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成年禮 -2 (fin.)(*)



  兩人大眼瞪小眼了一會。李鴻賓決定先發制人:「你幹什麼?」

  韓相爀打量他片刻──他這副叫人看不出情緒的模樣讓李鴻賓覺得緊張──,然後突然笑了出來。
  「哥看起來好緊張的樣子。」他說著,伸手討好的抓住了李鴻賓的手臂、撒嬌似的輕輕搖晃著。

  而李鴻賓原本緊繃的情緒,就因為他的這個小動作而稍微放鬆了一點、瞪著他的眼神也柔和了一些。
  站在他身前的韓相爀突然上前一步,整個人貼在他身上、手臂也繞過了他的腰抱住了他。因為韓相爀低下了頭,把下巴擱在他的肩膀上,於是因為高度使然,李鴻賓的嘴唇就剛好碰在了他的耳邊;李鴻賓只好彆扭的撇過臉躲開。

  「幹什麼、幹什麼……」他嘴上不太客氣的問著,手抓住了韓相爀的衣服下襬,卻怎麼也無法狠下心把他推開。

  「──我已經成年了,」韓相爀突然說。
  「哥也知道的吧……最近總是躲著我,太明顯了。」

  意圖被拆穿,李鴻賓的視線尷尬的在韓相爀身後的那面牆上無目標的亂飄。

  「成年對哥來說,代表什麼呢?」

  ──來了,就是這個問題。李鴻賓無奈的閉了閉眼。
  當初用年齡問題塘塞韓相爀顯然是不智之舉……一是這孩子原本就已經快要滿十九歲了、二則是這孩子足夠聰明,可以抓住他的話緊咬著問題不放。

  「成年了,嗯……就是要開始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了。」他眼神游移的回答,話中有話。

  以韓相爀的聰明,沒可能聽不懂他話裡的意思──「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才是李鴻賓遲遲不肯給他答覆的原因。
  在他看來,韓相爀年紀還小,雖然看起來成熟,但也難免會有浮躁衝動的時候……如果對他說的那些喜歡也只不過都是出自於一時的衝動,李鴻賓可不想就這麼不明不白的陷了進去;尤其是在他已經深刻的了解到,自己所謂的「原則」,在韓相爀面前都是多麼的脆弱不堪一擊之後。

  「那你可以答應和我交往了嗎?」可那孩子卻還不肯放鬆的又問。

  ──嘩,現在連哥都不叫了啊、這小子。……
  李鴻賓下意識的逃避了問題的中心。

  走神的瞬間,他感覺到緊緊貼在自己身上的對方,雙手開始不安分了起來──
  十九歲果然是如狼似虎的年紀啊。

  李鴻賓一邊感嘆著,心裡也糾結了一下此時的自己究竟應該做何反應才恰當:老實說,如果只是互相撫慰的話……都做過不少次了,現在才要故作矜持的嚴加拒絕,也未免太假惺惺了。

  不過總而言之,無論韓相爀今天最終的目的是什麼,既然自己給不出承諾、又無法狠下心推開,那麼他就決定無視到底了。如果能夠就這樣按照往常的模式,摸一摸就讓那小子心滿意足的忘記來浴室堵他的初衷的話那是最好。……

  他的心裡打著這樣的算盤,也就不做任何反抗的任由對方拉扯著脫去他才剛穿上的家居服。然而李鴻賓卻沒有料到的是,「成年了的韓相爀」比起「未成年的小爀」,可說是upgrade了不只一個層級──
  「等、等等,你摸那幹什麼?……」

  雖然被弄得腦袋有點昏沉,可也還不至於到連後庭的貞操出現危機都還不知道的地步;李鴻賓機警的發出疑問。

  「我想要你。」
  而韓相爀不僅回答得露骨,手上的動作也一刻沒停,一手握著他勃起的陰莖動作熟練的上下套弄著、另一手則是撐開了他的臀瓣,手指試探性的按壓揉弄著緊縮的肛口。

