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flower Chapter. 18 (*)

2015.03.07(Sat)

『 BIGBANG同人衍生  竹馬 / Sunflower』 Comment(0)Trackback-

>>CHAPTER. 18


  「呀。」權志龍用有點沙啞的聲音對他喊了聲。
  他好不容易緩過神來,一翻身趴上了東永裴胸前。

  而東永裴慵懶的「嗯」了一聲作為回應。

  明明累得眼皮直欲蓋下,但就是覺得有很多話想說。可是那些滿脹心胸的情緒卻亂糟糟的,理不出個頭緒。
  權志龍有點苦惱於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於是他索性亂七八糟、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
  「……你知道吧,其實我很乖的。」
  「只是表面上看起來壞罷了。」

  東永裴不置可否的瞇了瞇眼。
  ──真要說的話,現在是挺乖的;但是之前嘛……

  那還不叫壞嗎?根本要折磨死人了。


  權志龍看對方沉默著、顯然對他的話不太贊同,於是委屈的扁了扁嘴。
  「今晚的那些事,你是唯一一個讓我那麼做的人啊。」他瞪著東永裴小聲咕噥。
  「……上床也是……」

  東永裴在昏暗的房間中依稀看見那人雖然是瞪著他,但微微鼓起的雙頰上卻浮上了羞澀的紅暈。

  他差點煞風景的問「那勝賢哥呢」。
  ──對於突然變得如此小心眼的自己,東永裴也覺得討厭。可偏偏兩人的默契好到就連他沒問出口的話,權志龍也能猜想得到。

  那人用力抿了抿唇,「呀,我跟勝賢哥沒有。」

  「我們兩個,從來就不是那麼親密的關係。」
  權志龍趴在他身上,淡淡的說。

  他的語氣中有點不明顯的遺憾,但卻並不怎麼感傷。
  「我為了保護我跟他,壓抑了太多,最後卻反而什麼都失去了。」

  東永裴靜靜的聽著,他的手指安撫的順著他光裸的背脊撫摸。

  「呀,別安慰我!」權志龍故作凶狠的對他吼。
  但臉上卻漾開了壓抑不住的笑意。

  「因為我現在過得很好。」

  ──因為有你,所以現在的我,很好。

  他臉上的笑如漣漪一般擴散開來。


  其實想說的又何止如此,但是因為太過在乎又太過了解對方,所以反而變得很難說出口啊……
  權志龍咬了咬下唇,感到有點難為情。
  他索性將臉埋向了東永裴溫暖的頸窩。


  東永裴還等著那人繼續說話,卻聽到耳邊傳來漸漸平穩的呼吸聲。

  ──呀,虧他還屏住了呼吸的以為那人會說出什麼真摯的話呢。

  他無奈自嘲的笑了笑。然後有點壞心眼的伸指撥開了那人在方才的激情中被他摩擦得有些發紅的臀瓣,往中間細小的縫穴擠進了一隻手指。他屈起手指,撐開本來已經恢復緊閉的孔穴,立刻就有一些白色的黏稠液體緩緩的流了出來。

  在他這麼玩弄著時,肩膀被警告的輕輕咬了一口。

  「東永裴……別鬧,我好累……」權志龍迷迷糊糊的咕噥。

  「幫你弄乾淨再睡,嗯?」他溫柔的哄著,一邊抱起還賴在自己身上的權志龍,慢慢起身往浴室移動。

  權志龍本能的手腳並用緊緊攀住東永裴,直到進到浴室,被對方輕輕放到地上。扶著洗手台、微岔開雙腿的站著時,他還有點半夢半醒的。

  東永裴拿來了蓮蓬頭,讓溫熱的水流灑在他身上。

  權志龍立刻舒服的用鼻音「嗯──」了聲。

  「……別發出那種聲音啦你。」東永裴無奈的捏了捏他的腰。
  一邊忍下下腹再次升起的躁動,一邊伸指到那人緊炙的後穴中清理……他覺得自己根本是聖人。

  偏偏權志龍還不時的發出幾聲細微的低吟,更是挑戰著他的自制力。


  而他身前的權志龍其實也沒好到哪去──他很是苦惱的低下頭偷偷瞄了眼自己的胯下。

  不只那個部位精神抖擻,他整個人也都清醒了。同時他也察覺到身後攬著他腰的東永裴,某個異常高溫的部位觸到他的大腿。

  但對方顯然並沒有發現他的狀況,只是安分的繼續清理著自己方才留在他體內的液體。

  權志龍並沒有煎熬太久──什麼表演的讓他見鬼去吧,他現在都快憋死了,哪還管得到明天的事啊!

