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番外] 皓經 / Once In A Lifetime -下



  那一陣子禹智皓是真的覺得自己沒救了、徹徹底底的搞砸了事情。雖然方旻洙在聽他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在一開始的驚詫過後,若有所思的告訴他朴經的反應有點微妙,說不定還有機會;可是三個月的斷開聯繫,就已經足夠讓禹智皓覺得儼然是世界末日降臨。
  失魂落魄的禹智皓少了上台表演,轉而退居幕後安靜的做音樂製作。累積了三個多月的想念差不多可以逼瘋一個人;於是當某個睡在工作室裡的半夜,突然接到朴經的電話時,禹智皓很合理的懷疑是自己對那人的思念過度、以致甚至產生了幻覺。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越洋的長途電話訊號不佳,朴經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小;但總之禹智皓是聽清楚了那人三三八八的一開口就衝他喊了句「智皓呀,親愛的」。
  剛從睡夢中醒來,禹智皓迷迷糊糊的皺著眉毛、揉著臉想讓自己清醒一點。他隨口應了聲「哦」,然後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這可是朴經打來的電話──來電顯示的是朴經的手機號碼、那有些輕佻的慵懶嗓音也是朴經的聲音,如果要說是打錯了,可對方在他一接通電話,咕噥著說「yeoboseyo」的時候就已經喊了句「智皓呀」……

  ──但是下面那句「親愛的」又是怎麼回事?
  禹智皓覺得自己的腦袋混亂得像是被塞進了雪克杯,大力震盪過一番似的。

  「你啊,……有多喜歡我呢?」

  「──喜歡到像是快要瘋了的那種程度。」
  禹智皓楞了一下,意識到對方的沉默是在等著他的回答,於是才乾澀著嗓音艱難的這麼開口。

  「那會一直在我身邊嗎?」

  「嗯。」
  他悶聲回應。

  「要是我……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不會再回來了,」
  「……也會一起去嗎?」

  「不會。」
  「……不是,我是說,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啊,就這麼走了不行的。」

  他皺著眉頭試圖理性的向對方解釋,一邊頗感莫名其妙的想著朴經這傢伙是又在發什麼神經……他記得那人現在住的地方跟首爾位在差不多的經度,雖然季節是相反的、但是時差頂多一小時;那,這傢伙幹麼大半夜的不睡覺,打電話來盡是說些語焉不詳的話?……

  隱約覺得哪裡不太對勁,卻來不及多加思索;聽著電話線那端朴經的沉默以對,禹智皓竟然有點焦躁和緊張。

  「就算沒有辦法在一起,也不會再愛上別人了。」
  這種話原本真的從來也沒想過要說出口的,此時卻突然就衝口而出。

  「……為什麼?」
  朴經的語氣聽起來很有點孩子得了便宜還賣乖似的樣子;他幾乎可以在眼前勾勒出那人狡黠的笑容。

  明明完全知道他的心意的……卻還故意這樣逼著他親口承認。
  猜不透朴經的心思,讓禹智皓更加煩躁。

  「朴經就只有一個,你走了,我上哪找第二個朴經來愛啊……!」
  最後,他還是暴躁的抓著頭髮,嘟噥著說出了對方想聽的話。

  朴經沉默了很久,很長一段時間禹智皓只聽得見他不勻的淺淺呼吸聲;他突然知道自己從剛剛開始,究竟是一直覺得哪裡不對勁了:那人明明把手機拿得這麼近、近得都能聽得見呼吸,可他說話的聲音卻是那麼微弱,好像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

  他突然就有種很不好的感覺。
  「呀,你不准走。」

  「也不准說什麼『不會再回來』這種話,」
  「知道了嗎?」

  他沉下了聲音,幾乎是用威脅的語氣這麼說著;修長的手指緊緊的握著手裡的手機,指節的部份用力得都泛白了。
  禹智皓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害怕著什麼,但是他知道,有時候自己的第六感就是他媽的準。

