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皓經 / Once In A Lifetime -上 (*)

2014.12.16(Tue)

『 Block B同人衍生  主B安 / Only You系列』 Comment(0)Trackback-

 Only You番外之二
 Once In A Lifetime 一期一會


  從小就認識、玩在一塊長大的兩人,相識至今也有十多年了;至於喜歡上那傢伙……也差不多快有十年了吧?

  因為是鄰居的關係,從國小到國中,禹智皓都沒和朴經分開過;即使是分在不同班,兩人卻依然形影不離──對於此點,禹智皓現在想想也覺得青少年時期的自己還真是執著得滿厲害的。
  他還記得從走廊上經過隔壁班時,自己總是習慣性的往那人的教室裡看:朴經的位子在靠窗邊,偶爾幾次看見他趴在書桌上睡覺時,映著窗外透入的陽光,垂歛著的長長睫毛都被陽光暈染成金色的。

  禹智皓那時候就突然有種腦袋變得遲鈍、用力呼吸也吸不到氧氣似的感覺。
  他還記得那時候自己的腦海裡就只有一個想法──

  好漂亮。
  真的,我們Kyungie真的好漂亮。

  一開始他不以為意,從窗外伸手拍那人的腦袋一下,看著他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醒來,看見自己於是一邊咕噥著抱怨、一邊卻咧開嘴露出傻瓜一樣的笑容;禹智皓的心裡就覺得格外滿足。

  ──原來這種感覺叫作喜歡。
  當他終於意識到自己喜歡朴經,那是在對方第一次和一個女孩交往的時候。

  禹智皓其實早在那以前就已經接連著換過了兩三任女朋友,原本以為談戀愛也不過就這麼一回事;這種想法卻在朴經欣喜又難掩靦腆的告訴他,自己和樓上班級的班花交往了的那一瞬間徹底粉碎。

  看著班花和朴經牽著手一起走路回家,從小被教育不可以打女人的禹智皓,生平第一次起了想對一位女性動用暴力的念頭。

  禹智皓的國中時期,雖然憑藉著天生的一點小聰明,課業上好歹也弄了個不上不下的成績;但是至於操行問題……一言以蔽之,就是完全是個狂飆暴走的青少年。

  他漸漸發現,其實自己的每一次衝動都是有跡可循──朴經向來是個大剌剌的、對別人的眼光滿不在乎的個性,於是他這個人也就順理成章的成了校園裡各種傳言輿論的中心之一;而禹智皓,偏偏就是聽不得誰說他一句不好。
  而且朴經這傢伙說起來其實是個滿窩囊的膽小鬼,也就嘴上功夫比別人厲害一點;禹智皓了解他至深,頓時油然而生一股要好好保護這人的使命感。

  於是他的國中三年,在校學習紀錄上大過小過從來不曾少過、人更總是在退學邊緣遊走──然而他卻驚訝的發現,自己早已經記不得和人打了架之後回到家面對父母的責罵、或者是傷口的疼痛,反而是把朴經為他上藥包紮時,那副一張漂亮的臉蛋都皺在一起的模樣,給清清楚楚的刻畫在了腦海裡。
  每次都想調笑的對他說「痛的又不是你,幹麼那副表情」,可是每次、每次,那人不同於平常的粗手粗腳、溫柔得不可思議的動作,都讓他看著看著就喪失了所有言語。

  他還記得朴經第一次為自己上藥時的手是抖的。

  因為那次掛彩的傷口實在慘烈、不先處理一下不行,又怕去了醫院要是通知家長什麼的反而更加麻煩,於是兩人只好想了這麼個不是辦法的辦法:由朴經去藥房買了些治療外傷的藥和繃帶之後,躲在他家堆放雜物的舊車庫裡、就著半明半滅的一顆燈泡投下昏暗又閃爍的光線,替禹智皓處理傷口。

  明明傷口被那人顫抖的手和消毒用的碘酒給刺得生疼,但是看著朴經咬著嘴唇、瞪大了一雙本來就不小的明亮大眼、慘白著一張臉,擔心得快哭出來似的慘樣……那時候,禹智皓竟然荒謬的覺得幸福。

  原本以為兩個人到了高中也會就這麼一直下去;結果畢業之後,迎來的卻是朴經將要到紐西蘭留學的消息──禹智皓得承認,自己花了足足一天一夜,把一雙原本就不怎麼大的眼睛哭成像兩個沒包好的餃子一樣腫;最後因為自覺沒臉見人,甚至連朴經離開時他也沒去送機。

