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flower Chapter. 10

2015.02.24(Tue)

『 BIGBANG同人衍生  竹馬 / Sunflower』 Comment(0)Trackback-
>>CHAPTER. 10


  難得的,權志龍竟然比他早起。再次在這個熟悉的房間中醒來,而另外那個人卻不在身旁,這讓東永裴感覺有點錯亂。

  向來貪睡又愛賴床的人,竟然在這個時間已經清醒,而且還下了床四處走動。怎麼想都覺得是很不真實的事情。

  他看著那個僅套了件寬大白襯衫的瘦削身影,忙碌的在陽台穿梭。這才注意到,在他不在的這些日子裡,陽台上多了好些花盆,而不再只有那盆孤零零的、那時還看不出樣子的向日葵。
  他的視線眷戀的滑過那人淺金色的凌亂短髮、寬鬆領口下透著淡淡紅痕的麥色胸頸,然後移到襯衫下擺若隱若現露出的半截勻稱的大腿──他的掌心還記得那裡肌膚溫熱而有彈性的觸感──
  他搖頭,笑自己一早就滿腦不適當的黃色思想。

  「怎麼那麼早就醒了?」心知隔著一道玻璃拉門的那人聽不見,東永裴於是下床來到門邊抬手輕敲了敲玻璃,刻意誇張了嘴型問。

  「澆水。」權志龍指了指陽台上的花草,用一樣的方式回答他。──其實卻有點答非所問的嫌疑。
  他側身,尤其指著那盆向日葵要東永裴看,眉宇間盡是藏不住的得意欣喜神情。


  是那時他給他的生日禮物。

  從先前平凡的綠色枝葉中挺起了驕傲的花朵,盛開綻放的向日葵美得讓東永裴覺得自己好像是第一次真正看清楚這種植物的花。

  可襯映著灰濛濛的天空,昂首的向日葵找不到太陽,卻有種正在向什麼掙扎著似的意味。
  像是某種無聲的,柔軟卻懇切的乞求。


  權志龍淺色的髮被風吹得更亂了,未扣起的領口、衣袖和下擺在空氣中狂亂的翻飛,像是什麼正在振翅。
  那景象空靈透明得叫人心驚。

  「外面風大,快進來。」東永裴皺眉,對他揮了揮手。

  而那人竟轉過身,逕自蹲下身細細看那盆向日葵。

  ──權志龍分明是有看見他的動作的。從那種大剌剌的、帶著點賣弄的慢動作可以看出他有多故意。

  東永裴嘆了口氣。有點慍惱,可是用瞇起似笑的眼和微微揚起的唇角掩飾得很好。他從地上撿起兩人的衣服,穿上自己的,然後拎著外套拉開玻璃拉門,赤著腳踏進室外的冷風中。


  俯視著那顆淺金色腦袋的髮旋,他從後方替蹲著的那人披上自己的外套。

  「起來多久了?」穿得這麼單薄,在這該死的冷風裡待多久了?
  他的語氣依然溫柔和煦如冬日的暖陽,可就如沒有陽光的今日一樣,或許那份溫暖其實也並不存在。

  東永裴臉上的表情顯得有點疲憊。
  對於這種情況他早就厭倦了。一廂情願的付出,可對方卻我行我素毫不在乎。他能為他作的一切他都作了:從在身邊陪伴他,到上他的床跟他做愛。
  在那人眼中自己究竟有多傻,他連想都不敢想。

  這麼傻值得嗎?反正那人也只會像現在無視他的關心一樣無視他的愛情。
  他無奈的想著。自嘲的情緒讓嘴角上揚的弧度彎得更大。

  他是真的很累了,但是卻偏偏放不了手。他怎麼可能像權志龍愛著的那傢伙一樣,頭也不回的說走就走。
  於是連想著值不值得,都顯得傻。


  「我五點多就起來了。」

  依舊蹲著的那人過了許久才回話,東永裴幾乎忘了自己原來的問句是什麼。

  「我啊,是來等太陽出來的。」權志龍的語氣很是愉悅,他用手指輕輕撫過那些鮮黃的花瓣。


  如果天不是那麼陰的話,這會是很美的一個畫面。可惜今天不是晴天。
  東永裴在心裡默默感到可惜。

  蹲在身前的人突然站起了身。他連忙抓住下滑的外套,密密實實的蓋回對方身上。他抬起眼,才想責備幾句,卻迎上那人跟髮色一樣燦爛耀眼的笑容。
  ──燦爛耀眼,可是卻帶著蒼白的冷色調。

