的腰,取回了主控權,有力的一下一下由下往上頂弄著。

  「啊!……哈啊、……」李燦熺被他幹得不斷的呻吟,抓著他的手指都陷進了他厚實的肩膀。

  他的燦熺哥迷離的眼神和酡紅的雙頰看起來實在太過媚人,後處的小穴更是緊緊的吸吮著他不放;強烈的快感加上視覺上的刺激,讓崔鍾顯在一陣猛烈的抽插之後,終於忍不住在李燦熺的體內射了出來。

  李燦熺嗚咽了一聲,全身都不禁抖了一下。本來就較為敏感的身子,在崔鍾顯強力的侵犯之下,前面勃起的性器甚至在未經碰觸的情況下也吐出了一點濁白的稠液。

  崔鍾顯喘了口氣,伸手過去握住了他的陰莖來回套弄著;沒一會,李燦熺就斷斷續續的射出了一股股濃稠的精液。

  高潮過後,他失神的趴在崔鍾顯的肩頭喘氣。
  好半晌,稍微平復了過於急促的呼吸,李燦熺才乾澀著嗓音開口叫了他:「鍾顯吶,……」

  崔鍾顯沒有回答,只是溫存的撫摸著他瘦削的背脊,表示自己正聽著。

  可是李燦熺卻又挪了挪位置、坐直了身,垂下眼簾看著他──那雙和自己對視的眼還因為方才激烈的性事而兀自溼潤著,裡頭有些情緒纏綿得讓他看得不禁有點恍惚。

  「我喜歡你。」
  「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你。」

  這是李燦熺第二次對他說出「喜歡」;反覆的、用著有點脆弱的語氣,這麼對他說著。

  「我的全部都是你的啊……」
  他的聲音柔柔的傳進耳裡,好像潮水輕柔的拍打海岸。

  崔鍾顯不禁想,如果李燦熺就像是這樣溫柔拍撫海岸的浪潮;那麼,隨著時間過去,終究能夠撫平所有過去的悲傷和不安,在那幽黯曲折的海岸上所刻劃出的痕跡吧。……

  不是謊話也不是敷衍,李燦熺是真的把自己完全交給了他、想好好的和他過日子的。
  而這一次,崔鍾顯願意毫無保留的相信他。

  他相信他們還有很多的時間,足以將自己身上那些曾令彼此受傷的稜稜角角通通都磨得溫潤圓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劉昌炫跟往常一樣,不緊不慢的跟在李秉憲身後三、四公尺左右走著。

  自從上次從韓國回來之後,李秉憲一直很忙,除了雜誌社原本的工作以外,還應人之邀參與了幾次不同單位的拍攝工作、甚至前兩個月還在市中心的藝文空間辦了一場小型的攝影展。……
  直到上個星期,大概是因為這些日子來太過操勞、連帶身體的免疫力也下降了,原本只是小小的感冒卻讓李秉憲一連在床上躺了好幾天;幸好那個時候他手上的工作正好都告一段落了,也幸好還有劉昌炫在身邊可以照顧他。

  其實劉昌炫是看得出一些端倪的:無論是先前李秉憲在忙碌的生活之中,不惜排除萬難也要回韓國的母校演講、或是他在出發之前,那種怎麼也掩飾不了的緊張和期待的模樣、又或者是,從韓國回來之後,李秉憲一反常態的消沉──這種「消沉」並不是指一種荒廢停滯的狀態,相反的,反而是異常的過度忙碌,就像是轉速過快的馬達、或是燒得太旺盛的柴火……
  劉昌炫不知道這該怎麼形容才對,但是他知道,轉速過快的馬達如果不停下來,遲早會因為過熱而燒毀;燒得太過盛旺的柴火,只消不多時間就會全部化為灰燼。……而這兩種情況,都並不是他所樂見的。

  於是他也曾經鼓起了勇氣,小心翼翼的問過李秉憲「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哥要不要聊聊呢」;可是對方也只是在微微楞了一楞之後,淡淡的笑著摸了摸他的頭髮。

  「……還行。」李秉憲只是用他一貫的那種慵懶輕緩的語調,這麼回答他。
  「我還可以撐得住。」

  劉昌炫不禁猜測,他說的「還行」、「還可以撐得住」,指的究竟是最近工作量大幅增加的事,還是某些更深入內心的問題。
  ……李秉憲到底知不知道,他想關心的究竟是什麼。

