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Feed Me

2015.04.03(Fri)

『 Teen Top同人衍生  創天 / F系列 (*)』 Comment(0)Trackback-

Feed Me


  編舞老師難得的放了大伙半天假,下午回到宿舍以後,孩子們都在房間裡補眠。
  李燦熺原本是打算小睡片刻以後,趁著這個空出來的時間,自己去練習室練習前幾天教過的舞步;雖然學是學會了、記也記起來了,但是在舞蹈方面比較弱的他,總是覺得自己做得不到位、不像其他人那樣好看。

  可是他人都還沒走出宿舍大樓,就被另一個人從後給追上了。
  那孩子的臉色不太好看。
  「……哥要去哪?」

  對方單手就擋住了電梯正要闔上的門;李燦熺只好無奈的又按了開門鍵讓他跟了進來。

  「去練習室而已啊。」他故作輕鬆的笑了笑,同時暗自腹誹:崔鍾顯這還真是把天蠍座的佔有欲給演繹得淋漓盡致啊。……

  「那為什麼不和我說一聲?」
  「突然發現身邊的人不見了,這種感覺很糟糕……哥知道嗎?」

  還刻意和同是95line的親辜劉昌炫換了房間,才好不容易能和燦熺哥一起睡個午覺,結果正睡得意識朦朧的時候,伸出手臂往身旁一攬卻攬了個空;立刻嚇得他睡意全消,從床上彈跳起來之後,匆匆披上一件外套、在玄關處胡亂的套上了鞋子,就一路追了出來。

  那孩子的反應比他預想的要來得激烈,李燦熺一時竟然啞口無言;兩個人就這麼僵持了一會,他才有點覺得委屈的小聲說:「……我還不是看你還在睡才沒說的嘛……」

  崔鍾顯看他那副模樣,原本不悅的情緒也一下子緩了下來。
  「不是……哥如果是要去練習舞蹈的話,一起去,我也可以教你啊。」他訥訥的說,然後默默的逕自接過了李燦熺手裡提著的袋子。

  於是兩人就這麼肩併著肩,緩緩的往公司走去。


  「哥,不是那樣、」
  「骨盆再出來點,不是、不是,」……

  李燦熺備感挫折的看著崔鍾顯對自己做著示範,明明也知道是要那樣做的,可是身體卻好像不聽使喚。

  後來崔鍾顯也急躁了起來,索性直接走了過來矯正他的姿勢:「這裡,哥,再用力一點的話就很好了。」

  ──這其實也是自己一聲不響的一個人跑來練習的原因:對崔鍾顯和其他人來說很容易的動作,他卻未必也能像他們一樣輕鬆的消化;而這一點,其他人很難能夠理解,李燦熺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於是,為了不讓其他人感到不耐煩、也是自己覺得有點丟人,他索性養成了習慣,自己再另外找時間多加練習做得不夠好的動作。

  李燦熺現在只好有點尷尬的任崔鍾顯站到了自己身後,手掌貼在自己臀部上有力的向前推、示意他這個動作應該要在這裡用力。

  那孩子認真起來的神情讓人無法抗拒;可是,雖然明明知道對方只是很單純的在指導自己動作,但是腦海裡卻不由自主的想起兩人親熱時的片段──
  崔鍾顯的手也是像那樣放在自己的屁股上,用力卻又不失溫柔的揉弄著。

  李燦熺為自己的思緒感到羞恥。為了驅逐腦海中不純潔的思想,他專注的試著照對方說的「骨盆再用力一點往外推」。

  看著鏡子裡的李燦熺,纖細的身軀幾乎被包裹在自己懷裡,努力的擺動著腰臀──雖然動作還是不盡然完全正確,但是就連那有點羞澀、有點尷尬的僵硬肢體,在崔鍾顯眼裡看來都是一種誘惑。

  更不用說,在兩人站得這麼近的姿勢之下,那人在動作中,不經意的一再碰觸、摩擦過他的下身。
  顯然李燦熺自己大概是沒注意到這一點吧……不過崔鍾顯可是一點也無法忽視。

  沒一會,李燦熺也發現了他隱忍的表情;可是卻是完全朝著錯誤的方向理解──
  「鍾顯一定是開始覺得不耐煩了吧」、「明明說那麼多次了,怎麼就是做不好」……他懊惱的這麼想著。

