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成年禮 -1 (*)



 成年禮


  李鴻賓往浴室的方向探了探頭──裡頭的動靜已經消停了好一會,看來裡面的人應該是洗好澡了──,然後推了推金元植。
  「植啊,快去洗澡。」他狀似不經意的催促。

  熟知對方愛乾淨的個性,金元植倒是還好意的問:「你要不要先洗?」

  李鴻賓只好僵硬的搖了搖頭──天知道他有多想就這樣答應──,然後繼續堅持的推搡著金元植。
  「你先洗……髒死了,快去!」
  韓相爀從浴室走出來前就聽見了客廳裡隱約的笑鬧聲,一走出來就看見李鴻賓執意要金元植先去洗澡、而金元植則是逗他玩似的偏偏不肯,兩個哥哥於是低齡化的打鬧成了一團。

  「啊,」看到韓相爀邊擦著溼頭髮邊走出來,李鴻賓突然就改變了主意:「你不去就算了,我要先去洗了!」
  說著就起身往房間走去要拿換洗的衣服。

  被丟下的金元植傻眼的看著他瀟灑離去的背影,嘴裡嘟噥著「什麼啊」。

  旁觀這一切的韓相爀倒也不覺得有什麼似的,笑嘻嘻的坐到金元植身邊,隨口攻擊著說:「哥再這麼拖拖拉拉的,該不會最後又乾脆不洗了吧。」

  ──說得好像他真的很常不洗澡似的……這孩子說胡話的能力似乎是越來越高段了啊。……
  金元植無語望天花板。









  在冷冷的天氣裡,結束一天的行程之後,回到宿舍洗個熱水澡,這原來絕對是有助於放鬆身心的人生一大樂事──但是,最近對李鴻賓來說,「洗澡之路」可以說是路漫漫其修遠……別說什麼放鬆身心了,根本就是讓他更加神經緊繃吧。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他眼神複雜的瞪了眼窩在沙發上難得乖巧的和車大媽……噢不,是學淵哥,一起看著平板電腦的某人。

  趁著對方似乎正聚精會神的專注於和媽媽……呃不,是學淵哥,檢視著螢幕上他們方才的直播舞台、沒有注意到自己,李鴻賓這才快速的進房間裡拿了衣服,往浴室溜去……還不忘一手拉上金元植,一邊和他聊著天作為掩護。

  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啊、自己。
  「安全的」進到浴室裡以後,李鴻賓不禁也哭笑不得的自問一句。而門外的金元植還不疑有他的有一句沒一句和他說著話,直到鄭澤雲喊他去幫忙做什麼事,才拖著腳步慢慢走開。……

  李鴻賓仰起臉,任蓮蓬頭灑下的熱水從頭淋下。

  ──韓相爀。
  這名字就是一切麻煩的根源。

  曾幾何時那個可愛的小忙內也已經「嗖嗖嗖」的長大,個頭竄得比團內的哥哥們都還要高;那個曾經靦腆的說過和自己不熟、大著膽子親熱的喊了聲「Binie hyung」之後,又不好意思的笑了滿臉摺子的孩子……也已經長大成人,輪廓變得深邃、面容也多了幾分男人味。

  那種屬於男人的侵略性和壓迫感也越發明顯;原本李鴻賓對於弟弟的成長是樂觀其成,直到他發現,呃,這所謂的侵略性和壓迫感……目標對象好像、不太對吧。……

  第一次深刻的意識到這件事,是在某次韓相爀接在自己後面洗澡的時候。
  那時他人都還沒跨出浴室就被韓相爀給堵了個正著;因為剛洗完澡,自然是沒戴眼鏡,加上浴室裡的熱氣蒸氣氤氳繚繞,他看出去的視線是霧濛濛的一片。

  韓相爀和他開著玩笑,作勢把他按在了牆上。
  因為對方的力氣而暗暗吃了一驚,李鴻賓才想端出哥哥的架子要他放手,接著就猝不及防的被「襲擊」了──

  那孩子垂下頭就在他的鎖骨上啃了一口。(就是這萬惡之舉,讓李鴻賓接下來三天都不敢穿領口低於脖子的衣服)

  而就在他像是被雷打到似的呆立當場的短短時間內,他整個人都被韓相爀抱進了懷裡、緊得都有點令他呼吸困難──或者,其實是其他的原因打亂了他的呼吸。

  例如,韓相爀在他耳邊孩子氣卻認真的告白:「哥不知道吧,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你。」