  但是這麼露骨的問題劉昌炫終究還是問不出口,既是覺得自己其實並沒有立場和資格這麼問,也是有些害怕──怕喜歡著對方的情緒露了餡、也懦弱的怕聽見李秉憲的回答。
  無論對方是拒絕多說,或是要坦白的向自己吐露對李燦熺的感情……劉昌炫都沒有把握能夠承受得住。

  所以他乾脆就不再繼續追問了。
  那天晚上的後來,他只是靜靜的陪在李秉憲身邊,乖巧的任由那人骨節分明的右手一下、又一下的撫順自己的頭髮。


  李秉憲還真是個閒不住的人啊。
  劉昌炫走在他的後面,一邊看著前面那人的背影、一邊就忍不住這麼想著。

  明明感冒才剛好轉一點,就一刻也待不住的硬是拉著他一起出門、說是什麼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拍的都是人像,好久沒有拍風景和靜物了,突然很想拍照云云的。……

  而原本應該堅定立場要對方待在家裡好好休息的自己,也在那人又以身為哥哥的身分威逼、又用軟軟的聲調再三拜託的軟硬兼施策略之下,一點也堅持不住的就答應了一起出門逛逛。

  ……其實說穿了,還不是自己禁不住「能和秉憲哥兩人單獨出去玩」這種想法的誘惑。
  劉昌炫簡直都有點要鄙視自己了。

  走在前方的李秉憲胸前掛著台相機──就是那台他作為私人用途使用的低階單眼相機;劉昌炫想到這裡不禁覺得心裡好像被誰給捅了一下似的、鈍鈍的痛了一下,於是他努力的想要忽略那種有些痠脹難受的情緒──,身上穿著的淺色牛仔襯衫袖口捲到了手肘,先前維持了好一陣子的淺金色頭髮染回了黑色之後,讓他整個人看上去一反先前給人的強烈形象,倒是意外的顯得特別乖巧。

  他瘦削的身影在曼哈頓的街道上已然是一道引人注目的風景。

  ──這個人還真是沒有半點自覺啊。……
  劉昌炫暗暗的嘆了口氣,然後習慣性的就把兩隻手掌都舉到了雙眼的高度,伸出食指和拇指、框住前面那人的身影。

  李秉憲拍攝的是熙來攘往的紐約市街景。
  而他在用他的方式拍攝著李秉憲:那人側過臉讀著路邊招牌的模樣、漫不經心的抬起頭看著LED廣告看板的模樣、專注的手動調整著相機的焦距拍照的模樣、低下頭檢視剛拍下的照片的模樣……劉昌炫拍下了每一個、每一個,令他心動的李秉憲。

  每一次「喀嚓」響起的快門,都是一次心動的聲音。


  「呀,劉昌炫你……」
  終於發現原本走在身邊的人不知何時落到了自己後頭,李秉憲於是轉過了身來,想叫身後那小子走快點、跟上自己。

  卻一回頭就看見那孩子正傻呼呼的站在幾步之外,用手指框出了個方形、湊在雙眼前面,好像小時候孩子們之間遊戲時裝作拍照的動作。

  而劉昌炫則是完全被他這一轉身給嚇得呆了──這麼久以來,明明那人從來也不曾看見在他身後的自己的,為什麼卻偏偏今天就……
  他一時愣得作不出反應,「手指相機」也就這麼尷尬的僵在了原處、動彈不得。

  李秉憲看著他這副傻懵樣,一時也說不清自己心裡是什麼感覺……倒是忍俊不住,嘴角彎起了好看的弧度。他靈機一動,舉起了手上的相機,對準了幾公尺外還傻站著的劉昌炫,稍微調整了焦距之後就毫不猶豫的按下了快門。

  ──很可愛啊。
  滿意的看了看相機螢幕上的劉昌炫之後,李秉憲才又調侃的開口:「呀,你、在那裡做什麼啊?」

  劉昌炫直到這時才宛如大夢初醒似的猛然回過神來,連忙裝作若無其事的收起了手指,然後侷促又彆扭的朝李秉憲走了過去。
  「我只是……呃,在練習構圖……」他這麼說的聲音比蚊子還細微、嚴重的底氣不足。

