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flower Chapter. 16

2015.03.07(Sat)

『 BIGBANG同人衍生  竹馬 / Sunflower』 Comment(0)Trackback-

>>CHAPTER. 16


  權志龍第二張SOLO專輯的準備工作,拜權部長的完美主義之賜,比先前任何一個人的準備時間都還要長;但即便是吹毛求疵如他,也終於滿意的完成了音源錄製,開始了接下來專輯封面跟歌詞本內頁的拍攝工作。

  關於這點,權志龍事前就先告知過東永裴,這次回歸的專輯主題是「新生」──

  「所以嘛,永裴啊,」那傢伙有點侷促的笑笑,「因為要表現出人類最原始的樣子嘛……」

  「所以啊……」

  東永裴其實大概可以猜得到他要說什麼,只是他故意的不接話,想聽聽對方會怎麼說。

  「會稍微,有一點點裸露的部分……」權志龍弱弱的小小聲說,一邊強調的用手指比出「一點點」的樣子。
  「就一點點、一點點而已。」
  「哦──」東永裴故意若有所思的擺出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

  看著他那樣子,權志龍突然就有種莫名的罪惡感湧上心裡──明明這是工作啊,他哭笑不得的想──,他因為這種弔詭的感覺而忍不住笑了起來。

  東永裴看著他摀著臉笑得不知所措的樣子,終於破功的也跟著笑了出來。──權志龍那副小心翼翼的,像是來徵求他的許可似的模樣,看起來實在太可愛了。

  本來還惶惶不安著的權志龍,被東永裴突然這一笑給搞得困惑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反應過來,原來東永裴剛才不過是在逗他。

  「a──xi……」權志龍罵了一聲,沒真的用力的捶了東永裴一拳。

  而對方只是笑著接住了他的拳頭。「但是啊,」
  「你還記得你第一張solo專輯時的十九禁風波吧?」

  「小心點啊。」他意味深長的說。

  權志龍聽出了他的話中有話。「哎,這次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格,是很純真的形象啊、純真!」
  「就像剛出生的孩子當然沒穿衣服啊,哪個正常的人會對這有奇怪的想法啊?」……


  東永裴聽著他的咕咕噥噥,不禁莞爾。
  「好啦,你就放心的好好去拍吧,我會找時間去探班的。」

  權志龍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知道了──」他乖巧的應著。









  好不容易從滿滿的練習行程中找到空閒的一天,東永裴去看了權志龍拍專輯封面。

  「喔,永裴,來啦。」熟識的staff看見他就這麼喊了句。

  東永裴對他笑了笑,「辛苦你們了。」
  他一面好奇的想著,怎麼對方的語氣像是早預料到他會來一樣?他明明沒告訴任何人說會過來的。

  繼續在攝影棚走著,他終於找到了正在拍攝中的權志龍。東永裴停下了腳步,著迷的看著那人在鎂光燈下的神態──沉靜單純,一如初生嬰孩。

  他補染過的一頭淺金色髮,在強光之下亮得幾乎像白色,身上僅僅包裹著一條白色羽毛織就的毯子。他露出的雙肩線條瘦硬而骨骼分明,看起來脆弱得一如新生幼雛。

  Too young to die, too fast to live.

  那行字在他的後肩上、在這一片靜謐的純白中,更加突顯了出來。


  東永裴欣賞的看著攝影師電腦中、剛拍好的照片──各種樣貌的、從各個角度拍下的權志龍。有一組甚至是那人閉上了眼、蜷抱起手腳,以一如安睡母胎中的姿態在水中拍攝的。

  ──其實單以裸露的程度而言,根本不只是權志龍先前說的「一點點」;但是因為拍出來的效果太美好,東永裴也就不打算跟他計較了。
  再說,事實上他根本對於權志龍那麼自然的就給了他計較的權力,而感到有些受寵若驚。

  這麼想著時,身邊的攝影師喊了句「OK!好了。」
  「先休息一下,過來看看照片吧。」

  權志龍也應了聲:「好,辛苦您了。」
  他站了起身,拉攏了身上的羽毛毯子,朝這走了過來。

  剛剛一直專注在拍攝的人,直到這時才看見東永裴。權志龍在看見他來探班的瞬間,立刻就笑了開。

  東永裴喜歡看他臉上原本因為拍攝而刻意擺得疏離的表情,因為自己而崩解、轉而換上燦爛笑臉的瞬間。好像嚴冬的冰雪在初春的暖陽下消融成柔柔的流水。
  好像單單是自己的存在,就能點亮那人眼中的全世界。


