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flower Chapter. 13

2015.02.24(Tue)

『 BIGBANG同人衍生  竹馬 / Sunflower』 Comment(0)Trackback-
>>CHAPTER. 13


  大夥浩浩蕩蕩的移動到弘大一帶,一家裝潢頗有街頭風格的小小live house。權志龍立刻傳了簡訊給東永裴,解釋了自己現在想走又走不了的處境。

  不是party不好玩──好朋友們都聚在一起,氣氛high得都能掀掉屋頂一百次──,只是一直沒看到東永裴回短信,讓他心裡非常焦躁。
  沒看到?
  還是看了之後發火了,所以連回都不想回?

  ──OH MY GOD.
  他在心裡暗嘆。
  無論是前者或後者,感覺都一樣糟糕。


  權志龍沉浸在自己的苦惱裡,一時沒意識到有人叫他,直到一隻白皙的手在他眼前揮了好幾下,他才回過神來。

  「志龍哥。」那人睜大了一雙園滾滾的眼睛,直直盯著他看。

  權志龍愣了一下,然後驚喜的露出了笑容。
  「啊,賢勝你也來啦。」

  雖然當年很可惜的沒一起出道,但他和張賢勝一直都維持著很親的關係。後來對方成為BEAST的一員出道,獲得了不少的人氣之後也一直都是如此。

  「來了好一陣了……可是看哥在發呆。」張賢勝鼓起了依然有些baby fat的雙頰,平板板的語氣帶了點難以察覺的依稀撒嬌意味。

  權志龍吐舌,舉起自己的杯子輕碰了下張賢勝的。
  「也好久沒見了,陪哥喝幾杯吧?」他不著痕跡的轉移了話題。

  張賢勝乖巧的點了點頭。

  兩人互相聊著彼此最近的生活近況,權志龍不自覺的頻頻掏出手機看時間。

  沒有新簡訊、時間越來越晚……
  他悶悶不樂的想。


  「哥,你趕時間?」張賢勝注意到他略顯焦躁的動作。

  「嗯……有人要我別太晚回家。」權志龍心不在焉的回答。
  說完,聽到張賢勝拖長音、意有所指曖昧的「哦──」,他才驚覺自己說出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但張賢勝來不及多追問什麼,口袋裡的手機震得他手忙腳亂的一陣掏摸。

  權志龍聽著他小聲的對電話另一邊的那人說著「好啦,不會太晚回去的」、「喔……你真的有夠囉唆……」之類的話。

  ──聽起來卻不像真的有什麼不悅啊。


  「看來也有人在等你回家啊。」他調侃的笑著剛掛掉電話的張賢勝。

  而對方只是顯得尷尬的咕噥了幾句「才不是」、「說什麼啊、哥」。他那雙清澈的大眼飄移了一會後,定在了權志龍手中半滿的酒杯。

  「怎麼?」他慵懶的搖了搖酒杯,然後將杯中的雙份威士忌一飲而盡。

  「哥你喝太快了,照你這樣喝很快會醉的。」張賢勝認真的對他說。

  權志龍只是笑了笑。「我要是沒喝到爛醉的話,不可能提早離開這裡吧。」
  他說著,攬著賢勝的肩走到吧台前,又要了一杯馬丁尼。

  「哎,哥你啊、真是……」張賢勝露出了會心的笑。

  權志龍笑得瞇起了眼,親熱的摟了摟他的脖子。


  聊著聊著,權志龍對敬酒的人來者不拒、一杯接一杯的喝。張賢勝感覺到掛在身上的人變得越發沉重,明顯是開始茫了。

  於是他在人群中找到SE7EN哥,戳了戳他的後背。

  「哥,志龍哥喝掛了。」
  趴在他肩上的權志龍不安穩的搖搖晃晃著,更加強了他這句話的說服力。

  「我想我先送他回家好了。」

  旁邊的姜大成聽見,連忙緊張兮兮的大喊著:「不行!」,李勝賢也幫腔的拜託著:「我們還準備了一個大驚喜,志龍哥現在還不能走啊!」

  張賢勝狐疑的看了眼這兩人,只好無可奈何的留了下來。
  「呀,什麼驚喜啊,快點快點。」他百無聊賴的催促。

  把臉埋在他肩頭的權志龍模糊的喃喃著:「賢勝啊……哥有點想吐啊,再不快點把哥弄出去的話,你可能就要倒楣了喔。」

  「呀,哥你好卑鄙……!」張賢勝哭笑不得。


  在兩人小小的拌嘴時,live house裡的燈光突然變了,DJ播放的音樂也突兀的在中途切掉,換了另一首歌。

  那前奏聽起來非常耳熟。

  雖然是好幾年前的歌了,但權志龍絕對不可能忘記、或聽不出來這首歌,不只是因為這是自己的創作,更是因為──


  張賢勝感覺抓著自己手臂的那隻手掌倏的收緊。
  「痛啊哥……」他可憐兮兮的小聲哀叫。

  權志龍卻看也沒看他一眼。

  他不由自主的怔怔聽著當年他和崔勝賢的雙人組合,GD&TOP的主打歌。


  high high I'm so high
  high high up in the sky
  high high I'm so high
  fly fly touch the sky
  ……
  …………