  「今天就先這樣吧,」為了避免引發對方更多的不快、也不想再讓崔鍾顯看自己出醜,於是李燦熺匆匆的開口這麼說。
  「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突然聽到他這麼說,崔鍾顯才堪堪回過神來;雖然有點惋息不能再繼續假公濟私的偷吃對方豆腐,不過讓他更在意的是,李燦熺臉上難以掩飾的疲憊沮喪神情。

  他看著李燦熺站在自己前方幾步,蹲在練習室大面的鏡子前,整理著袋子裡的東西。為了想轉換一下對方顯然糟透了的心情,於是故意用開朗的語氣提出了邀請:「哥,我們去吃宵夜吧。」

  李燦熺卻頭也沒回的一口回絕:「不行啊,不是說了要你控制體重嗎。」
  「吃宵夜很容易胖的。」

  看著鏡中那位哥一臉認真又關心的模樣,漂亮的眉眼都真摯的微微皺了起來,儘管覺得對方說的話真是煞風景又不識好歹到了極點──他這可是想多陪陪他、犒賞一下燦熺哥今天努力的練習呢──,但整個心都還是酥軟了下來。

  「……可是我餓了,陪哥練習了一整個晚上。」崔鍾顯就著對方剛站起身來、還背對著自己的姿勢,從背後將李燦熺給抱了個滿懷。
  「哥,我想吃肉。」

  「哎咦,不行啦……」李燦熺的語氣有點無奈,「上次讓你吃了宵夜之後,連我也一起被罵了。……」
  光顧著苦惱自家小孩的飲食問題,他後知後覺的過了一會才注意到情況不太對勁──

  敏感的耳朵和頸側被若有似無的親吻著,熱氣噴灑在皮膚上帶來一陣陣的酥麻……
  「呀,你……在做什麼?」他看著鏡子裡那正側著臉、埋首在自己頸間落下點點輕吻的傢伙。

  而崔鍾顯則是含糊不清的回答:「……吃宵夜。」

  光是被這樣子親吻著脖子的敏感帶,就讓他的呼吸不由自主的快了起來、習慣了讓對方挑逗的身體也開始有了感覺。
  李燦熺呼吸不穩的看著崔鍾顯圈在自己腰上的手,開始慢慢的向下移動。

  「等等、這裡……這裡真的不行,」他突然回過神來,緊張的抓住了崔鍾顯不安分的手。
  「──有CCTV啊、這裡。」

  「放心,CCTV是往門口照的,只拍得到進出練習室的人而已。」崔鍾顯安撫著他,一邊輕鬆的掙開了李燦熺的抓握,接著大手毫不客氣的、兩三下就解開了他的褲襠。

  李燦熺抗拒的意志變得薄弱,只是還是忍不住小聲的咕噥著:「你這傢伙,……」
  「──怎麼老是喜歡在奇怪的地方做啊……」

  「哥說的奇怪的地方……是說上次在保母車上嗎?」崔鍾顯一邊反問,手上也絲毫沒有閒著的扯開了他的褲頭,露出裡面淺藍色的內褲。
  他的手指隔著內褲、沿著性器已經約略浮現出了的形狀撫摸著。

  李燦熺不想回答這麼羞恥的問題;可對方卻自顧自的說了下去:「……但是那次,哥表現得特別的熱情呢。」
  「──其實是哥喜歡在外面做吧,」

  「這裡……很快就硬了喔。」
  崔鍾顯笑著,壞心的把手插進了他的內褲裡,直接握住了那已經起了反應的部位。

  「不是、唔!……」李燦熺不小心叫出了聲來之後,羞惱的就想拍開對方在自己雙腿間作怪的手。
  可那孩子卻變本加厲的套弄愛撫著他的陰莖,讓他從腰骨開始一陣一陣的發痠發麻、原本想制止對方的手,最後也只是無力的搭在那雙骨節分明的大手上。

  崔鍾顯看著鏡中的他,輕輕咬著下唇、似乎有點難受的皺起了眉頭,但是卻又不是不愉快的樣子……泛起淺淺粉紅色的雙頰出賣了李燦熺真實的情緒;崔鍾顯看著看著就忍不住吞了口唾沫,空閒的另一手將那人更往自己懷裡緊了緊。

