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flower Chapter. 07

2015.02.17(Tue)

『 BIGBANG同人衍生  竹馬 / Sunflower』 Comment(0)Trackback-

>>CHAPTER. 07


  「TEDDY哥,你要送永裴什麼?」權志龍打著哈欠問。
  他和TEDDY等等跟李勝賢要進行錄音的工作,在等待李勝賢過來的空檔中,他隨便找了個話題和TEDDY閒聊著。

  「最近D&G要出一款限量的帽子,我大概會買那個給他吧。」

  「喔,哥關係很不錯嘛,都還沒出就已經確定可以到手啦。」權志龍心不在焉的跟TEDDY調笑著,思緒卻一面飄遠──
  關於東永裴的生日禮物,他已經幾乎問遍了兩人身邊所有共同的至親好友。帽子、鞋子、衣服、音樂相關產品、健康食品……聽起來東永裴大概可以吃穿無虞的度過這一整年。

  按照往年的話,他應該也是會挑個上述那類東西送東永裴的,只是今年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在問遍了大家準備了什麼禮物之後,他竟然開始糾結起送這些東西太普通了。

  ──不然你要多特別?你到底想怎樣?

  權志龍帶著自我厭棄的情緒,一次又一次的自問,不過無論怎麼問都得不出一個滿意的答案,他只好催眠自己。

  「……我只是不想和大家送的都一樣罷了……」他喃喃自語。

  「什麼?」TEDDY沒聽清楚的拿下耳機問。

  「喔、我是說李勝賢這小子怎麼還不來。」權志龍面不改色的對哥哥撒謊。

  「就體諒體諒他吧,好像是說有個節目拖延了的樣子。」TEDDY不疑有他的幫勝利說著好話,一邊戴回耳機聽著自己先前做好的sample。

  權志龍從鼻腔「嗯」了聲便不再開口──畢竟勝利那小子本來就不是他的重點。他沉入自己的思緒中,想從和東永裴共有的回憶中尋找一些禮物靈感的蛛絲馬跡。


  而他的苦惱就這麼從意識到「永裴的生日快到了」,不幸的一直持續到了五月十八號當天,甚至還自暴自棄的想過「連禮物都沒送也真是夠特別的了」。


  在東永裴的生日party上,他刻意挑了個離門口最近的位置,刻意忽略東永裴不斷瞟向他的視線。權志龍神色自若的和朴春聊著天。他不禁覺得自己的運氣其實還真不是普通的好──如果不是朴春,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忽略那道視線,繼續開心的跟他閒話家常的。

  大家都喝了幾杯酒後,紛紛拿出了準備好的禮物。趁著這時的一片騷動,權志龍也偷偷的往門邊溜。

  他看見被大家圍住的主角東永裴似乎也正想往自己這邊移動,連忙擺了擺手,死命的朝他使眼色。好不容易才讓東永裴停住了腳步,權志龍滿意的點了點頭,朝對方輕輕揮了揮手、用嘴型帶笑的說了句「anyeo~」,就輕輕巧巧的轉身溜了。


