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篇 / Happy Birthday -2

2014.10.27(Mon)

『 Block B同人衍生  主B安 / Only You系列』 Comment(0)Trackback-

  第一次見面時他喝得爛醉,連自己是怎麼爬上了這個男人的大腿都印象模糊、更遑論第一印象如何,但他卻記得他的手指在髮間梳過時的細微觸感──那是一種很溫柔的感覺,溫柔到他的頭皮都有點微微發麻、溫柔到讓他一時情不自禁的就開口要求對方帶他走。

  不得不說,那一晚李敏赫折騰了他很久;初經人事的安宰孝在經過那麼激情的一夜之後,隔天早上還能完好如初──幾乎,只除了身體有點酸痛、後面有點疼──的憑著自己的力量、站立在這個地球上,這都得歸功於李敏赫對他算得上是相當溫柔。

  當溫暖的體溫從後背直暖到全身、他迷迷糊糊的發現自己正被摟在一個精瘦男人的懷裡,那人用帶著濃濃鼻音的聲音叫醒了他;雖然嘴裡說的是「你的手機剛剛響了,對方好像說什麼你跟教授十點有個meeting……」這樣一點也不浪漫深情的話,但安宰孝還是只想一頭紮進他的懷裡、再也不要離開。
  也虧得李敏赫還算理性、分得清楚事情輕重,他很有耐心的哄著安宰孝起床去梳洗,看著他昏昏欲睡、一步三搖晃的走進浴室,又看著他穿好衣服;才輪到自己去梳洗。然後把兩人都打理好了之後,又親自領著他去自家附近的地鐵站,路上還順便幫早晨低血壓、精神完全不在狀況內的安宰孝張羅好了早餐。

  被照顧的感覺很好,有人關心的感覺也很好。
  但最讓安宰孝眷戀的還是,那種……被溫柔對待著的感覺:當走到街上、如洶湧潮水般的人群依循忙碌的節奏在身邊熙來攘往,那人依然靜靜站在他身邊,溫暖的大手堅定的握著他的手;當他還在早晨打不起精神的低血壓中,看著地鐵的強化玻璃門發呆時,那人朝他遞來一杯熱咖啡,還不忘提醒他很燙要小心。……

  ──像這樣的小細節都一點一點的刻入了心裡。


  那一晚的荒唐他沒對任何人提起,即使是最鐵的哥們李泰欥他也沒說;不是在乎什麼面子問題、或是每次表志勳都會開玩笑說起的「貞操」──那個大個子的孩子老覺得是他太挑剔了,安宰孝想了想也不知道是該認同還是否認──,總之他只是覺得,那一晚太不真實了;從來也沒遇過一個像這樣溫柔的人,卻是在這種情況下和那人相遇了。
  不真實得好像只要多想想就會出現什麼漏洞,然後發現其實這都只不過是出自一場美麗的幻想。

  ……不過其實安宰孝冷靜的想了想,自己的後腰和大腿整整痠了快兩天,胸口的吻痕甚至過了將近一週都還沒消退;這些都已經足以證明那個叫「李敏赫」的男人確實存在。

  回到生活常軌之後,他一忙碌起來也就沒時間再去想太多;這對安宰孝而言倒不失是件好事。儘管對於剛向自己提出分手的前任也並非有多麼深厚、非此人不可的感情,但畢竟是又一次被甩了、畢竟是自己也用了心經營的一段關係,就這麼因為對方的一句話結束了,安宰孝其實還是滿難過的。

  事情一多起來,難免讓人應接不暇、大有焦頭爛額之感。而這一陣重要節日前特有的忙亂,讓安宰孝一直到了聖誕節當天,才終於得以喘一口氣。

  才剛喘過氣來,他就發現了一件事。
  ──難怪最近老是覺得衣櫃有點空盪盪的,原來是少了那件自己在今年初趁著換季時買起來囤貨的BURBERRY大衣。

  會放在哪裡忘了拿呢,認真的想了好一陣,確定了沒有其他可能性,安宰孝才終於敢對自己承認:那件即使換季打了折後、仍然價值不菲的深色毛料長外套,他確實是掉在李敏赫家了沒錯。
  決定了要去找那人拿回外套時,其實連他自己都不能確定,這究竟是因為捨不得那件才穿過沒幾次的外套、還是根本只不過是因為自己私心的想再見李敏赫一面。