  ──燦熺哥看起來太誘人了、為什麼可以露出那麼無辜的神情呢,明明正毫不反抗的任由自己玩弄著。
  崔鍾顯有些不平的想著;一手扯下了李燦熺身上披著的薄外套。

  他的上身只剩下一件薄薄的坦克背心,已經因為下身的刺激而挺立、變硬的乳頭,在布料上撐起了兩個不明顯的小突起。
  李燦熺一開始甚至還沒意識到,對方的呼息聲突然加重的原因;直到崔鍾顯戲謔的隔著衣服伸指捏住了他胸前小小的乳頭。

  他立刻吃痛又難為情的叫了出來:「啊、你……別捏那裡,會痛……」
  說到後來,語氣裡都有點撒嬌和討饒的意味。

  崔鍾顯卻並沒有立刻放開手,反而是輕輕的擰著他敏感的乳頭揉捻著。
  「是痛嗎?……哥覺得痛嗎?」還一邊誘導式的一再問著。

  透過鏡子裡的倒映,他看見李燦熺一雙漂亮的眼睛裡氤氳著溼潤的霧氣;和往常一樣亮晶晶的眼裡,眼波有些無措的流轉著。

  李燦熺咬著下唇,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他垂下了眼睫,強忍著羞恥和想要阻止對方的衝動,看著崔鍾顯修長的手指一點一點拉下自己的內褲。

  完全倚靠在身後的崔鍾顯身上,他任由對方引導著,褪下了長褲;褲頭的皮帶砸到地上發出一聲悶響,讓他忍不住瑟縮了一下。

  崔鍾顯握住了李燦熺無力的覆在自己手上的手,反過來帶著他的手、讓他自己撫慰著自己勃起的陰莖。李燦熺一度想掙開他的手掌,可是在嘗試未果之後,只好羞恥的順著崔鍾顯的動作,由下往上的搓揉著陰囊、撫摸套弄自己脹大發硬的性器。

  他才忍不住閉上了眼,那人就在他耳邊吐著熱氣小聲的說:「哥要看看自己的樣子才對,」
  「太漂亮了、……真的。」

  李燦熺好像就這麼被他的耳語給蠱惑了似的,乖乖的睜開了眼睛;看著鏡中在對方的擺弄下自慰的自己,甚至連內褲都還掛在大腿上……,他只覺得又羞恥又陌生。

  「哥看起來好色。」
  那孩子沉穩的聲音在耳邊這麼說,一邊還用手指抹過他的龜頭、沾了點分泌出的黏滑體液,在食指和拇指之間沾弄著、牽出溼亮的銀絲。

  ──色的人明明是你。……李燦熺只是「哼」了一聲作為回應,同時無力的在心裡腹誹、覺得羞得好像身體都快燒起來了一樣熱。
  他突然發現,不知何時,崔鍾顯其實已經放開了對他的手的鉗制,可是自己卻渾然不覺的繼續撫慰著自己的性器。

  他有點羞惱又有點不知所措的瞪了鏡子裡、自己身後的崔鍾顯一眼,而對方卻只是回以一個抿起了嘴的可愛笑容。
  ──明明是比自己小了兩歲的弟弟,但是自己卻好像老是拿他沒輒。

  還在不甘心的這麼想著,身後那人卻拉著他垂在身旁的另一手,讓他扶著鏡子前的鐵欄杆、示意他握緊站好。李燦熺疑惑的抬起頭想看他,對方卻蹲下了身。崔鍾顯的手掌按著他的背,要他俯下身、讓上身趴靠在欄杆上。

  這樣的姿勢讓他的臀部完全挺了出來,還來不及感到羞恥或是思索為什麼那人要他這麼做,李燦熺就感覺到有什麼溼熱的物體貼上了自己的臀溝。
  ──他馬上就懂了為什麼崔鍾顯要他抓好鏡子前的鐵欄杆。

  原先掛在腿間的內褲被稍嫌粗魯的一把扯下,兩片臀瓣被用力的掰開,私密的地方被這麼大膽又情色的舔舐著,讓他的雙腿顫抖得幾乎無法支持穏住自己的身體。
  雖然不是第一次被這麼對待,但是原本就是從心理上難以習慣的事情,李燦熺頂多也只能做到不要再像第一次那樣丟臉的哭出來而已。

