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經 / 我會與你牽手入睡 (*)

2014.12.22(Mon)

『 Block B同人衍生  單篇完結』 Comment(14)Trackback-

 I'll Hold Your Hand And Sleep
 我會與你牽手入睡


  就連平常不是特別喜歡酒精的人,在慶功宴上也難免乘著氣氛喝點酒。

  禹智皓大概也是這樣……?
  尤其又是身為leader的他,很多一起去慶祝的舞群哥哥、造型師姊姊們免不了都會對他敬酒。這樣算起來,這人大概是真的喝了不少——

  朴經這麼想著。
  他們剛結束了慶功宴回到宿舍,前一刻他還跟禹智皓融洽友好的在房間裡說著話來著,也不知道是不小心觸動了這傢伙什麼開關……
  總之、他突然就被抓著肩膀,一把給壓到床上去了。

  「呀、你——」
  很好,一張口反而讓對方的舌頭有機可乘。本來就已經夠激烈的親吻立刻又提高了一個層次,禹智皓的舌頭在他嘴裡胡攪蠻纏著,搞得他連話都說不出來;偏偏卻還自虐的覺得好像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熱得他整個腦袋暈乎乎的,連原本要抗議的話也忘了,只顧著伸舌和那人伸到他口中的舌糾纏嬉鬧。

  他們好像從來學不會什麼是含蓄。又或者是當他們在外頭、面對外人時,已經收斂了太多、壓抑了太多,所以單單只在彼此面前時,他們習慣於毫不掩飾的發洩出一切。
  ——有多少感情,就應該多麼強烈的表達。

  禹智皓的壞習慣是,親著親著手也不安分了起來,往他身上亂摸一通;然後摸著摸著,又更進一步的順道把他的衣服給扯得凌亂不堪。

  朴經只覺得胸前一涼,然後那人溫熱的大掌貼上了他的胸膛——
  他不用低頭看也知道自己的襯衫被扯開了。禹智皓的吻也跟著往下移去,嘴唇含住了他小小的乳頭。

  「呀、別人的衣服不是衣服嗎……」他垂下眼簾看見自己的衣釦有幾顆可憐的散落在床上,於是一邊努力平復不穩的呼吸,一邊不滿的咕噥著。

  而對方顯然不怎麼把他的抱怨當一回事——「……再買新的給你。」
  禹智皓嘴裡還含著他的乳頭,含含糊糊的說。

  朴經這下無話可說、想轉移注意力的藉口也沒了;從胸前傳來陣陣的酥麻感,讓他下意識的更往那人的方向挺了挺胸。一邊的乳頭被禹智皓的唇舌逗弄著,還不時用牙輕輕啃咬、另一邊則是被他修長的手指捏弄著,甚至是壞心的故意用指甲刮弄。
  他瞇起了眼直喘氣,被挑逗得全身都沒了力氣,只覺得有股熱流不斷的往下腹聚集——

  而禹智皓顯然也對他的反應瞭若指掌。
  他一路在他的肚子、小腹上留下細碎的親吻;同時隔著褲子,一手覆上了他腿間已經起了反應的部位。

  朴經忍不住自己扭動著胯部去磨蹭他的手。

  他聽見禹智皓低低的笑聲,一邊後知後覺的感到有些害臊、一邊卻渴望著對方更多的觸摸。也幸好禹智皓並沒有想多折磨他,那雙大手只是在他胯間停留了下,然後就雙手並用的解開了他的褲頭。

  他配合的挪了挪身體、踢掉了礙事的長褲,任由對方扯下他的底褲。敏感的器官被握住時,朴經忍不住發出了舒服的嘆氣聲。

  禹智皓的手指修長好看,靈活的挑逗著他的陰莖,時而圈住莖身擼動、時而摩擦搓弄著前端的龜頭;要不了多久,他的手中已經被朴經因為興奮而泌出的體液給濡濕了一片。

  其實通常他們做愛時都是很簡單粗暴的。兩個大老爺們,也沒那麼多心思玩什麼花招,擼濕了、大致的潤滑擴張一下就可以直奔重頭戲——好吧,至少禹智皓自己是這樣;至於朴經……常常是被他折騰得又痛又爽、光顧著呻吟了,更是哪來的心思。

