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篇 / Happy Birthday -1

2014.10.27(Mon)

『 Block B同人衍生  主B安 / Only You系列』 Comment(0)Trackback-

Only You後篇
 ──Happy Birthday


  『宰孝啊!吃飯了嗎?』
  筆記型電腦螢幕上、Skype的視訊畫面裡,那人關心的問他。

  「嗯,吃過了。」他乖巧的點頭回答。

  明明是身處在朋友們正鬧騰的為自己慶生的PARTY上,卻還是不忘關心他吃飯了沒。……
  照理說,安宰孝應該要有點感動、或至少也應該是開心的才是。

  然而他卻不是。

  今天是李敏赫的生日。但是甫一畢業,就進入曾經實習過一段時間的某劇場,成為藝術總監助理的安宰孝,正好這幾天得跟著上司留在首爾參加一場研討會;而李敏赫本人則是必須為舞團接下來新一季的表演,和成員中其他幾位編舞的主要負責人一同前往日本,與下一期選定合作的作曲家見面。
  ──總之,就是造成了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兩個人卻無法待在彼此身邊的討厭狀況。

  安宰孝其實本來也沒想太多的,畢竟都是工作上的事情、那也是沒有辦法,況且兩人的生日也不過差了兩週,他們之前也說好了等到安宰孝生日的時候再一起慶祝的。……

  可是、想不到看著對方那邊的視訊畫面,他還是覺得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安宰孝想,這大概尤其是因為,幾個星期前在李敏赫所屬的舞團剛決定了下一季的合作對象之後,對方曾經不經意的向他提起:「好巧,那個作曲家,我曾在酒吧裡見過他一面。」
  「就是遇到你的那一天……原本看上一個紅頭髮的傢伙,還沒過去說話,你就一屁股坐到我腿上了。」李敏赫笑著說。

  對於對方絲毫沒有隱瞞的意思,大剌剌的在他面前說著原本想釣的是別的男人 這種事,安宰孝不禁聽得有點哭笑不得──這人是太沒神經,還是這表示他行事坦盪盪、沒有什麼好不能說的?……

  總之安宰孝就知道了那位在日本、韓國之間兩邊跑的年輕鬼才作曲家名叫禹智皓;而這位作曲家先生的男人,就是那個李敏赫那天在酒吧裡一眼看上、有著一頭紅棕色鬈髮的小帥哥,叫作朴經,是個小有名氣的Underground饒舌歌手。


  『哥你一個人在這偷偷摸摸的幹麼?』
  有個聲音突然打斷了他和李敏赫閒話家常。

  『智皓他們準備要開香檳了──』金有權出現在視訊的畫面裡,一邊拖著長長的尾音,一邊勾住了李敏赫的脖子,親暱的在他耳邊說。

  安宰孝楞了一下才認出金有權:那孩子換了髮型,將原本一頭柔順的栗子色頭髮,往上梳成了霸氣十足的模樣,甚至臉上還化了淡妝、狹長的眼睛周圍描上了黑色的眼線。
  李敏赫看他那副驚訝的樣子,於是解釋:「剛剛有權和其他幾個人跳了一段我們新編的舞給智皓看……要讓他感受一下我們想要的感覺,所以才化了妝、做了頭髮。」……

  安宰孝心不在焉的點頭──老實說他在意的才不是金有權那小子要弄成什麼樣……他只是覺得那傢伙,很危險;無論是那張巴掌大的小臉上小巧的五官、那把特殊的有些甜軟的嗓音、或是和李敏赫格外熟稔親熱的互動,都讓他覺得有股危機感油然生起。

  他還記得那天晚上,金有權跟著李敏赫一起回家;他從眼角餘光看見了金有權曖昧的貼在李敏赫耳邊說話,而李敏赫的反應自然得讓他有點難過──
  說什麼「弟弟」,安宰孝突然就不相信了。

  李敏赫那時候的謊言其實並沒有破綻,比起安宰孝曾經為了待在他身邊而說的那許許多多的小謊,還顯得都要來得高明多了。只是在某些特定的時刻,人總是會對自己在乎的人特別敏感。
  安宰孝自認雖然不算多麼聰明,但是這點本能他還是有的。

  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又一個人突然闖入了視線;那人還一邊吵鬧的嚷嚷著:『Happy Birthday! 親─愛─的─李敏赫──!』
  然後安宰孝就看見,那顆頂著一頭橘紅色柔順短髮的腦袋擠到了李敏赫身邊,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快的在他的臉頰上重重chu了一下。

  場面頓時大亂。
  如果說朴經本來就是個人來瘋,那麼已經有三分醉意的朴經就根本是個瘋子。

  『啊、啊,』金有權詫異的挑了挑眉,有點無措卻又意有所指的看了看視訊另一端的安宰孝。

  而李敏赫則是無暇顧及,他還在跟朴經糾纏著,一邊雙手並用的想推開緊巴在自己身上的人,一邊無奈的笑著大喊:『禹智皓!快來把你們朴經帶走──!』

  ……看著那一片混亂,安宰孝默默的關掉了Skype。

  闔上筆記型電腦時,剛好聽見電子門鎖解開時的「滴滴滴」聲,他下意識的抬起頭看了一眼。
  「回來啦。」然後平靜的和室友及室友的小男友打了聲招呼。

  「嗯。」室友應了一聲。
  「宰孝哥!」小男友則是一貫作風,熱情的喊著他。

  ──「小男友」名叫表志勳,其實一點也不「小」。除了年紀比安宰孝和其室友小了三歲、是和他們兩人就讀同一所市立藝術大學的學弟以外,他不僅是身材高大、嗓門也大得很,整個人往家裡一站都會讓安宰孝覺得自己的生存空間受到擠壓。