  「鍾顯……別……不要舔那裡……」他難堪的頻頻搖著頭,嘴裡喃喃的說著拒絕的話、可是實際上聽起來卻沒有什麼說服力。
  事實上,快要達到高潮前的苦悶感覺正因為後穴傳來的快感而逐漸增強,他甚至無法自拔的勉強空出了一手,握著自己已經濕了前端的陰莖快速的撸動著。

  崔鍾顯也看出了他的矛盾──燦熺哥在性事上從來不會老實,總是要稍微使一點小手段,才會肯乖乖的承認自己確實被弄得很舒服──,於是故意用靈巧的舌尖戳弄著還緊閉著的穴口,直到那粉嫩的肉穴完全被自己的唾液給濡濕了變得較為放鬆,他才滿意的稍微停下了動作、改以舌面來回的舔弄著。

  同時李燦熺卻已經達到了第一次的高潮。他纖細的身子繃得緊緊的,昂揚的性器從前端細小的孔縫中一陣一陣的噴湧出白色的黏滑濁液,盡數沾染在他自己的手心裡、連指間也都是。

  他半閉上了眼,在大口喘氣的間隙裡發出悶悶的呻吟。
  而那副在不經意間流露出的淫蕩模樣,讓正好站起身來看見鏡子中倒影的崔鍾顯也不禁喉頭一緊──他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下體已經硬脹得隱隱發疼。

  一把抓起了李燦熺還沾滿了自身體液的那一手,帶著他向後摸去,接著半強迫式的讓他將那些滑膩的液體全抹到了自己的臀縫裡、甚至是有點壞心的抓著他的手指,讓他在自己窄小的肉穴入口摳挖著、將精液往體內推入。

  在這種情況下掙扎,只會讓自己的處境顯得更為難堪。
  深諳這一點,於是李燦熺只好無奈的任由惡趣味的年下戀人擺弄。

  「……哥有試過像這樣自慰嗎?」
  崔鍾顯這麼問著的語氣很是雲淡風清,但是問出口的內容卻讓李燦熺羞憤得很想踹他一腳。

  他反應激烈的搖著頭,也不知道是在針對崔鍾顯的發問作出否定的回答、還是只是在表達自己拒絕回答此類問題的堅決反對意志。

  崔鍾顯其實也不是那麼執著於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以他對燦熺哥的了解,其實答案已經很明顯了吧:看他在手指受到自己的控制而緩緩的插入體內時,那一時驚慌的反射反應就知道了。

  因為方才已經用唇舌好好的愛撫過了一番、又加上精液也多少起了一點潤滑的作用,李燦熺的後穴對於吞入一隻手指似乎沒有太大的困難;在一陣緩慢而規律的抽插過後,甚至連要含入第二隻手指也沒有問題了。

  「嗚……」被迫用羞人的姿勢在崔鍾顯的面前,岔開了雙腿,自己用手指玩弄著後面的小穴,這讓李燦熺忍不住輕輕的嗚咽了起來。

  那個可惡的傢伙這才鬆開了強制的力道,帶著他的手指緩緩的抽出了那火熱緊窒的窄道。

  好像自己也知道玩得有點過分了,於是崔鍾顯撒嬌的親著、用鼻子拱著他敏感的耳朵和頸側一帶,低低的說著哄人的話:「對不起嘛、哥……可是,不要哭也不可以生氣,」
  「不這樣弄的話,等等你會很疼的。」……

  ──雖然說潤滑和擴張,這些必要的事前準備他都能夠理解,但是根本也沒必要非得逼他用自己的手指來吧……!
  李燦熺張嘴想罵人,但是想想又覺得不對──這麼一說豈不是變得好像自己很喜歡崔鍾顯的手指對自己做那些……過份的事似的?