  ──明明兩人是連認識也稱不上的關係,他卻莫名的被他吸引。
  安宰孝想,這大概都是因為那人太過份的溫柔。

  因為李敏赫家離地鐵站很近,原本對於此行不抱多少希望的安宰孝倒是沒花多少功夫就順利找到了。甚至連原本以為聖誕節說不定對方有活動、根本就不會在家;結果也是出乎意料的,他才按了兩下電鈴,門外的對講機螢幕就亮了起來。

  李敏赫拉開大門時,看著他的眼神裡驚訝之情表露無遺。安宰孝在那一瞬間突然就覺得有點難堪了起來──自己現在這樣,到底是又算什麼啊;看李敏赫那副吃驚的樣子,看來在那天道別之後,對方可是一點也沒有把他放在心上呢……

  稍微閃神的時候,那人的臉上卻已經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是來拿那件外套的吧?」李敏赫問。

  安宰孝看著他笑出了一對淺淺的酒窩,不禁有點發楞。
  事實上根本連對方說了什麼都沒有聽清楚,他只好窘迫的應著:「啊、喔……」

  ──沒想到李敏赫笑起來是這麼好看。其實關於那一天的記憶是有些模糊的,對於對方的長相他反而印象不大;在清醒的時候面對那人,讓他很輕易的就紅了臉。
  趁著李敏赫走回屋裡去拿他的外套,安宰孝小口小口的呼著氣、用在零下的溫度下凍得冰涼的雙手貼著臉頰,想讓那種異樣的燥熱能夠快點退去。

  從李敏赫回屋裡拿他的外套、到再次回到門前來,期間也才不過短短的幾分鐘──
  安宰孝看了看窗外下得越發猖狂的大雪,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對方。……

  稍後,在李敏赫溫暖的屋子裡、坐在李敏赫的沙發上、懷裡舒適的攢著李敏赫的小圓抱枕,安宰孝不禁轉動著一雙靈活的大眼,好奇的打量起了屋裡的擺設──雖然來過是來過,可是在那種情況下,還真是一點印象也沒有。

  李敏赫泡了茶來,示意他可以握著馬克杯暖暖手──難道是剛剛接過外套時碰到他的手了?……他怎麼知道他的手凍得都僵了。
  對方的細心讓安宰孝覺得那股熱度不只是從杯壁傳到掌心,而是直直暖進了心裡。

  李敏赫家住的是一樓,只要不拉上窗簾時都可以清楚的看見外面馬路上的情形;好比說,現在有對情侶正在路燈下忘情擁吻。
  其實安宰孝一開始並沒有發現,是在悄悄的跟隨了李敏赫的視線之後才注意到的。

  而李敏赫的臉上也沒有嫉妒羨慕之類的神色,他只是用著百無聊賴的表情看著那兩人。

  安宰孝突然就有種感覺──或許這個人也是寂寞的吧。
  他悄悄的將自己心中對李敏赫的定義,修改為一個寂寞的、溫柔的人。

  ──還有什麼面貌的李敏赫呢、他全部都想知道。

   在來得及為自己好像太過火了的想法感到驚訝之前,他卻已經側過身子、往李敏赫傾身過去,然後笨拙的輕輕吻上了那人的嘴角。

  直到李敏赫驚訝的看著他時,安宰孝才後知後覺的開始為自己魯莽的行為感到後悔。他不安的在對方不發一語的注視下挪動著身體。

  要是他能稍微圓滑一點,那此刻他其實大可笑一笑、隨便扯個話題,輕鬆的化解這膠著的氣氛;可他是安宰孝,不過是個普通人,而且還是個不太擅長談戀愛的普通人。儘管心裡也知道應該說點什麼好轉移一下焦點,可他的腦子裡偏偏就只貧乏的浮現了這幾天來在大街小巷都聽到爛了、很應景的一句「聖誕快樂」……