  所以當腦海中突然閃過這個念頭時,連禹智皓自己都有點驚訝——他要不是真的喝多了、要不就是被外星人給挾持腦波了吧……
  他看著朴經那兩條纖細卻勻稱的大腿,無力的半張半闔著任由他動作、耳裡則是聽著他隱忍的低低喘氣,頭腦一熱就湊上了前去。

  心裡有一部分確實只是單純的想取悅朴經,算是補償自己向來不僅只是體現在性事上的毛躁和粗魯;然而另一部分卻是壞心眼的想讓那人再失控一點。
  禹智皓是真心想看他爽得雙腿打顫著哭出來。

  下體突然被陌生的濕熱觸感給包圍住,朴經驚喘了一聲,下意識的便低頭去看:只見禹智皓的頭埋在自己的雙腿之間、微微的前後動作著,配合上那一陣陣簡直像要麻痺掉他整個身子的快感,這很顯然是在……
  饒是素來厚臉皮如他,此刻也不禁脹紅了一張臉。

  朴經羞恥得連想踹他的心都有了。這小子怎麼會做得出這麼破格的事……不過轉念一想,又覺得禹智皓這人就是幹出什麼事來都不令人意外。
  「別這樣啊、你……」他有些心慌意亂的用雙手死命推著那人還埋在他腿間的頭;然而一陣陣如電流通過般的痠麻快感,讓他拒絕的意志漸漸變得薄弱。

  禹智皓不期然的抬頭看了他一眼。他嘴裡還幾乎連根沒入的含著他的性器,那雙細長的眼中滿載著情慾,單單是那樣輕描淡寫的瞟他一眼,也讓朴經覺得自己好像整個人都快燒了起來。

  下體被含吮舔弄著,前所未有的快感讓他難耐的發出了細微的呻吟。
  他甚至來不及先知會禹智皓一聲就失控的射了出來。
  
  短暫的腦袋一片空白以後,他想到的除了「媽的居然這麼快就洩了會被禹智皓恥笑一輩子啊」以外,更嚴重的是……
  他居然、口爆了禹智皓。

  朴經覺得自己死定了。

  然而事實上禹智皓倒是沒想太多;那小子射出來的時候,他正好鬼使神差的把他那玩意深含到喉頭——估計也是這一下才讓朴經不堪刺激的一下子繳械——,避無可避的情況下,他索性也就乾脆的通通都吞了下去。……

  不過那味道還是嗆得他皺了皺眉。
  他可沒打算就這麼放過這小子。

  還在兀自混亂中的朴經,猛然被吻住時,他依照慣例下意識的就張開了嘴,任禹智皓的舌頭深入口腔裡肆虐;然後在嚐到對方口中的腥羶味時,他才會意過來這人的惡趣味。

  朴經剛想推開他,對方就果斷的結束了親吻;這下反倒是他還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他迷濛著雙眼,半張著嘴喘氣看著禹智皓跨坐在自己身上,粗魯的脫去上衣、把長褲甩到床下。

  他覺得自己大概是腦子有點不清醒了……
  「你要做完全套?」他居然這麼問禹智皓。

  對方頓了一頓,滿臉驚訝的神色像是在反問他「你這是什麼蠢問題」;然後朴經沒等來預期中禹智皓的發難——當對方俯下身時,他還真有那麼一瞬間以為禹智皓是氣得想咬他——,倒是聽見他在自己耳邊低低的問:「你不想嗎?」