  而有幸目睹他那芳容的方旻洙差點沒被嚇得摳出自己兩顆眼珠──但凡有點交情的朋友,誰都知道禹智皓最討厭流眼淚這種事;竟然讓他撞見對方這副狼狽模樣,方旻洙當下還真的有種自己即將不久於人世的慘烈感覺。幸好禹智皓沒有說什麼,甚至在他瞎矇一把的問「你該不會是愛上朴經了吧,哭成這樣」的時候,也只是抿著嘴看著他不發一語。
  方旻洙被他那眼神看得心裡直發毛。從那一天起他覺得自己好像背負了全世界最不得了的秘密。

  從以前開始他和方旻洙、朴經三人就喜歡饒舌音樂,也三不五時的喜歡自己寫些歌詞唸唸唱唱。
  上了高中以後,少了朴經這個間接的觸發點,禹智皓的種種乖戾行為於是收斂了不少。平常白天在學校,有興趣的課他也會專心的聽、沒興趣的課偶爾神遊偶爾蒙著頭大睡,晚上就和方旻洙一起在弘大一帶到處尋找願意讓他們表演的場地──總之整體說來是比以前的三天一小過五天一大過要安分了不少。這大概也是為什麼當聽到孩子說想要唱rap、玩hip-hop音樂,禹家家長也沒太大反對的原因吧。

  雖然分隔遙遠的兩地,兩人卻不約而同的走上了underground rapper的路。
  禹智皓和方旻洙時不時的會在下了課後的晚上,在弘大附近的小場地說唱rap做表演;而朴經在紐西蘭那裡當地的小酒吧表演的影片,只要在youtube上輸入「park kyung」就能找到一大堆。

  方旻洙曾經說過,其實在剛剛知道禹智皓對朴經抱有不尋常的感情之後,他看著禹智皓總是感覺有點違和;可那人無論是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一點也沒有哪裡奇怪……甚至可說,禹智皓是方旻洙認識的人裡頭,數一數二的大剌剌又坦盪盪的一位。
  他有天就忍不住語重心長的對禹智皓說:「我覺得你不是同.....性戀,你只是剛好喜歡上了朴經。」

  禹智皓頗感意外的看著方旻洙,對他說的話同意得不能再多;然而同時他也在心裡不禁埋怨,那麼為什麼老天偏偏就是要讓他喜歡上那傢伙呢。

  在這段時間裡,禹智皓和朴經其實聯絡的次數不多──畢竟兩人都是正值彆扭青春期的少年啊。
  禹智皓絕對不會告訴朴經,其實他看遍了他的所有表演,甚至熟到連幾分幾秒畫面上的朴經會眨一下眼、抓一下脖子、舔一下嘴唇……這種的小細節他都瞭若指掌;當然,禹智皓更不會告訴他的是,自己甚至看著他無意識的舔濕嘴唇、眼神迷濛的樣子打過好幾次手槍。

  禹智皓花了兩年的時間拼命打工、到處去表演,卻只花了五分鐘就一次性的用光了自己所有的積蓄──在高中畢業的那一年,他好不容易終於賺到了去紐西蘭一趟的盤纏。

  因為思念氾濫,他感覺自己就快要在這片思念的汪洋裡溺斃。
  他想念有朴經在身邊的一切。

  利用大學開學前的暑假成行,到了紐西蘭那裡的機場,一走出入境大廳,禹智皓只朝接機的人群裡看了一眼──一眼,只消一眼;他一眼就看見了朴經。
  在個個頭高馬大的洋人之間,那人甚至顯得有些嬌小了的身形其實並不十分顯眼,但是在他的眼裡卻像是會自體發光一樣的美麗而且耀眼。

  朴經的頭髮染成了帶著點橘金色調的亮麗顏色,皮膚更白了一點,本來就沒多少肉的身體好像也變得更纖細了一些。
  一段時間沒見,朴經好像長得更好看了。

  在西方國家裡──說好聽些是對亞洲人的好奇心使然──,臉蛋漂亮的亞洲少年,總是會讓各種你想像得到、與想像不到的話題圍繞著。朴經本身看起來倒像是已經相當習慣。
  在禹智皓要離開的前一天晚上,他們兩人一起上朴經現在的住處附近的小酒吧喝酒、敘舊送別的時候,朴經已經能夠很自然的忽略掉那些討論著他的雜音,以及露骨的打量著他的視線。

  然而禹智皓卻不是。
  當他終於忍無可忍的將啤酒杯往桌上重重一砸,在眾人的驚呼聲中、小酒吧香菸和食物及人們身上汗水和香水混雜交陳的氣味裡、昏黃明滅交錯的光線下,他的拳頭準確無誤的狠狠落在某個方才對著朴經做出猥褻的性暗示動作的白人高挺的鼻樑上。