  直到此刻李鴻賓是真的有些慌了。過於貼近的距離讓他難以使力,前後兩處敏感的部位都被玩弄著,強烈的快感也讓他的身子發軟、一點都使不上力。

  「不、……後面不可以……」他掙扎著想抗拒,抬起頭幾乎是有點求饒意味的看向韓相爀。

  因為這次回歸造型的關係,李鴻賓的瀏海留得很長,一邊的眼睛幾乎都被遮住了。而這也讓他看起來多增添了幾分平常沒有的……妖媚。
  韓相爀不禁暗自深呼吸。然後故意用自己已經硬得發疼的下體,去頂弄摩擦著李鴻賓的大腿。

  「我會對哥負責的。」他喃喃說話的熱氣噴灑在李鴻賓的耳邊,讓他不禁敏感的抖了一下。
  「──所以,哥不要再把我當小孩子看了。」

  李鴻賓因為他的話而愣了下,才回過神就發現韓相爀已經解開了自己的褲襠,正抓著他的手按在自己硬脹的性器上。他猶豫了一下,卻還是握住了韓相爀火熱的碩大,用手掌愛撫著──要是可以用手解決的話,那小子就會暫時放下要上他的念頭了吧。……

  他是這麼想的;但是顯然對方並不是。
  察覺到韓相爀的手指意圖入侵體內時,李鴻賓連忙出聲試圖制止:「小爀啊,那個……呃、聽說沒有潤滑真的會很痛的……」

  那熊孩子卻空出了一手,拿了個罐子在他眼前晃了晃。
  「放心吧,哥,有這個呢。」

  ……到底是誰在浴室裡放嬰兒潤膚油的?
  李鴻賓發誓自己出了這間浴室之後一定要砍那傢伙八百遍脖子。

  即使韓相爀的手指上沾了潤膚油、自己的後處也被抹上了不少,但真正插入體內時還是讓他疼得臉色都變了變。原本取悅著對方下體的手也顧不上動作了,轉而下意識的攀上了韓相爀的肩膀、緊緊的抓著。
  「好痛……」

  李鴻賓皺眉的樣子也那麼漂亮;就算有點心疼有點不捨,但還是想更變本加厲的欺負他。誰叫這位哥也從來就不肯讓他好受呢……明明已經把他給抓在手裡了,卻偏偏就是不肯好好的說一句「要」或「不要」。韓相爀只覺得自從對李鴻賓告白以後,自己的心情每天都好像在坐雲霄飛車一樣的游移不定。

  算是李鴻賓真的怕了韓相爀:光是手指進入而已就已經是如此,再偷覷一眼那小子腿間已經完全勃起了的東西──他不被弄死才怪。……
  於是在對方的牽引和擺弄下,當被溫柔卻不容拒絕的轉過身子時,他終於忍不住豁出去的想一腳踹倒韓相爀。

  可惜的是效果並不大,雖然踹是踹著人了,可那人卻反而壓著他的腿和整個背面,從後面用力的抱了上來。
  「哥不會太過分了嗎?……要是踢傷我怎麼辦?」還埋怨似的對他說著。

  李鴻賓被按在牆上,一時無語。
  ──他才想問,「那你硬上要是弄傷我怎麼辦」咧。……

  可是韓相爀沒有給他吐槽的機會,雙手毫不憐惜的掰開了他的臀縫,腰往前一送就將自己頂進了他的體內。

  結果想當然爾是疼痛的,而且還不是普通的痛。
  李鴻賓只覺得自己似乎都快被撐裂了;緊緊抿著嘴唇,還是沒能忍住從嘴邊漏出的一聲嗚咽。

  和他相反,韓相爀倒是覺得自己像是要瘋了一樣──李鴻賓的後穴又緊又熱,光是想到自己是第一個像這樣子佔有他的人,就讓他無法冷靜。
  他在李鴻賓的後頸和肩膀落下無數溫暖的親吻,一手安撫的來回撫摸著他的腰間,另一手則是又伸到了他的腿間,去搓揉著他因為後處的疼痛而稍微疲軟了的性器。