  「哦──」
  「用我的背影來練習構圖,是嗎。」而李秉憲那傢伙居然還笑得一臉促狹的故意這麼問。

  劉昌炫不禁臉上一熱,「是啦、是啦……就是這樣沒錯。……」
  眼看自己的小心思都被李秉憲給看穿,他索性有些自暴自棄的咕噥著這麼回答。

  「呀,拍人物好歹要像這樣才行啊……」李秉憲忍著笑擺出了說教的姿態一邊說著,一邊把自己的相機轉了個方向、舉到劉昌炫面前,好讓他看見螢幕上的畫面。
  「看看吧、看看,要像這樣。」……

  劉昌炫看著那台相機裡的照片,一時失去了言語──
  那不是剛剛正在李秉憲身後「偷拍」的自己嗎。

  想不到李秉憲不光只是做做樣子逗他而已,竟然還真的把那樣子的自己給拍下來了。

  然後,他突然發現了什麼,忍不住驚訝的「咦」了一聲;引來李秉憲好奇的抬眸問了句「怎麼了」……
  「沒事、沒事。」劉昌炫趕緊回答。

  ──他就是有十個膽子也不敢問對方,為什麼原先遍布滿相機裡每個角落的李燦熺,如今卻連個影子也沒有了。……

  滿滿的風景照和靜物照裡,只有自己一個人的照片。
  照片裡的他,就像往常一樣,以手指圍成的框作為觀景窗、雙眼作為鏡頭,一心一意的拍攝著走在自己前面幾步的李秉憲。

  劉昌炫悄悄的偷看了眼李秉憲;而對方看起來倒像是還挺滿意那張照片,再次檢視時臉上一直掛著淺淺的笑。


  當李秉憲再次邁開步伐往前走時,劉昌炫還傻楞楞的站在原地。

  通常都是這樣子的:他會乖乖的跟在他的秉憲哥身後,安靜的看著他的背影,亦步亦趨的往前走。
  可是這次卻不太一樣──

  李秉憲停下了腳步。
  「呀,快點過來啊、你!」他回過身來,瞇著一雙因為近視而有些畏光的眼,語氣聽起來像是很不耐煩似的,可是臉上的表情卻笑得相當燦爛。

  劉昌炫一時看得有點出了神。
  於是他在楞了兩秒之後才遲鈍的應了一聲「哦」,然後急急忙忙的小跑著跟了上去。


  ──真好。
  他想。

  終於有這麼一天,李秉憲也會看見跟在他身後的自己了。
  不再是一前一後的一個跟著一個;而是肩併著肩的、像這樣子,兩個人看著同樣的風景一起走著。


  他想起李秉憲曾經說過,之所以會學攝影,最開始的原因其實只是單純的為了想捉住些什麼──只是為了捕捉那些曾經在某一個瞬間,觸動了自己的事物;而那可能是一片楓紅遍野的深秋景緻、可能是一只作工精巧的琉璃工藝品、……
  也有可能,僅僅只是一個人。

  而每一次當他按下快門,代表的,都是一次心動。






  LOVE SO SICK,
  BUT WE JUST KEEP LOVING.

  ──'TILL WE FIND THE REMEDY.

  TO ME, THAT’S SIMPLY,
  YOU.






Love So Sick 全文
fin.

2013.06.25 09:40P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カテゴリー: Teen Top同人衍生  多CP / Love So Sick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史庫 ⇒

完結了qwqqqqqqqqqqq
大家最後都能得到眼前那人的回眸實在是太好了qwqqqq

  • 2014.10.26
  • Sun
  • 22:0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史庫

因為我是捨不得虐大家的親媽(O?) TvT
最喜歡HE惹~

  • 2014.10.27
  • Mon
  • 19:5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郁漾 ⇒ No title

鴆吶~~~~~~~~
每次回味起這邊真的最後一篇都會讓我超想哭QQ
尤其是最後一段的LR

這邊是漾漾
表示偷偷來這邊給你一個驚喜~(不#

  • 2015.07.19
  • Sun
  • 23:0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漾漾

是漾漾~~~~~♡
看到你出現在這邊真的很驚喜吶ToT

謝謝你還來回味(?)這篇QQQQ
不要哭阿,最後大家都得到幸福了
雖然LR是開放式的結局,但也請往好的可能想吧♪

  • 2015.07.21
  • Tue
  • 22:2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