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Sunflower Chapter. 08



>>CHAPTER. 08


  權志龍說他要開始準備第二張solo專輯了。

  聽到這個消息,姜大成和李勝賢差點沒跳起來擊掌撞胸膛。東永裴倒是有點意外,但又不算真的太訝異。他好奇著之前那個斷然拒絕楊社長要為他發專輯的提議,沉寂了一年多的傢伙,現在到底是又在想什麼。至於不訝異的部分,則是因為他從來沒見過權志龍停止創作:那傢伙的電腦、手機、iPOD裡總是有一大堆還未製作完成的片段音樂。
  這或許也可以看作是他終於振作起來了吧。 

  不過原本就刁鑽的人,在忙碌及壓力的催化之下,變得變本加厲的神經質及敏感,讓東永裴有些哭笑不得。


  「永裴啊……從樹的年輪不是可以算出它的年齡嗎?」
  「我覺得我也可以用黑眼圈的寬度來算出我熬夜的天數了……」權志龍揉了揉眼睛,嘟噥著推開手中握著的滑鼠。

  東永裴無奈,「我也是啊。」
  他斜睨那個總是在熬夜的夜裡喊著「永裴,不可以睡!不能睡啊永裴!不是說好了不睡覺的嗎!」的傢伙。雖然每次都在心裡吐槽「誰跟你說好了」,但最後卻都還是心軟的陪著熬夜。

  聞言,權志龍仔細的盯著他好半晌,然後語帶歉疚的開口:「對不起啊,永裴。」

  以前做BIGBANG的專輯時就會拉著東永裴陪自己熬夜,倒是沒想連和永裴無關的、製作自己的solo專輯時,也改不了這個過去養成的習慣。其實倒也不是自己一個人熬夜工作會不小心睡著之類的,只是覺得一個人的深夜太寂寞了,而有東永裴在身邊的感覺又太令人安心。


  東永裴對他的道歉不甚在意的輕輕搖了搖頭,視線越過權志龍,看向了後方窗外陽台的盆栽。
  ──上個月自己生日時,權志龍送的別出心裁的小禮物。

  可是現在,「……志龍,向日葵的葉子都乾了。」
  他忍不住想嘆氣。

  權志龍吐了吐舌,心虛的縮起肩膀。
  「我忘記澆水了。」
  他自首,關於昨天東永裴拜託他的事情,他一忙起來就忘得一乾二淨。

  這下東永裴連斜睨他都懶得了──這傢伙就不能有一次──一次就好,記住他說的話嗎?

  他無言的起身,自己去澆花。
  這個小東西好不容易結了個花苞,照這樣的照顧方法──三天兩頭就鬧乾旱──,能不能順利開花還真是個未知數。


  而權志龍則呆呆的托著下巴,看著男人拖著腳步經過他往陽台走去。


  ──眼前這男人真的是一個個性很好的人。
  他想。

  然後不經大腦又沒頭沒尾的,他突然開口:「永裴,一定很多人喜歡你吧。」
  ──因為就連我也幾乎要承認自己喜歡上你了。

  東永裴頭也沒回,「但是我只喜歡你。」
  這句話一遍又一遍的說,現在說出口時如此的泰然是從前始料未及的。說得都麻木了,但是說得再多也打不動對方的心,他不知道自己還為什麼要一再的說。

  「永裴啊……我啊,沒有辦法給你我沒有的東西,」權志龍看著他的眼神除了歉疚,更多了些溫柔和心疼。
  ──但是如果我找回了我的心,我一定會愛上你的。

  他的話只說完了前半段,聽在東永裴耳裡只更顯得諷刺。
  他現在就像是千鈞一髮吊在懸崖邊的人,緊緊抓住手中唯一的繩索,苦苦死撐。他多麼想爬上懸崖,站在權志龍身邊;可要命的是,那人卻毫不留情的一下一下砍斷那唯一繫住他的繩索。

  他快要希望盡失。









  權志龍這個人,你要說他很敏感,正確;但要是說他很遲鈍,那也沒有錯。就好像……最近他老覺得有點不安,但卻不知道這種不安究竟是從何而來。

  他猜測著可能的原因:李勝賢的專輯正在進行最後的混音和檢查,如果一切無誤,下個月就要發行、而這是他第一次在別人的專輯中正式擔綱製作;而自己的專輯也在籌備中,最近他沒日沒夜的就是在修改跟編輯那好些先前半完成的曲子。

  還有什麼?

  工作是很忙、壓力是很大,但這些早已不是第一次承擔,再說自己的音樂才能可以說是即使在最低潮時,他也能感到自信的部分。
  工作上的壓力理應不是會令他莫名不安的理由。

  一定還有些什麼吧,他的潛意識察覺到了、但是理智還沒意識到的事情。那種隱隱的不安令他感到很煩躁。


  首當其衝受害的就是最近一起工作的李勝賢。

  明明練習的進度已經比預定的提前完成了,權志龍還是不放過他,硬是把他抓進了錄音室練唱。


  「喔,永裴你也在公司嗎?」權志龍邊用手機的擴音免持功能講著手機,邊雙眼不離螢幕的一一點開、確認硬碟中的檔案。

  『嗯。還有些事情在處理……』

  權志龍看不見的是電話那端的東永裴有些驚訝的表情──權志龍竟然在工作時間主動打電話給他。
  什麼時候這人也會在意起他的行蹤來了?

