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Me 02

2015.03.07(Sat)

『 VIXX同人衍生  93line / Ask Me』 Comment(16)Trackback-

  見到金元植時,那小子不管病房裡還有別人、就激動得撲了上來——李弘彬還真沒誇大,他才一走到病床邊坐下,就被坐在床上、伸長了脖子急著想好好看看他的那人給猛然抱了個滿懷。

  原本還在為自己做心理建設,不斷的告訴自己「我可是專業的演員啊」、「只是裝裝交往的樣子難不倒我的」……
  結果在被金元植抱住的那瞬間,李弘彬根本忘了什麼演技、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手是怎麼搞的就自動攀上了金元植的背,並且反手抱住了他。
  「豆啊……彬吶、我們弘彬啊。……」

  金元植溫暖的體溫、金元植擁抱的力道、金元植低沉的聲線、金元植習慣的對他的稱呼……
  這些熟悉卻又不熟悉的、讓他覺得陌生卻又不陌生的、在夢裡也曾經出現過,又或是早已被他給遺忘的關於金元植的一切,突然之間都這麼真切的發生在眼前,讓李弘彬一時之間居然覺得一陣鼻酸。

  他是很少哭的人,然而此時看著金元植誇張的吸著鼻子、孩子一樣的纏著他抱怨怎麼不早點來看他,他只覺得自己的眼眶一熱;但旋即又想起還杵在一邊的金鍾仁和李泰民,於是連忙稍微抬高臉,不想讓那些滾燙的液體流下來。

  「呀,你哭得好醜。」李弘彬努力的故作若無其事,嘲笑著對方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蠢樣。然而取笑完後卻又忍不住安撫他:「不是說了嗎,我在海外工作啊,訊號不好而且也沒辦法馬上趕回來。」
  「……還很痛嗎,你的傷?」
  他覺得自己語氣中的擔心似乎並不是裝出來的。

  一聽李弘彬這麼問,金元植可憐兮兮的朝他哼唧幾聲,原本緊緊抱著他的雙手往下滑、改成環住他的腰,然後整個人就像隻受了委屈、向主人撒嬌求安慰的大狗一樣,往他身上蹭了又蹭。
  「痛啊、真的很痛。但是你來了,好像就好一點了。」他一臉真摯的說。

  李弘彬聽了就故意開玩笑:「哦,好點了是嗎?那我走了。」
  然而讓他有些意外的是,金元植並沒有像以前一樣很好的接下他的玩笑並做出回應;只是環在他腰間的那雙手陡然收得更緊了。兩年多的單身生活下來,其實李弘彬已經不太習慣和別人這麼親密的距離,金元植的臉埋在他的頸窩,潮濕溫熱的呼吸刺激得他陣陣發癢直想打顫。

  他發現自己顯然是挑錯時機開玩笑了;對金元植來說,這一點也不好笑。
  他試著回想兩年前的他們是多麼緊密的彼此相連、試著設想受了傷又自知失去了部分記憶的金元植,在與他完全失聯的這一週內,內心該有多麼煎熬多麼不安——

  「……別哭了,我們回家吧。」最後,他輕聲對那人說。

  那個害他的肩頸之間溼了一片的傢伙。
  李弘彬說不清自己究竟是不是還會心疼他。

  在李泰民和金鍾仁的協助下辦完了出院的手續,兩人也幫忙把金元植在醫院時的家當給一一搬上了李弘彬的車;多叮嚀了幾句「要好好休息」、「腳記得抬高冰敷」云云的,他們兩人就先離開了。
  走之前,李泰民捏了捏李弘彬的肩膀,有些彆扭的低低說了聲「那就麻煩你了」。……

  由於左腳骨折的緣故,金元植要上車時,還是李弘彬半扶半抱的把他給弄上了副駕駛座——原本是想讓他坐在位置相對比較寬敞的後座,可車門都打開了、對方卻賴皮的抱著他的腰死活不肯鬆手;最後李弘彬還是只好妥協,讓他坐到前座自己身旁去。

