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Sunflower Chapter. 17 (*)



>>CHAPTER. 17


  主打之後的後續曲,是和東永裴合作的歌曲。為了這個舞台,最近各有各的工作要忙、時間老是湊不到一起的兩人,才終於多了些相處的時間。

  ──於是讓東永裴「鬱悶」的事件就更是層出不窮。
  他不禁想,是自己最近過著禁慾的生活所以變得敏感,還是權志龍那傢伙實在太……

  ──太引人犯罪了啊。
  他盯著同用一間更衣室的某人光裸的後背。

  換個衣服為什麼要這麼拖拖拉拉的啊?脫了之後為什麼不快點穿起來啊?脫之前應該就要先準備好等等要換上的衣服啊……

  東永裴煩躁的在心裡碎碎唸了一大串。他一邊撿起權志龍正在尋找的那套服裝遞給他。

  「哦,謝啦。」對方接過衣服,咕噥著道謝。

  東永裴「嗯」了聲,用意志力強迫自己轉回頭來,別再盯著那人半裸的上身。

  「呀,永裴。」權志龍突然開口。

  東永裴不得不轉身看他,「怎麼?」
  他語氣溫和的問。

  權志龍用看似漫不經心的眼神緩慢的掃過他,「你……」
  「有其他對象嗎?」

  東永裴懷疑自己聽錯的皺起了眉。「當然沒有。」
  「為什麼這麼問?」

  權志龍滿不在乎的聳肩。「沒事。……就覺得如果有也滿平常的,」
  「問問而已。」
  他說著,一邊套上白色的表演服裝。

  聽他語氣平淡的這麼說,東永裴卻感覺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還是猛揍了一拳。「……什麼叫『也滿平常的』?……所以你有?」
  他語氣死板的沉下臉問。

  「沒啊。」權志龍低著頭,扣著上衣上的釦子。

  「那是你覺得我是那種人?」東永裴不悅的又問。

  「──我也不知道啊!」權志龍猛的抬起頭來盯著他,一臉煩躁。他釦子扣到一半便心浮氣躁的甩開了手,大片的胸膛和凸出的鎖骨都露了出來。

  「你應該不是那樣的人、看起來也不像對我沒興趣,」
  「──我剛剛在你面前脫衣服時,你是刻意別開臉的吧?」

  東永裴錯愕的看著他。

  「但是,為什麼最近對我這麼冷淡?」權志龍氣得鼓起雙頰問。
  不得不問出這種問題,叫人怎能不又羞又惱。

  但是他實在是對此感到不解,而且困擾到了極點。


  東永裴一時說不出話來、無言的看著眼前那人。

  「呀,還是,」權志龍的語氣一轉,「你……該不會最近出了什麼問題吧?」

  他這問題問得揶揄且挑釁,東永裴終於忍不住變了變表情。

  「你想知道我有沒有問題?」他放慢了聲調問,一邊緩緩逼近權志龍、直把對方逼得靠上了牆。

  權志龍雖然順著他的逼近退到了牆邊,但一雙眼卻始終毫不退縮的直勾勾盯著他。

  東永裴突然覺得有點好笑的搖了搖頭。「……你以為我沒碰你是因為我有了其他對象、或是我性無能?」

  權志龍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
  東永裴身上熟悉的氣味令他分心,他哀怨的想著自己究竟有多久沒這麼靠近這個人了。

  而東永裴終於忍不住吻上他的頸側,發出輕微的吸吮聲,卻小心的沒留下痕跡。他在他耳邊深深嘆氣,「你啊,真是要搞瘋人了……」
  他一手撐上牆,一手撫上權志龍的脖頸,壓抑的低聲呢喃。