  「送你。」權志龍的語調慣常的在語尾微微上揚,配上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雙眼幾乎瞇成一條線的笑容。
  他笑得很甜。

  東永裴幾乎無法將視線從他的笑臉移開。

  「送你。」而對方又說了一次,笑容不變,親暱的推了推他的手臂,催促他收下。

  東永裴這才看清那人手裡的是什麼。

  剛剛還好好種在花盆裡的向日葵,被他攔腰折斷,輕輕的執在手裡。那份在動作中不經意流露的溫柔跟小心,讓他相信權志龍跟他一樣是很珍視這朵花的。
  於是那花在他手上就更顯得矛盾而且怪異。

  權志龍是故意的,不是將花連根拔起、而是幾乎可稱暴虐的直接從莖掐斷,完全沒得挽救。

  「……為什麼?」東永裴伸手接過,好久才憋出這麼一個單音。「這樣它不就死了嗎。」
  他淡然的問。

  而對方咬住了下唇,笑容不變。「嗯,沒關係。」
  語調依然輕輕的,柔柔滑過早晨微涼的風。

  「反正沒有太陽,它還是會死的。」


  第一次,東永裴認真的覺得權志龍的笑容真可惡。

  ──那人曾經在一場訪問中說過自己是一株向日葵,而東永裴是他的太陽。他依靠著仰望他而生存。那段話很悲哀的幾乎是刻進了東永裴的腦海,所以他根本不須經過思考,便立刻理解了他話中的話。

  東永裴沉默。權志龍也安靜著。
  他在逼他承諾什麼。

  笑容褪去,他可以清楚看出那人臉上少有的不安侷促。權志龍細長的手指散漫的梳爬過散亂的金髮,垂下了雙眼盯著自己腳上趿著的塑膠拖鞋,不敢對上他的視線。

  何曾看過一向飛揚跋扈的人這樣小心翼翼的緊張神態?
  東永裴忍不住笑了,卻還是免不了笑得苦澀。

  ──他以為他並不在乎他的承諾,結果只是證明他真的不懂權志龍。


  「……你這算是在威脅我嗎?」你會從這裡跳下去嗎、如果沒有了太陽。
  他偏過頭,仔細看著淺金髮絲垂落的間隙中對方的側臉。

  ──會嗎?
  東永裴發現自己竟然壞心眼的真的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如果沒有太陽,連要望著哪個方向都很茫然。」權志龍沒理會他近似挑釁的問話,「就算不死,也不會活得好。」
  他的語調依然輕輕的。
  如果不是對這個人足夠熟悉,東永裴可能會以為他在笑。

  他只是瞇著眼看著他很久,直到確認了這確是一場醒不了的夢,掙扎著將醒之際他又被沉沉拽回。

  ──而他甘願。


  東永裴摀臉、嘆氣,深深的深深的,像要呼出肺里所有的空氣、像要掏空自己。然後他伸手,以難得粗魯的動作,用力的一把將權志龍拉進自己懷裡。

  權志龍猝不及防的抖了下,像是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著。東永裴這才發現,在自己方才長長的沉默中,對方是多麼僵硬緊繃的在等待著。過了好一會,權志龍才如釋重負的慢慢放鬆下來,乖順的靠在他的胸膛。

  「你這個人真是……」東永裴思索著措辭,最後卻還是無奈的嘆氣。
  他的語氣中有著一點點的不甘心,卻又相當認命。儘管懷裡的人瘦得碦人,他還是收緊手臂用力抱緊他。

  「永裴,你太善良了。」權志龍的臉靠在他身上偷偷笑。「你連說『你這個人真的很賤』都說不出口。」

  其實這真的很賤很卑劣,可是他發現自己真的不能讓東永裴離開,所以就算是這樣──威脅也好裝可憐也罷──,他得留住他才行。
  不然他的心臟、胸腔、還是什麼很重要的部分,會碎裂的。
  像要碎裂那樣的痛。