  ……朴經咬唇覺得無限委屈。

  這傢伙太卑鄙了……明明很清楚哪裡是他的性感帶,偏偏還故意往他的脖子和耳後呼氣。
  禹智皓的聲音在此刻無疑是最有效的催情劑,被這樣一問,他忍不住全身一抖,哪還可能說得出一個「不」字。

  他有些不甘心,於是故意不回答對方挑逗的問句,倒是咕噥著回了一句:「……那我明天不去練習了。」

  「好。」禹智皓爽快的一口答應。

  他有些好笑的欣賞著身下那人有些不是滋味的表情,同時也沒閒下來的伸長了手去構放在床頭的東西。

  雙腿被禹智皓分開、那人的手指往他後面那處伸去時,朴經終於忍不住開口:「呀,智皓啊,你拿的是我的乳液……」
  「潤滑液在……唔嗯、」

  他的話還沒說完,嘴唇就又再一次被對方的唇給堵上,後穴也被插入了一隻手指。
  禹智皓的唇貼著他的,含糊不清的說:「經啊,別這樣囉哩叭嗦的……」

  朴經怒——有人好好的潤滑液不用、偏要跟他的乳液過不去,他提醒一聲精蟲上腦的男人,居然還算他囉唆了?……
  不過這些不滿的心思沒能在他心中停留太久;朴經很快就被陣陣快感折騰得全身發軟,只顧著把手臂往禹智皓脖子上掛、雙腿也無力的大張開來。

  後處被擴張到可以容納三隻手指時,他的腿間、無論前後都已經是狼狽不堪的一片濕滑;禹智皓從他的體內抽出手指時,朴經還有些欲求不滿的輕輕嚶嚀了聲。
  他忍不住期待著被更粗大、更火熱的東西給貫穿填滿。

  禹智皓卻光是用性器的前端頂著他濕漉漉的穴口,來回摩擦,偏偏就是不乾脆的插入。

  焦灼的慾望不得滿足,朴經被逼得不得不開口喊那惡趣味的傢伙:「智皓呀……」
  他滿面通紅,幾乎有點不敢看跪在自己腿間的禹智皓。

  而那人這才緩緩開口:「就像你之前給我看的片子一樣……你不是在暗示我這麼對你嗎?」
  禹智皓的語氣帶著戲謔的笑意,可事實上他自己的氣息也不太穩、必須得偷偷的深呼吸,才能勉強壓下想立刻挺進朴經體內的衝動。

  朴經啞口無言。
  他承認自己是曾經無聊傳過一些無碼愛情動作片給禹智皓看,可是、他絕對不是要對方也像片子裡那樣對待他好嗎!……

  「告訴我你要什麼。」那人更過份的將整個龜頭擠進了他的肛口,然後又滑了出來。

  直到此時,朴經根本已經無暇去看禹智皓的表情是否也和自己一樣難耐;這種折磨簡直能讓他發瘋,他甚至主動的挺起了腰肢想貼近著禹智皓的胯間。

  可是即使是做出了這樣示好的舉動,對方也還是不打算就這麼放過他。

  朴經的腦袋裡已經是一片混亂又嚴重過熱,被慾望拉扯得理智都沒了,帶了點哭腔抽抽噎噎的說:「嗚……Kyungie不知道啦……」

  被折騰得可憐兮兮的朴經,在他眼裡看起來分外可愛;平時明亮又慧黠的大眼睛,此時裝盛得滿滿的都是氤氳淚霧和他的倒影。想到這人如此渴望的也不過就是自己,禹智皓就覺得心臟膨脹得好像快要爆炸了。

  他抬起了朴經的大腿,一挺腰,將自己的陽物全根沒入他的體內。

  被插入的瞬間,朴經也情不自禁的發出了又像是嘆息、又像是喘氣的一聲輕叫。他努力的攀上禹智皓的肩膀,好穩住自己被衝撞得微微移動的身體。
  他的兩腿被分得很開,露骨的暴露出腿間的私密處;朴經忍不住感到有些羞恥。然而明明自己也知道,身上這男人就是故意把他擺弄成這副色情模樣的罪魁禍首,他卻更加抱緊了禹智皓,除了想讓他覆蓋住自己赤裸的身體、更是為了兩人肌膚相貼的親密感。