  「是怕你太累,才不碰你的。」結果卻被這不知好歹的傢伙給想成什麼了啊。
  他好氣又好笑的想。

  權志龍也會心的噗哧笑了出來。

  「呀,別找藉口了吧你。」心裡為男人的體貼忍耐覺得感動,嘴上卻仍然玩笑的說著。
  權志龍一邊將手臂繞上了東永裴的頸子。
  十足調情意味的。

  東永裴的手向下滑去,撩起了他的衣擺,撫摩著他敏感的腰側。

  權志龍輕哼了聲,瞇起眼看他。「吻我。」
  他語氣驕縱的說。

  ──被慣壞了啊。
  東永裴想,但是卻笑了。

  他對權志龍這樣的索求甘之如飴。

  吻上那人嘴唇的感覺比記憶裡、比無數次的想像中都還要更美好;可惱人的是──

  「永裴、志龍!你們好了就快點出來吧,快輪到你們彩排了!」

  東永裴不予理會的持續深吻,只是一把摟過權志龍讓他用身子壓住門板,以防心急的經紀人突然開門;權志龍則是遲鈍的過了一會,才緩緩抬手扣上敞開的上衣,慢條斯理的整理完服裝後,他才稍微使力的推了推東永裴。

  對方雖然意猶未盡的離開了他的唇,可眼中的情慾露骨得令人心跳加速。

  「呀、你……」權志龍努了努嘴,示意他拿出還放在自己衣服裡的手。

  東永裴戲謔的撫過他瘦削的背脊,然後才收回了手。「……這樣你還敢說我對你冷淡嗎?」
  他湊近他耳邊,吐著熱氣說。

  權志龍單手按上他的胸膛,略為施力的推開他。

  「回家證明給我看啊。」
  他以另一手拉開門,回過頭狡黠的對東永裴笑笑。

  東永裴咬了咬唇,瞇起了眼,低低的笑著回他:「這可是你說的。」
  「你不要後悔就好。」

  而那笑容,性感得讓權志龍的心狂跳不已。









  今天的日程結束後,回家的車程上,坐在副駕駛座的權志龍壓低了報童帽的帽沿,低著頭逕自撥弄著平板電腦。

  東永裴沉默的開著車。

  兩個人就這麼相安無事的一路回到了權志龍家。


  權志龍安安靜靜、幾乎可稱是乖巧的跟在東永裴身後搭著電梯上了樓,看著他熟練的輸入密碼、解開門鎖。

  兩人在玄關處脫了鞋後,東永裴很自然的就往屋內走,卻突然被權志龍一把往後扯──

  那人堪稱粗暴的吻上了他的嘴唇,兩人的門牙甚至因此而不小心撞在一起、發出了不小的扣擊聲;但即便是如此,卻誰也沒有要放開誰的意思。

  空間裡安靜得只聽得見兩人不穩的呼吸聲。

  權志龍急躁的解著東永裴襯衫上的釦子,一邊躁動難安的頻頻往對方身上摩蹭。

  東永裴被他撩撥得很難再維持一貫的溫和沉穩。他胡亂的拉扯著權志龍身上的外套,而對方也難得乖巧的伸出手臂,讓東永裴能夠脫掉他身上的衣服。

  在兩人混亂的互相拉扯著脫去對方身上的衣物之下,權志龍放在外套口袋中的手機摔了出來。撞擊的聲音讓他的臉皺成了一團。

  東永裴喘了口氣,稍停下動作想幫他撿起。權志龍卻阻撓的繼續脫著他身上的襯衫,一邊抓住他的手往自己身上帶──
  「別管它,沒關係。」他指的是他的寶貝iPhone。

  他微喘著氣,更進一步的脫起東永裴襯衫裡的坦克背心。

  東永裴的手在權志龍身上寬鬆的線衫底下,撫弄著他瘦削卻線條分明的上身。