  「喔……好吧。」權志龍可惜的瞟了眼身旁的李勝賢──本來想找永裴一起去吃晚飯的──,「那你忙完了再過來吧,我跟勝利也還有些問題要再討論。」

  李勝賢偷偷翻了個白眼──哪還有什麼問題,明明只是哥自己完美主義作祟,才硬是在雞蛋裡挑骨頭。

  『等我過去的話可能會有點晚了,要記得先去吃飯。』東永裴頓了頓,『你和勝利都別太累了。』

  他溫柔的叮嚀讓權志龍彎起了眼角,「知道啦,記得要回去的時候來接我。」

  李勝賢對他哥突然變柔和的聲音打了個寒戰。
  雖然說他志龍哥的聲音本來就不粗獷,但剛才跟他說話時的聲音、語氣分明不是現在這樣的。


  「呀、你剛剛翻白眼了吧。」權志龍掛掉電話之後,語氣一變,斜眼看著李勝賢。
  「你有五次機會把這一段唱到讓我滿意,超過的話等等去吃烤肉,錢你出。」

  「什麼啊!我才不要……」李勝賢備感委屈。

  權志龍聳肩,「隨便你,反正你上台還是得唱的。」
  「要是在台上出錯的話,我就跟賢碩哥和TEDDY哥說,我有勸你多練是你不練的。」他帶著討人厭的笑容說。

  傑利被湯姆氣得牙癢癢,卻無計可施,還是不得不屈服在哥哥的淫威下。

  李勝賢乖乖走進錄音室的隔間裡,戴上耳機時忍不住偷覷了眼透明隔板後的那人。

  權志龍正因為成功的唬弄了他,而得意的在嘴角彎起了笑,露出了一排小白牙。

  李勝賢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都很喜歡他這樣的表情。


  最後的結果是,李勝賢在唱到第七次時總算唱出了跟錄音時一樣的完美狀態、第九次以後終於抓到感覺,可以穩定的詮釋出歌曲中真假音交換的部分。

  唱到權志龍滿意之後,他就被對方拐去了一家食材以高級韓牛著名的昂貴燒烤餐廳,兩人吃吃喝喝一頓。吃完,在李勝賢還心驚膽顫的看著帳單上的數字時,站在旁邊的權志龍卻已經信用卡一刷、名字一簽,瀟灑的付了帳。

  「哥不是說超過五次的話就要我請客嗎?」李勝賢傻傻的笑著問。

  權志龍斜眼看他。「你真那麼想請的話,這次就當作先欠著。」
  「下次我會記得讓你出錢的。」

  「哎,哥真愛說笑。」李勝賢連忙搖手否認,附帶馬屁連串:「像哥這麼英明神武、風度翩翩的青年才子,怎麼可能讓弟弟出飯錢嘛。」

  「喔,該不會是因為我請你吃飯才這麼說的吧?」
  權志龍似笑非笑問。

  「哎,哥本來就是這樣的人啊,跟請不請吃飯哪有什麼關係!」
  李勝賢不疑有他答。

  「既然如此,那下次的飯錢就你出吧。」

  ──上當了。
  李勝賢苦著一張臉看那位所謂英明神武、風度翩翩的青年才子對他樂呵呵笑得像隻偷吃了魚得意的貓。他忽然有點恍惚的意識到,權志龍,好久沒這樣逗他玩、好久沒這樣笑了吧?

  怎麼直到現在才發現呢。他沒想到竟然權志龍會有那麼多李勝賢所不了解的、更沒想到李勝賢竟然會忽略權志龍這麼多。


  「喂,發呆呢?」已經走在前頭領先了的權志龍發現他沒有跟上,便回頭喊著。

  ──難道是聽到下次要請客就傻了嗎?
  他在心裡偷笑著想。

  「快點過來。」權志龍朝李勝賢招手。

  李勝賢呆了呆,「喔、喔,哥!」
  他立刻小跑步跟了上去,和權志龍並肩走回公司。









  吃完飯回到錄音室,又練唱了一會之後,權志龍總算滿意了,招手要李勝賢到他身邊坐下。

  「下午的時候TEDDY哥把混音後製作好的歌給我了,」他小小的掩嘴打了個哈欠,「一起聽聽吧?」

  李勝賢難掩興奮和期待的點了點頭。

  戴上耳機,音樂開始播放。
  他越聽越沒辦法壓抑心中的激動。

  ──哥你和TEDDY哥是天才啊!
  想這樣大喊出聲的,但是他回過頭來一看,才發現權志龍不知何時竟然睡著了。

  「──什麼嘛,哥真是的……」李勝賢啞然失笑,「哎,我可是很興奮的在聽呢……」
  雖然嘴上這麼碎碎念著,但李勝賢卻還是關掉了音樂、拿下了權志龍頭上的耳機,好讓他能睡得舒服點。