  後來是怎麼從韓相爀手下「逃出」浴室的,李鴻賓也記不太清楚了;倒是知道自己恍恍惚惚的回了房間後,在床鋪上愣坐了好久。

  奇怪的是,明明就對他做出了這麼脫序的事,應該要覺得反感的,可是卻還是無論如何也討厭不起那個孩子。
  於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就變得有點微妙了起來。

  韓相爀從來不吝於告訴李鴻賓他的感情:平常玩鬧時不經意的說、或是在兩人獨處時,用那種讓人手指都不禁蜷曲起來的肉麻語氣說。然而相比於對方的坦蕩蕩,倒是李鴻賓覺得自己的態度變得越發奇怪了起來。

  一開始是抗拒的,板著臉要韓相爀別再說了,但卻總是在看見對方緊抿著嘴、倔強又委屈的小表情之後敗下陣來;後來只想隨便他說去,反正自己權當沒聽見……不過他又很快就發現,其實自己根本就做不到。

  ──真的就那麼喜歡他嗎?
  讓韓相爀碰觸自己時,李鴻賓朦朦朧朧的這麼想。

  韓相爀總是抓著在他洗過澡後、出浴室前的時機闖進來。
  李鴻賓自己也覺得這太不像話了:剛沐浴過後的自己簡直像是被熱水給融過似的,這種時候他的耳朵和心都軟得不可思議,對韓相爀那種撒嬌中又悄悄藏了幾分霸道的態度,簡直一點也沒有招架的能力。

  於是他的底線越來越後退。
  不僅讓韓相爀恣意的撫摸他的身體,甚至也在對方的要求下,用雙手撫慰了少年青澀的慾望。

  如果可以的話,李鴻賓其實並不喜歡事情發展成如此曖昧。明明知道這種關係不可能長久,總得有個結束,他卻覺得自己像是迷途的旅人一樣,無法決定去向。

  韓相爀的年紀比他小,思想卻並不比他幼稚多少。明示暗示的也問過他幾次「哥是怎麼看我的」、「覺得我怎麼樣」之類的話,卻都被自己含糊其詞的給打發了。

  終於逃避不了時就搬出了年紀問題來堵對方的口──「等你成年再說吧,小鬼。」
  他裝作不經意的用玩笑的口吻說。

  ……好吧,老實說,李鴻賓覺得那可能是唯一一次,自己總是躲閃的態度真的惹惱了韓相爀──那孩子狠狠的咬著他的耳朵說「這可是哥自己說的」;然後,第一次在用手幫他做時,故意在高潮前握緊了他的性器不讓他釋放。

  李鴻賓那次幾乎都被他給玩哭了。
  原本還恨恨的想著絕對要三天三夜不跟韓相爀說話;結果才過了一天,就在對方小狗一樣的眼神下放棄了那樣的想法。

  ……
  …………

  李鴻賓閉了閉眼,隨手抹掉灑了滿臉的水──真不應該在洗澡的時候想那小王八蛋的事……

  他看著自己已經起了一點反應的下身,不禁有些垮下了臉──有點骨氣好嗎,明明是在回想那麼「不堪」的往事,硬什麼硬啊兄弟。……

  因為絕對不想做出「想著韓相爀自慰」這種事;於是毅然決然的把水溫調冷了一點,在浴室裡又待了會直到冷靜些了,他才準備出去。

  聽到浴室外的窸窣聲時,李鴻賓很自然的以為是剛剛說好要排自己後面、下一個洗澡的金元植。於是當拉開門看到韓相爀時,他嚇了一跳;反射性的想關門卻已經來不及,韓相爀把他推回了浴室、自己也跟著擠了進來。





カテゴリー: VIXX同人衍生  爀豆 / 成年禮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天天颱風天 ⇒ No title

喔喔喔喔喔喔喔,我會說浴室play是我的最愛,完全萌點嗎?(下限呢這位同學?)

我們赫最近真的變!男!人!了!以前那個赫kawaii呢?整個就是變了呀呀呀!但是在hit maker裡面wifi訊號一出來的時候又變得好可愛喔

  • 2015.01.29
  • Thu
  • 18:5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天天颱風天

我也喜歡浴室PLAY (擊掌)
下限是什麼,我不懂~~~ (x)

現在也是有可愛的一面,但也有男人的一面,兩種mode更犯規惹QQQQ

  • 2015.02.01
  • Sun
  • 00:0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