  「等等,……你的平板呢?」他勉強拉回理智問,不想在摔了手機後,連剛剛權志龍在車上捧著的平板電腦都一起給砸了。

  而對方顯然對他的一再打岔感到不滿。「……我放在鞋櫃上了……」
  他模模糊糊的咕噥著回答。

  東永裴在脫權志龍的上衣時,腦海裡突然閃過了兩人第一次做愛時,那人怕衣服被他拉壞,索性自己脫的樣子。

  於是他故意無視對方的急切,手指揉按著權志龍胸前的兩點,揶揄的問:「怎麼辦?我怕把你的衣服給扯變形了。」

  權志龍顯然也想到了同樣那時的情景。他嗔怒的瞪了他一眼。
  「沒關係……」他的聲音因為情慾而不同於平時的有些沙啞。「你再買別的給我就好。」

  他瞇著眼睛撒嬌的說,抓住了東永裴在他胸前挑弄的手。

  東永裴對他的回答滿意的笑了笑,雙手輕輕掙開權志龍的抓握,輕鬆的脫去了他身上的線衫。

  「抱我……」權志龍要求著朝他靠了上去,讓兩人赤裸的上身緊緊的貼在一起。

  「抱我去房間。」
  他伸出手臂繞上東永裴的脖子。

  東永裴依言抱起他。
  權志龍的雙腿繞在他的腰上,從那人大開的腿間,他可以清楚看見對方的褲檔已經微微隆起。

  他有點訝異於權志龍是這麼熱切的想要他。

  權志龍將頭靠在東永裴肩上,不停的吻著男人的頸側和耳朵,雙腿也難耐的在他身上摩擦著。

  在身上那傢伙這麼不安分的動作之下,東永裴幾次差點失手讓他摔下來。兩人就這麼維持著這樣岌岌可危卻又纏綿得難分難捨的姿勢,跌跌撞撞的進了房間。

  幾乎是以摔倒的方式倒在床上。權志龍小小的驚叫了一聲,卻在發現即使摔倒,自己還是穩穩的趴伏在東永裴身上後旋即笑開。

  那笑容看在東永裴眼裡異常艷麗。

  他抓過權志龍的手往自己腿間帶。
  「現在你還懷疑我嗎?」他壞笑著問。

  權志龍的雙頰和耳朵都紅了。
  那人明明是害羞的,卻偏偏又大膽得要命。

  東永裴看著對方骨感的手指摸索著解開自己的褲頭。權志龍跨坐在他身上,俯身蜻蜓點水的親了親他的嘴唇,然後一路向下吻去,同時放在他腿間的手也不忘技巧性的搓揉撫弄著。

  東永裴被他弄得有點喘。
  彎彎的眼睛有些迷濛的看著跨在自己身上的人。

  而那人正吮吻著他結實的胸肌,甚至調皮的含住他的乳頭不放。

  東永裴感到興味的抿唇笑了,他也不甘示弱的拉扯起權志龍下身的牛仔褲。察覺到他的動作,權志龍配合的自己解了褲頭,讓東永裴能順利脫去他的長褲。

  他更加大膽的含弄著身下那人胸前的敏感,空閒的另一手則玩弄著另一邊的乳頭。他感覺到手中東永裴的性器變得越發火熱硬挺。

  「呀,你……」東永裴對他今天的主動感到有點訝異。
  雖然說以往在床上,權志龍向來也不是只會被動的躺在那,但卻從來不曾做過這樣惹火的事。

  而權志龍似乎頗滿意他因為自己的挑逗而起的反應。他稍稍抬起了頭,笑著問了句:「舒服嗎?」

  東永裴這才確定了自己的想法──那人確實是在取悅他。

  機會難得啊。
  不戲弄他一下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就這樣而已嗎?」
  於是他故意壞心的這麼問。甚至還調戲意味十足的拍了拍權志龍小巧的臀。

