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Fill Me up

2015.04.03(Fri)

『 Teen Top同人衍生  創天 / F系列 (*)』 Comment(0)Trackback-

 Fill Me up


  受傷的時候就特別的想撒嬌。

  大概是身體上的病痛連帶的引發了心理上的脆弱;而且,比自己稍微年長的對方也知道這點,如果是這個時候向他撒嬌的話,多半不會被拒絕──不僅不會被拒絕,還可以得到那人少有的溫柔照顧。
  好久以前在拍攝團綜MTA中海兵隊特訓的環節時,因為無法克服懼高症而不敢向下跳,心裡又怕又氣自己不爭氣、憋屈窩囊難受得要死的時候,是那個人第一個迎上前來一邊叨叨絮絮的安慰著自己、一邊手腳麻利的幫他卸了身上的裝備,接著兩條纖細的胳臂一伸,就把他給擁進了那雖然稍顯單薄卻無比溫暖可靠的懷抱裡。

  崔鍾顯想,大概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自己對李燦熺產生了一種不同於對其他哥哥們的、特殊的依戀。

  Crazy的打歌期間他的手受了傷。
  帶傷拍攝團綜秘密島時,在度假村裡過夜的那一晚,他也藉此要求了要和李燦熺一起睡同一張床;那個時候還讓同房的李秉憲一臉不爽的掄了枕頭就砸過來。好笑的是,最後反而是李燦熺有點煩躁的拍掉了那顆還飛在半空中的枕頭,說了句「秉憲你睡相太差,明天還要繼續拍攝,我跟鍾顯睡吧」。

  ……現在回想起來,崔鍾顯還忍不住要偷偷的笑。

  而自己的那份依戀,大概就是在李燦熺這樣不著痕跡的放縱和寵溺之下,逐漸的茁壯成長成了某種更為強烈、也更加無法割捨的情感。

  ──受傷的時候就特別的想撒嬌,而且撒嬌的對象只能夠是李燦熺。

  這次為了Rocking的回歸舞台,崔鍾顯在練習時傷到了腳踝處的韌帶;一開始的時候,不要說是練舞了,光是連日常起居都有些行動不便。

  於是他趁機提出了暫時交換房間的要求:李燦熺的現任室友、他的同齡親故劉昌炫向來是和他站在同一陣線,這次當然也是二話不說的就答應了下來。
  而和自己同房的李秉憲,在「換房事件」的主人公李燦熺始終保持著沒點頭、但也不拒絕的曖昧態度之下,也就沒有立場多說什麼,於是乾脆的點了頭;至於安丹尼爾,聽見劉昌炫這小子要換過來當然是舉雙手雙腳贊成──崔鍾顯彷彿都能夠聽見這位哥心裡的小算盤打得「劈啪」響:「這小孩兒可比崔鍾顯好玩多了啊」。……

  ──這大概是這次受傷唯一的收獲吧。
  崔鍾顯光是看著自己的東西和李燦熺的東西放在一起,都不由自主的覺得有點高興。

  作為一名傷員,崔鍾顯最好還是每天早早洗澡乖乖休息,省得李燦熺還要多花時間唸他。於是在其他人還在客廳鬧騰著的時候,他已經回房間準備先睡下了。

  關上房門前,因為聽見腳步聲經過於是探頭出去看看是誰──李燦熺大概是剛洗完澡出來,頭上搭著條毛巾,臉頰被熱氣燜得紅潤,身上都蒸騰出熱氣和細細的汗水。
  這樣子的他看起來好像全身都籠罩在一股特別柔軟的氣氛裡。

