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flower Chapter. 19 (*)

2015.03.07(Sat)

『 BIGBANG同人衍生  竹馬 / Sunflower』 Comment(4)Trackback-

>>CHAPTER. 19


  昨天晚上,果然還是太胡來了。
  東永裴看著電視上直播的音樂節目,皺著眉想。

  畫面上的那人比之以往的舞台,更加放肆的揮舞著雙手、滿舞台的亂跑亂跳。──這有兩個理由:一,顯然那人心情極好;二,依照他現在的身體狀況,他根本沒辦法精確的作出原本的編舞動作。

  不過幸好那人跳舞向來隨性所至,看起來倒也別具風格。
  他算準了權志龍回到後台待機室的時間,發了條簡訊過去:『身體還行嗎?』

  沒過一會就收到了回覆。


  『全身好像快散架了一樣……T_T』

  ──尤其是他的左大腿啊……在浴室裡被抬了那麼久,今天早上起來,感覺根本就像要脫臼了一樣。

  心裡這麼想著,但權志龍並沒有向對方抱怨這點──關於昨晚的事,他有點後知後覺的感到害羞。想想平常自己明明也不是多大膽的人,為什麼昨天晚上卻會表現得那麼飢渴……
  他想想都覺得自己有那麼點那個什麼,呃,淫蕩?……

  「啊嗚……」現在想起昨晚自己的所作所為,權志龍就忍不住臉紅。


  東永裴看著回傳的簡訊,覺得有點好笑卻又有點心疼。明明知道對方的身體會承受不住,但在權志龍毫不抗拒、甚至有點故意挑逗的情況下,他還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要他。

  光是他記得的次數就有兩次,實際次數想必相當可觀。不過連他自己也記不清楚昨晚他們兩人到底做了幾次,只知道權志龍和他折騰到天都快亮了才終於睡下。

  ──老是這麼放縱的話,說不定他跟權志龍會因為縱慾過度而早衰吧……
  東永裴胡亂想著。

  他突然有點慶幸起自己即將要去日本,展開新的日文單曲的宣傳期。不然以自己對權志龍的無法抗拒、加上對方也是這樣不知節制的瘋狂性子,遲早會把權志龍給累死。


  「辛苦了!」「辛苦你了──」
  「志龍,今天的舞台最高!」「接下來你就好好的專心準備演唱會吧!」

  面對週遭人或是祝賀或是勉勵的言語,權志龍乖巧有禮的一一回應。

  今天的Goodbye Stage之後,就要全力投入演唱會的準備工作了。
  他邊想著,邊讓cody姊幫他卸去臉上的妝容。

  「志龍啊,黑眼圈怎麼好像比昨天更深了?」

  cody姊姊的聲音拉回了他的思緒。

  「不過看你今天精神倒是挺好啊。」

  權志龍心虛的咳了聲。
  「nuna,我哪時候無精打采過啊。」

  「喔,這樣嗎?我還想說你是不是昨天發生了什麼好事呢。」她用意有所指的語氣笑著說。

  「就是啊,看看你剛剛一下舞台就跑到角落,偷偷摸摸的看手機、傳簡訊什麼的……」楊賢碩社長也皮笑肉不笑的搭腔,調侃的模仿他剛剛蹲在角落傳簡訊的樣子。

  ──他都忘了今天的GB舞台社長也有來看了。

  「哎,您說什麼呢,」權志龍尷尬的笑著揮了揮手,「是永裴傳來關心我的啦。」
  他這麼說也沒錯啊。

  「哦,不是女朋友嗎?」楊社長和cody姊兩個人四隻眼睛一起盯住了他。

  權志龍只好更不知所措的笑。「哎咕,什麼女朋友啊!」
  「沒有那種東西、沒有!」

  ──男朋友倒是有一個。
  他有點糾結的想著。

  「志龍啊,」楊社長突然正色喊他。

  「是?」

  「你也到這個年紀了,」

  ──什麼叫做「到這個年紀」啊!男人到二十後段才要開始炙手可熱呢。
  權志龍在心裡暗暗想著。

  「以前要你們不能交女朋友,還不是給我一個又一個的換,」

  權志龍笑得越來越抽搐了。
  ──媽啊,賢碩哥你到底知道了多少?想說什麼啊!