  他的小動作也全被禹智皓看在眼裡。他向來覺得朴經很「有趣」:並不是幽默或者搞笑的意味——儘管這兩者他也相當擅長——,而是他的心思從來都讓他摸不透。看似是個厚臉皮又不知羞恥的傢伙,然而在某些特定時刻,卻又總是不經意的流露出這種羞赧又小心翼翼的神情舉止。
  這樣的朴經讓他喜歡得無法自拔。

  他難以克制自己粗魯的動作,每一下抽插都是用力的深深頂入、又幾乎完全抽出;故意重重的撞在朴經的敏感點上,然後再瞇起眼欣賞著他滿面潮紅、淚眼迷濛的模樣。

  這小子平常意氣風發的樣子,雖然看著也覺得好笑又可愛,但像現在這樣……被他欺負得慘兮兮,卻還是緊緊的抱著他、嘴裡混雜著細微的呻吟,翻來覆去的喊著「智皓、智皓啊」的樣子,是只有自己才能看見的。
  是只屬於他的朴經。

  隨著禹智皓的一下下頂入又撤出,從體內傳來一陣陣難耐又舒服的痠麻;朴經已經被他做得全身都像沒了力氣一樣,原本還努力想抱緊身上那人的雙手早就滑落了下來。他一手揪著床單、一手放到了嘴邊,下意識的咬著手背、想忍耐住從嘴裡不斷冒出的呻吟聲。

  禹智皓鬆開一手,他的一條大腿便無力的倒向床上;身體姿勢的改變讓他稍微拉回了一點神智,才正不解的看向禹智皓,對方卻一言不發的伸了手過來,拉下了他咬著的那一手、包進了自己的手心裡緊緊握著。

  朴經在感到有些意外之餘,心裡更是有股湧上的暖意。
  雖然那人彆扭的連句好聽話也說不出口,只是握著他的手,然後嘴唇又湊了上來,不由分說的吻他。漸漸的,兩人的親吻變得熱烈、下身的交合也變得越發激烈起來。

  敏感的部位被朴經又熱又窄的後穴給緊緊的吸吮著,快速的進出摩擦之下帶來了強烈的快感,禹智皓差點就忍不住直接在他身體裡射了出來。

  隨著體內的巨物抽離,臀縫間也隨之一熱;朴經聽著那人在自己耳邊粗喘不止的聲音,手也忍不住偷偷往自己下身摸去——禹智皓自己倒是舒服了,可他還硬著呢。……

  他才一動就被對方給抓住了手,於是反射性就不滿的瞟了禹智皓一眼。
  就這麼一眼、一對上那雙狹長的眼,朴經就知道自己錯了。

  「等、等等,你不累嗎?我自己弄就好了——」
  這種時候無論怎麼陪笑討饒似乎都沒有用了;他被拽著手從床上拉起來時,差點就丟臉的腳一軟、跌坐在地上,還幸虧禹智皓眼明手快的一把攔住他的後腰、把他給撈了起來。

  踉蹌著腳步被拉進浴室時,他已經基本放棄了掙扎,一邊自暴自棄的往對方身上貼去,一邊黏糊的抬著臉向那人撒嬌索吻。

  朴經的雙眼裡,方才因為激情而留下的淚霧尚未完全散去,卻因為他眼中滿含的笑意而顯得更加濕潤而晶亮。

  看著那雙眼,禹智皓再也沒有想要使壞、捉弄對方的想法。
  他情不自禁的低頭輕輕吻過那雙漂亮的眼睛。

  至於後來他們到底在浴室裡折騰了多久……朴經表示大概是一整晚吧,禹智皓則是乾笑兩聲反駁說:「哪有那麼誇張……頂多一小時吧?」
  ……那一瞬間,朴經簡直連想拿鞋砸他臉的想法都有:這人演技還真是夠爛的,騙鬼鬼也不信好嗎。

  不過那都是後來的事了;隔天一早醒來時,他糾結的是別件事情。

  朴經看著自己的右手,再看看禹智皓的左手——
  搞什麼……他一點也不記得自己昨晚有和這傢伙牽著手睡覺啊!