  在他的一連串動作中,權志龍不穩的晃了晃,然後靠上了他的肩膀。

  ──一向敏感的志龍哥,能睡到這樣都還沒醒,可見這人該有多累啊……
  李勝賢大氣也不敢喘、生怕吵醒了權志龍,他小心翼翼的緩緩轉過頭看著權志龍的睡臉。

  眼睛下方的黑影、略顯消瘦的臉頰、乾燥的嘴唇,全都毫無防備的呈現在眼前。

  ──毫無防備。


  他幾乎無法克制自己低下頭靠近熟睡的那人,而殘存的理智卻也沒阻止他接下來的行為。

  李勝賢輕輕的將自己的唇覆上了權志龍的。









  對於眼前看見的場景,東永裴其實沒有喘不過氣、像要窒息一般的,或是心痛得像心臟快要碎裂在胸腔之類的強烈感覺。他只是麻木而苦澀的想,讓自己看見這一幕究竟是好是壞;老天這當頭的一棒究竟是想敲醒他還是根本想砸死他。
  這種好像只有在連續劇中才會出現的事情,原來竟然是真的會發生的。

  在衝動的推門進去之前,他突然自問,進去,之後呢?
  他一時無法決定是要先揍權志龍還是先揍李勝賢好。

  結果就是他愣在了門邊,錄音室的隔音門板本來就不輕,現在更是沉重的讓他遲遲無法推開。

  其實李勝賢的吻也不過就持續了短促的幾秒時間,在東永裴發愣遲疑的期間就已經結束。

  當他終於完全推開門時,恍惚中沒控制好力道,讓門板重重撞上了牆。

  被重響嚇了一跳的李勝賢飛快的轉過頭看向門口;權志龍也醒了過來,半瞇著茫然的眼,好像困惑著自己身處何地,又怎麼會靠在李勝賢身上。他坐直身子,揉了揉眼睛邊模糊不清的咕噥:「永裴你來了啊……」

  東永裴木然的略過了李勝賢責怪他吵醒權志龍的眼神,看向正伸著懶腰,渾然不知剛才發生了什麼事的權志龍。

  「勝利的專輯做完混音了,要聽聽看不?」權志龍指了指電腦,向他舉了舉耳機問。

  東永裴搖了搖頭,「改天吧……我累了,想快點回去休息。」

  適合微笑的那雙眼一樣彎彎的瞇著,但是權志龍就是看得出其實東永裴並沒有在笑。
  他有點擔心的朝東永裴招招手,示意他站過來自己身邊。

  「剛剛開會開了很久嗎?」他關心的握住東永裴的手。
  「辛苦我們永裴了啊。」

  勾纏在一起的手指。哄慰的語氣。小幅度輕輕晃動的、被那人骨節分明卻纖細的手給牢牢牽住的手。
  這些過於親暱的小動作讓東永裴恍惚了片刻。他得集中精神,才能讓自己忽略掉那種過於美好過於虛假的錯覺。

  「嗯……是在討論關於發日文單曲的事情……」他心不在焉的解釋。

  「哦,真的?」權志龍驚喜的提高了音調,「我們永裴要發日文單曲了啊?」
  「哇──真好啊!」


  那人含笑的雙眼閃閃發亮,好像笑出了滿眼的星光閃爍。
  李勝賢想。

  ──可是不是對著他。

  他調整視線,看向站在權志龍身邊的東永裴,──打從永裴哥進來,志龍哥的視線就沒再放在自己身上過。雖然這也不是什麼新奇事,李勝賢連為之嘆氣都省了,但心中還是不免感到有些苦澀。

  而他嫉妒的那個人卻是一臉淡然。


  「我要回去了,你要一起走嗎?」東永裴悄悄的反手也勾住權志龍細瘦的手指。同時也覺得自己連這種根本沒人注意到的小細節,也斤斤計較的在意著實在很可笑。

  「喔,一起吧。」權志龍說著,就站了起身。他掙開東永裴的手,去拿外套跟背包。
  「勝利啊,哥先走了,你要走的時候記得把燈啊、電源什麼的都關掉,還有要記得鎖門……」他不厭其煩的一一交代著。

  「是,志龍nim。」李勝賢故意作必恭必敬貌的回應。

  「呀,你……」權志龍笑著巴了他的頭一下,「那我跟永裴先走囉,Bye。」
  他朝他揮了揮手。

  「勝利啊,忙完了的話也早點回去休息吧。」東永裴也開口,「先走了啊。」

  「好,哥慢走──」李勝賢看著兩個哥哥一起離開錄音室。


  權志龍邊打著哈欠,一邊無比自然的勾摟住了東永裴的手臂,然後整個人靠了上去。

  東永裴的心跳快了不到半拍,旋即又自嘲的想,權志龍勾他的手臂、大概也就像他剛剛靠在勝利肩膀上一樣吧。說到底,自己也不過就是權志龍身邊想對他好的人的其中之一罷了。

  可悲的是,他是陷得最深、並且最是無法自拔的那一個。

カテゴリー: BIGBANG同人衍生  竹馬 / Sunflower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