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Sunflower Chapter. 04



>>CHAPTER. 04


  那是大概兩個月後的事了。

  「早啊,大成。」權志龍打了個哈欠,把黑色的毛線帽更往下拉了些。
  好久沒在這麼早的時間起床,過去的三個多月來雖然都固定會到公司裡晃蕩晃蕩,但這可是第一次在中午以前來。

  而且手上還被塞了副耳機的站在錄音室裡。
  他越發的覺得自己是被鬼迷了心竅才會答應姜大成。原本只是幫這傢伙的新專輯寫首歌而已,一開始他還天真的擔心自己可能寫不來大成的風格,當那小子提出要求說要加入rap時,他竟然還鬆了口氣的高興了一下……
  也不想想姜大成什麼時候唱過rap了。

  結果隔沒幾天的清晨,東永裴前腳才剛走,電鈴就又響了起來。看見門外的姜大成時差點沒嚇停權志龍的心臟──這小子有沒有看見一大早從他這出去的東永裴?!

  過了一會見姜大成神色正常無異狀,他才安下忐忑的心。原來嘛,有朋友到家裡玩,過個夜也不算什麼,是他自己做賊心虛才虛驚了一場。

  好不容易安下心後,他才終於聽懂了姜大成的意思。

  「哥,想請你幫我唱這段rap。」對面那長相憨厚老實的青年笑得一臉人畜無害,「放眼望去,全國還能有比哥更好的rapper嗎?哥的聲音唱歌好聽,唸rap才更是帥氣得無人可比啊!」
  姜大成誇張的舉起了兩隻大拇指。

  「……什麼時候你也變成跟勝利那小子一個樣了,嗯?」也這麼會拍馬屁……聽說最近兩個弟弟變親了,看來是真的啊。
  權志龍閒閒的想著,邊打了個哈欠。

  「哥,不然你也想想哥的fan們吧。你看你不出專輯,又一直沒有活動,沒消沒息的,他們都很想念哥你啊!」
  姜大成的語氣聽起來超誠懇。

  來回推託了快一小時,權志龍總算見識到姜大成這些年來出演綜藝節目,跟那些大叔們果然不是白混的。他一直自認自己是個八面玲瓏的人(事實也確是如此),可剛睡醒的腦子根本無法與姜大成的三寸不爛之舌匹敵。

  最後他終於還是屈服──答應了。


  距離上一次站在這錄音室裡其實不過是幾天前的事,但是那是以製作人的身分。如果說是以完全相反的、歌手的身分,站在這錄音室裡,則已經是將近一年以前的事了。而這中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讓他不禁有種恍若隔世的錯覺。

  權志龍拉下了鬆鬆垮垮戴在頭上的毛線帽,染成不明顯的栗色的頭髮凌亂的散了下來。
  他戴上耳機,向隔著一層玻璃的姜大成笑了笑。
  「開始吧。」

  姜大成按下音樂的撥放鍵之後,一瞬也不瞬的盯著裡面專注的跟著音樂,用手指點著節拍、跟著輕鬆的搖擺的那人。
  這是這好幾個月來,他第一次真的感覺到「權志龍」還活著。BIGBANG的解散和勝賢哥的離開帶給志龍哥的衝擊不小;雖然自己並沒有感受到同等程度的挫折或沮喪,但對於志龍哥身為隊長、又是勝賢哥多年好友的處境,這點同理心姜大成還是有的。

  並不是說從那之後權志龍變得多意志消沉或是如何頹廢,相反的,志龍哥每天照樣到公司報到,之於公司中的練習生後輩們,儼然是當年對著他們幾個的「苛刻志龍」再臨。

  但是這樣子的情況卻讓姜大成更是擔心:記得志龍哥曾說過自己的夢想是成為真正的音樂人──這三個字和他們其他人心中想的「歌手」可是有著完全不同的涵義:音樂人是創作音樂、製作歌曲、支持著歌手發光發熱的幕後功臣。
  看著自己哥哥現在幾乎以指導後輩為業的樣子,姜大成就忍不住擔心──志龍哥該不會是想退居幕後了吧?像他哥這樣一個風采絕倫的人,如果在這個年紀就轉幕後製作,那可真會成為fan們心中的一大悲劇啊。