  朴經發出了小小的「噗哧」一聲笑聲,聽起來樂得很。「果然啊,」
  「最後到了這種時候,我最想見的人,果然還是你。」

  禹智皓不知道他說的「最後到了這種時候」究竟是指到了哪種時候、最後又是什麼的最後,但是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朴經說著這樣的話令他沒來由的感到不安。
  「呀,我說真的,你不准走、」
  「……哪裡也不准去,知道嗎?」

  他說著霸道無理的話,可對方卻難得乖巧的、很輕易的就答應了:「知道了──……」
  「很快就會回去的。」

  「呀,智皓啊。」
  「等我回去之後……」

  「我們試試看交往吧。」

  朴經的語氣是帶著笑的;禹智皓卻聽得出他的認真。不等他的回答,對方就掛斷了電話。他萬分焦灼的試著回撥,電子語音卻告訴他「此用戶已關機」。

  雖然是說了「試試看交往」這樣的話,禹智皓卻開心不起來;比起害怕那人不過是一時興起的耍著他玩,更害怕的是他有個三長兩短──那通電話,他怎麼想怎麼不對勁啊。
  就這麼又度過了糾結的三個月,連在夢裡他的眉頭都緊緊皺著;他在工作室過夜的日子越來越多,白天越來越少去學校,最後連方旻洙都忍不住一邊搖晃著他的肩膀一邊說著「你不是也打給經的姊姊過了嗎,nuna說他很好啊」。

  ──如果朴經真的「很好」,那他怎麼會三個月來打不通他的手機一次?如果朴經真的「很好」,那為什麼nuna在說「Kyungie過得很好」的時候要猶豫了那麼久、最後說出口時的語氣也那麼虛弱?
  禹智皓想或許自己真的是瘋了也說不定,才會這麼神經過敏的,弄得自己和方旻洙兩個人都緊張兮兮。

  直到朴經再次打電話來,已經是三個月以後的事。禹智皓接起電話時都有種作夢似的不真實感──他原本是真的以為自己再也聽不見這人的聲音了。

  朴經說自己人現在已經在機場了,問他有沒有空來接他。
  一樣是在電話一接通、他還咕噥著說「yeoboseyo」的時候,那人就已經用著撒嬌的語氣喊了「智皓呀,親愛的」。

  禹智皓來不及細想朴經的回來代表了什麼,當他回過神來時,他發現自己已經坐在前往仁川機場的機場巴士上,緊緊交握著的雙手緊張得掌心直冒汗。

  在機場的出境大廳,他依然是一眼就認出了朴經;那人沒有什麼大的改變,只是原本橘金的髮色裡紅色的成份褪去了,變成了比較偏向淺褐色的顏色。身形還是一樣的瘦削,手上掛著一件帽沿滾了茸毛邊的黑色長外套。臉好像又更瘦了點,襯得那雙黑色的眼睛更是顯得又大又明亮。

  和半年前相似的場景,卻是完全相反的狀況:去紐西蘭找朴經的自己、回到韓國找禹智皓的朴經。
  他楞楞的站在原地,看著那人抬著頭、瞇起了眼,滿臉好像驚奇似的表情四處張望著──畢竟是離開了三年多的地方,應該看什麼都覺得有意思吧。

  幾乎是有點迷戀的就這麼一直看著他;過了好一會,禹智皓才突然邁開了一雙長腿,大步的朝對方走去。

  朴經遠遠的就看到他了,笑得一臉蠢樣的對著他猛揮手。用力的把對方摟進懷裡抱緊時,那傢伙還用明朗的語氣對他說著「Surprise!」。
  緊緊擁住那人的肩膀,感覺到對方突出的肩胛骨重重磕在自己肩上,禹智皓才終於有了點真實感:朴經真的回來了、朴經好好的,在他懷裡。

  有點丟臉的吸了吸鼻子,在對方笑瞇瞇的注視下只好狼狽的別開臉……這種時候,禹智皓就覺得朴經這傢伙實在是很討人厭。

  ──不過,這討人厭的傢伙回來了就好。
  回來了就好。

  一手攬著朴經的肩膀,一手順手就接過了朴經的行李;他的動作自然得好像已經這麼做了大半輩子。朴經靠在他的臂膀上,稍微仰起臉對他說話的側臉,看起來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加的漂亮。