  ──可是這種時候說這種話多奇怪啊!
  安宰孝在心裡猛烈的吐槽著自己。

  最後還是李敏赫先開的口:「……你這次沒有喝醉了吧。」

  那人的神情似笑非笑的;看不出對方到底在想什麼,讓安宰孝更是緊張。
  「沒、沒有。……」他維持著側仰起臉、看著李敏赫的姿態,傻楞的訥訥回答。

  而李敏赫沒有再給他說話的機會,欺身向前,用自己的雙唇堵住了他的嘴唇。

  安宰孝沒有抗拒,柔順的迎合著他的親吻、甚至主動張開了嘴,讓對方的舌頭放肆的伸進自己的口腔中攪弄。他順著李敏赫的力道躺倒在沙發上,雙手一時間不知所措的、緊張的揪著手邊沙發的椅背,卻旋即被李敏赫給帶著圈上了他的後頸──
  像一對熱情的戀人一樣,難分難捨的擁抱著的姿勢。

  安宰孝只覺得熱,簡直像發高燒一樣的熱,腦袋也沉沉的暈眩著。在清醒的情況下和李敏赫做愛,他全身的感官彷彿都愉悅得顫抖。

  那一晚,除了身上的李敏赫之外,他再也無暇感受其他任何事物。

  在這之後的每一次,都一再的印證了安宰孝先前的印象:李敏赫對他很溫柔──即使是故意使壞、玩弄他的時候也並不粗魯。而這種溫柔,安宰孝卻無法說這究竟是好是壞……他會為了激情過後,李敏赫從背後環抱著他,手指愛憐的梳過他的頭髮而感到快樂;但這種溫柔,卻也會讓他沉溺其中,無法自拔。

  安宰孝開始常常找藉口去李敏赫家:鑰匙沒帶,室友又不開門;但是他其實大可去投靠其他更熟稔的朋友,或者至少學校裡也有研究室可以讓他待著、等等要去勘察的劇場位置尷尬,離他家太遠,反而和李敏赫家比較近;但是其實他也大可提早到劇場去,那裡想必也有空著的休息室可以讓他使用……還有什麼「剛好經過你家,就想到來看看你」的鬼話,他自己都覺得說得出這種話的自己簡直蠢到了極點;但是幸好李敏赫只是「噗哧」的一笑,然後就拉開了大門、對他丟了句「進來吧」,然後還踢了雙拖鞋給他。
  ──幸好李敏赫從來也沒有讓他難堪。安宰孝想,自己的謊言,其實一直都是拙劣得好笑吧。

  他就這麼小心翼翼的隱藏著自己的心意、一點一點的偷偷溜進了李敏赫的生活。

  他說話偶爾結巴的時候,李敏赫總是給予毫不留情的嘲笑,甚至有時候還唯妙唯肖的再現他那話說得不輪轉、磕磕巴巴的拙樣子。一開始安宰孝還為此覺得有點難過,但是後來卻一點也不在意了;因為,某次李敏赫在大肆嘲弄過他的結巴之後,一時「不小心」脫口說出了「哎一古,我們宰孝真可愛啊」這樣的話──而安宰孝看見了那人的眼裡除了戲謔以外,卻意外的也有著隱約的溫柔和寵溺。

  他學會了做飯,起因是李敏赫玩笑的一句「呀,你要賴在我家好歹也要有點貢獻啊。」……雖然他的廚藝至今仍是讓表志勳皺起了一張臉,甚至還學會了怎麼用肢體語言表現出deep blue──根據他本人的說法,這就是嘗過安宰孝的手藝之後,最貼切的心情寫照。

  他的Twitter開始三不五時會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字句,或是他打死也不會上傳的自己的搞笑照片,又或是某個笑起來有著深深酒窩的帥氣男人的自拍照──這當然不是安宰孝的裡人格在夜深人靜時偷偷跑出來作祟,而是某人對於破解他所有的帳號密碼樂此不疲,並且還很喜歡偷偷盜用他的Twitter帳號發些有的沒的東西──李泰欥每次看了總是免不了要「嘖嘖」個幾聲,然後和表志勳兩人交頭接耳的竊竊私語上一陣。

