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Sunflower Chapter. 14


>>CHAPTER. 14


  「志龍啊。」

  有人走進了化妝室,還喊了他的名字。
  而那個聲音,別說喝得多醉,就是打死他也沒可能認錯的。權志龍想。──因為他可以說已經為了那個人死過一次了。

  雙手撐在洗手台邊,他頭也沒抬的,冷著聲音、不響,卻很清晰的說:「STOP.」
  「別再靠近了。」
  崔勝賢對他的話不予理會,逕自繼續向他走來。

  權志龍猛然的狠狠朝鏡子揮了一拳。
  伴著撞擊的巨響,還有玻璃碎裂的細微聲響扎得人心驚。

  「不是說了別再靠近了嗎!」他吼。

  後面那人停了腳步,用平靜的表情看著他。──而這都是權志龍從佈著蛛網一樣裂紋的鏡中看見的。

  陷入蛛網最後的結果是死亡;而這蛛網的本質是破壞和毀滅。他眼中的崔勝賢就這麼伏在蛛網的中心。
  他不知道他是來毀滅他的,抑或是他們倆早就一起毀滅。


  ……「志龍啊,」
  「你……還好嗎?」
  醞釀了那麼久的情緒,最後,當他開口時,聽起來卻是如此尷尬而虛弱。

  權志龍幾乎要笑出聲來。
  「──痛死了。」他輕輕的嗓音聽起來幾乎像是不屑。

  「痛得像要死了一樣。」

  「你知道嗎,」
  「因為你,我真是都死過一次了啊……」


  崔勝賢只是沉默的聽著。
  道歉之類的話,他知道權志龍不需要,也不希罕要。

  權志龍沒有轉身看他,甚至也沒看著鏡子,只是逕自心不在焉的檢視著右手漸漸浮現的青紫淤痕。
  「──你還想怎樣呢,勝賢哥。」
  「我沒辦法再承受一次這樣的事啊……」

  「所以你,還是別再靠近我了吧。」


  崔勝賢還是那樣一座山似的站在那裡,輪廓深邃的臉上有著深深的陰影。

  「……我要回家了。」權志龍一鬆開扶著洗手台的雙手,整個人就不穩的晃了晃。但他還是堅持踉踉蹌蹌的往化妝室門口走。

  崔勝賢想也不想的,在他經過自己身前時一把將人往懷裡拉。沒有預想中劇烈的掙扎,懷中的權志龍乖順得讓他懷疑自己緊抱的只是空氣。

  「不要走。」崔勝賢的聲音在他頭頂低低的響起。

  這句話怎地聽起來這麼耳熟。權志龍迷迷糊糊的想。
  ──啊,就是在崔勝賢要離開時,自己咬死了牙也憋不出一句「不要走」,只是徒勞的一次又一次問著「你可以不要走嗎」;以為要失去東永裴時,他流著眼淚吻他,一次又一次的說「不要走」……

  權志龍覺得有點好笑,但同時也隱隱感覺到這背後有什麼自己現在還無法理解的巨大涵義。
  他沉進了自己的思緒,對崔勝賢的要求不置可否。

  權志龍過了一會才想起來自己仍在對方懷裡。
  「……勝賢哥,放開我吧。」
  他冷靜卻不無苦澀的說。

  崔勝賢卻不願意放。

  「為什麼要再回來呢?」權志龍也沒推開他,只是喃喃的問:「你怎麼敢、這樣回到我面前呢?」

  「太壞了啊。」

  而崔勝賢對於他的指控感到不知所措──那時候他逃避了,而現在他後悔的想挽回些什麼,卻發現他們兩人之間已經不剩什麼可挽回的。

  現在放開那人的話,就真的什麼都結束了吧。
  他不願意啊。

  沒有費太大的勁思考該不該或能不能,崔勝賢低下頭,吻上了權志龍的唇。


  其實崔勝賢的動作很慢,權志龍是完全大可躲開的。但是在看著那張曾經用盡了骨血思念著的臉靠近時,他卻動搖了──

  那些美好,曾經都是如此真實的存在過。

  在那一瞬間,他突然好想念崔勝賢的吻。
  不同於東永裴的溫柔,崔勝賢顯得有些孩子氣的急躁,卻又技巧性的令人沉迷。曾經他是熟悉於這樣的親吻的,可現在他卻覺得渾身不對勁。