  朴經回來之後理所當然的住進了禹智皓家;但關於他曾說過的那句「等我回去之後,我們試試看交往吧」,禹智皓卻怕是自己太貪心了,一直沒敢想得太多。

  最後倒是對方提醒了他兩人「交往中」的事實──

  被朴經發狠的壓倒在床上時,禹智皓滿心的錯愕。聽著身上那人紅著臉撂下狠話──「你不上老子,那就老子來上你。」──一直因為先前自己的失控而不敢再輕易碰觸朴經的他,這下子徹底懵了;一直到朴經剝光了他身上的衣服,甚至手也不安份的往他腿間伸去,禹智皓才回過神來,果斷的一翻身讓對方躺到了自己身下。

  完事之後兩人還懶洋洋的躺在床上時,禹智皓長手一伸,就把旁邊的朴經給撈進了懷裡。他無視對方怕癢的掙扎,硬是把他原本蜷起的身體給攤平,大手覆上了他平坦的腹部。

  「你……什麼時候跑去跟別人偷生孩子了?」他摸著朴經肚子上多出的一條長長的疤,表情嚴肅的問。
  那疤看起來還很新,剛長好的皮膚是一種脆弱嬌嫩的粉紅色,從他的肚臍上方堪堪劃過。

  朴經朝他翻了個白眼,咕噥著說:「生什麼孩子啊,白痴……好歹也說哥是去開盲腸。……」
  然後才在禹智皓面無表情的瞪視下,訥訥的說了自己在幾個月前出了一場真的很嚴重的車禍。

  車禍的肇因是下雨天的夜裡視線不佳,加上路面濕滑,又是駕駛新手的朴經,為了閃避橫在路上的一截爛木頭,車輪就這麼要命的打滑了,於是他連人帶車的被甩進了公路旁的山坳。擋風玻璃碎了他一身都是,幸運的是一張得天獨厚的臉蛋沒被劃花,不幸的是有一片特別大片的玻璃碎片就這麼劃破了他的肚皮;住院時還被醫生調侃了「要是多長點肉也不至於傷得這麼重了」。

  肚子上的皮肉傷就是看上去猙獰了點,其實也沒什麼;朴經更大的問題是在腦震盪和顱內的出血,如果不能先排出積血,之後凝結成了血塊恐怕會壓迫到血管和神經,導致腦部的缺氧甚至壞死。打給禹智皓的那時候就是他在等待手術,昏昏醒醒的期間。

  ──難怪剛從機場接回這人時,就覺得他看起來氣色很差,原本白皙的膚色好像變成了病懨懨的蒼白。那時候竟然讓朴經瞎扯的一句「水土不服」,就給矇混了過去。……
  禹智皓安靜的聽著他用沒什麼大不了似的口吻,說著車禍和之後住院的完整事件始末。明明只是平淡的敘述,卻每一句話都讓他的心揪扯一下。

  「在動手術之前,護士問我有沒有想要打電話給誰……」
  「我的心裡就只想到你。」

  「除了家人之外,就只想到你了。……呀,你幹麼?」

  禹智皓強勢的默默將自己的五隻手指嵌入他的指縫之間,讓兩人的十指交纏在一起。

  「沒幹麼,你繼續說你的。」他泰然自若的回答;朴經卻開始彆彆扭扭的嘮叨起了「呀,禹智皓你好肉麻」、「幹麼突然這樣」之類的話。

  他似笑非笑的更用力握緊了那人的手。「……呀,我還真沒想到,」
  「……像你這樣的人也會害羞啊?」

  朴經一時無法決定自己是應該先要對方好好解釋一下什麼叫作「像你這樣的人」,還是應該要極力反駁說自己才不是因為害羞所以才囉嗦個沒完──於是他頓時被禹智皓的一句話就給堵得閉上了嘴。

  然而才沉默了沒多久,悄悄的、一點一點的,禹智皓感覺到朴經的手指也小心翼翼的扣上了自己的。朴經的手比他略小一點,剛好可以大致包覆在自己的手掌中;於是他握緊了那人的手,纏綿的十指交扣。

  「我們啊,」
  「就這樣一直走下去吧。」

  「……誰也別放開誰的手。」
  他靜靜的說。

  朴經輕輕的「嗯」了一聲,抬起頭看著他的一雙大眼裡神采奕奕。
  禹智皓在他的眼中只看見滿滿都是自己的倒影。


  有些人,一輩子只會遇到一個。
  有種愛情,一輩子只有一次。

  而他一期一會的愛情已經翩然降臨;禹智皓說什麼也不會再輕易放手。

  他只是想牽著這個人的手,一直走下去。
  ──就這樣,一直、一直走到最後。






Only You番外 Once in A Lifetime
fin.