  一拳、一腳,膝蓋、手肘;他善用自己身上任何能用來作為攻擊用途的部位。
  此時此刻,禹智皓就突然感激起了自家媽媽,生給了他這麼一副身高超過180的高大身材,還有比別人要更硬的拳頭。

  這個小插曲讓他進了警察局差點出不來,更不用說平安的回到韓國。然而看著朴經整夜奔波的為他尋求所有可以幫得上忙的管道、最後終於打點好了全部事情、確保他只要做完筆錄就可以無事的離開……禹智皓情不自禁的用指腹溫柔的撫摸著他在一夜的奔走憂心之後,冒出的深深黑眼圈,然後用自己的嘴唇堵上了那雙以唸rap時的流暢語速,一張一合的喋喋不休叨念著他的嘴唇。

  回想今晚稍早的情境,心情就變得有點焦躁。

  禹智皓用力的抱住了那具纖瘦的身體,舌頭來回的舔過、輾壓那人緊閉的雙唇,直到對方發出細小的呻吟,投降似的微微張開了嘴。

  然後一切都失去了控制。

  朴經被他壓在身下,襯衫被扯開、甚至狼狽的掉了幾顆釦子,下身原本穿著的黑色丹寧長褲、連同格子圖案的底褲一併被褪到了腳踝,骨感白皙的裸體和腿間一覽無遺的私密處在在都讓禹智皓徹底瘋狂。

  讓他驚訝又更加興奮的是,朴經竟然也勃起了。在他笨拙而急切的愛撫之下,對方的呼吸也變得急促、瘦窄的腰身不斷的弓起,像是索求著更多、更多──

  朴經的身體比他的嘴巴要誠實多了。
  禹智皓想。

  從一開始又驚又怒的喝罵,到後來低聲的喘著氣求饒;朴經說了「住手」、「別這樣」、「不要」,還有被他進入時,濕著雙眼用帶著哭泣音調的聲音說著「好痛」、「出去」──但卻沒有一句話是說「禹智皓你這該死的王八蛋禽獸給我停下來,我他媽的恨死你了」。甚至那人在掙扎時還不忘避開他身上的傷口,不小心打中他受了傷的手臂時也立刻就住了手──
  而這些都是禹智皓始終沒有停下對他的侵犯的理由。

  當朴經顫抖著在他身下達到高潮的時候,和灼熱的精液濺灑上自己的小腹一樣真實而且清晰的是,禹智皓感覺到那人瘦削的雙臂緊緊抱住了自己的脖子。

  其實他的自制力不至於那麼差的……可他卻故意要在朴經的體內射精。故意用龜頭狠狠的擠壓著前列腺,然後抵著那要命的一處射精。
  最後,終於緩緩放下朴經被他屈起抬高的腿時,那人的雙腿都在止不住的顫抖。

  朴經一句話也沒有說,可是禹智皓就是知道他哭了。

  他有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自己好像是做了一件糟糕透頂的事,可是偏偏那事卻又讓他覺得美妙絕倫。

  沉默的將朴經抱進了自己懷裡,感受著兩人赤裸的身體緊緊相貼,對方還沒降回到正常溫度的高熱體溫簡直像要將他融化。
  他在心裡祈禱,希望時間就停留在這一刻、明天永遠不要來臨。

  事情當然不會如人所願。第二天的早晨就像每一天的早晨一樣如常到來,禹智皓看著朴經沉默的以後背面對他,那人半掩在棉被後、瘦得背脊的線條都很明顯;他也只是悄悄的嘆了口氣,把對方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好完全蓋住他的身體以免他著涼。
  最後在朴經的耳邊輕輕印下一吻,他無奈卻還是堅定的告訴對方:「Kyungie,我喜歡你很久了。」

  不意外的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儘管他看見了那人有點浮腫的大眼睛其實是睜著的,卻倔強得直直盯著米白色的牆面、簡直像要把牆壁都給瞪穿兩個洞,就是不肯看他一眼。於是禹智皓沒有再堅持什麼,就這麼離開了朴經家、離開了紐西蘭。

  後來有好一段時間他沒有再跟朴經聯繫。一方面是禹智皓自己也覺得有點難堪;對於那曖昧不明、一灘泥濘一樣的情況,他窩囊的暫時選擇了視而不見。另一方面,則是即使他努力鼓起所剩不多的勇氣,用網路或是電話的方式試探性的找了朴經,對方也一致性的對他採取不理不睬的態度。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