  大大的不對勁。

  權志龍在和崔勝賢接吻時想到了東永裴。
  只是閉上眼,就能在腦中清晰的勾勒出那人溫和的笑眼、和抿著淺淺微笑的唇。

  然後他突然覺得想吐。
  非常想吐。

  這無關乎東永裴,甚至無關乎崔勝賢──


  婊子。

  你和誰都能隨便接吻嗎?


  ──他是對自己感到作嘔。


  來不及、也推不開崔勝賢,權志龍就這麼吐了。

  他發誓他絕對不是故意的。但是在看到崔勝賢震驚而不可思議的瞪大了那雙本來就不小的眼睛,然後狼狽的放開他、衝向洗手台漱口,他還是忍不住笑得直不起身。

  這種太過荒謬的情節、這種太過尷尬的處境。

  「抱、抱歉,真的、對不起啊……」權志龍在自己一發不可收拾、幾近歇斯底里的笑聲中,勉強的道著歉。
  ──但是會不會被原諒其實也無所謂吧,反正他也並不確定自己心中是否真的有歉意存在。

  為什麼他覺得心裡好像有個小小的聲音、幸災樂禍的說「活該」呢。
  他已經分不清楚眼中的淚水是因為嘔吐的不適而生生逼出來的,還是其實根本是笑出來的。

  過了好一會,崔勝賢才模模糊糊的說,「我還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
  他神色複雜的瞪著笑累了靠坐在牆腳邊的權志龍。

  而那人頭也沒抬的逕自撥弄著手上的iPhone,卻有點力不從心。

  「啊……,抱歉。」他的語氣已經回復到平淡得幾乎漫不經心,好像只不過是走在路上時不小心踩了崔勝賢的腳一樣簡單的小事。
  「這種事,我也是第一次啊。」

  他有點放棄的盯著手機桌面上與東永裴的合照──酒精的效力讓他的手指不聽使喚,這種時候觸控式的智慧型手機就令他很頭大,怎麼戳就是按不中他要的功能。

  「──我大概是不適合花心的體質吧。」他亂七八糟的說著。
  所以愛著崔勝賢時,他在床上叫不出東永裴的名字;所以愛著東永裴時,和崔勝賢接吻會讓他嘔吐。

  ……愛著東永裴?