鴆 2012.12.01 10:57A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カテゴリー: Block B同人衍生  主B安 / Only You系列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天天颱風天 ⇒ No title

聖誕放送是皓經超爽!比起雙B看到皓經的驚喜感更勝!完全開心開心開小花🌹🌹🌹🌹🌹🌹🌹🌹🌹🌹🌹🌹🌹🌹🌹🌹🌹🌹🌹🌹🌹🌹🌹🌹🌹🌹

禹智皓的衝動好青春呦~經的對白真是太美好了,完全體現這個可愛的小妖精的可愛之處呀,毒鳥真是讚👍為什麼皓經就會給人一種這倆就該吵吵鬧鬧,一輩子走下去的感覺呢?喜歡經的撒嬌,真的超自然可愛❤️忘了是哪個後台,臉圓起來的宰孝哥在嘲笑智皓跟勝允長得一樣醜,我們經小小的卡在中間的畫面實在有夠可愛,你就這麼愛黏著智皓嗎XD

  • 2014.12.16
  • Tue
  • 17:3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天天

好多小花XDDDDDD 謝謝你喜歡呦♡
這其實也是我自己私心滿喜歡的一篇////

吵吵鬧鬧,一輩子走下去
皓經真的就是這種感覺QQQQ 明明超愛吵架,一有機會就狙擊對方(O?)
但到頭來始終還是在彼此身邊啊
智皓大大的硬餅乾公開時,也是朴經最積極在推特上幫他宣傳了XD
經兒真的aegyo好可愛♡
哈哈我知道你說的那個後臺XDD 是在MAMA的
他很自然站到他們中間去我也覺得超可愛derrrrr

  • 2014.12.18
  • Thu
  • 00:1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爵 ⇒

幸好宰孝和敏赫這樣繼續幸福下去
宰孝這孩子太乖巧~太懂事了,
敏赫要更溫柔更溺愛宰孝呀~
很溫柔很美麗這一對呀~

比起智皓跟朴經....
敏赫跟宰孝似乎平靜多了
XDD
但也很喜歡這一對打打鬧鬧的氣氛
盡管時常吵架,但是還是很在乎對方的...
i-239
很可愛很有趣的一對

其實~會知道作者這個網站
是先從vixx 93line 飯開始
當時只有喜歡這一對~
之後打開的好奇心,,同時看了網站內其他cp文
才認識了B.A.P及Block B,
開始關注起他們~
慢慢的就~喜歡上賢才、皓經、B安
真得很喜歡他們的故事,每一句每一字讓人很感動~
謝謝妳~
^ ^

  • 2015.02.17
  • Tue
  • 16:0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爵

在我眼裡 B安這對好像就是這樣淡淡的、互相也不會多說什麼,但是一直都在彼此身邊(?)
其實是因為存在感太低粉紅又太少吧 orzzz
至於皓經XD 完全就是相愛相殺的概念,小吵怡情這樣XDDD
因為都是不習慣肉麻的男人們,所以也用這麼粗糙的方式愛著彼此吧
(不過最近皓經超閃啦XDDD)

喔喔喔原來是VIXX 93線的同好!
最近看完演唱會回來我完全是一個狂熱模式啊! orzzz 不知道爵你有沒有去0215的台北場呢? QQ
因為我的文而喜歡上其他團體、其他CP真是太感謝你了QQ
也非常謝謝你的留言,覺得得到力量了♪
(啊...不過最近blog鎖起來了,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我這回覆 orz)

  • 2015.02.22
  • Sun
  • 13:0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