  上了車後,金元植左瞧瞧右看看的,終於忍不住開口:「但是、弘彬啊,你是什麼時候買車的啊?」
  而且看這樣子,還是挺不錯的進口車。

  正橫過身子、去幫他扣安全帶的李弘彬愣了一下——兩年前他還是個事業才正要起步的小小新人演員,就算素顏出門走在路上大概也不是問題,那個時候當然是靠地鐵代步居多。
  現在熊熊被這麼一問,他也只好硬著頭皮回答:「……早就買了,你連這都忘記了?」

  也不知道該不該說是「幸好」——金元植向來對他說的話不會有什麼疑義。乖乖的「哦」了一聲之後也就沒再追問下去,只是安靜的用手掌輕輕順了順他那一頭染成了淺色的柔軟短髮。

  李弘彬好不容易扣上安全帶——他的私用轎車很少有人坐在這個位置,安全帶扣滑進了座椅和車門間的縫隙,他整個人都要趴在金元植身上了、伸長手往縫裡撈了好久才撈到。失憶的金元植自然是覺得這點skinship沒什麼,他們倆什麼事還沒幹過了;但對於李弘彬來說,單單是如此、都已經足以讓他覺得這可真是夠折騰人了。

  他抓掉金元植擱在自己腦袋上的大手,裝作半開玩笑的說了句「別這麼肉麻兮兮的」,然後便若無其事的挪回了自己的座位去,雙眼直視著前方道路、裝作沒看見金元植那瞬間有點錯愕的神色。

  回到金元植家——兩年前還是「他們的家」——之後,李弘彬先把他安置在客廳的沙發上,順手開了電視讓他解悶,自己則是到廚房去想要弄點飲料來喝。他熟門熟路的打開冰箱,拿出果汁,想再找兩只杯子;視線下意識的往流理台上望去,只見上頭掛了三五個馬克杯的杯架便自然的映入眼簾。

  明明一切都是如此「自然」,他在這廚房裡的動作如同行雲流水、好像他原本就住在這裡一樣;李弘彬卻突然懂了,打從再次踏進這屋子裡,自己心裡一直隱約有種違和感是怎麼回事。
  明明已經從這個空間抽離了兩年之久,他的「自然」才是這之中最不自然、最奇怪的地方。

  這只是說明了,這兩年來,金元植不僅住的地方沒換、就連家裡的擺設也都還是按照兩人在一起時的樣子。

  他想起稍早自己結束工作後,急匆匆的來到金元植家門外,才懊惱的想到沒有鑰匙。正想再打電話給李泰民,卻突然靈機一動想起以前自己放備用鑰匙的位置——金元植有時候會忘了帶鑰匙出門,又不好打擾李弘彬工作;幾次回家時,看見那蠢男人蹲坐在門前不好意思的對他傻笑,之後李弘彬索性便多打了一副鑰匙藏在公寓門口的腳踏墊下。
  他抱持著姑且試試的心情伸手往腳踏墊下一撈,還真的給他摸到了大門鑰匙。

  除非刻意維持,否則兩年間什麼物品擺放在什麼位置都沒有更動過,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吧。李弘彬想。
  光是他自己家裡的那張書桌,他就已經想不起到底移動過多少次位子了。……

  然後他一抬眼,就看到杯架上還掛著一個特別顯眼的杯子:那是以前兩人一起去南怡島玩時,在工作坊互相做給對方的couple杯子;李弘彬的也還在,只是早就在兩年前搬出去時,便隨著記憶一起塵封在平常不會觸及的角落裡。
  現在熊熊看見它被掛在這麼顯眼的位置、顯然表示杯子的主人還是經常使用,他就感到一陣煩躁胸悶。
 
