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flower Chapter. 03 (*)

2015.02.04(Wed)

『 BIGBANG同人衍生  竹馬 / Sunflower』 Comment(0)Trackback-

>>CHAPTER. 03


  今天是結束在日本的宣傳活動,回到韓國的日子。
  東永裴覺得終於鬆了一口氣。

  自己一個人在國外活動畢竟是第一次,少了權志龍那種天生能吸引鎂光燈的焦點人物,及李勝賢這種老愛搶鏡頭的腳色,當鏡頭全往他身上聚焦時,東永裴竟有點反應不過來。
  於是就更想念待在韓國的那個人,他總是能在鏡頭前表現得輕鬆自若。
  回來的時候其實已經很晚了,但根據這一個月來簡訊回傳的時間,他知道權志龍沒那麼早睡。想見他一面的心情在心裡生了根,拔也拔不起。
  於是東永裴難得的決定放縱自己一次。

  禮貌的跟工作人員一一道謝,說聲辛苦了並道過再見之後,他先回到家洗澡,換了自己的車才出門。


  在權志龍家門前,電鈴按了好一會卻沒人應門。

  ──不在?
  還是已經睡了?

  在他第三次確認自己沒有記錯他新搬的地址之後,東永裴開始這麼猜測。才正覺得有點洩氣,手機卻響了起來。

  看見來電顯示的人名後,他不禁莞爾。

  「喂,志龍啊,」
  話還沒說完就被搶白了一頓。

  「永裴,簡訊呢?」

  從聲音他可以想像那人氣鼓鼓的模樣。
  「啊?」但是對他生氣的原因實在摸不著頭緒。

  「你今天沒傳簡訊給我。」手機那端的人控訴。
  權志龍的聲音像平常一樣輕輕的,卻異常的帶了點撒嬌的埋怨意味。

  東永裴一時無語。


  「──今天我過得不好、之前也都不好,說還好還可以,那些話都是騙你的。」權志龍突然一股腦的說了出來。
  他緊握著手機,眼神迷茫沒有焦點。

  「……嗯。我知道。」
  雖然一直都知道,那些堅強不過是權志龍為了武裝自己而營造的假象,可聽到向來倔強的那人親口承認了自己的難過還是令東永裴感到格外心疼。
  「我現在在你家門外,快來開門。」

  「嗯?」權志龍愣了愣,稍微清醒過來。

  「快來。」東永裴笑著催促。

  然後門內傳來一陣兵荒馬亂的碰撞聲,電子密碼鎖嗶嗶響了好一陣。他可以想像門內那人連連按錯密碼,越急越打不開鎖的樣子。
  跟平常的權志龍不太一樣。

  他玩味的看著門終於打開。

  「永裴,你今天回來的?」就算看到人就站在眼前,還是有點無法相信。
  權志龍愣愣的看著他。

  「本來是明天早上,但是我想早點回來,就拜託經紀人哥改了班機。」東永裴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其實包含多少深深扎下的情感。

  權志龍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進來吧。」他霸道的一把揪住了東永裴的衣角,拉扯著對方、東倒西歪的往室內走。


  權志龍醉了吧。

  東永裴幾乎完全可以肯定。
  他苦笑,細心的在身後替他將大門再次鎖上。


  「你喝酒了?」他問。

  跟著權志龍的腳步走進他的房間,大致上和以前一樣整潔簡單,只是床腳邊堆著的啤酒罐和桌上空了大半的燒酒瓶看起來格外扎眼。

  「嗯。」權志龍毫不避諱的點頭。
  他又拿了一個杯子遞給坐在他桌前的東永裴。

  東永裴斜眼看他。

  權志龍只是孩子氣的笑。
  「陪我喝。」他簡短的說。

  東永裴嘆氣,倒滿酒杯然後一飲而盡。
  「你以前很少喝酒不是嗎……」團員中會出去喝酒的應該只有勝賢哥吧,印象中志龍大部分都是窩在家裡寫歌。

  權志龍還是笑。「不這樣的話,我會一直想東想西的。」
  他也斟了杯酒,湊到嘴邊一口喝乾。

  不太亮的房間裡,東永裴依稀看見他的眼神閃爍。「志龍啊,你這是在傷害自己。」

  相信他不會不懂,東永裴卻還是不忍的說。然後又倒了一杯酒默默的陪他喝。

  權志龍沒有回答,只依舊笑著。
  他捂著嘴,眼角彎著。

  或許是太習慣他總是掛在臉上的,無關緊要的笑,東永裴過了好一會才看出不對勁。

  權志龍的肩膀劇烈的顫抖著。

  東永裴站起身,坐到床邊,伸手拉開他捂著嘴的手掌時,摸到了已經由開始的滾燙變得半涼的液體。

  眼淚終於潰堤。


  東永裴別開眼,不看他哭的臉,只是默默的將他攬入懷中。

  終於還是哭了。
  他知道權志龍總是把情緒埋得很深,表面上波紋不興,內裡卻已經狠狠的碎了個稀爛──可誰會了解?