  一開始只帶來疼痛的摩擦漸漸的生出了些異樣的感覺;適應了異物進入自己體內的擴張感之後,單調的抽插動作也漸漸開始變得激情了起來、肌膚相貼的地方都熱得像是被放在火上烤過一樣。

  埋在李鴻賓體內的陰莖擦過某個地方時,那人細碎的喘氣聲陡的變得粗重。韓相爀於是更加故意的用力往那一點上頂去。

  碩長的陰莖在敏感的腸道內快速而用力的抽撤,原本就已經夠叫人吃不消了,更何況還是這樣刻意的攻擊他的敏感點;才這樣插了沒幾下,原本還能忍著不叫的李鴻賓就被弄得發出了帶著細微哭音的好聽呻吟。

  「不……啊哈、爀……小爀,別、……」混雜著疼痛襲來的快感過於兇猛,讓他混亂的頻頻搖頭,黑色的瀏海凌亂的黏在臉上,連求饒的話都說不清楚。

  韓相爀卻偏偏在這個時候還執著於兩人方才得不到結論的那問題:「哥就不能讓我負責嗎?」
  明明自己也是氣息不穩、幾乎失去自制力的狀態,卻還是執拗的問著:「哥也喜歡我,不是嗎?」

  而李鴻賓被身後的少年壓在牆上幹得腿都快軟了,哪還有心思想如何對付他。
  「不、不要在這種時候、……問啊……!」他幾乎想撓牆了。

  「說好吧、哥快點說好。」韓相爀一邊催促著,下身進出的頻率也躁動的快了起來。
  「──答應我吧,求你了。」

  李鴻賓連膝蓋都在發抖,話也不能好好的說出來,只能從鼻腔裡發出甜軟的「嗯」聲算作回應。韓相爀懇求的語氣讓他更加的無法思考,於是終於放棄了自己的堅持和顧慮,順從的點了點頭。

  隨後就被轉過了身來,還有點暈頭轉向的時候,對方就迫不及待的吻上了他的雙唇。李鴻賓仰著頭回應他的親吻,手也順勢搭在了韓相爀腰上。而他主動的吻似乎比什麼都來得催情;當韓相爀在他體內射精的同時,他也達到了高潮。

  激烈的情事過後,李鴻賓一時有點失神──連自己都還有點不敢置信被上了的事實。而且對象不是別人,就是那個令人頭痛的小子、韓相爀。

  ……果然還是拿他沒辦法啊。
  這麼想著的時候,心裡軟塌塌的,有點無奈忿忿,卻又似乎還有別的更多的感覺。……

  他用力將下巴磕在韓相爀的肩膀上作為小心眼的報復,可對方卻絲毫不以為意似的,逕自抓起他的手,伸出小指去勾他的小拇指。
  「──哥剛剛已經答應我了吧。」然後用大拇指摁住了他的大拇指指腹。

  拉勾、蓋章。
  這麼孩子氣的動作,讓李鴻賓差點忍俊不住的笑出聲來。

  「呀、你小子,不要撒嬌啊。」他懶洋洋的說。

  韓相爀全身一僵,停頓一會,委委屈屈的問:「為什麼?」
  「討厭?」

  難得看見這精得要命的小子也有這麼緊張的樣子,於是李鴻賓就愉快的決定不告訴對方實情了──

  其實,是因為太喜歡了啊。
  就是因為喜歡得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所以,才故意說反話的。









  車學淵出門錄製radio節目了、鄭澤雲和李宰煥基本上不怎麼管他們,而金元植,大概在另一間浴室洗過澡後就又窩回了電腦前投入製作;總之,李鴻賓就這麼任由韓相爀拉著自己又洗了一次澡。