  「你覺得怎樣?」權志龍來到他身邊與他並肩,有點緊張又迫不及待的小聲問。

  東永裴將唇湊到他耳邊,笑著小小聲說了句:「最高。」

  權志龍笑得更開了。

  ──「但是,好像不只露了『一點點』啊。」東永裴玩笑的計較著。

  「啊──你,真是、……」權志龍被抓住小辮子的怪叫了起來,又搖頭又掩面的無奈大笑。

  「對不起嘛。」
  最後,他看著東永裴,嘴角掛著收不住的笑意。

  ──這句道歉,與其說有什麼誠懇的成分,還不如說是在撒嬌吧。

  東永裴聽著就笑了出聲,表示「沒什麼」的拍了拍他的臀。


  他看著權志龍聚精會神的彎著身看著電腦螢幕上的照片、認真的和攝影師討論著光線和角度的問題,頓時又覺得有些恍惚──他眼中的權志龍和從前那個強勢的一手領導BIGBANG的權leader、和當年那個遲遲才開始solo活動,包辦參與了專輯的每一項製作過程的權部長,三個身影重合在了一起。

  ──眼前的男人,其實是這麼強大的一個人啊。

  東永裴突然理解了那人曾經說過的,「我在你面前總是特別真實。」
  權志龍的脆弱只讓東永裴看見,也只允許東永裴安慰。

  是什麼時候,他在那人心裡、竟然佔有了這麼特別的位置呢?


  他找了個不會妨礙到拍攝工作的角落坐下,安靜的看著權志龍工作中的身影。身邊經過的cody姊姊看見了他,笑著說:「哦,永裴最近很忙吧?現在才有空來啊。」
  「志龍每天都在唸說『永裴明明說要來的』、『他們都拋棄我了啊nuna』……之類的呢。」

  那傢伙在化妝時都還不停的絮絮叨叨抱怨著,有時候還唱作俱佳的假哭個幾聲。她想到權志龍那委屈的樣子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對東永裴來說這可終於真相大白了。
  ──難怪他來攝影棚時,沒有一個人對他的出現有一點點的意外,反而還有很多人露出了「啊,終於來啦」的表情。

  東永裴有點哭笑不得。
  「啊、是……,最近在練習日文的單曲,是比較忙了點。」
  「也辛苦你們跟志龍一起工作了。」

  cody姊姊笑了笑,「說辛苦是不至於,志龍很配合也很用心、工作時也常常開玩笑逗大家開心……」

  她話還說到一半,遠遠的權志龍就邊喊著nuna,邊小跑了過來。

  「幫我補妝──」
  他對cody姊姊吐了吐舌,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小聲說:「尤其是這個啊、粉有點掉了……」