  對方倒也沒生氣,只是對他瞇起眼笑了笑。東永裴其實也沒打算再對他要求什麼,正想翻身把人壓回身下,拿回主控權時,那人卻又再次伏下了身。

  這次吻的位置更向下移了一點。

  權志龍用舌尖描繪著他的腹肌的線條。當他的吻繼續下移時,東永裴的心跳不禁亂了節拍。
  ──那人該不會是想……

  權志龍整個人趴伏在他的雙腿間,一手按在他結實的大腿上,另一手則握住了那挺立的碩大,加重力道的套弄愛撫著。

  東永裴有點失望的同時也是鬆了口氣──那人是誰啊,他可是權志龍呢,權志龍哪有可能做出為他口交這種事……
  還在這麼想著時,他卻真切的感覺到有什麼溫軟溼熱的物體滑過自己腿間敏感的器官。還來不及確認是怎麼回事,他感覺到自己的性器被納入了溫暖溼熱的一處。

  權志龍將他的碩大含入了口中,細細的含吮著。

  東永裴震驚的叫了他的名字。
  「志龍……!」
  「你不必這樣的……」他喃喃的說著,可其實卻連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表達什麼。

  權志龍讓他的陰莖稍微退出口中,趴低了身子、抬起臉,挑逗的問:「怎麼?不舒服?」

  「舒服。」哪可能不舒服?
  東永裴誠實的回答。

  「──那就閉嘴。」權志龍涼涼的瞟他一眼,就又低下頭再次將他深深納入自己的口腔。

  那一眼配合上權志龍趴在他腿間的姿態、和方才半湊在唇邊的自己的性器,那景象讓東永裴差點把持不住的射了出來。

  他稍微撐起身,想看清楚正努力取悅著自己的權志龍──那種感覺非常複雜。他一方面心疼那人竟然一反高傲的性子,願意為他做到這種地步;一方面卻又覺得異常的滿足。
  不只是生理上的滿足,更是心理層面的。

  那埋首在他腿間的人,是他苦苦愛了十多年的人啊。如果不是極度的親暱和在乎,以權志龍的性子,是無論如何不可能這麼做的。

  他忍不住伸手撫摸那人柔順披散的金髮。


  權志龍也很難說明自己為什麼這麼做。不過其實,或許這種事本來也沒什麼好說明的理由。

  同樣身為男人,他本能的知道怎麼做能給予對方最大的刺激。他微微的前後搖動著頭,吞吐著口中巨大的陽物,同時用手搓揉玩弄著含不進的部分跟後方鼓脹的囊袋。

  東永裴發出的低低呻吟讓他也不禁興奮了起來,下身被尚未褪去的底褲給繃得難受,權志龍於是起了壞心眼的用舌尖來回舔戳口中碩大敏感的前端,想讓東永裴快點洩出來。

  他不時的偷瞄東永裴。男人臉上明顯的享受神情讓他一面看得臉紅心跳的同時,又覺得非常有成就感。

  「志龍……」那人沙啞著嗓音喊了他。
  「不要再……,放開……」

  權志龍先是有點不解的稍微鬆開了唇,但他旋即從口中對方性器的顫抖跳動、和東永裴繃緊的大腿肌肉了解了狀況。

  他促狹的瞇了瞇眼,不但不放開,反而還更變本加厲的吸吮、用舌頭輾弄。

  「呀、你!……」
  東永裴的手指捲了他的頭髮,輕輕的拉扯著示意他放開,但那動作輕微得和他語氣中的急躁不成正比。

  知道東永裴不可能扯痛自己,於是權志龍不予理會的持續用唇舌極盡可能的愛撫挑逗。

  終於,東永裴低低叫了一聲,一挺腰,洩在權志龍嘴裡。

  他喘著氣,看著權志龍從他腿間抬起頭來、再次跨坐在他身上,眉目中含了得意的回看著他。

  東永裴好氣又好笑──這不聽話的傢伙。
  「呀,吐出來吧。」

  權志龍不理他,逕自皺著眉吞下了口中的精液。

  東永裴看著他灩紅的唇,和因為吞嚥而緩緩上下滑動的不明顯的喉結,突然覺得口乾舌躁,下腹又熱了起來。
  明明才剛洩過,就又想要了。他暗暗想,究竟是自己真的壓抑了太久,還是身上那人太要命的性感。