  ……金元植到底在想什麼。

  毛毛躁躁的伸手去拿那杯子,連自己也還沒想好究竟想做什麼,卻一個用力過猛、失手把杯子給摔了。

  陶瓷砸在地上的碎裂聲,刺耳得讓李弘彬皺起了眉頭。
  即使開著電視,客廳裡的金元植也沒道理聽不見這麼大的動靜。他急急忙忙的喊著問「彬吶,怎麼了」,連續喊了幾句,李弘彬也只是愣站在原地沒理他。

  有那麼一瞬間,他好像感覺到了苦澀的味道,然而旋即卻又只是木然的想著,自己可還真快就跨出了幫助金元植回到「正常生活」的第一步——
  他和李泰民、金鍾仁在醫院裡那時商量過的結論是,他就在這段金元植的情緒還比較不穩定的時間陪在他身邊,漸進式的慢慢讓他接受「兩人因為生活中的摩擦而導致分手」這件事;他們也提到了金元植前陣子正在持續見面的那女孩,說對方很體諒目前的狀況,還說好了會和他們配合時機、慢慢進入金元植的生活,不想再讓他受到太多刺激。……

  雖然過程稍有不同,不過最後的結局還是大同小異:李弘彬會離開金元植,而到那時金元植也已經順利找到了好的對象、展開下一段感情。一切回到常軌,皆大歡喜。李弘彬功成身退、下臺一鞠躬。

  分手的開始,是無數不合意的日常瑣事的堆積;細小的裂紋匯聚在一起,最終會讓看似堅固的石牆倒塌。
  至於這「有預謀的」二次分手,象徵性的第一步就是砸了他和金元植的情侶杯吧;李弘彬真覺得自己大概天生就是演戲的料,連這麼戲劇性的事都能給他碰上。

  他渾渾噩噩的蹲下去收拾地上的碎片;老實說,要不是金元植跛著一隻腳站在廚房門口、突然開口對他說話,他也不至於會驚得手一抖,被一塊碎片給劃傷了手。

  「啊、那個……只是不小心打破了杯子……」李弘彬訥訥的解釋著,一邊下意識想藏起自己受傷的手指。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感到這麼心虛——或許是因為從那人不大的眼裡,他卻看見了太多的自己;或許是因為,他剛才發現了其實金元植這兩年來似乎也活在與他的回憶裡,不曾抽身過。

  「呀,不是叫你別用手撿嗎?」金元植的語氣著急了起來,「碎掉的先別管了,你的手在流血……先過來擦藥。」
  他說著,便雙手撐著拐杖轉身回了客廳。李弘彬即使覺得自己這傷口沒什麼大不了、想先處理地上的碎杯子,但因為怕金元植單腳走得不好, 也只得乖乖的跟在他身後走出廚房。

  家用的緊急醫藥箱一直都放在客廳桌上,金元植不容拒絕的握著他的手,替他消毒、上藥,然後包紮起來。
  傷口不大,卻劃得有點深;過程裡即使金元植的動作放得再輕,李弘彬還是痛得不斷嘶嘶吸氣。

  處理完傷口後,金元植一語不發的把他的手攢在懷裡不肯放。而李弘彬因為理虧在先,也不好再說什麼。
  於是兩人便安靜的就著這樣的姿勢看電視。

  任憑綜藝節目裡的藝人嘻笑怒罵,李弘彬的思緒卻不時飄到廚房地上那堆碎瓷器、和他拿出冰箱的果汁上;時而又因為金元植溫暖的體溫而再度分神。

  直到對方突然開口。
  「彬吶,你會一直在我身邊吧?」

  他不知道確切到底金元植感覺到了什麼,可他轉過頭去,從對方的眼裡看見了亟欲自己撫平的不安。
  李弘彬不由自主的朝他湊了過去,然後歪著頭、把自己的臉頰靠在他的肩膀上。

  「嗯。」他輕輕應聲。

  他想,自己的演技可能還不夠好。
  所以才騙不過金元植、也騙不過自己。





留言:
嗚,有點心酸T_T

心臟容易疼所以想快轉到甜的地方(欸)

不知是否頭香?!
蹲低夏楓 2015.03.07 01:04 編輯
結果還是元植在照顧弘彬啊(嘆)

最喜歡這句,
明明已經從這個空間抽離了兩年之久,
他的「自然」才是這之中最不自然、最奇怪的地方。

人與人互動是以彼此的關係為基礎的,
當場景都沒變、卻感覺到尷尬的時候,顯然改變的就是人本身。
對於這樣矛盾的角色,
弘彬一邊要避免元植看穿,一邊又要阻止自己假戲真做。
再厲害的演員,這場戲又能演多久?