  這句話多麼自然的出現在思緒裡。
  而且感覺是如此美好。

  權志龍一時間愣了,就這麼怔怔的看著手機,用手指輕輕滑過螢幕上東永裴的臉。

  崔勝賢看那人突然就止住了聲,低著頭也不知是在看著什麼、還是只是醉昏了站不起來。
  「你在幹麼?」他問。

  蹲下身時他才看清了權志龍手中握著的手機──看得太清楚了,他連亮著的螢幕上,權志龍跟東永裴的笑臉都看得太清楚了。

  照片中的權志龍笑得一臉燦爛、拉得老長的手和身後東永裴無奈卻縱容的淺笑,那種和諧歡快的氣氛完完全全刺痛了他的眼。


  「……我要叫永裴來載我。」在陣陣酒意侵襲下,權志龍迷迷糊糊的下意識回答。

  崔勝賢深沉的看著他的手機半晌,試圖對上權志龍的視線,卻無論如何都只看得見他垂落臉前的金色細髮。

  最後他放棄的嘆了口氣。
  「我幫你打吧。」他一手抱著膝蓋,無力的將額頭抵在了手臂上,伸出另一手示意要接過手機。

  「哦,謝啦。」
  權志龍的聲音還是如往常一樣,輕輕的、有點漫不經心,又或是高傲到了目空一切的意味。


  ──難道你就已經不在乎到了這種程度嗎?
  崔勝賢很想問。

  「寧可你對我吼、揍我啊……」他低低的呢喃。

  權志龍勉強的抬了抬夸拉著的腦袋。
  「你說啥?」

  崔勝賢擠出一點笑,搖了搖頭。

  ──怎樣都比現在好,這種好像無論如何也不會再被允許站在他身邊的感覺。


  他很輕易的在聯絡人中找到了權志龍輸入的「永裴」那一欄──簡單的沒有多餘修飾的兩個字,可崔勝賢卻忍不住的去猜想權志龍會是以什麼語氣喊出這個名字。

  他聽著話筒中傳來的電子撥號音,深深的吐息著想平復心中那股令人難受的酸意。

  ──如果永裴不要接電話那就好了。

  但是才這麼想著,電話就接通了。
  『喂?』

  「喂,永裴啊。」
  他想東永裴聽見自己的聲音時的心情,大概就跟他現在必須打這通電話給他、要他來接權志龍是一樣的糟糕。


  東永裴瞪著在黑暗的客廳中發亮的手機。對於明明是權志龍的號碼,卻是崔勝賢打來的電話,顯然他有點消化不了。

  『可以過來接志龍嗎?』
  『他醉了。』

  東永裴沉默了兩秒,才問:「……在哪?」

  『我們在弘大這附近,地址是……』

  他麻木的聽著,一邊卻已經機械式的套上了外套、拿了車鑰匙和皮夾,就往外走。

  大概不會有任何已知的辭彙可以表達他現在的感覺吧。他想自己從來沒有這麼愛、同時卻也這麼痛恨一個人過。

  ──像權志龍這樣的人。









  在等待東永裴到達的時間中,崔勝賢不下百次的想乾脆自己把權志龍帶回家好了。
  那人靠在牆腳邊昏睡的樣子安靜而乖巧,身型跟以前一樣的瘦削纖細。

  可他承受不起的是當那人清醒後,理性而冷傲的疏離,一如他離開那日。……光是想像就能令自己幾乎窒息。

  ──其實吧,離開你,我又何嘗不痛呢。

  崔勝賢嘆氣,嘆了又嘆。
  他站起身,無力的倚著牆、垂下眼看著坐在地上的權志龍。他希望東永裴不要來,永遠永遠不要來。

  ……或者至少,晚一點吧。
  再久一點點。

  他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機會,再這樣跟權志龍獨處了。或許只有在那人像現在這樣神智不清時,才能容許他這個傷害他至如此的人站在自己身邊吧。


  東永裴走進化妝室時,看見的情景就是如此:崔勝賢靠站在牆邊抽菸,而權志龍則垂著頭倚坐在牆腳。那人高大的身軀在他身上投下大片的陰影;那人呼出的煙霧佔領了整個空間。

  他有種自己好像來搶奪什麼似的錯覺,因為崔勝賢過於陰鬱、過於緊繃的表情。

  他朝崔勝賢抬了下手,算是打了招呼。而對方只是沉默的吐出一口煙。
  「哥,你怎麼會來?」東永裴覺得疲倦的揉了揉眉心問,一邊走了過去,蹲下身拉起權志龍。

  那傢伙倒是很自覺的乖乖窩進了他懷裡,手臂也軟軟的環上了他的腰。眼睛睜也沒睜,權志龍完全是依靠直覺的就咕噥了聲「永裴呀」。
  那聲音柔軟而依賴,聽得崔勝賢差點哽住了喉頭、說不出話來。

  就連東永裴本人也是一愣。

  崔勝賢試了兩次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這家店,嗯,是我跟朋友合夥的……之前孩子們來看場地時,剛好我也在店裡。」
  「就這麼碰上了……勝利和大成,他們堅持要我來。」他沉靜的解釋了自己的出現。