  那人低沉的特殊嗓音唱起rap來很有力量,但那股力量如今卻只一下一下、重擊得他快喘不過氣來。


  然後聽見不知道誰喊了一句:「TOP哥來啦!」
  然後聽見TEDDY、KUSH、SE7EN哥哥們也都吵吵鬧鬧的對著某個人說著「真是好久不見了啊,勝賢」、「呀,你這臭小子到底跑哪去了」之類的話語。
  然後還有李勝賢和姜大成多嘴的喊著:「哥!志龍哥在那邊!」

  這麼多的聲音,跟那還在遠處的、熟悉又陌生的高大身影都讓權志龍覺得暈眩,想吐的感覺更強烈的湧上。
  他一把推開了張賢勝,「……我去一下化妝室。」
  勉強擠出這句話,他跌跌撞撞的逕自往化妝室走去。

  「哥!」張賢勝喊了他一聲,有點擔心的想跟上去,卻被身後伸來的一隻手臂攔住。

  他不耐的回頭,臉上的表情卻從不悅瞬間轉變為驚訝。

  「啊,勝賢哥……呃、好久不見……」
  他有些尷尬的跟那消聲匿跡了好一段時間的高大男人打著招呼,卻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什麼感到這麼尷尬。

  「我去吧。」崔勝賢對他點了點頭,勉強的微笑了一下。

  張賢勝只能愣愣的點頭。
  在崔勝賢放開他的手腕之後,他看著他大步離去的背影,皺緊了眉頭。


  ──有什麼事情錯了吧。

  他隱約的有這種感覺。









  東永裴在權志龍出門後不久也開始忙碌了起來。大概是因為休息得夠,又他心情實在很好,他覺得自己已經比早上好了很多。

  其實應該可以去party的。
  他邊整理著陽台上的盆栽,邊心不在焉的想著

  ──不過還是讓他任性一回、自私一回吧。
  他想把權志龍藏在自己身邊,想要他身邊只有他。


  原本種著向日葵的花盆早已經清乾淨,看見那空空如也的小陶盆時,他還是覺得有點不捨。但是想起自己稍晚的計畫,他的嘴角又不自覺的上揚。

  從臥室外的陽台回到客廳時,家中的電話剛好響起。
  東永裴連忙大步走去接電話。

  「是,對。……嗯,麻煩你們送到樓上來。」

  電話掛上沒一會,門鈴就被按響。他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滿滿的一片鮮黃的向日葵,有盛開碩大如盤的、有初初綻放的、也有才結了花苞,還整棵包覆著青澀的綠色枝葉的。

  東永裴和花店的店員合力把那些大大小小的向日葵給移進了室內,然後他送走了花店的小哥,自己獨力跟花盆架奮鬥著。

  他把花盆搬向主臥室外的陽台,組了花盆架,又擺上裝飾用的矮籬笆,把整個陽台徹底的重新裝扮了一番。

  想起訂花時,花店的女孩用羨慕的語氣說著「先生真是個浪漫的人啊」,東永裴那時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浪漫嗎,最先送向日葵的人是權志龍,那人大概真是個浪漫的人吧。


  好不容易完成了陽台的向日葵花園後,東永裴看著自己勞動的成果、滿陽台的向日葵出了神。

  他就那麼站在那兒,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瞄了眼牆上的鐘,才發現已經快九點了。

  ──那人應該也差不多快回來了吧。


  他伸著懶腰走到廚房,從冰箱中拿出幾樣小菜,配著中午剩下的粥,意思意思的就當吃過了晚飯。然後他慵懶的半倚半躺在沙發上,順手拿來了擱在客廳桌上的手機。原本想玩笑的發條簡訊給權志龍說「你再不回來,冰箱裡的DOM PERIGNON ROSE(粉紅香檳王)我就自己開來喝了」,卻才發現權志龍在一個多小時前傳來了一封簡訊。

  東永裴皺眉,心中完全有不好的預感。


  ──『被拖去party了 TT 會盡量早點回去的……一定!』


  他懊惱的啐了句髒話。衝動的撥了電話過去,才想到在那樣吵雜的環境裡,對方根本就聽不見鈴聲,就算有開震動可能也感覺不到吧。

  他聽著機械式的撥號音,心也一點一點的冷了下來。

  「……傻瓜啊,傻瓜啊你。」東永裴閉上了雙眼喃喃自語,對於自己竟然那麼快的忘記先前的苦澀,而感到不可思議。

  如果沒有忘記的話,就不會因為權志龍失約這樣的小事情而再受傷了。畢竟那個人啊,做過的更過分的事情可多著了。但他想破了頭,也無法說出究竟是現在的黯然、或是之前的麻木,哪一個比較悲慘。


  ──根本,從一開始就不該有所期待。

  他在一個人的沉默中,安靜的這麼想著。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