  ……他下意識的迴避了一件事實:昨晚到最後,他要不是昏過去了就是累得睡過去了,根本連怎麼結束的都不知道。

  總之、現在這種小鳥依人的窩在對方懷裡的狀況,讓他感到有點彆扭;尤其一抬頭就看見禹智皓經過一夜、冒了點青青鬍渣的下巴……這麼肉麻的氣氛實在是不怎麼適合他們倆啊。

  「呀,你這算什麼……」他小聲咕噥著,試探性的動了動右手。
  對方卻像是有知覺似的,立刻更抓緊了他的手不肯放開。

  禹智皓連在睡夢中都皺起了眉。
  看著他那副不自覺露出的不滿模樣,朴經忍不住輕輕笑了出來。

  雖然彆扭還是彆扭,肉麻還是肉麻……

  「好吧、知道啦,……那我就委屈一下吧。」
  他裝模作樣的低聲說,然後也握了握和自己緊緊牽在一起的那隻手。

  ——但是、其實感覺並不壞。

  既然工作狂隊長大人都難得的睡晚了,自認被「折騰」了一整夜的朴經當然沒有理由要比他早起。

  就這樣……
  牽著手、再睡一下吧。

  等禹智皓醒來時,他可要好好噁心一下這小子才行……
  他自認替自己想了個完美的藉口,於是又大大方方的往禹智皓的懷裡擠了擠。






I'll Hold Your Hand And Sleep 我會與你牽手入睡
正文 fin.

鴆 2014. 12. 19 11:53A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所以說,誰叫你要拿那種放置play題材的片子給他看。」
  「——先撩者賤啊。」李敃赫一針見血表示。

  朴經還試圖為自己辯解:「我哪知道他真的會看啊,不是說忙得要死嗎。」
  「每天眼裡都只有工作,我還以為他性冷感了呢!」

  他振振有詞的說完,卻遲遲沒等到對方回話。於是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李敃赫的視線掠過了自己、似乎很不妙的向他的後方看去——

  「智皓剛剛從你後面過去,他好像聽到了。」
  李敃赫說。

  朴經沉默了一秒。
  然後故作若無其事狀表示:「哥你幫我跟其他人說一下,我下個禮拜回家住啊哈哈。」……






I'll Hold Your Hand And Sleep 我會與你牽手入睡
全文 fin.

鴆 2014. 12. 19 05:24PM
留言:
智皓大大快身體力行證明自己不是性冷感

怎麼說呢,這兩人果然是行動派的XD
我完全懂禹智皓那種想看對方爽得雙腿打顫著哭出來的感覺因為朴經就是五行欠那什麼啊平常意氣風發被玩到哭出來一定很美好
不過朴經好像也很滿意嘛←
牽手那邊真的好暖,行動派果然是用行為直接令彼此安心的XDD 比起再多的話語還是這種模式適合他們吧♡

毒鳥兒辛苦了,謝謝款待♡
R 2014.12.22 01:23 編輯
還是囉唆的再來這邊打滾一下(#
嗚嗚嗚皓經這樣讓人怎麼辦才好我睡不著喇qwqqqqq心中的小鹿都要變成小野獸啦你看看你qwqqqqqqq(怪誰
牽手入睡這麼軟萌青澀手機一直出現情色喇幹的題目也只有阿鴆可以順理成章的燉成大鍋肉惹^q^bbbbbb
這世界上的正義果然、就只有肉了呢(頓悟
史庫 2014.12.22 02:08 編輯
兩個大老爺們XDDD
他們兩個果然適合這種的啦!!!!
經兒原來喜歡放置PLAY啊(摸下巴
禹智皓你看看你看看啦
最後牽手睡覺真的暖暖的嗚嗚嗚嗚