  東永裴臉上是無奈的寵溺的笑,他決定忽略對方嘲弄並且自貶意味濃厚的那句話,逕自摟著那人的肩強迫他回到屋內。









  權志龍向後倒回床上,身上還套著東永裴的外套,一雙真正因為笑而彎起的眼靈活的轉著上下打量他。

  東永裴倒是突然想起兩人之間還有帳沒算。
  「我說志龍啊,」他在床邊坐下,手上把弄著那枝向日葵。

  「嗯?」權志龍打了個哈欠,配合的半撐起身來看他。

  「這個,不是我的生日禮物嗎。」他危險的瞇了瞇眼,搖搖手中的花。

  權志龍心虛的轉開了視線。
  「會再買給你的、再買給你就是了嘛。」他用有些耍賴的語氣說著。

  東永裴好氣又好笑的瞪著床上那揪著棉被扭動的人,看著看著視線卻不小心下滑到了那人從襯衫及外套下擺露出的光裸大腿。

  「……永裴,我想再睡一下,你別吵我。」權志龍警覺的發現對方過於熾熱的視線,下意識的想將腿縮進棉被下,可是卻還是慢了一步。

  「嗯,睡吧。你今天早上沒有行程。」東永裴幾乎比他的經紀人還了解他的行程。
  他眼明手快的抓住棉被,推到一邊,另一手已經不安分的貼上權志龍的大腿,微涼的觸感反而更提醒了他昨晚肌膚相貼的火熱。

  「東永裴,你給我下去!……」他想沉下聲喝斥,可是卻忍不住因為那人的撫觸而屏住呼吸。結果聽起來只像形似撒嬌的抱怨。

  「志龍啊,乖一點。」
  和煦的語氣跟手上情色的動作根本一點也不搭。

  權志龍難為情的抬手摀住了臉。

  ──東永裴果然不是可以小看的腳色。
  現在可是白天啊!

  他忍住想踹他下床的衝動。


  「永裴你今天沒有行程嗎?」他抓著床單,看著對方慢條斯理的解著他身上襯衫的鈕扣。

  東永裴搖頭。

  「永裴,我昨天很累今天又很早起……唔!」
  作惡的手伸進了棉質的四角褲,讓權志龍一下子乖乖閉了嘴。

  「志龍,安靜。」那人溫柔的吻上他的嘴角。


  ──該死的東永裴。

  雖然好像太熱了點,不過至少、太陽總算出來了。
  權志龍迷迷糊糊的想著。









  經過早上的「突發事件」,等到兩人終於真正起床時已經是接近中午了。


  東永裴有點不是滋味的看著兩隻小狗在權志龍腳邊跟屁蟲似的跟前跟後。權家虎也就罷了,可是東BOSS明明是他的狗兒子。

  「……BOSS都快變你兒子了,志龍啊。」他翻著報紙,不時瞄一眼正為兩隻狗準備食物的權志龍。

  權志龍邊移動著裝著狗食的小碗、逗著狗兒玩,邊心不在焉的應了句「是嗎?」,然後又接著說:「牠本來就也是我兒子啊。」

  東永裴挑眉。

  權志龍終於放下狗碗,一瞬也不瞬的直盯著兩隻狗兒吃得起勁。
  「──你兒子還能不是我兒子嗎。」

  幾乎可以感覺到東永裴的視線溫柔卻熾熱的聚焦在自己身上──那種令人全身酥麻發熱的感覺。
  卻一點也不討厭。

  「……志龍啊,轉過來。」東永裴好聽的嗓音溫柔的喚著他。

  「xilo。」權志龍故意用刁蠻無禮的用法一口回絕。
  語氣卻有點自己也沒發現的嬌嗔。

  「轉過來看著我。」

  「xilo!」

  「轉過來。」

  「xilo。」……


  從東永裴的方向,只看得見權志龍的側面,在閃閃發亮的金色碎髮覆蓋之下,別著黑色耳釘的耳朵泛上了一層軟軟的紅。那人蹲在落地窗前,從半掩的窗簾間流進的、明亮卻不刺眼的陽光中,低頭看著兩隻狗兒吃飯、不時溫柔的搔搔弄弄兩隻小動物的耳後和柔軟的毛髮。

  那景象和諧美好得叫人想永遠靜止在這一刻。

  東永裴放下了報紙,幾乎屏住了呼吸、輕悄的走向權志龍,在他身前蹲下。深怕打擾了這一刻的美好,他只是微微傾身,輕輕將吻印上了權志龍頭頂的髮旋。

  權志龍的臉一下子完全紅了,他好像可以聽見血液湧上雙頰的聲音。


  肉麻到令人不知所措。
  ──卻無可救藥的甘願沉溺。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