  於是他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決定閉上;不發一語的只是任由那大孩子一個勁的蹭著自己。

  看他遲遲不作回應,崔鍾顯於是索性又拉過了他的手按在自己胯間。
  「……哥不知道嗎,我也忍得很難受。」他有點委屈的說。

  雖然說做得是有一點過火了,但說到底他這麼做也是為了讓對方舒服。
  李燦熺都已經射過一次了,他卻還憋著呢。

  「a xi,……知道了啦、……」
  終於按捺不住、羞窘得甚至爆了聲粗口,李燦熺的手放在身後那人雙腿間的私處,他猶豫了一會,然後才主動的摸索著解開了崔鍾顯的褲檔、甚至是拉下了裡頭深色的底褲。他沒有回過頭去看,憑著觸覺握住了那已經蓄勢待發的碩大陽物,溫柔的用手掌包覆著套弄。

  後穴已經被徹底的開發了,正因為手指的抽離而感到空虛似的微微收縮著;他脹紅了一張精緻的小臉,卻還是強忍著羞恥和一點不安,握著對方粗大的陰莖抵住了自己股間的肉穴,然後緩緩的向體內送去。

  老實說,崔鍾顯沒有想到對方會這麼主動;尤其還是在好像有點被自己給惹毛了之後。但是敏感的性器被那人高熱的內壁緊緊含吮的感覺,強烈得怎麼也不可能是錯覺。
  他配合的稍微挺了挺腰,將自己完全埋進了李燦熺的體內。

  光是這樣子以站姿,被崔鍾顯從背後插入,就已經讓李燦熺覺得好像全身都酥軟了。他只好無力的攀在練習室鏡子前的欄杆上──明明是用在練習一些比較困難的動作時,為了安全考量才設置的扶手,卻被他們兩人用來幹這種事……
  想想都讓他羞窘得快昏過去。

  身後那人埋在他的體內,卻遲遲沒有動作;情慾已經被撩撥到了最高點,卻沒有辦法得到更進一步的滿足;在這般焦灼的情況下,李燦熺終於忍不住前後扭擺起了腰肢、讓對方硬熱的碩大進出抽插著自己緊窄的後穴。

  崔鍾顯一手摟著他的腰,一手伸到了他的胯間,搓揉撫慰著那又微微抬起了頭來的器官。天知道他費了多大的勁,才忍住了沒有握著李燦熺的腰就開始狠狠的一下下挺入。

  不過事實證明他的忍耐是值得的──自己懷裡的那人努力的擺動著腰肢、主動用後處吞吐著他硬得發疼的肉棒。李燦熺的動作從一開始的青澀生硬,漸漸的轉為純熟,顯得更加放浪。

  他因為快感而含淚的眼角、扇張著喘氣的紅潤嘴唇、臉上沉醉而迷濛的神情,無不讓崔鍾顯瘋狂。

  李燦熺不經意的抬起了頭,看見鏡子裡的自己──滿臉潮紅,一副春情盪漾的模樣也就罷了、上衣都還穿得好好的,下身卻光裸著兩條腿,竟然還毫無羞恥心的自己扭著屁股讓身後的少年抽插……
  可是儘管意識到自己放蕩的行為,他卻一點也沒有辦法阻止自己。

  這都要怪崔鍾顯。
  這傢伙總是能夠很輕易的讓他變得不像自己。就連這樣的事情,他竟然也默許了對方。……

  崔鍾顯在他的套弄之下,終於用力的一挺腰頂入了李燦熺體內的深處,故意用碩長陽物的前端抵住了他的敏感點,把熱燙的精液一股一股的盡數射在他的腸道裡。

  李燦熺忍不住發出了細微宛轉的呻吟,低著頭,全身難以自制的顫抖。
  後穴被灌滿了屬於另一個男人的精液,那種感覺總是令他感到很難為情;可是卻連自己都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會因為被崔鍾顯射在體內而變得更加興奮。甚至連只是看著鏡中的自己意亂情迷的樣子,也讓他的性器變得又更硬了一點。

  以為會就這麼結束的……卻發懵著被對方緊緊扣住了腰側;直到身後的那人再次開始有力的抽插,他才意識到,崔鍾顯埋在自己體內的那東西,根本沒有因為方才的高潮而疲軟多少。

  「鍾顯吶……」他忍不住放軟了語調,有點求饒意味的喊著他的名字。
  崔鍾顯對他的身體太了解了……敏感點一再的被撞擊、頂弄,讓他覺得雙腿虛浮得快要支撐不住自己。

  「哥……再一下就好、就快了,」而對方則是親吻著他的耳朵、脖子、肩胛,同時這樣安撫著。

  李燦熺聽著他因為壓抑和情慾,而顯得比平常更性感的聲音,不得不承認……這樣子的崔鍾顯讓他很有感覺。

  練習室裡迴盪著肉體碰撞的「啪啪」聲、些許溼潤的「嘖嘖」水聲,還有自己難耐的低低呻吟、和崔鍾顯喘氣的聲音。這些無不勾起了他的大腦中關於情色的聯想,再加上官能快感的刺激,讓他沒一會就覺得自己又再度來到了高潮的邊緣。