  「哥……」崔鍾顯叫住他。

  李燦熺應聲停了腳步,一手揉著半乾的頭髮,一邊側過頭來看他。雖然並沒有開口回應,但是看著他的臉上表情很柔和。

  崔鍾顯立刻撒嬌一樣的朝他張開了雙臂。

  站在房間門口的李燦熺「噗哧」一聲笑了出來;轉了腳步走向他,扯下自己頭上蓋著的毛巾,開玩笑的往崔鍾顯身上抽了過去:「呀,別鬧,我還要吹頭髮呢。」
  嘴上雖然是這麼說著,但卻在看到對方裝痛的「嗷」了幾聲之後,用著滿懷期待的亮晶晶雙眼看著自己、又故意露出了抿著嘴唇賣萌的可愛微笑,終於還是克制不住的向那孩子走近兩步,然後把自己的整個身子都依偎了過去。

  ──好像兩個人本來就應該是這樣的。那一瞬間崔鍾顯不禁有了這種很荒謬的想法。
  擁抱住這個人的時候,一直不明所以的叫囂著空虛的內心,有種終於得以被填補完全的滿足感。

  李燦熺只是靜靜的靠在他的胸前,垂著頭,溫熱的呼吸淺淺的噴在他穿無袖上衣而露出的肩膀上。
  崔鍾顯想了想,又抓了他的手臂放在自己腰間,稍微用了點力示意對方環住,然後才滿意的再度緊緊抱住了李燦熺。

  ──這孩子還真是撒嬌的徹底。
  李燦熺覺得有點好笑,但心裡又有點酸酸的──在公開的正式活動上,崔鍾顯總是乖巧的聽了自己的話,和他保持著所謂「適當的」肢體距離。

  ……可是那種距離,就連李燦熺自己都覺得,以正在交往中的兩個人而言,其實才是一點也不適當吧──
  實在是、太遙遠也太寂寞了。

  連像這樣面對面相擁著,都是難得的溫存。

  崔鍾顯微微偏過臉,彎下了脖子,不屈不撓的用鼻子拱著李燦熺的額頭、鼻尖、臉頰;像小狗一樣的動作顯得柔軟討好卻又執拗,他當然沒能拒絕得了,於是順著對方的意乖乖的抬起了頭來。

  兩人的視線只相交了一瞬間,崔鍾顯溫熱而乾燥的嘴唇就貼了過來;有點焦躁卻又盡力溫柔的吻著他,輕輕吸吮著他的嘴唇,誘導他張開嘴讓他的舌得以進入。

  李燦熺並沒有拒絕他。相反的,他倒是稍微仰起臉、調整了一下角度,好讓兩人接吻的姿勢可以更自然一點。
  崔鍾顯的手有意無意的隔著T恤在他腰間搓揉,而光是因為這樣,就讓李燦熺的鼻息克制不住的漸漸重了起來。

  ──其實本來崔鍾顯還真的沒那個意思的,手上的動作也只不過是好像對於自己實在珍愛的物事,總是會忍不住要愛憐的放在手裡摸一摸罷了。

  於是當李燦熺原本環在他腰上的手也開始不安分了起來、在他背上畫著圈撫摸時,他不禁有點愣了愣神。

  而對方顯然沒那個好耐性等他反應過來;李燦熺動作麻利的一手在身後帶上了門還上了鎖,一手推著他的胸膛,吻得難分難捨的兩人就這麼磕磕絆絆的一路走到了床邊。腳上還穿著護具的崔鍾顯一個趔趄就向後倒在了床上,而李燦熺也立刻跟進的爬上了床,甚至主動的分開了雙腿跨坐到他身上。

  「哥……?」被對方異常主動的姿態給搞得相當困惑的少年,好不容易才從親吻的間隙中找到空檔,用軟糊的聲音叫了自己身上那人一聲。

  李燦熺「嗯」了一聲算是回應,卻沒多搭理他。
  ──老實說對於現下這種狀況他自己也感到有些窘迫,卻偏偏像著了魔一樣,一點也沒有辦法停下動作……他可不想對崔鍾顯解釋,自己是怎麼被他的一個吻和隔著衣服的撫摸、就給撩撥得像頭發了情的動物似的。

  於是他再次傾身上去用自己的雙唇堵住了那張好像還想說些什麼的嘴。

  明明很努力的不想表現出一副渴望的樣子,可是手上的動作還是不爭氣的出賣了他的心情:李燦熺拉扯著掀起了崔鍾顯身上黑色的坦克背心,雙手就貼了上去,情不自禁的撫摸著他結實的胸肌和腹肌、手掌緊緊貼著流線起伏的肌肉在他身上四處滑動。