  「現在我也不會再限制你們啦,但是,可別讓我當最後一個知道的啊。」楊賢碩語重心長的說完,還拍了拍他的肩膀。

  權志龍討饒的笑著回答,「好,我知道了。」

  旁邊可惡的cody姊姊還對他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他哭笑不得。


  ──他跟東永裴,這種事,能說才怪。

  他轉過身,趁著沒人看到,偷偷扮了個鬼臉。









  「永裴啊──」

  明明靠得那麼近,卻非得要這樣拖長了音的嚷嚷。

  「明天,一定,絕對,要叫我起床,知道嗎?」

  還有明明是在拜託人,卻還是這樣毫不氣短、趾高氣昂的,甚至還伸了條腿擱在他肚子上懶洋洋的蹭著……
  這人實在是……

  「知道了。」

  ──被寵壞了。

  明明心裡正無奈的腹誹著權志龍,但對於對方提出的要求卻是無比自然、無比順口的就一口答應。

  ──東永裴,就是你自己寵壞這傢伙的啊。
  他想著,嘴角卻忍不住浮上了一抹淺笑。


  「呀,笑什麼?我跟你說認真的。」權志龍不太用力的用光腳踢了踢他。

  「我會叫你,但要是你起不來怎麼辦?」東永裴笑著捉住了他的腳踝,惡作劇的搔他腳底。

  權志龍立刻被KNOCK DOWN,他難以自制的又叫又笑著,但還沒忘記回答東永裴的假設性問題:「那……那,你就,哈……抱我到車上!」
 
  他掙扎著抽回了腳,本想再補踹東永裴一腳,但是怕又被抓住,只好作罷,最後只是不甘心的瞪了他一眼。

  東永裴和解意味的伸臂將那瘦削的人一把攬進懷裡。
  「可是,你為什麼非得跟我一起去機場呢?」

  因為工作上的需要而出國,對兩個人來說都早已是家常便飯;於是東永裴對這傢伙為什麼突然那麼執拗的、說什麼也要去幫他送機感到很是不解。

  權志龍任他摟著,安靜的抿著嘴看他。

  他那神態很不對勁。
  沉默的瞪視更是讓東永裴莫名的有點忐忑。

  「Anything wrong?」他摸了摸權志龍光滑的臉頰,柔聲問。

  而對方卻突然鼓起了雙頰,使勁的轉過身、背對他。

  東永裴頗感莫名其妙。


  終於,那人開口了:「……上次,你去日本的時候……」

  ──差點,就失去你了。


  權志龍現在想起來都還有點想哭,對於那種被拋棄的感覺餘悸猶存。
  「……都不跟我聯繫……」

  「那時候,我真的、真的,很傷心啊。」他輕輕的,故作雲淡風清的帶過。
  但是卻忍不住把臉埋進了被子裡,聲音好悶好悶。

  再回想、甚至是說出那時候的事,還是感覺快窒息了一樣。「……那次我不是也沒送機嘛,」

  「就這麼迷迷糊糊的,連你走了都不知道。」而這一走,差點就讓你走出了我的生命。
  他的呼吸一滯,然後變得短促起來,像是在壓抑著什麼太過強烈的情緒。


  一直靜靜聽著的東永裴忍不住加緊了擁抱懷中人的力道。

  現在想起那個時候,感覺竟已經是非常遙遠以前的事了;但是在那個當下的兩人,大概誰也沒想到能像現在這樣、溫存的相擁著躺在同一張床上。

  東永裴突然覺得很感激──幸好,幸好那時權志龍拉住了他。
  不顧一切的流著眼淚抱住他,一次又一次的叫他不要走。


  ──「所以,這次嘛,」

  他的雙手緊抱、疊放在上的,屬於對方的單薄胸膛起伏的頻率又漸漸恢復了平穩。
  權志龍整理好了情緒後,繼續說了下去:「所以,這次我會親自送你走;而且會一天一天的數著日子等你回來。」

  「要是你到了跟我說好的日子還沒回來,我會親自打去日本質問你的。」
  「要是你又回來了卻不告訴我,那我就把BOSS丟去流浪犬收容中心……」

  聽著權志龍威脅似的說著,東永裴覺得好笑的同時心裡更多的是感動。他知道那人玩笑般的話語中,其實藏著害怕受傷害的小心翼翼,以及滿滿的對他的在乎。

  「說了會回來看你的演唱會的。」
  「一定。」他溫柔的勾住了權志龍的小指,押上他的大拇指作了約定。

  權志龍依然是悶悶的「嗯」了聲,但東永裴感覺到懷裡的身軀放鬆了下來,更往自己身上靠了靠。

  ……「不過,我怎麼覺得該不安的人應該是我呢?」他玩笑口吻的說著,一邊把玩著權志龍細長的手指。

  「說來聽聽。」權志龍則懶洋洋的張開手掌,握住了他的手。

  東永裴原本只是想換個話題、轉換一下氣氛的,卻不小心把自己心裡一直有點在意著的事情給說了出來:「你啊,最近打電話給勝賢哥了吧?」
  雖然這麼問的自己實在是很小心眼,但自從上次聽見TEDDY哥在無意間提起後,總是有這麼件事卡在心裡,實在很不好受。