  連哭的時候都很安靜。

  東永裴有點惱他總是微笑的習慣。明明已經哭得這麼慘了,為什麼還要露出笑容,像是在嘲笑自己。權志龍或許是把事情看得很透,可是他卻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更低估了自己的愛情。

  「永裴……我好累了……」權志龍吸著鼻子,喃喃的說。「我沒辦法控制自己不去想……」
  他趴在他肩頭,眼淚氾濫到浸濕了東永裴一邊肩膀。

  他迷惘的眼中只映著房間的黑。

  東永裴幾乎沒有猶豫的緩緩吻上他的脖子。他的吻滑過權志龍纖細的頸,來到尖削的下頷,一邊欺上他的身子讓他緩緩倒在床上。

  權志龍迷迷糊糊的和他接吻──不似習慣的那個人那樣強勢霸道,東永裴吻的細膩而溫柔。

  他有點緊張的抓緊了床單,可對方卻拉起他的手臂繞到自己頸後。不知該如何是好之下,他只好被動的乖乖攀住。

  東永裴的吻終於離開他的唇,向下移動。他輕啃著他凸出的鎖骨,一手拉起他身上寬鬆的T恤。

  「永裴!」權志龍短促的低低叫了一聲。
  被酒精麻痺的腦袋顯然無法理解眼前正發生的一切,他只能無助的抱緊了在自己身上肆虐的人。

  東永裴安撫的在他唇上輕吻了下,厚實的手掌卻繼續不安分的貼上他平坦的胸腹。

  權志龍從鼻腔發出輕哼。隨著東永裴手掌的游移撫摸,熟悉又陌生的麻癢讓他全身熱了起來。他小幅度的扭動著,想逃離卻又沉迷。

  東永裴的手指來到他的胸膛,如人一樣的瘦削,卻有著好看的精實肌肉線條。他伸指撥弄已然挺立的淺色突起。

  「唔……」權志龍咬唇,倒抽了一口氣,視線不知所措的飄移。在東永裴低頭吻著他的胸口時,他忍不住用力抱住他的頭。

  東永裴一手伸進權志龍的棉質運動褲,另一手持續撫摸著他裸露的上身。敏感的部位被若有似無的碰觸著,那張淚痕未乾的臉一下子紅透了。東永裴可以感覺到正親吻著的胸膛起伏的頻率變快了。

  「永裴,你在幹什麼、快住手……」權志龍有點慌亂的想阻止。

  但東永裴顯然並不領情。他的頭還埋在他胸前,手指更是變本加厲的伸進了四角褲中,讓權志龍的理智快燒得灰也不剩。

  「……這樣就沒辦法想別的事了吧。」東永裴握住他早已起了反應的下身,忽輕忽重的搓揉。
  「什麼也別想,全交給我就好了。」他溫聲哄。

  「嗯──」細細的鼻音不受控制的逸出,像在附和東永裴似的。權志龍羞恥的想併攏雙腿,不讓對方羞人的動作繼續。

  可東永裴的一條腿就屈起卡在他雙腿之間。無力阻止的情況下,對方又加快了手上套弄的速度,快感以倍數增長侵襲半醉的大腦,最後他不自覺的弓起身子,短促的低叫了聲,在東永裴手中洩了。

  高潮之後的疲倦感加上酒精的催化,讓權志龍的腦中一片空白。只依稀感覺到還壓在身上的人挪動著抽了張床頭上擺著的衛生紙,在他腿間擦拭著,──感覺好丟人,如果他現在有力氣,他絕對會踹飛這傢伙──
  可是感覺到的卻不只是這樣。

  還有那人的吻。
  纏綿的吻遍他口腔的每一吋。

  於是權志龍放棄了踹人的想法。
  他閉上眼,昏昏沉沉的睡去。









  陽光從窗簾未合攏的縫隙間灑下時,東永裴已經醒來了。有那人衣衫不整的偎在懷裡睡著,他根本睡不著。不是沒想到另覓一間客房好好睡覺,畢竟隔天一早還有通告。都怪權志龍抓得太緊又睡得太熟,他試了好幾次都沒能從他手中拉回被抓皺了的T恤。