  「是這樣啊……」東永裴半扶半抱著懷裡的人站了起身。


  「他們說,這些日子,志龍很難過。」
  「大成說看到志龍買跟我抽的同個牌子的菸。」

  「……志龍他,後來就很少抽菸了、就算要抽,他也不是抽那個牌子的。」

  崔勝賢想也沒想的、一股腦的把這些全說了出來,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告訴東永裴這些。明明自己比誰都清楚權志龍的個性,那驕傲……是即使想念,也不會允許自己再跨越那道界線一步的。


  東永裴突然覺得崔勝賢那平靜的模樣看上去很礙眼、那平鋪直敘的語氣也同樣討人厭。
  他沉默的摟緊了懷裡的權志龍。

  崔勝賢呼出了一口煙,淡淡的說:「我想,我還是沒辦法不愛他。」

  「所以呢?」東永裴開口時,連自己都驚訝那語氣之差。「那你怎麼不自己把他帶回去?」

  崔勝賢根本想笑。
  「他說要找你的。」他用剩下小半截的菸指了指權志龍。

  「那傢伙親口說的。」
  崔勝賢的語氣有著藏不住的苦澀。

  東永裴的心中五味雜陳。
  他深深的看了崔勝賢一眼,「……勝賢哥,那我先帶志龍回去了。」

  崔勝賢沒表示什麼,只是怔怔的看著空氣中空無的一點,麻木的將尼古丁和焦油一口一口吸進肺裡。
  他看著東永裴轉過身去,權志龍歪歪斜斜、卻又無比安適的靠在他肩上,突然沒頭沒腦的就又補上了這麼一句。

  「剛剛,志龍和我接吻了。」他一派安然自得的說。

  東永裴的腳步頓了一下。
  但是他始終沒轉回身來,只是停頓了那麼一下,就又繼續的走,走出了化妝室、走出了崔勝賢的視線。


  ──剛剛有那麼一瞬間,崔勝賢從來沒有如此確定自己會挨揍。
  如果不是身上還掛著個神智不清的權志龍,他相信東永裴會衝上來揪住他的衣領狠狠對他揮拳。

  崔勝賢笑著把菸蒂摁熄在洗手台。


  他笑的是自己幼稚的、控制不住的嫉妒心。

カテゴリー: BIGBANG同人衍生  竹馬 / Sunflower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天天颱風天 ⇒ No title

GDXTOP是初心,崔踏普甚至是帶我進入韓國音樂的原因(咦?)但怎麼在這邊一看到他就在心中瘋狂吶喊:回去!回去!

完全喜歡這裡的志龍,怎麼說呢,很有人性!充滿了真實的感覺,不會讓人覺得在看小說,只覺得很像是聽朋友的故事。大家都是這樣吧,面對情感會有各種虛偽自私狡猾的行徑,志龍只是很誠實

不過我也想要個東永裴,可以快遞一下嗎?

  • 2015.02.25
  • Wed
  • 16:5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天天

TG也是我的初心XDDDD
但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就完完全全的偏向竹馬了(O)
崔踏普反而變成我的御用(x)砲灰(x)

狂喊回去回去也太好笑了喇XDDDDDD
謝謝你喜歡QQ 我以前在寫這些文時真的很愛他,所以這些描寫真的是...怎麼說,包含了我的愛下去寫的XDDD
能聽到你這麼說真是開心(手指鞠躬)

永裴目前缺貨中XDDDD

  • 2015.02.27
  • Fri
  • 04:3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阿根 ⇒ No title