  ──東永裴的心情從來沒有這麼錯雜過。

  明明身處的餐廳中人聲嘈雜,身邊簇擁著所有的好朋友,只因為那一個人,他卻覺得自己像是被全世界拋棄了。
  笑凝結在眼角,他忍不住咬住了下唇、撇下了嘴角。

  東永裴失神了幾秒,才後知後覺的察覺到口袋中手機的震動。

  ──『晚點回家見 ^^』
  權志龍傳來的簡訊,句末還附了個笑臉。

  東永裴嘆氣,心裡的感覺說不清是鬆了口氣還是更想掐死那個傢伙。

  「跑去哪裡呢、這小子……」
  雖然心裡那種被丟下的難受減輕了許多,他還是忍不住咕噥。









  權志龍想東永裴不可能太早「脫身」。他還有很多時間可以去挑禮物──對,「挑禮物」。他煩惱又煩惱、猶豫又猶豫的結果就是什麼都還沒買。

  他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逛著。

  昂貴的衣服帽子,自從兩人有了經濟能力之後,因為工作需求也因為個人私心,這類的東西他們從來就不會缺少。他沿著以前兩人出道前,還是練習生時常逛的街,尋找回憶的痕跡。

  來回的穿梭在多少有些改變的街道之間,過去的片段一點一點的回到腦海中。好多早以為不復記憶的細節,此刻卻無比清晰生動的浮現在眼前。

  舊宿舍前的那條街,他來來回回的一再走著、一再回憶著。這條路,陪他走過最多次的人,是東永裴。

  景物大體上沒有太大的改變,只是幾家商店換了招牌、路邊擺攤子的小販換了幾個新臉孔。以前去吃宵夜的小車棚還在,權志龍沒有多想的便鑽了進去。

  食物的味道沒變,如果眼前有東永裴溫和的笑眼相對,那就和記憶中一樣美好了。

  他的嘴角浮上一抹笑。


  ──還有那次、應該是賢勝被淘汰,BIGBANG確定將以五人出道的那天,他說不清是該難過張賢勝的離開,或是該開心出道的確定,拉著東永裴又哭又笑的來了這裡喝到爛醉。


  他吃完了點的東西,付了錢走出車棚,又一次的走過那條街。明明沒有喝醉,他卻故意走得歪歪斜斜,一步三踉蹌。


  ──那晚,是半醉的東永裴背他回宿舍的。

  權志龍回想那天在東永裴背上的顛簸,忍不住笑出聲來。

  ──明明自己也走不穏,卻還是堅持背著他走的東永裴;明明知道對方也醉了,卻還是讓他背著走的自己。

  權志龍任性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因為東永裴寵溺權志龍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他笑到蹲在路邊直不起身。


  「呀,那邊的小夥子,你還好嗎?」

  權志龍眨掉眼角笑出來的淚,看向路邊擺攤的大嬸對他坄以關心的眼光。他露出微笑,對她搖了搖頭。

  「哎咕,走路怎麼走成這樣啊?喝醉了吧,啊?」大嬸擔心的看著他又問。

  權志龍臉上笑得更是燦爛,「沒事,玩兒呢。」
  他說著,邊移動腳步走到大嬸的攤子前,好奇的看了看。

  看來是個賣花的攤子。

  「大嬸,這是什麼啊?」他指著攤子邊邊,不起眼的幾盆枝葉茂密的小盆栽。

  「喔,那個啊,是向日葵。」

  「……」權志龍歪了歪頭,「大嬸,該不會因為現在是晚上,它找不到太陽,所以就乾脆不開花了吧?」
  因為跟記憶中那醒目顯眼的亮黃色花朵差異甚大,於是他玩笑的問。

  「哎──你這小子!」大嬸被他逗得爽朗的笑了開,「才不是呢,只不過是還沒到花期罷了!」
  「等到了花期,它就會向著太陽開出又大又漂亮的黃色花朵了。」

  權志龍愣了一下。
  他覺得心裡某個還柔軟的地方抽動了一下。


  「小夥子,要買花送給女朋友嗎?」大嬸沒等他回答,就又自顧自的說了下去,「要是嫌一盆都是葉子不漂亮的話,這裡也有剪好的、盛開的向日葵呦,搭配成花束很漂亮的!」

  權志龍回過神來,連忙搖了搖頭,「不了,您幫我挑一盆盆栽吧。」
  「我信任您呦!」
  他俏皮的對擺攤的大嬸擠眉弄眼。

  大嬸噗哧的一聲笑了出來,「哎一咕,還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啊,」她嘴上一邊誇著,一邊也快手快腳的一一檢視起了自己攤子上的幾盆向日葵盆栽。

  權志龍笑得瞇細了眼,露出一排整齊的小白牙。他看著賣花的大嬸細心的替他挑選著,不時還喃喃自語著像是「這棵長得挺好的」、「哎咕,這裡有幾片葉子枯了呢,怎麼辦」之類的話。


  「好了,這棵你看怎麼樣?」大嬸遞給他一盆沉甸甸的小盆栽。「葉子又綠又大,莖骨也很結實,好好照顧的話一定會開花開得很漂亮的。」

  「這樣啊──」權志龍滿意的上下打量了下手中綠油油的小東西,「您說只要好好照顧,花期到了它就會開花對吧?」
  他確認似的問。

  「嗯,跟你保證!」賣花的大嬸操著一口方言,邊說邊豪邁的拍了拍胸脯。

  「它現在沒開花是因為──」

  「還不到花期呀!別太心急了,等時候到了,它可是會開出這──麼大的向日葵呢!真的!」大嬸熱心的用手比畫著說明。

  「是是,我知道了──」權志龍笑得燦爛,一邊掏出皮夾,「那麼這樣子是多少錢呢?」……


  原來並不是不會開花,只是花期還沒到啊。
  它其實一直都知道太陽的方向的,不是嗎?