  權志龍立刻不輕不重的捏了他一下,「呀,不要亂想。」
  他語氣輕輕的隱約有點無奈。

  「我只是邀請他來我的演唱會,畢竟曾經是BIGBANG啊。」
  「本來我也想請經紀人哥幫我打的,但想想又覺得這樣好奇怪啊、沒必要弄成這麼尷尬的……」

  「呀,東永裴,你有在聽我說嗎?」
  他喘了口氣,按住對方在他腰間、像彈鋼琴似的隨意遊走的手指。

  「嗯。」東永裴神態自若的應聲。

  其實在看到權志龍這麼急急忙忙、而且認真的解釋了這麼多之後,這件事已經立刻被他拋出腦海外了──

  在那人表現出的,對他的在乎和安撫之前,那些疑心跟醋意根本顯得太不必要。


  權志龍無語。──反正只要這傢伙別再胡思亂想就好。

  他鬆開手,放任東永裴隨心所欲的碰觸撫摸自己的身體。他安靜的蜷在他懷裡,呼吸卻不自禁的隨著對方的動作漸漸急促了起來。下身被那人溫熱的手掌握住時,他還是忍不住從鼻腔中輕輕的哼了聲。
  感覺到對方那硬熱的部分抵在自己臀部上,權志龍故意小幅的扭動腰肢,摩擦著男人勃起的敏感處。

  東永裴的呼吸聲也漸漸粗重了起來;他從後方屈起了權志龍的一條腿,用手指試探的按揉著那人臀縫間的孔穴。因為才剛做過一次,那粉色的穴口還濕潤著沒有完全恢復緊閉,他的手指很輕易的就擠入了那人體內緊窄的通道。

  權志龍悶哼了一聲,除了感覺到手指在自己體內轉動、摩擦,還有些許黏滑的液體緩緩流出的感覺。
  他克制不住的有些顫慄。

  東永裴抽出了在他體內攪動、按壓前列腺的手指,換以自己的碩大抵上他的後庭。
  「……可以嗎?」
  他收緊了摟在權志龍腰際的手臂。

  東永裴滿載情慾的嗓音聽起來壓抑到了極點,但卻還是不忘溫柔的詢問他。
  ──有時候權志龍懷疑,這究竟是那人的體貼、還是另一種不明顯的惡趣味?

  「……要是不可以的話,我會讓你把手指插進來在裡面弄來弄去的嗎?」他悶聲回答。

  他發現東永裴似乎很喜歡聽他說出想要他的話。


  東永裴低低的在他耳邊笑了。

  權志龍聽著他的聲音,覺得整個身體都軟了,像觸電似的酥麻。他不爭氣的從雙頰紅到了耳根,差點連背都紅了。
  這時他還迷迷糊糊的想著,我們永裴不愧是靠聲音吃飯的人啊……
  那聲音真是迷死人了,性感得要命。

  隨著東永裴慢慢的進入他的身體,很快的他就沒辦法再胡思亂想了。他主動將雙腿分得更開、好讓對方能更順利的侵略,手指則是難耐的緊緊握住了東永裴繞過他腰際的手。

  纏綿的十指交扣。


  「……我一定會很想念你。」東永裴親吻著他的耳朵、親吻著上頭沒取下的黑色耳釘,低低的說。

  權志龍咬著下唇,發出近似嘆息的灼熱呻吟。
  「我也是。」他喃喃的回應,握著對方厚實手掌的手不禁握得更緊了些。

  側交讓他整個人被包覆在東永裴的懷抱中,透過大片相貼的肌膚傳來的、彼此身上的熱度,讓兩人更是無比真實的感覺到對方的存在。


  這種溫暖到令人捨不得放開、不想失去的溫度,大概就是幸福的溫度吧。
  ──兩個相愛的人擁抱時的溫度。

留言:
再重看的時候還是會有種 "阿、幸好是這樣" 的感覺呢
幸好東永裴夠溫柔、幸好志龍後來愛上永裴

然後恭喜永裴啊志龍終於在做愛的時候會叫你的名字了

真的好喜歡、好喜歡竹馬的相處模式
有點大膽卻又害羞的權志龍也好喜歡
還有東永裴的溫柔啊(*´∀`)~♥

後面這幾篇有滿滿的肉啊
有種吃飽的感覺(๑´ڡ`๑) (這樣好嗎
志龍做到快高潮時的告白真的(掩面
覺得心臟暖暖的啊~~~
看到他們兩個這樣確切的相愛之後
覺得好開心~~~~~~
搶到電腦的阿根ヽ(*´∀`)ノ 2015.03.07 21:51 編輯
哈哈哈辛苦你惹
好不容易(O?)搶到電腦還記得來給我回覆,真是不能更感謝♡

啊嗚嗚、我最近在發這文時也忍不住自己重看了一下(?)
也驚覺(?)後面還真的是///// 不知不覺就加了很多肉戲^//q//^
有讓你覺得吃飽那就好喇 (๑´ڡ`๑) 現學現賣XDD
真是非常感謝你喜歡這篇文呢♡
鴆癮 2015.03.13 16:15 編輯
^______^ ←看完忍不住變這樣

而且最近這幾篇星號好多(喂)


上班ing(噓)
miki 2015.03.14 19:32 編輯
能讓你面帶笑容的看完是我的榮幸^q^
確定關係之後忍不住就////// (手癢啊)

這時間還在上班真是辛苦了(摸摸) 但是上班時看這種文真的好嗎XDD
鴆癮 2015.03.15 22:02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