  崔鍾顯更加粗魯的侵犯著他的身體,快速而用力的一下下頂到最深,然後再幾乎完全抽出。
  李燦熺白嫩的臀部在他激烈的動作之下,都被撞得有些泛紅、窄小的穴口也收縮著不斷流出先前被他射在體內的精液。

  他忍不住空出一手,撐開那人圓潤的臀瓣,有些疼惜、但又著迷的看著李燦熺被自己給搞得狼狽不堪的後庭。

  李燦熺咬著嘴唇,迷濛著雙眼從鏡子裡看著那小子的動作。雖然羞惱得很想發火,但是對高潮的渴求壓過了理智,他忍不住開口要求:「鍾顯……,快、再,再快一點、啊哈!」
  連話都說得斷斷續續的,最後甚至陡然拔高了音調、發出了甜蜜的呻吟。

  崔鍾顯原本就已經被他又緊又熱的內壁給夾弄得快瘋了,這下又聽到他這麼惹火的要求,當然立刻恭敬不如從命、開始毫無顧忌的狠狠操弄著身下的人。

  過於激烈的快感逼得李燦熺流出了眼淚,他的雙手緊緊攀著欄杆藉以穩住自己,腿間昂揚的性器隨著身後被侵犯的頻率而一顫一顫的,竟然在未經碰觸的情況下就泌出了一點濁白的稠液。

  感覺到身下那人又繃緊了瘦削的身子,崔鍾顯才後知後覺的察覺到對方已經達到了今晚第二次的高潮。隨著高潮的同時,李燦熺的後穴也不自覺的縮緊,夾得他沒一會就跟著射了出來。

  崔鍾顯卻沒有馬上就退出來,他趴在李燦熺瘦卻寬廣的背上、緊緊抱住了他,下身還埋在他體內有一下沒一下的淺淺抽插。

  李燦熺可以感覺到有些溫熱的液體從體內溢出,沿著臀溝、大腿緩緩流下;於是他推了推崔鍾顯,示意對方幫自己清理善後。
  ──不是他故意要指使那小子,實在是維持這個姿勢太久了,他的全身都僵得不像話、動一動就陣陣痠麻。

  那孩子也聽話的慢慢退出了他的身體,先快速的打理好了自己以後,去找來了一盒面紙,細心的幫他清理著胯間和臀溝中的一片狼藉。

  崔鍾顯除了做那檔事的時候惡趣味了一點,其實不失是個溫柔的人。

  李燦熺還在心裡這麼想著的時候,對方卻緩緩的開口:「哥剛剛……光靠後面就射了喔。」
  用著有點曖昧、有點壞心眼的語氣這麼說。

  ……他決定收回自己剛剛對這傢伙的好評。
  用力扭過頭瞪了他一眼,忿忿的咕噥了句「吵死了、你」,李燦熺看看自己的下身也差不多擦乾淨了,毛毛躁躁的就想蹲下去提起掉在地上的褲子。可才剛經歷過一場激烈性愛的身體,顯然負荷不了他突然的大動作,於是整個人不穩的晃了晃;幸好身後的崔鍾顯眼明手快的一把將他往自己的懷裡摟。

  就著這樣糾纏不清的姿勢,那人彎下腰幫他拉上了掉落在地上的淺藍色四角褲和深色的長褲。

  「哥又在生氣了……」
  崔鍾顯的手繞過他的腰間,無視他輕微的掙扎、幫他拉上了褲檔的拉鍊,然後又扣上了褲頭的鈕扣。

  「可是明明就很舒服,不是嗎。」
  崔鍾顯的聲音低低的在耳邊震響,用著有點無辜的語氣說出的話令人很害羞……卻又無法反駁。

  ──李燦熺不只一次的覺得自己真是栽在這人手上、而且還栽得可慘了。
  他看著那小子的手指動作細膩的幫自己撫平了衣服上的皺折,然後又彎下腰撿起了先前脫掉的外套替他披上。