  它只是還在準備、還在等待綻放的時節。


  ──只是花期還沒到,如此而已。









  東永裴並沒有刻意提早結束聚會,儘管他很想見權志龍、也很掛心那傢伙的一句「晚點回家見」,但他並沒有因此而遷就於對方。
  ──不過至少,有鑑於上次喝得爛醉之後發生的「意外」,他這次沒再讓自己被灌醉。

  畢竟雖然兩個人都不排斥、甚至可以說是挺熱衷於做那檔事,但東永裴並不喜歡那種隔天一早醒來,記憶片片段段的茫然感。

  當東永裴回到權志龍家時已經幾近凌晨,按了權志龍設定的密碼,解開防盜鎖開門進去的瞬間他錯愕了兩秒──

  如果不是看見客廳桌上的小蛋糕,他會以為權志龍想燒掉房子、或者搞什麼黑魔法的神秘儀式之類的。

  「為什麼點這麼多蠟燭啊?」東永裴好笑的問。

  而那人鼻樑上架了副黑框眼鏡的埋首於手提電腦中,頭也沒抬的輕輕應了句,「喔,永裴回來啦。」

  對那人的文不對題感到無奈,也大概猜到對方是在暗暗埋怨他晚回來,東永裴懷著一點作弄的心思,看對方沒有要再搭理他的意思,故意毫無反省之意的動手搧滅了幾根蠟燭。

  權志龍立刻抬起了頭,朝他鼓起雙頰。「呀,東永裴!你不覺得那光線很漂亮、氣氛很好嗎?」

  東永裴憋笑,裝出無辜的表情,故意惹他的對他搖了搖頭。──他還沒說那看起來根本像邪教的詭異儀式咧。

  權志龍瞇了瞇眼,幾乎沒出聲的咬著牙碎碎唸了幾句──根據東永裴解讀的結果,他應該是在說「呀、這小子,找死來著」──,但是他的表情很快又放鬆下來,「算了,壽星最大,」

  「永裴啊,生日快樂。」
  權志龍闔上了電腦,朝他伸出了雙臂。

  「嗯,謝謝。……禮物呢?」東永裴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哪來這麼多的惡趣味……或許就是看準了今天是自己生日,權志龍不會跟他計較。
  他故意忽略了對方朝他張開的、意圖明顯的雙手。

  權志龍癟了癟嘴,根本想痛揍一頓那一臉微笑,卻有夠混帳的人。
  「先抱一下。」
  他似乎沒意識到自己的神情有多撒嬌。

  看著權志龍那模樣,東永裴終於開懷的笑了出來。他彎下身,溫柔的攬過坐著的權志龍的肩膀,然後用力的緊緊抱住。

  權志龍這才滿意的瞇上了眼。
  他喜歡東永裴擁抱他的力度,讓人感覺溫暖、而且安全。

  「但是、志龍啊,禮物呢?」
  那人卻很殺風景的又問。

  權志龍猛的抬頭瞪他。從那人帶笑的語氣,他聽得出來東永裴完全是故意在逗他。

  「呀,東永裴,」他不滿的推開他,「你今天真是超級討人厭的,你知道嗎?」權志龍邊碎碎唸著,邊轉身從身後小心翼翼的捧出了一個東西。

  「這是什麼?」東永裴好奇的傾身端詳。

  「向日葵。」
  權志龍仰起臉對他笑。

  東永裴不得不承認,權志龍燦爛的笑臉在蠟燭搖曳暈黃的光照下,顯得更是柔和而美麗。

  「因為永裴是太陽,所以送你這個。」權志龍向他解釋著禮物的涵義。
  他含笑的眉眼中透著認真。

  東永裴看著那人真摯的表情,他想,這大概是第一百萬次,他為權志龍心動。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