(回到家又可以回FC2了但要鴆飲都在我在家的時候發文這讀者也太任性)
Minshe 2015.03.07 01:38 編輯
看到前幾段阿植抱住豆兒那裡看的我好心動
可是接下來的劇情完全讓我好心塞
差點都要喘不過氣了嗚嗚

會長 2015.03.07 10:01 編輯
本來應該要去照顧受傷的人,結果反而被照顧回來
這應該說是到了最後也無法離開本來的相處模式嗎QQ

感覺豆兒覺得只是打破了杯子,但元植一定不是覺得那只是個杯子吧
如果刻意維持家裡的擺設的話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那是成對的杯呢?
總覺得元植已經發現了什麼不對勁的感覺Q

癡情男人元植真的好戳好戳Q
是說看到一半時覺得一切都有預謀,感覺是我想太多了XDD
毒鳥兒辛苦了!!!
R 2015.03.07 10:29 編輯
感情似乎假裝不來
所以元植果然發現什麼了嗎QAQ
覺得好心疼啊,明明抱在懷裡卻已經不再擁有了((哭

Jo 2015.03.07 15:11 編輯
「彬吶,你會一直在我身邊吧?」
看到這句著實覺得很難過。
因為豆兒前面說的,他會預備的離開
突然覺得這實在是、太令我撕心裂肺了(什)

心裡酸酸的
鼻水就這樣留下來了(髒)
天阿衛生紙預備(O)
嘎嘎 2015.03.07 19:04 編輯
看完01之後就對於李弘彬沒講出的內心想法很好奇啊
有預謀的第二次分手,想到就覺得心裡酸酸的QQQQQ
明明已經分手兩年了 卻意外的回到兩年前的生活
對沒有失去記憶的人來說也太痛苦了吧
還要順理成章的弄出第二次分手
嗚嗚嗚李弘彬辛苦你了(拍肩
好想知道之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啊~~~~~~~

對了我最近也在籌畫寫一篇失憶的小說
真的好困難啊尤其我又很想鋪一些梗XD
非常想念你的阿根 2015.03.07 20:37 編輯
下章應該算甜的XDDD
心臟別疼啊(摸摸)

是頭香沒錯XDDDDD 恭喜你(?) 真的不用急著搶,fc2留言沒那麼踴躍XD (自我diss)
鴆癮 2015.03.08 01:18 編輯
冥雪你第一句就說出了一個重點TQT
真的每次都好感謝你這麼用心看文啊♡
就是想表達 其實豆彬對於照顧人還是比較生澀,反而是元植對於照顧他已經是一種不用思考的習慣了...

謝謝你喜歡粗體那句>Q<
這也是我私心想表達的一個點,有好好的表達出來、讓你覺得touch(?)真是太好惹
場景要說沒變其實多少還是有改變,只是刻意維持的那種痕跡看起來只會更違和...
覺得你一語道破這篇文裡弘彬的處境XDDD

這篇如果沒意外的話大概也是差不多周更,這樣有match到你回家的時間嗎XD
鴆癮 2015.03.08 01:22 編輯
嗚嗚有讓你心塞到真是太好惹(x)
下章應該會甜一點...應該應該(?)

