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Sunflower Chapter. 06 (*)



>>CHAPTER. 06


  東永裴的宣傳期結束之後,姜大成的個人專輯也將在年底推出,而李勝賢的個人專輯也開始進入了準備期。

  權志龍連帶的變得有點忙碌。

  ──用他的話來說,就是中了兩個弟弟的計。先說姜大成吧,之前幫他做了一段featuring,可謂是一失足成千古恨。那首歌在楊賢碩社長欽點下成了姜大成這次專輯的主打歌,甚至連什麼「幾個比較重要的舞台,志龍也上去一下吧」這樣的鬼話都說出來了。
  權志龍能說什麼呢,不,他根本沒有說話的餘地。

  而李勝賢,軟磨硬泡的糾纏了他快兩個月之久,就是要他當他這次專輯的製作人。結果嘛……看過卡通「湯姆貓與傑利鼠」吧。試問有哪次是湯姆贏過了傑利嗎?
  這麼說你就知道結果了。

  於是權志龍就這麼被拖回了正常工作、正常生活的軌道。
  其實大部分的人或許是沒有意識到過去這將近半年來,權志龍有什麼不正常的。畢竟這人還是照樣寫歌、照樣每天來公司、笑起來也照樣是一副沒心沒肺的死樣子;兩個老小也只是以為隊長大人年紀輕輕就想退居幕後,所以才擔心不已。見他雖然罵罵咧咧怨言不少架子不小,但還是答應了跟大成一起表演,這兩人也就單純的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真實的情況,只有權志龍自己知道。

  雖然其他的一切都正常得不得了,但也有一個部分是失控得連自己都不知所措。

  比如說壓在他身上的東永裴。
  比如說在東永裴身下呻吟的自己。


  明明兩人的工作都不輕鬆,回到家已經累得半死,竟然還有興致跟體力做這種事,權志龍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東永裴也沒想到自己會這樣。明明躺上床的時候,心裡想的真的只是要好好睡一覺而已,誰知道權志龍躺到自己身邊之後,事情就這麼不受控制的往這種方向發展。

  ──而讓事情失控至此的是都沒有阻止意思的兩人。


  「啊……呃哼、」權志龍的手指陷入了東永裴手臂的肌肉,身體因為撞擊的力道而微微滑動著。

  「志龍……叫我的名字。」東永裴在他耳邊低低的要求。

  權志龍失焦的眼半瞇著,嘴張大又闔上了數次,但呼出的卻只是暗啞的呻吟和熱氣。

  這不是東永裴第一次這麼要求了;相對的這也不是第一次權志龍忽略他的要求。

  權志龍伸出一手狠狠的圈住東永裴的脖子,將他向下拽近自己,然後瘋狂的吻了上去。

  在過於狂熱的吻中,東永裴的嘴角卻勾起了苦澀的弧度。


  「東永裴,你這是個非常要不得的壞習慣,你知道嗎?」權志龍瞇了瞇眼,故意轉過蓮蓬頭往身後的男人灑下。

  東永裴只是聳了聳肩,不甚在意的任由冰冷的水珠從赤裸的身上滑下。他以再自然不過的動作伸臂抱住權志龍。

  權志龍放鬆了身子,完全將體重交給身後的男人支撐,一邊不太認真的抱怨著:「這樣會洗更久……我還有工作沒做完……」

  「我陪你熬夜。」東永裴用一句話就止住了他的嘀嘀咕咕。

  ──其實不用說也知道東永裴會這樣的。但是聽見對方如此理所當然的這麼說著,還是令人感覺溫暖得想掉淚。
  權志龍斂下了眼,愣愣的盯著瓷磚地上淺淺的水流從自己的腳趾兩旁分開、流過。

  「……你剛剛都不叫我的名字。」

  恍惚中,他聽見東永裴好聽的聲音帶著點埋怨的意味這麼說。

  「對不起。」他考慮著要不要說出實話,但是在考慮好之前卻已脫口而出。
  「──我辦不到。」
  然後他閉緊了眼,一股腦的說:「雖然不至於會叫錯名字,但是好像就是叫不出東永裴三個字。」

  說完的瞬間,他不敢睜眼看對方的表情,明明心中的難受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但在那種窒息感之下他卻有種病態的自虐快感。