嗚嗚嗚先容許我哭一下這陣子為了密碼我絞盡腦汁了
還很天真的以為是8個月後直接聯想到10月拿第一個一位的事
後來是跑去噗浪才找到提示的

太陽花這篇即使看了三次依舊精彩~~~
東永裴真的是一片丹心權志龍啊還溫柔的沒話說
這陣子雖然很想看甜文撫慰自己開學的心情
但是看到這篇時突然有種很揪心但是很爽的感覺(?
鴆癮xi的文字真的是毒品啊....(不要亂找藉口
我在國文課的時候又把太陽花重新看完一遍了(壞榜樣示範
每次都超級配服鴆癮xi的文筆(跪拜(X

  • 2015.02.27
  • Fri
  • 19:5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阿根♡

阿根你也太可愛了喇哈哈哈哈哈為什麼不直接kakao問我QQQQ
想說好久沒跟你聊天惹但又怕打擾你QQ,想不到居然是被擋在密碼之外QQQQ
八個月後回歸那次沒拿到一位(再哭一下) 10月那次的初一位是Very Good的
是說我原本也有考慮要用131013當密碼哈哈哈
但找到我fc2的同學實在太可怕惹,我怕初一位的日期太容易google到... orz

居然看了三遍嗎(哭倒) 感謝你的支持和對這篇文的喜愛♡♡♡
很揪心但很爽www 啊、如果知道結尾是HE的話,那就有力量面對中間的揪心了吧? XDD
謝謝你這麼覺得QQQQQQ
老實說我當初取這筆名,真的是很中二又很自負的想成為一個寫出來的文字對讀者來說像毒癮一樣的寫手QQ
國文課看課外讀物還不算太過份喇^q^ 老師會原諒你的^q^ (老師說他不會)
請不要跪拜QQQ 也不用佩服我喇QQQQ 我才感謝你都看了三遍還願意給我留言呢QQQQQQQ

  • 2015.02.28
  • Sat
  • 21:3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阿根 ⇒ No title

我也是怕打擾到你所以不敢katalk(掩面
而且想說用密碼應該是有某種用意、所以更不敢問了
尼哩哩媽蹦那時候還沒拿到一位 但是對當時來說好像有看到他們就好了(殊不知後來還搞一次啊
被同學找到真的會很恐慌(就我個人來說
所以我後來索性不用痞客邦了XD

我一開始也看過一些TG文也蠻喜歡的
但是後來接觸到鴆癮xi的竹馬之後
就著迷了(打滾
知道結局是好的就鬆一口氣了(?)
其實不知道一直這麼說會不會感到很厭煩呢…
但是是真的很~~~~喜歡你的文章
(老實說我能重複看的文章真的不多啊因為記性太好反而重看會很沒意思、但是鴆癮xi的文章每次看都會捕捉到一些小細節,而且也很容易被帶入情境中
我相信多補充課外讀物老師會很開心的(老師表示你不能好好上課嗎TTTTTTT
我真的有想過每篇都留言但是手機真的比電腦還不方便啊TTTTTT

  • 2015.03.01
  • Sun
  • 20:5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阿根♡

我們都太客氣惹XDDD 那我以後就盡情的騷擾你惹(不)
其實、你如果有看到我的ask,根本超多人問XDDDDD
你真的太客氣了(摸摸) 覺得阿根好可愛XD (住手有變態)
尼里里(?)時真的QQQQ 一位想都沒想過,在關注他們後第一次發簍到活動期,已經感動得不得了惹QQ
殊不知10月回歸,年底就又...XD
我以為fc2已經夠冷僻(?)了、而且我噗浪和ask也都沒放這裡的連結
居然還會被找到,我真是要嚇到漏尿惹(髒)

TG文超多大手XDDD 信手拈來就是10w字以上的長篇,我望塵莫及XD
絕對不會厭煩的喇TQT 非常感謝你喜歡! 就跟熱戀中的情侶天天說我愛你也不煩一樣(什麼比喻)
老實說我滿能理解不太會重複看一篇文的感覺,我自己也是這樣XD
所以看到你這麼說覺得更感動惹QQQQ
不能留言也沒關係喇,我收到你的心意惹~~~ TQT

  • 2015.03.03
  • Tue
  • 23:1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