  崔鍾顯何曾受過李燦熺這種待遇。
  他激動得暗自深呼吸了幾次才勉強定下心神,然後也不甘示弱的去扯身上那人的衣服。李燦熺只顧著低頭吻他半裸的上身,沒那心思去配合;拉拉扯扯了小半會卻總脫不下來,崔鍾顯只好轉移目標換去解他褲襠。

  褲頭倒是三兩下就解開了,內褲的顏色還是一貫花俏的五顏六色──崔鍾顯每次看了都忍不住有點氣悶的想「穿給誰看呢」、「是不是又要故意露一截褲頭出來」……,這次也不例外,於是他手上一用力就把李燦熺的內褲給拉了下來。

  只要不影響到自己正在進行的動作的話,李燦熺倒是很乖順的踢蹬著腿、配合著任他把自己的下半身給剝了個精光。

  崔鍾顯伸手握住李燦熺腿間早已興奮得勃起的性器時,對方也剛好張嘴啣住了他的乳頭、夾在兩瓣薄薄的嘴唇之間擠壓輾弄著;於是兩人都忍不住重重的喘了口氣。
  可李燦熺畢竟用的是嘴,被玩弄的又是更要命的部位,他覺得自己要是再不張開嘴喘氣的話恐怕就要憋得窒息了;於是才略帶不甘的鬆開了含住對方胸前敏感點的嘴唇,一邊難以自抑的大口喘著氣,一邊還不肯放過的用舌頭來回舔弄崔鍾顯的乳尖。

  李燦熺的脾氣向來是又躁又倔的,這點崔鍾顯當然知道;但他可從來沒想過,原來自己這位年上的戀人如果在床事上也能貫徹著這股脾氣,那究竟會有多麼的磨人。

  ──現在算是終於見識到了。
  他有點驚訝卻又不無得意的想:是因為自己,才讓李燦熺有了這樣的一面。

  溫熱的呼息盡灑在胸前敏感的地方,乳頭也被對方不遺餘力的舔吻著;向來在兩人之間的性事上居於主動地位的崔鍾顯,難得也有這種被情慾折騰得快瘋了的時候。他原本攬在李燦熺後腰上的手下意識浮躁的就往下伸,稍顯粗魯的用力揉弄著那人小巧的臀部。

  前後同時被玩弄的刺激感讓李燦熺驚喘著頓時軟了身子,整個上半身像灘軟泥似的、無力的趴在崔鍾顯身上撐不起自己的重量;倒是為了要讓崔鍾顯的手有空間繼續撫慰自己前面的陰莖,他努力的挺著腰肢、將自己被揉得微微發紅的屁股翹得老高。

  情慾在兩人之間有如乾季裡的森林遇上星點火苗一樣,一發不可收拾的熊熊燃燒著。

  後處傳來一陣陣的空虛感讓李燦熺一時之間很難決定,自己是要先動手扒了崔鍾顯還穿得好好的褲子呢、還是要先伸手到床邊的抽屜裡拿出潤滑液來才好。
  幸好對方替他決定了:崔鍾顯放開了他的性器,略顯急躁的扯開了自己的褲頭,拉下內褲露出了勃起的碩大陽物。

  李燦熺直直盯著看了兩秒才後知後覺的感到害羞,連忙轉開視線,掩飾自己心虛的伸長了手往床頭邊的櫃子摸去。

  不過他那一瞬間的害臊還是沒能逃過崔鍾顯的眼睛──明明都已經主動成這樣了,卻在這種地方上害羞……燦熺哥果然還是很不老實。
  他不禁感到莞爾。

  李燦熺不滿他臉上揶揄的笑,想罵人又有點兒喘,總覺得底氣不足;於是最後乾脆挪了挪位置一口咬上了崔鍾顯飽滿的下唇,廝摩著纏著他接吻。同時也一手拿了管狀的潤滑液往自己後處伸去,擠了一堆在穴口,再一鼓作氣的用手指推了進去。