  目前看來哥還不像是決定了什麼事的樣子,至少自己花上一個小時的死纏活賴還是能拗到他跨刀獻唱一段rap;但是如果以現在這股低迷的氣氛繼續下去,那一切就很難說了。

  他想拉住權志龍。









  「怎麼會這樣?」東永裴略帶不悅的問。

  ──我怎麼知道。
  權志龍聳肩,很是無辜的看著東永裴。「是它的問題吧……這種東西本來就不太可靠……」
  他指著體重計,然後撇開頭,癟著嘴縮了縮肩膀。

  東永裴挑眉,為了拆穿權志龍的信口胡謅,索性自己站了上去。
  「我看倒挺準的。」他危險的瞇了瞇眼。

  「……永裴你好胖。」權志龍故意也踩了一隻腳上去,想藉胡鬧轉移話題。

  「是你太瘦了。」
  可惜了解他如東永裴,當然是一點也不吃這套。

  「要好好吃飯知道嗎?」他皺起眉訓誡著。
  眼角餘光正好瞥到懶洋洋從旁邊晃過去的權家虎──太不像話了,那皺巴巴的小子長得圓滾滾頭好壯壯的,怎麼他家主人權志龍卻一天比一天消瘦。

  「永裴,最近我沒什麼胃口啊。」權志龍漫不經心的回答。

  自從那傢伙走了之後,雖然不想承認,但自己卻也像有一部分跟著被帶走了似的。表面上好好的,但實際上他卻常常感到茫然空虛。
  生活沒有目標,自從出道以後,他已經好久不曾如此。

  「沒胃口還是得多少吃點。」東永裴勸著,逕自走進他的廚房──幾乎全新,對權志龍而言它的意義只是燒開水煮泡麵──忙碌著。
  「難道你想哪天在報紙上看見『驚爆!G-Dragon有厭食症』嗎?」

  「I am a gossip man.」他以rap的調調欠揍的以英語回答,但卻乖乖的跟在東永裴身後進了廚房。
  看著東永裴忙碌的背影,他突然有種隔著層膜似的、摸不著實際的不真實感。

  ──這個人是真的挖空了心思的對他好、為他著想。
  心裡突然湧上一陣暖意,填補了自從那個人走後一直空空蕩蕩痠疼著的部位。


  「如果永裴每天都來幫我煮飯,那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多吃一點。」他伸手偷拿了個雞蛋捲,塞進嘴裡含糊不清的說。

  「好啊。」東永裴沒有半點遲疑。
  他頭也沒回的答應。


  慢慢咀嚼著嘴裡的食物,權志龍忍不住覺得自己真的是個很過分的人。

  但是如果沒有人這樣縱容他,也不至於到這種程度的……所以追根究底,還是東永裴自己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對,沒錯,就是這樣。

  以任性的思維得到了以上結論之後,他心安理得的又拿了一個剛包好、切塊的紫菜包飯。


  「權志龍……我是要你多吃一點,但不是在我把飯菜端上桌之前啊。」東永裴終於忍不住無奈皺眉。

  「永裴真囉唆──這樣不行那樣也不行……」故意咕咕噥噥的這麼說。

  故意的。當然是故意的。
  自從發現東永裴的情緒有多容易因為自己而起伏之後,他最喜歡的消遣之一就是逗東永裴。
  但是儘管面對這麼惡劣的自己,東永裴卻還是全心全意的付出。

  沒有日程時,東永裴幾乎都是待在權志龍家裡的。而會變成這種狀況,也是權志龍自己造成的。


  ──永裴,今天晚上行程結束之後來我家吧。
  那天早上,在那個決定性的早上,自己是這麼說的。原本有可能會發展為完全相反的局面的……
  但是自己卻那麼說了。

  權志龍還記得那時東永裴臉上的如釋重負和複雜糾葛。而他,他卻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那麼說。
  最膚淺也最確實的理由是,他真的、受夠寂寞了。

  ──所以,永裴啊,你有什麼好開心的呢。
  不過是被利用了啊。

  但他的心已經麻木到,甚至無法對他感到一絲絲的歉意。

カテゴリー: BIGBANG同人衍生  竹馬 / Sunflower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