  「哥可不能反悔說剛剛是因為頭腦不清楚才答應的。」
  韓相爀突然悶著聲音開口。

  「啊──我像是那種人嗎?」
  李鴻賓暗暗心驚了一下,表面上故作不滿的嘟噥著反問。

  那孩子又不說話了,逕自低著頭傻笑的假幫他搓背之名、行偷吃豆腐之實。

  更過分的事也都做過了,多被摸幾把又算什麼……這麼一想,李鴻賓也就隨便他去了。
  倒是不禁默默感嘆:韓相爀這小子,還真是活成精了啊。

  ……到底是怎麼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的?
  他頗感驚奇的想。






成年禮
fin.

鴆 2013.12.01 01:53P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カテゴリー: VIXX同人衍生  爀豆 / 成年禮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Minshe ⇒ No title

關網頁一天寫論文摘要結果居然就看到爀豆了啊!!!!
不管怎麼說鴆癮你又釣到我了,
即使上班已經遲到了還是要來搶個沙發先(這樣對嗎)

爀豆也是我的愛,
那種兄弟之間的打鬧和共同身為腹黑忙內線的狼狽為奸,
不管怎麼說感情都是很好的,
只是這CP總讓我擔心會有年齡差的顧慮,
畢竟韓國只要不是同齡就好像多了層隔閡一樣,
我真的常常想說爀總攻不管要推倒誰,
對方都會有這層心理顧慮......
這麼說來豆果然還算是容易些的嗎
(彬:不要說得好像我沒抵抗一樣啊

突然想到不知道誰說過,
韓相爀雖然總是成熟得不像個弟弟,
只要碰到喜歡的人事物卻又像個孩子一樣任性,
這本身也是吸引人的反轉魅力啊,
弘彬這哥大概也沒辦法招架吧,
--豆兒對不起啊只好讓你痛了
(爀:我成年了我會負責的 彬:......)

  • 2015.01.29
  • Thu
  • 12:0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Minshe

即使上班已經遲到XDDDD 我也想問這樣對嗎XDDDD
雖然說我對VIXX的CP有潔癖,但除了93和90以外偶爾還是可以爀豆一下(?)
(元植: ......)

噗,你對年齡差的顧慮在我看來卻是萌點XD
年上年下之間會有和同齡親辜之間完全不同的相處模式,自然也會產生完全不同的萌點XDD
我對年下攻的CP有種說不出的愛好(TT創天、Block B表泰、MBLAQ咪昊、BTS雞糖/南糖...)
是說韓國這幾年也是滿流行姊弟戀的啦,所以這應該跟容易不容易沒有一定關係吧(?) XD

我也覺得韓相爀身上這種反差就是他的魅力QQ
雖然我都跟親辜私稱他屁孩(x) 但其實他在團外時都是非常成熟懂事的
豆阿你只好躺下惹。(結論)

  • 2015.01.31
  • Sat
  • 23:5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阿蛋 ⇒ No title

我來惹~~~~~
之前可能腦袋快爆炸了想回也不知道回什麼好
--雖然現在回的可能也沒什麼內容--
但我一定要告白一下 毒鳥的文好補精神阿v-414

進擊的相爀brother才19歲就這麼會,為李豆彬默哀(彬:...)
阿我也好吃年下攻阿//-///

  • 2015.02.03
  • Tue
  • 22:5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阿蛋

你真的出現惹~~~ (用力抱)
哈哈看到回覆就很開心惹,阿蛋怎麼會沒內容ㄋ!
偷偷告訴你,fc2的刪除線語法是[s][/s](請用半形) XDDDD
能幫你補精神是我的榮幸^q^

栽在相爀brother手下豆彬也不虧了喇^q^ 這可是一支大大的潛力股呢! (O?)
ya年下攻同好! (擊掌)

  • 2015.02.03
  • Tue
  • 23:4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