  他重重的嘖了一聲,手向後伸抓住了東永裴的手,繞過自己的腰,帶到雙腿之間。

  東永裴對他下身的反應和一連串動作感到有點錯愕。
  ──他以為那人應該累壞了。

  權志龍抬起頭,透過鏡子的反射瞟了他一眼。「我要是哪天被你這樣弄卻沒反應的話,那你絕對可以懷疑我有問題。」

  東永裴笑了出來,親暱的用鼻頭摩蹭他的後頸。
  「那幫你弄出來?」雖然是詢問的語氣,但覆在對方下身的手卻已經開始動作了起來。

  權志龍喘了一聲,努力的用雙手抓緊洗手台的邊緣穩住自己。他艱難的轉過身,對東永裴勾了勾嘴角。
  「呀,再做一次吧?」

  他的笑容甚至比舞台上化了妝時還要更魅惑人心。

  東永裴呼吸一滯,幾乎無法克制的想直接壓上那人骨感的身體。但最終他還是忍了下來,笑著搖了搖頭。

  「不行啊,你明天還有表演不是嗎?」雖然嘴上是這麼說著,但其實卻不是太認真的拒絕。
  他的手指挑弄的向權志龍的臀縫間探去。

  「……呀、你不是說不行嗎?」什麼時候竟然學會這樣調戲人了……
  權志龍被那人的動作給羞得連胸口都紅了。他不甘心的瞪了東永裴一眼。

  「如果你堅持的話,」而那人維持著一貫溫和的語氣這麼說。

  「……快點、」權志龍語氣輕輕的催促著。
  他伸出雙手環抱住東永裴的脖子。

  東永裴抬起他的一條腿掛在自己胳臂上,用分身的前端抵弄著他濕潤柔軟的後庭。

  卻遲遲不進入。

  「真的要嗎?」他有一下沒一下的搓弄著權志龍腿間已然挺立的私處,邊這麼問。

  權志龍簡直有想掐他脖子的衝動──
  「呀──!」他惱怒的吼。

  被這樣不上不下的吊著,他很難受啊!

  東永裴直到這時才忍不住笑了出來──好吧,他承認自己是有那麼一點點壞心眼、想看對方難耐要求的樣子,但是其實最一開始的出發點,也是好意的不想讓他太累。

  不過權志龍都已經這樣了,先不說如果他真的在這時候停下來,對方絕對會想殺掉他;身為一個男人,在自己喜歡的人這樣挑逗要求的情況下,還能按兵不動,那才真的是有問題。

  ──免費送到口的大餐,哪有不吃的道理?
  「……那你明天可別拿這當藉口賴床。」他一手勾著權志龍的大腿,一手扶著自己勃起的硬挺,緩緩的進入他的身體。

  「知道啦……」權志龍皺著眉嘟起了嘴,心不甘情不願的低低應聲。
  他難忍的輕喘著氣,低著頭看東永裴將那灼熱的部分慢慢的深埋入自己體內,一些水和尚未清乾淨的乳白色液體被擠了出來,沿著他的臀溝和大腿流下。
  他感覺到一陣痠麻從下身沿著脊椎直竄大腦──

  光是這麼看著自己被東永裴進入,他竟然差點高潮。
  再顧不得想別的,隨著那人的深深頂入,權志龍不禁仰起了頭,重重的喘了一聲。

  不似方才的狂野激情,東永裴的動作緩慢而溫柔。不過每一下的抽插都刻意的擠壓、頂弄著他體內敏感的幾處,帶來的快感還是讓權志龍覺得自己好像快死了一樣。

  更讓他意亂情迷的是東永裴那要命的溫柔。
  明明是不適合這具男性軀體的行為、明明是本質應屬侵略的行為──

  可為什麼,卻那麼溫柔那麼纏綿那麼令人沉醉。

  他完全可以感覺到那人對他的珍惜愛寵,還有那已經超越世上所有文字所能形容的、深深深深的喜歡。


  東永裴從權志龍還掛在他手臂上的一條腿,感覺到那人高熱的體溫熨在肌膚上。他另一手摟住了權志龍的腰,防止他的身子因為自己的動作而滑來滑去,一邊忍不住加快了進出的頻率。

  明明想對他很溫柔很溫柔的,可那人體內的窄道又緊又熱,柔韌的內壁更因為刺激而不斷收縮,帶來的感覺美好得讓他很難壓抑自己想要更多的慾望。還有耳邊傳來的,那人帶著標誌性的鼻音、細微的輕哼呻吟更是加強了所有的感官刺激。

  東永裴發現自己很難繼續維持進出動作的徐緩節奏。


  「哈、啊……好、喜歡,……」

  一開始,東永裴其實並沒有聽清楚權志龍在他耳邊斷斷續續的呢喃著說些什麼。是因為對方近乎執著的一說再說,他才終於聽懂了那些破碎的語句。


  「永裴啊,好……喜歡,你、唔嗚……」
  「好喜歡、……好,喜歡你……」
  「我、愛你啊,好……愛、你……」

  就這麼幾句話,權志龍一再的、反覆的說。


  東永裴激動的吻上了他,下身挺動的節奏也難以自制的更加快了起來。他感覺到權志龍圈抱著他的雙臂越發收緊,全身的肌肉都緊繃著,並且熱情的前後挺動著腰迎合他的侵略。

  在一陣漸漸變得激烈的交合之後,權志龍熱燙的精液弄濕了他的小腹的同時,東永裴也在他體內達到了高潮。

  他離開了權志龍的唇,好讓對方能喘口氣。

  東永裴的一雙眼直直看進了權志龍兀自瀰漫著水氣、濕潤的雙眼。
  「志龍啊,」

  「我也愛你。」一直,都很愛你。
  他認真而深情的說。

  權志龍還有點茫然失焦的眼中只映著東永裴溫柔的、微微彎起的笑眼。
  他咬住下唇,滿足又靦腆的笑了。

  ──東永裴終於肯相信他了。


  他胸中那股滿脹的躁動不安的情感,終於找到了歸屬。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