  真不知道那麼小一丁點的李泰欥,怎麼會選擇跟這傢伙在一起……就不說兩人身高差了那麼一大截,而且對方還是年下的弟弟;不過更奇怪的是,這兩個人在一起卻一點也不顯得違和,反而還意外的和諧得很。

  「宰孝啊,你抱著電腦坐在這發什麼呆?」
  他的室友,李泰欥走了過來,一邊脫下頭上灰色的毛線帽,一邊歪著頭、略感奇怪的問。

  「啊……,沒事。」安宰孝提起嘴角,心不在焉的笑了笑。

  「哥不是說,晚上說好了要和敏赫哥視訊連線慶生的嗎?」表志勳多嘴的問了這麼一句,還很八卦的扭曲著手指做出一副三八樣。
  「我們剛剛要出去買東西的時候,明明還巴不得我們快走呢、」

  聽了他的話,安宰孝的臉色就又黯了黯。

  雖然對方臉上還是淡淡的掛著笑,但是那感覺就是怎麼看怎麼不對──注意到了這點的李泰欥於是偷偷在表志勳背後踹了他的小腿一腳,示意他閉嘴。

  表志勳哼哼了一聲,委屈的轉過來看著李泰欥;可對方卻看也沒看他一眼,逕自從剛剛出去買東西的購物袋裡掏出一小袋橘子,擺到了客廳桌上。
  「宰孝,要不要吃橘子?」他試探的問。

  「喔、好啊。」而安宰孝的反應卻很稀鬆平常,順手捲起了袖子,然後就挑了顆橘子剝起皮來。

  ──難道是自己神經敏感,還以為安宰孝是和李敏赫怎麼了,所以才一副有些失魂落魄的樣子……?但是現在看起來,那人剝開了橘子之後還順便開了電視,一邊看著綜藝節目,時不時笑個兩聲、一邊津津有味的吃著,又怎麼看也不像是感情受創的樣子。

  李泰欥百思不得其解的站在沙發旁邊,假看電視之名、行偷偷觀察安宰孝之實。
  好半晌,表志勳悄悄的擠到他身邊來,往他嘴裡也塞了瓣橘子。

  「哥,宰孝哥……是不是哪裡不太對勁啊?……」年下的情人湊在他耳邊小聲的問。

  李泰欥不禁就想,表志勳這傢伙其實也還算是滿有眼力的嘛。
  他用讚賞的眼神瞥了他一眼,然後慢條斯理的嚼著嘴裡的橘子,「……你也看出來了?」

  表志勳拼命點著頭。
  「……哥,我們剛剛買的橘子不是無籽的,對吧。」他的問句裡其實沒有多少疑問的成份──畢竟那橘子還是他挑的──,只是因為眼前所見太奇怪,讓他忍不住想要再確認確認……

  「不是啊。」李泰欥略感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無籽的很貴。」

  ──那麼這就是問題所在了。
  表志勳不禁感嘆的想。

  無論再怎麼愛吃橘子的人,也不應該這樣子才對吧,「橘孝哥他,從剛才吃到現在,還沒吐過一粒籽哎……!」

  難不成這位哥愛橘成癡,還想挑戰人體極限、在肚子裡養棵橘子樹嗎!……
  表志勳百思不得其解。

  他和李泰欥一時面面相覷。

  ──看來,好像是該打個電話給李敏赫了。
  小情侶在默默無語的相視中,一秒達成了共識。









  安宰孝想,其實自己沒有生氣的。

  吃完了李泰欥招待的橘子,回到房間之後,卻一點也想不起來剛剛看的綜藝節目內容到底是什麼──他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的心情實在不太好,於是開始試著整理有些混亂的思緒。

  心裡是感覺有點鬱悶,但是要說生氣……倒也稱不上;他想了又想,最後有點不甘心的承認,自己現在這狀況大概就是「吃醋」。

  無論是金有權狀似親密的勾摟著李敏赫的脖子,還是朴經那「啾」一下、印在李敏赫臉頰上的親吻,在在都讓他覺得非常不是滋味。
  老實說,如果光是事件本身可能還不至於讓安宰孝那麼在意的;……加深了他的不安,以致不悅的原因,其實是那兩個人──一個是和李敏赫關係匪淺的「弟弟」、另一個則是當初李敏赫在酒吧一眼就看上的男人。

  安宰孝越想就越覺得,自己剛剛實在是不應該關掉視訊的;應該勇敢的叫李敏赫把那兩個傢伙弄走、只能看著他啊。
  但是結果他竟然是不假思索的逃跑了。

  ──真的是窩囊得很啊。
  他不禁嘆氣。

  明明自己才是正在和李敏赫交往的人啊。

  正要嘆第二口氣時,他卻突然想起──
  ……不對,其實,李敏赫從來沒有確切的說過愛他。而他,也沒有想過要再繼續追問。

  安宰孝一直是這麼小心翼翼的,守著自己在李敏赫身邊的位置。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