  他看了眼權志龍的睡臉。
  沒有昨日的淚痕,也沒有後來的激情,他睡著的表情平靜而祥和。
  ──很漂亮。

  視線下移到他露出的凸出的鎖骨。
  ……

  東永裴嘆氣,挪挪身子想跟蜷在懷裡的那人保持點距離。可他一動,對方就好像有知覺似的跟著貼了過來。

  東永裴又嘆氣。

  ──他好像在自虐。
  看得到摸得到,可是卻不能吃。


  等到權志龍醒來時,天色已經大亮。
  他瞇著眼困惑著太強的陽光,整個人下意識的更往被子裡鑽。──剛好鑽進東永裴懷裡。

  權志龍迅速的抬起頭看了那人一眼,僵住不動的同時,腦袋裡開始快速的回想。──這大概是最近幾個月來,他頭一次在這麼早的時間裡頭腦如此清醒。

  「永裴,早……」咕噥著道了早安,得到對方「嗯」一聲作為回答。

  他的反應讓原本還有些擔心的東永裴鬆了口氣。他都已經想好了最壞的情況,可權志龍的反應卻平淡得不像當事人。

  該不會一覺醒來就忘了吧?
  他哭笑不得的想。


  「永裴啊,」沉吟了一會,權志龍又開口,「我們就當做……」
  ──什麼都沒發生過。

  可他話還沒說完就被東永裴截斷。

  「不要。」斬釘截鐵的回答。
  「我不可能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所以你最好也不要。」

  他確定權志龍記得昨晚的事了,而且還極力想抹去。
  他怨懟的瞪了他一眼。

  而那眼神卻幾乎讓權志龍笑出來。

  「你怎麼敢對我做這種事?」他努力板起臉,坐起身居高臨下的質問他。「不怕我再也不理你嗎?」

  「如果真的那樣那也沒辦法了。」

  沒料到東永裴的回答,權志龍愣住了。

  然後東永裴好心的進一步解釋,「因為無論如何也想那樣做一次啊。」其實想做的又何只是那樣。
  「昨晚看起來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聽他說的露骨,權志龍不自覺的紅了臉。他伸手摀住臉,胡亂的揍了東永裴一拳。可本來就不是多用力的拳頭,在對方結實的肌肉上更是發揮不了多少威力。

  「你啊,說謊了吧?」突然,權志龍用力的戳著東永裴的胸膛。

  「我?沒有啊。」他一臉莫名其妙的回答。

  「那個樣子說是第一次……誰相信啊。」權志龍咬牙切齒的瞪著他。想到昨晚自己被眼前那一臉無辜的傢伙弄得全身酥軟無力,他心裡就覺得嘔。

  東永裴被他搞得不知該做何反應,只能無措的笑。──這或許可以當做權志龍變相的稱讚他技巧好吧。雖然知道對方絕對沒有這個意思,他心中還是有點小小的得意。

  沉默的對視了一會,面對對方萬年不變的溫和笑眼,權志龍的瞪視於是變得殺傷力全無。最後,他放棄對東永裴生氣(而且生氣的理由老實說連自己都覺得荒唐),無力的倒回床上。

  「今天早上有通告吧?」他手腳並用的抱著被子,背對著東永裴問。
  語調輕輕的,聽不出有什麼情緒。

  「嗯,再半小時要到公司去。」

  「那你還躺在這裡幹麼?!」權志龍翻身踢了他一腳。「你這小子也想學人家耍大牌啊。」

  「才沒有呢。」東永裴帶笑的輕輕回了一句,然後終於慢吞吞的起床去梳洗。

  ──只是有點捨不得離開罷了。從來沒有一次能像這樣,毫不隱藏自己心意的抱著他、躺在他身邊。他只是有點眷戀,貪心的希望能一直像現在這樣。
  就停在這一刻就好,讓他不必去想以後會如何。


  「……永裴。」
  權志龍在床上翻了個身,叫在浴室裡的東永裴。

  「嗯。怎麼了?」

  「今天晚上有空嗎?」

  如果對方不是東永裴,他一定不會這麼問的。表現出依賴而撒嬌的樣子,那不是帥氣的G-Dragon該有的模樣。而且還是在這種按常理應該顯得有點尷尬的情況。

  「有個現場表演,除了這個以外好像就沒別的活動了吧。」東永裴邊說邊走出浴室。「應該在十一點左右能結束。」

  「那結束之後來我家吧。」權志龍用不容拒絕的語氣說。

  東永裴顯得有點驚訝。
  他挑眉,有點愣的盯著權志龍。

  「怎麼了?」床上抱著棉被窩著的人不滿的問。

  東永裴緩緩的搖了搖頭。
  「我以為你不會歡迎我再來你家。」一直維持在臉上的笑容,摻進了點掩飾不住的苦澀。

  在聽見他這麼說時,權志龍也愣了一下。
  其實自己對於昨晚東永裴太超過的行為,好像並沒有相應程度的憤怒。

  為什麼?
  他不知道。


  「來就是了!」不願再糾結於難解的問題,權志龍只是抬起臉,任性的這麼喊了一句。
  「好啦快點快點,你該走了,遲到就糟糕了……」
  他急急忙忙的趕東永裴出門。

  「……那就晚上見囉。」東永裴也很乾脆的走到門邊,拉開了房門。
  他和權志龍都是對工作一絲不茍的人,準時是他們兩人作為藝人共同的基本準則。

  「知道了,Bye。」權志龍看著東永裴消失在視線中,房門被輕輕闔上。
  他又歪倒回被窩裡。

  沒有應該有的混亂,他的腦中是一片空白。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