  「……也還好嘛。」權志龍咕噥著說。

  「什麼?」東永裴隨口問著,手掌覆上了對方腿間內褲被高高撐起、甚至弄濕了一小塊的部分。

  權志龍喘了口氣,「──永裴的味道,也還好嘛。」
  「不過你好像、忍了很久啊。」濃到他差點嗆得咳出來。
  他揶揄的說著。

  東永裴實在被這傢伙給搞得哭笑不得。

  他拉下了權志龍的內褲,不意外的看見對方已經興奮得微微泌出濕液的性器。他伸手握住,熟門熟路的開始套弄。

  權志龍情不自禁的仰起了頭,輕輕呻吟了起來。

  東永裴拉開他緊緊摳住大腿的手,改繞到自己的頸後讓他抱著。然後他伸指到權志龍臀間、撐開了那條狹縫,揉按著那人緊閉的後穴。

  權志龍伸長了手,從東永裴身後靠著的床頭櫃拿出了KY丟給他.。「快兩個月沒做了……你敢直接插進來試看看。」

  他威脅的語氣讓東永裴笑了出來。

  「放心,我不會弄痛你的。」

  權志龍因為他那低沉帶笑的嗓音而紅了耳根。他趴在東永裴肩上,放軟了身體任他動作。

  在潤滑液的作用之下,東永裴的手指順利擠入了權志龍緊窄的後穴。

  久違的滿脹感讓權志龍忍不住從鼻腔「嗯」了聲。下身的前後兩處敏感都掌握在東永裴手中,雙重的刺激讓他的腦袋漸漸迷糊了起來。他數不清東永裴到底在自己體內插入了幾隻手指,只能本能的攀緊對方堅實的肩膀,一邊發出細微的哼聲,一邊配合著體內手指的抽插轉動而扭擺著腰肢。

  權志龍就這麼達到了今晚的第一次高潮。他射出的濁白液體弄濕了東永裴的手和兩人的下腹。

  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腦中一片空白的癱在東永裴身上,過了好一會才從射精的刺激中恢復過來。
  他感覺到對方火熱碩大的硬挺正緊貼自己的大腿內側摩擦著。

  東永裴被權志龍高潮時的表情給撩撥得簡直想立刻狠狠的進入他體內。他壓下了那股衝動,耐心的想再擴張一陣,以免弄傷那人;卻聽到趴在自己肩頭的權志龍用軟軟糊糊的聲音叫了他。

  「永裴啊、我想要你進來……」那人用有點撒嬌又有點乞求的語氣這麼說著。

  東永裴想,要不是自己剛剛已經洩過一次,不然大概單單是聽到權志龍用這樣的語氣、對自己說著這樣露骨的話,就足以令他射精。

  那瞬間,他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惡趣味──或許是看準了權某人今天特別柔順、配合度極高──,「你自己來。」
  他冷靜的說出這句話時,心臟其實跳得瘋狂。他抽出了還停留在對方體內的三隻手指。

  「啊、永裴,好壞……」體內湧上的空虛感讓權志龍不滿的回過頭瞅了他一眼。

  「想要就自己來。」東永裴拍了拍他的屁股,惡劣的堅持著。

  權志龍倒也沒多抗拒,一手扶著東永裴早已挺立的陰莖,一手撥開了自己臀瓣間已經微微翻開的穴口,對準後就緩緩的一點一點坐了下去。

  他的雙眼因為這刺激而變得濕潤,精瘦的胸膛快速的起伏著,上頭粉褐色的乳頭和下身的性器都興奮的挺立著。
  那模樣看起來情色至極。

  好不容易才將東永裴的分身完全納入體內,權志龍喘著氣又趴回了他的肩頭。「呀、你……總不會,接下來也要我自己來吧。」

  他的語氣依然半是撒嬌半是乞求的,聽得東永裴再壓抑不住慾望。他就著兩人相連的姿勢,一翻身將權志龍壓到了身下,抬起他的雙腿就開始猛烈的衝撞起來。

  權志龍大叫出聲時,連自己也沒搞清楚究竟是因為疼痛還是因為快感──又或許是兩種都有。
  他的雙腿被抬到東永裴肩上,身體幾乎被對折一樣,完完全全將下身的私密處暴露在對方面前。但他連感覺羞恥的餘力都沒有,只能死命的抓緊帶給他這種強烈快感的男人結實的手臂。