  他安心的放鬆了全身,靠在身後那人身上。

  崔鍾顯愣了一下,然後很快的就回過神來抱住了他。
  「哥……怎麼了嗎?」

  李燦熺搖了搖頭。「沒,……」
  「累了,我們回宿舍吧。」

  ──像這種不明顯的、李燦熺式的撒嬌,雖然說不上多麼的甜蜜膩人,但是崔鍾顯卻可以真切的感覺得到,對方是將自己完全的交給了他。
  而這種被依賴著的感覺,他很喜歡。

  ……更不用說,乖乖的窩在自己懷裡的燦熺哥有多麼可愛了。

  回宿舍的路上,雖然沒有牽著手,不過兩人緊緊挨著的肩膀也就已經足夠說明一切。






Feed Me 正文
fin.

鴆 2013.04.06 03:54PM

 後記:


  隔天練習的時候,方旻洙湊了過來,懶洋洋的說了句「你和鍾顯昨天晚上去練習了真久」,讓李燦熺緊張的差點一用力、把手裡正扭開瓶蓋的寶特瓶給甩飛出去。

  「哎咦、哥!」剛好路過的安丹尼爾不幸的被灑了一身水,大聲嚷嚷的抗議著。

  李燦熺心不在焉的回了幾句「哦,抱歉、抱歉」,然後才有些心虛的回答了說:「因為有個動作一直覺得自己做得不好……」
  「……所以讓鍾顯教我了。」

  「哦?」方旻洙看了看正朝兩人走過來的崔鍾顯,然後又看了看他。

  可是正認真的解釋著的李燦熺顯然並沒有發現;他還索性加上了動作,向對方說明著那個很是困擾自己的舞步。
  「就是那個……骨盆這樣下去、又上來的那個動作……」

  崔鍾顯走了過來,自然的抽過了李燦熺手裡的瓶裝水,就著他喝過的瓶口就大口大口的灌了起來。

  方旻洙看了看他的動作,「嗯……?」
  「你現在倒是做得挺好的。」

  「對啊,剛剛老師也稱讚了哥呢,說哥原本做這動作很僵硬的、今天看起來柔軟了不少……」崔鍾顯也插嘴說。

  明明只是轉述老師的話,但怎麼聽起來有種曖昧的絃外之音──李燦熺希望這只是自己太敏感了。他彎彎著一雙眼笑了笑,卻帶了點警告意味的一把搶回了那孩子手上的寶特瓶。

  「昨天晚上……要不是有人說看到你們兩個去了練習室,本來經紀人哥都要去找你們了。」方旻洙雖然平常沒什麼作為,不過好歹是個隊長,大概也沒少聽了那些叨唸,於是難得的決定對這兩個弟弟曉以大義──其實他也只不過是想表達「拜託你們倆以後別再這樣了,在宿舍裡被唸得耳朵長繭的可是哥哥我啊」。

  「幸好鍾顯後來接手機了……」
  他持續用低頻的聲音咕噥了幾句,然後才又分神的轉過頭去看安丹尼爾捧著平板電腦玩他的農場遊戲。

  看方旻洙總算不再計較昨晚的事,李燦熺才悄悄的呼出一口長氣。

  「哥……」還站在身邊的崔鍾顯突然小聲的喊了他。
  對他招了招手,示意他靠過去點。

  李燦熺順從的湊了過去;比自己略高一點的那孩子,微微低下了頭,附在他耳邊說了句──
  「昨天晚上……謝謝招待♥」

  「還有,哥的肢體動作變柔軟了、這應該也是我的功勞吧,」那小子大言不慚的這麼說著,「所以……」

  「下次再請我吃肉吧♥」

  ……

  ………

  …………

  「燦熺哥為什麼要打鍾顯啊?」劉昌炫一臉疑惑的問坐在身邊,正低頭看著手機的李秉憲。

  而對方只是抬起頭看了一眼明明被打、卻還笑得無比燦爛的討饒著的崔鍾顯,然後又看了看同樣是笑得一臉春花燦爛、嘴上卻喊著「呀!你小子」的自己93line親辜……
  ……怎麼有種默默的就想戴起墨鏡的感覺呢……

  李秉憲沒有回答身邊偽忙內的問題,只是逕自感嘆起了早春的降臨。






Feed Me 全文
fin.

鴆 2013.04.06 04:31PM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