  他有一天終於鼓起勇氣想要告訴對方,兩人第二次見面的那個聖誕節對自己是如何的意義重大──或許那個時候,就算他真的說出了「聖誕快樂」這樣莫名其妙的話,其實也微妙的切合了實際呢:李敏赫對他而言,確實就是像聖誕禮物一樣的存在啊。
  ──他是他所收到過、最珍貴的聖誕禮物。

  可是他太懦弱了;面對著喜歡的人,一句話在心裡千迴百轉,卻膽小得怎麼樣也說不出口。
  可是李敏赫也沒有給他機會說;就像第一次在地鐵站時的離別一樣,明明很想說些什麼,機會卻稍縱即逝。

  安宰孝甚至那時就有種感覺,或許這不是巧合吧……
  李敏赫是真的,不想從他嘴裡聽見那些話的。

  如果這是對方的想法,那他會更加努力的隱藏自己的感情。……至少安宰孝是這麼想的。

  可是,想歸想,實際上卻是談何容易。
  人都是貪心的,儘管再怎麼努力的壓抑自己的心,卻還是沒有辦法遏止想要佔有對方的貪婪想法。如果他不是這麼的不知足,那麼在看見剛結束地方巡迴、回到在首爾的住處,已經好幾個月不見的李敏赫帶著那個男孩回來的時候,他的心也不會那麼難受了。

  那個長相可愛、對他笑得一臉憨態可鞠的男孩子是個年紀比自己要小的弟弟,有著一頭蓬鬆柔軟的褐色短髮,叫人看了就不禁想愛憐的摸摸他的頭──要不是安宰孝敏感的察覺到李敏赫在打開門、看見自己時那一瞬間的僵硬,他一定是這麼覺得的。
  但是他感覺到了;那個叫金有權的男孩,雖然李敏赫說是同個舞團的弟弟,但實際上卻好像不只是這樣。

  他看見李敏赫難得有點局促的頻頻眨眼。
  他看見那個男孩──金有權──,在他轉身的瞬間趴上了李敏赫的肩膀,狀似親暱的附在他耳邊說話。
  他看見吃飯時桌子邊那兩人時不時的眉來眼去,於是自己只好眼觀鼻鼻觀心的默默吃飯。
  他聽見李敏赫在洗碗時和金有權聊天的聲音,隔著水聲和電視的聲音卻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些什麼,只有李敏赫的笑聲無比清晰的鑽入耳膜。
  他……

  他想,其實李敏赫可以不必感到侷促的;他想,其實金有權也不必刻意避開自己的視線才對李敏赫表現出親密的,畢竟,他和李敏赫什麼關係也不是。
  他想,其實金有權大可不必偷偷對李敏赫皺著臉、李敏赫也不必逼著對方非得把桌上的菜都吃乾淨的,畢竟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手藝實在是不怎麼樣。
  他想,如果要他像這樣明明人是坐在客廳裡看著電視,卻得豎起了耳朵拼命的想偷聽廚房裡的動靜,那還不如他自己去洗碗算了……起碼手上有在做事的時候他還不會想得那麼多、心裡也就不會泛酸得這麼難受。……

  回想起這一切,安宰孝就覺得自己果然一直都是個不折不扣的笨蛋。可是李敏赫偏偏就選擇了這個笨蛋一樣的自己:無論是金有權也在的那天晚上、或是後來他不小心說出了類似告白的話,然後又丟臉的哭了的那一晚。

  他想,自己和李敏赫應該可以算是相愛的吧。
  ……可是李敏赫從來也沒有說過。

  向來對自己算是滿有自信的安宰孝,也就只有在面對李敏赫時會顯得如此軟弱。

  ──一次也好,他只是想聽李敏赫親口告訴他。
  那麼,他就可以放下心裡那麼多的不安了。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