  「哎咕,就說要是你們節制點,現在就不用這麼麻煩了……這要是給別人看到就出大事了、真是……」……

  東永裴聽著兩人神神秘祕的對話,忍不住好奇的探了探頭想看看剛剛才被稱讚「跟他一起工作不辛苦」、「配合又用心」的權志龍現在是出了什麼狀況。

  他有點尷尬的看見那人拉開了白色羊毛線衫的領口,露出了鎖骨處一枚淡淡的紅痕。

  ──呃,吻痕。
  對,是他東永裴,昨晚無意間製造的。

  cody姊姊邊唸著他,一邊忙碌的調著粉底的顏色,要用來遮蓋那小小的、卻相當引人遐想的痕跡。

  ……「還有,你這黑眼圈又是怎麼回事啊?這次拍攝強調自然,可沒辦法用化妝來遮呢。」

  權志龍討饒的笑著,「哎,nuna,憑你的巧手一定會有辦法的吧。」

  「啊、真是,……晚上都不睡覺的嗎你。」cody姊姊看著他的笑臉,也只能無奈的一邊幫他補妝遮瑕,一邊不太認真的叨唸。

  而東永裴在一邊聽著權志龍被唸,一邊覺得心虛得不得了。基本上剛剛cody姊姊提到的那些事,好像每件都跟他脫不了關係啊……

  「晚上嘛……嗯,好像真的不太睡呢。」偏偏權志龍還瞥了他一眼,曖昧的笑著這麼回答。

  東永裴無奈的咬著下唇,很是不好意思的笑著。

  「啊,真的?工作忙到這麼晚啊?」
  幸好cody姊姊忙著在權志龍身上塗塗抹抹,並沒有注意到兩個人詭異的眼神交流。

  「其實也不完全是因為工作啦……」其實是因為自己愛玩。
  權志龍想。

  ──其實最近,好像都不是為了工作吧……
  東永裴也無比心虛的想。

  他看著權志龍鎖骨上的紅痕一點一點的被遮蓋住,一邊在心裡暗暗決定,在權志龍回歸舞台的這段期間,自己真的該節制點才是。









  音樂節目的後台人來人往,道賀聲吵吵嚷嚷的此起彼落。權志龍CB之後,首波主打就橫掃了全世界各大電視台的各個音樂節目、以及音樂網站和唱片行的各種排行榜。專輯和MV都引起了空前的、爆炸性的討論,各界的樂評人士也紛紛給予好評。

  而那造成一切話題的中心人物,現在正安靜乖巧的坐在他懷裡玩著手機。

  打從權志龍一回到待機室,他看也沒看旁邊空著的椅子、一屁股就在東永裴的腿上坐下。

  「呀、你,旁邊不是有位子嘛。」東永裴遞給他衛生紙擦汗,一手自然的就搭上了權志龍的背,像撫摸貓咪似的順著對方瘦削的背脊撫著。

  「這是我的位子啊。」那人耍賴的回應。
  他笑著舉起手機轉向東永裴要他看,「看看,好多人傳簡訊來了。」

  東永裴看他那像是在說「我做得好吧」、期待著稱讚的臉,忍不住覺得可愛的輕輕拍了拍他的臉頰。
  他配合的湊上前看權志龍朝他伸來的手機,手也自然的下滑環在對方的腰際。

  他一邊和權志龍說笑著,一邊在心裡暗暗納悶,怎麼這傢伙最近好像越來越愛撒嬌了。即使在外面,也這麼毫不避諱的作出親暱的舉動。

  比方說像現在這樣坐在他大腿上;比方說像前幾天在CB的初舞台後,那人一回到待機室就黏在他身邊,趁著他專注的看著螢幕上票數的變化時,在他臉上大大的親了一口,然後在東永裴詫異的瞪著他時,得意的kekeke笑著揚長而去。

  結果當天晚上東永裴就看見權志龍的Me2Day更新了;按進去一看,那張照片差點沒讓他吐血。

  雖然權志龍閃著汗水的亮光、笑得燦爛的側臉很漂亮,掌鏡者拍的角度也不錯,自己也沒有被拍醜──

  但是這種照片,還是太害羞了啊。

  不過比起為什麼會出現這張照片,東永裴更想知道為什麼在被權志龍親上臉頰時,自己的反射反應竟然是笑呢……?

  他盯著那張照片良久,心中升起一種想拍死自己的衝動。

  那照片是翻拍自拍立得的,底下的空白處還有權志龍的字體用很是歡快的語氣寫了「初舞台一位!祝賀 ^^」這樣的字樣。

  把某人叫來質問這是怎麼一回事時,對方也只是笑倒在床上、抱著棉被滾來滾去。好不容易他笑夠了,才吐出一句:「那可是我特別商請dancer姊姊幫我拍的呢,不喜歡嗎?」

  東永裴徹底無語。


  當然,他並不討厭權志龍這類纏人的小動作──事實上他根本愛死了這樣可愛撒嬌的權志龍──,只是在面對這樣撩人的對方時,卻不能做出相應的反應,這讓他覺得相當鬱悶。

  好比說權志龍倒在床上、笑得東倒西歪時,他應該要順勢把那傢伙抓去滾床單的;還有現在,那人坐在自己大腿上、還不安分的挪動著,其實東永裴的手真的很想不只是規矩的搭放在他腰上。

  但是想想權志龍每天滿檔的行程、上不完的現場表演和綜藝節目和radio、還有即使那麼忙碌也毫不懈怠的練習……

  那傢伙,很累、很累啊。


  心疼那人工作的辛苦,不願再造成他身體上的負擔,東永裴就硬生生壓下了自己心中所有不純潔的想法。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