昨天的禹神真的好帥哈哈
好人會長 2014.12.22 13:16 編輯
渾蛋啊皓經怎麼連滾床單都能散發出這麼粗魯的愛!!(稱讚意味)
兩個大老爺們在床上表達愛的方式粗暴得好萌QQ
我也覺得把朴經弄哭肯定超有快感的(我不是S)
畢竟他平常這麼囂張又把禹智皓吃死死XD
禹智皓果然只有在床上才能有效壓制夫人XDD

話說常常傳AV給男朋友看的夫人還真煩啊XD
智皓大大還真的默默打開來看也太萌惹XD
我也好想被智皓大大牽著手睡喔(X)

然後為什麼朴經要跟狼哥分享這些閨房私事!!
智皓大大又要吃醋了啦哈哈
湘 2014.12.23 02:04 編輯
朴經被玩壞喇^q^ (這樂觀其成的表情...XD)

Block B全體除了金有權都是急性子的行動派阿XDD (fr. JACKPOT DVD)
刪除線完全也是我的想法(握手) 好像一直以來都是覺得他好可愛但是好欠教訓阿XDDDD (x)
一個就是愛先惹人,一個就是會對他有所回應(粗魯又溫柔的(?)制裁他)
所以說皓經果然是絕配啊\^q^/ 腦動敢不敢再大點

不客氣♡ 也謝謝R來賞臉^3^
鴆癮 2014.12.23 18:22 編輯
怎麼會囉嗦呢TvT 完全歡迎啊

心中的小鹿都變成...BEAST(x) 那是剛好有六頭嗎(停止你的垃圾話)
阿庫你的手機暴露出你平常都打什麼詞了喇wwwWWWW
後面那算是對我的稱讚嗎XDDDDDD (夠了)
謝謝阿庫喇^q^

那就讓我們、一起守護心中的正義吧 自以為拍電影喔
鴆癮 2014.12.23 18:25 編輯
放置PLAY是我私心喜歡的梗XDDDD (不要自爆阿)
到底要禹智皓看什麼XDDDDDDD

智皓神超帥derrrrr
可惜好像沒多少站子去,飯拍超少~~~
鴆癮 2014.12.23 18:32 編輯
湘湘的稱讚也有得到皓經的真傳XDDDDD
嗚嗚有這句 粗魯得好萌 我就滿足惹QQQQ
畢竟他平常這麼囂張又把禹智皓吃死死 →這也是完全同意阿XDDDD
互相壓制又互相扶持的皓經實在太有愛惹QQ

是說他不是有傳AV給智皓大大看過,結果還被嫌棄 '那部我早就看過了' XDDDDD
莫名覺得猜測男朋友喜好挑片子的夫人有點萌(幹) 但真的是好煩無誤XD
百忙之中也會抽空看夫人給他的小電影的男人最可愛最帥氣喇^q^ 哪裡不對

因為皓經B安就是如此交錯虐戀(?)啊XDDDD
鴆癮 2014.12.23 18:45 編輯
鴆癮xi好久不見(鞠躬)
前陣子幾乎是回到家作業弄完就倒頭睡的程度,所以沒有上來吵你
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但還是覺得很咪安

先撩者賤啊哈哈哈哈(笑屁)
朴經受到這般待遇,果然事出必有因啊
但是這麼純情(?)的題目也能順理成章的寫成肉文真的很厲害!!(佩服的五體投地)
禹基扣真的無法溫柔啊明明同樣是rapper金元植就相對溫柔多了
是因為李弘彬比較惹人疼愛嗎(朴經表示躺槍)
雖然中間被放置Play了但最後發現牽著不放的雙手好萌
禹智皓睡夢中皺眉也好萌(不要亂溺愛