  「太、太快……了,啊、永裴……」他勉強吐出的字句被兩人激烈的交合給震得破碎。

  權志龍被搞得眼淚都流了出來。
  身上的男人強壯的身軀完全覆蓋住了自己,他有種恍然的錯覺,覺得那男人就是他的全世界。

  「永裴……永裴、」他用帶著哭泣一般音調的聲音,一次又一次的喊著男人的名字。

  東永裴一開始並沒有意識到,直到權志龍喊了四、五聲之後,他才猛然驚覺權志龍是在叫自己的名字。
  那個曾經說過做愛時「雖然不至於會叫錯名字,但是好像就是叫不出東永裴三個字」的人,正一遍又一遍、纏綿而婉轉的叫著他的名字。

  他低下頭,吻上了權志龍的唇,身下的律動改為淺淺的抽插,每一下都頂在那具他所熟悉的身體的敏感處。

  權志龍一面回應他的吻,一面挺擺著腰迎合他的動作。

  東永裴放下了他的雙腿,讓他能以比較自然的方式夾繞在自己腰上。他放慢了侵略的頻率,但是仍然不放過他的、每一下都頂到最深處,撤出時又幾乎完全抽離似的,惹得權志龍的後穴不由自主的一陣陣收縮夾緊。

  最後一下,東永裴深深的頂入他體內,深得讓權志龍受不了的在他的手臂和背上留下了一條條抓痕。

  「嗯──永裴,哈、」那人難耐的閉著眼,斷斷續續的呢喃著他的名字。

  東永裴不禁喉頭一緊。
  他射在權志龍火熱緊窒的體內。

  熱燙的精液瞬間灌滿了後穴,讓權志龍不禁驚喘了一聲。
  他扇張著被吻得紅腫的雙唇呼出熱氣,水霧迷濛的眼半睜著,有些發懵的看著東永裴。

  東永裴退出了他的體內,看著那細小的孔穴一點一點的滲出濁白的黏稠液體。──那是他東永裴留在權志龍體內的。

  他伸手到權志龍腿間搓揉他依然挺立的陰莖。

  權志龍又閉上了眼,壓抑的悶悶呻吟著。似乎被遲遲未得到紓解的慾望給逼得焦灼不已,他難受的繃緊了大腿。

  東永裴安撫的親吻他的眉眼,更加快了速度的套弄手中的性器。

  「嗯哈、永裴──……」權志龍無助的扭動著身子,小小聲嚶嚀著他的名字。
  最後終於弓起了身,在東永裴手中達到高潮。

  他睜著失焦的雙眼,急促的喘著氣,還勾在東永裴腰上的一條腿終於脫力的滑了下來。

  東永裴看他累成這樣,忍不住心疼的親了親他的鼻頭;而虛脫的對方也發出了個懶洋洋的鼻音作為回應。

  他看著還處在高潮後的失神中的權志龍,心中滿脹著一種說不出的奇異感覺。
  這不同於他們以往的任何一次做愛──並非是指那種像要燃燒起來似的激烈程度,也並非是因為今天的權志龍格外主動而且熱情──,而是,這是那人第一次在床上叫出了他的名字。

  挑逗的、嗔怒的、抱怨的、撒嬌的、乞求的、哭泣的、呢喃的、無助的、下意識的──
  他感覺到的是權志龍全身心的對他依賴。


  東永裴想起那一晚權志龍對他說的「永裴啊,我愛你」。
  他好想相信他。

カテゴリー: BIGBANG同人衍生  竹馬 / Sunflower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