  ──說出這種話的自己,絕對是個不值得任何人付出感情的爛人吧。如果這樣的傷害能讓東永裴看清楚權志龍有多惡劣,那也好吧。

  那也好吧。

  不然這個卑劣的權志龍會利用他的感情,依賴他壓榨他,到什麼程度呢。權志龍自己想著都覺得害怕了,他想他是故意在折磨東永裴吧。


  「……我知道。」
  但是東永裴的聲音卻依然那麼心平氣和。

  權志龍倏的瞪大了眼,驚訝的抬頭看映在鏡中的那個男人。

  「沒關係。」男人堅定的這麼說,反而還安慰的拍撫他的背。


  沒關係。

  ──東永裴到底說過幾次這句話了?
  但是不得不承認的是,每每在聽到他這麼說時,自己躁動不安的心總是能得到安撫的平靜下來。
  權志龍愣愣的盯了他半晌,然後感到荒謬的笑出了聲。

  他的笑聲漸漸轉低,兩人都沒再開口說一句話。他只是乖巧的任東永裴替他清洗身子。


  「東永裴,你不要後悔。」
  說不出是預言還是警告,權志龍最後只低低的說了這麼一句話,然後掙開他的懷抱,逕自走出了浴室。









  「……我不會抱你的。」權志龍高傲的雙手抱胸,低下頭居高臨下的說。

  他在走出臥室、前往陽台的途中,被小小的牛頭犬給攔截。小狗的前腳搭在他的運動褲褲腿上,尾巴以興奮的飛速搖著。

  「喂、我說,這不對吧。」他試著對狗講道理,「東BOSS,你好好聞聞,我是對你爸爸很不好的壞人啊。你不應該對我這麼熱情吧?」

  ──像個神經病一樣。
  他吐槽自己,同時也自我厭惡著──連自己都認為東永裴的狗應該討厭他才對。

  「……算了吧,連家虎我也不會抱的。」他搔了搔頭,特別聲明自己不是偏心,然後才狠下心無視BOSS走向陽台。

  他點了一根菸,卻沒有抽,只是放在欄杆邊任細細的灰白煙霧繚繞著。
  權志龍在發呆。

  直到東永裴的聲音響起。
  「我以為你戒菸了。」那人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平和。

  東永裴看著權志龍瘦削的背影。明明知道那人一直都很瘦,這時看在眼裡卻覺得分外的脆弱。那份孤寂和不容許痊癒的傷痛叫他心疼卻又不知所措,只能靜靜的守護。
  他張開雙臂,奮不顧身擁抱他滿身的棘刺。


  權志龍用力的深呼吸,直到肺部微微抽痛,然後才淡淡的開口。
  「我上癮的不是菸。」……是對人上了癮。

  菸是戒掉了,可人,戒不掉。


  沒說完的那半句話,他相信東永裴也懂得。

  為什麼才剛洗完澡,卻要將自己弄得滿身菸味。因為他對那人的想念已氾濫成災,卻只能藉著氣味思念。
  他糟蹋了東永裴給的溫暖。

  不必依賴視覺,權志龍也能確定自己再次被東永裴的懷抱擁住。或許是因為不擅於華麗的言詞,男人總是直接以行動表達。
  是這樣子木訥卻深情的溫柔。

  權志龍熟悉的將臉埋進東永裴的頸窩。
  ──是什麼時候開始,這樣子的動作,也變得如此熟悉自然了呢……


  「這才是你要記住的味道,知道嗎。」東永裴溫柔而強勢的說。

  權志龍有點驚訝,旋即又有點想哭。
  ──這個死腦筋的傻子,為什麼要、這麼固執的愛他。


  「……永裴,你身上有BOSS的味道。」為了掩飾自己聲音中的鼻音,他彆扭的小聲這麼說。

  「那你也要一起記住。」
  東永裴對他的頑劣無可奈何,卻仍然絲毫不退讓的回答。

  這一晚,權志龍忘記了崔勝賢慣抽的牌子菸的味道;他的鼻間只有東永裴身上,剛洗完澡沐浴露的香氣。

カテゴリー: BIGBANG同人衍生  竹馬 / Sunflower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