大口深呼吸吧! (什麼)
鴆癮 2015.03.08 01:23 編輯
對的,感謝RR跟樓上的冥雪大大一樣用心看文>Q<
就是想表達這個意思沒錯,你們有看出來真是太令我感動惹~~~

關於杯子那段你實在看得太仔細了^\\\\\\^
所以請往後也繼續好好看著這兩人糾結的心思吧(什麼話)
我是有埋一些梗(?) 但不知道跟你說的預謀有沒有一樣XDDD
如果慢慢看下去發現有猜中的話也歡迎告訴我^Q^/ (開心什麼)
也謝謝RR這麼美味的(?)回覆♡
鴆癮 2015.03.08 01:28 編輯
我來惹호이호이~
是說上一次的回覆我說的'這樣的關係'是指93第一次以不是甜蜜恩愛的小情侶登場XD

毒鳥兒的文不管是肉文或是長篇的故事我都很喜歡
單篇完結的肉文會讓心靈有一種滿滿的飽足感♥
不過這樣的架空長篇連載更能讓我覺得在看一個完整性更高的作品
當然兩者都充分的展現出在文筆上的功力(拇指)

弘彬內心的情緒、想法、掙扎都描寫的很細膩耶
小聲地說,可能是自己感情上剛經過波波折折,結束一個漫長的故事
邊閱讀著更能我將自己代入兩個人視角去感受
那種內心陌生的熟悉感真的會讓人無所適從呢
元植似乎隱約感受到有什麼不一樣,但卻無法開口質疑自己的不安
這點好讓人心疼怕他受傷TqT

彬吶,有時候即便已經疏遠不接觸,以為把自己跟過去整理的很好
再次遇到時會發現心和潛意識一直都幫你牢牢地把它們鑲嵌住了
以為自己忘記了其實卻沒有真的會很煩燥惱怒啦(拍)(彬:....)
(好像突然太真摯惹)

講了很落落長(XD)但其實就是很喜歡這個故事!
後續發展真的很令人期待
你真的好棒窩QQ(丟哈特)(不要)
波柚 2015.03.08 02:54 編輯
你的最後一句話我覺得比我的文還虐QQQQQQ
鴆癮 2015.03.13 16:07 編輯
就是因為覺得好像不會一直在身邊、有不安感所以才這麼問的
但此時的李弘彬也無法給他答案

來XDDD 給衛生紙XDDDD
嘎嘎小心不要滴到鍵盤喔^q^ (髒)
鴆癮 2015.03.13 16:09 編輯
喔喔阿根♡ 覺得你講出一個重點
其實這對沒有失憶的人來說也很難熬啊
兩人的內心戲也會慢慢帶出的^q^ 希望我能持之以恆地寫完它阿XD

謝謝你的期待^3^
阿根是在寫怎樣的小說? 同人還是原創呢
失憶這題材其實有滿多國內外小說都有寫過,也可以多google借鑒喇XDD
其實也有不少新聞、真實案例可以看
加油囉♡
鴆癮 2015.03.13 16:12 編輯
齁咿齁咿! 首先先謝過剝柚的長評(拜倒)
咦,好像真的是像你說的這樣XDD 大概跟我之前寫93大多是肉短篇也有關吧XDD

感謝你的盛讚(手指跪地)
長篇和短篇我也都很喜歡,但是寫長篇就多了一些怕會寫不完、爛尾或坑掉的壓力QQ
可是老是寫短篇又覺得太沒挑戰性惹(x) 也不好意思和大家要長評(x)
總之謝謝你喜歡! (再次手指鞠躬)

如果你需要的話,我有溫暖的懷抱可以借你哭一哭(O)
現在好點了嗎? QQ
元植在我的觀察(?)裡說來,好像是有點蠢(?)的男人
就是覺得一個人好就會一直覺得他好,除非有很明確的事件發生,否則會傾向先無條件的相信對方的感覺(?)
所以在文中也就這樣寫了...雖然有察覺到異樣但還是選擇相信
但是也因為如此受傷也是必然的^q^ (賤)
你是不是不小心把自己帶入李豆彬的腳色XD (不要亂說)

謝謝波柚喜歡也謝謝你對這文有所期待(接住哈特♡)
也希望你情路順利(?) XDDD
鴆癮 2015.03.13 16:23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