有多少感情,就應該多麼強烈的表達。
↑這點完全就是禹智皓啊
在對方面前毫無保留的表達,光想到就熱血沸騰

最近天氣好冷鴆癮xi要小心不要感冒了哦~~~
阿根 2014.12.23 21:10 編輯
可是感覺禹智皓也很喜歡(你們該不會常交流如何玩弄經兒吧#
而經兒的小黃片又是從誰那裡拿來的呢...
其實一直想問 到底要怎麼把欸區寫得那麼好呢
求解求教導阿嗚嗚
好人會長 2014.12.24 21:08 編輯
好~ 久~ 不~ 見~~~~~ ♡
不用覺得米安阿XDDD 先顧好生活中的事比較重要喇,看文是偶爾調劑心靈的XDD
有空時來找我玩就好,啊哈哈(?)

討M,怎麼你們都說這麼純情的題目被我搞黃XDDDDD 我就當作是稱讚了(不)
金元植看起來就比較好欺負脾氣(O)
而且李弘彬比較惹人疼愛這也是顯而易見的阿XDDDD
豆彬平常看起來如此溫順,至於經兒就......先撩者賤XD
嗚嗚牽著手入睡什麼的真的太戳喇! 像他們這樣的(?)孩子們提出這種slogan就更加讓人心動啊!

謝謝阿根的回覆♡
你也多多保重~ 聖誕快樂哦♡
鴆癮 2014.12.24 21:36 編輯
小黃片這種東西 相信每個男人都會有自己的管道的(笑歪)

噯XD 也沒什麼方法餒,總之寫文這種事就是多看(?)多寫(?)就會慢慢進步了,加油~~~
我以前也是有很多黑歷史完全不敢見人的喇^q^
鴆癮 2014.12.24 22:45 編輯
Kyungie不知道啦(崩潰)
腦補了一千萬次經兒去喘吁吁滿臉通紅用他的聲音講話的感覺額啊!我覺得我在腦內對經兒上下其手的程度夠讓智皓大大滅的我連渣渣都不剩-//////-

皓經真的是很甜蜜阿他們雖然志浩大大總是嘴硬又一副流氓樣 可是可是阿雞鴨扣那傢伙一膩起來真的是 牙齒都要掉光了啦!
經兒那傻孩子每次都喜歡作弄他老公xDDD可是在這種時刻卻又每次都被調戲得亂七八糟 在耳邊的那句 你不想要嘛 真的太超過了啦(喘)

牽著手入睡什麼的根本讓人憤怒阿!智皓大大根本愛經兒愛到骨髓裡了(哭)

謝謝阿鴆的大碗肉 讓小女根本瞬間回血!
ㄌTㄌ 2014.12.27 18:35 編輯
Kyungie不知道啦 →請見朴經在某個音樂節目後台的撒嬌對決(?)

在腦內對經兒上下起手的程度XDDDDDD
我覺得我們是一樣的(握手)

真! 的!!!!! 其實本團最傲嬌者根本就是 智皓大大 好嗎(哭)
說什麼不喜歡CP(這句話被我記恨真久阿XD),結果呢結果呢! 自己的所作所為根本背道而馳好嗎(哭)
朴經就是 先撩者賤 阿XDDDD
明明玩不贏人家偏偏又愛惹人家XDDDD 根本就是初丁的愛XD

根本讓人憤怒XDDD ←笑出來惹
一看到牽手入睡這slogan就覺得整個人超不好derrrrr
覺得皓經根本是靈魂伴侶阿ToT

不客氣♡ 也謝謝你來賞臉喔^Q^
鴆癮 2014.12.29 22:04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