  ……好像自從那次被身下這傢伙逼著自己用手指做過以後,就像是突破了什麼盲點一樣的不再排斥這麼做了。
  李燦熺自己想想都覺得有點羞恥;不過眼看現下崔鍾顯正握著兩人的陰莖快速的套弄著,想來是還顧及不到替他做擴張的準備……想快點進入主題的話他也只好自己動手了。

  自從開始準備回歸以來都沒再做過的身體,對於這樣的入侵顯然一時還無法習慣。
  他難忍的嗚咽聲盡數淹沒在崔鍾顯的口中。

  緩慢的以手指在自己的體內抽插攪動,原本就是羞恥極了的事,尤其還是在崔鍾顯面前這麼做……但是李燦熺卻不得不承認,自己的身體卻因為這樣而更加興奮了:暫時停下了親吻,他好不容易顫巍巍的撐起身子,一垂下視線就能看見自己的龜頭在崔鍾顯手裡不斷的吐出透明的前精。

  終於擴張到可以放入三根手指時,他半瞇著迷濛的雙眼,抽出自己溼透了的手指,微喘著氣大膽的開口:「鍾顯……我想要你。……」

  接下來是崔鍾顯難得的窘迫。
  眼前這麼誘人的燦熺哥,他當然絕對是相當樂意把他擺弄成自己喜歡的體位,狠狠操到他哭出來……

  「可是,哥,……」
  他尷尬的看了看自己還包在護具裡的腳──這還是崔鍾顯這次受傷以來頭一次這麼痛恨自己腳上的傷。

  早被情慾燒灼得耐心盡失的李燦熺過了一兩秒看對方還沒動作,這才會意過來他沒說完的後半句話,頓時無言以對的瞪著崔鍾顯看。

  小子明明自己也是滿心的委屈,卻還是咬了咬唇,討好的用大拇指摩了摩他敏感的腰側,開玩笑似的提議:「……不然哥你轉過來,我們玩玩看用嘴……」
  被李燦熺瞪了一眼之後又改口:「不然我用嘴幫哥做到射出來吧。」

  說著就推了推李燦熺的屁股,示意他往前挪一點好讓自己方便幫他。

  李燦熺是聽話的往前挪了挪,卻僅止於坐到了崔鍾顯的胯部。
  崔鍾顯還正琢磨著這位哥到底想做什麼,下一秒李燦熺卻跪著抬起了臀部,一手握住了他的陰莖就往自己的臀縫間送去。

  兩人也不是第一次做愛了,他當然知道崔鍾顯那東西的尺寸不小;不過這回大概真的是太久沒做了,光是被那碩大的龜頭頂開肛口就讓李燦熺痛得想罵人。
  而他也真的罵了:「……再有下次的話,就換我上了你……」

  李燦熺在這種情況下的底氣不足,再加上話語本身煽情的內容、以及眼角含著幾滴被疼痛羞恥慾望……等等給蒸騰出的淚水,倒是讓他聽起來像是在調情似的。
  他感覺到崔鍾顯已經埋入自己體內的性器前端又脹大了一圈,情不自禁喘了一下的同時手也跟著抖了一下,好不容易插入的部分就又滑了出來。

  崔鍾顯忍不住抬手掩面──會死的、真的會死的……要是燦熺哥再這樣來個幾次,他覺得自己真的會活活被憋死的。……
  「……哥你是在玩我吧……」他哀怨的問。

  李燦熺自己也沒好受到哪去,手上重新把崔鍾顯的陰莖頂到自己穴口,咬著牙一句「你以為這容易嗎你自己來試試看」都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被對方兩手給抓住了腰、用力的往下壓──

  「嗚唔!……」
  李燦熺被這一下給激得原本含在眼眶裡的幾滴淚都掉了出來,雙手無力的撐在崔鍾顯肩上,腳趾都蜷縮了起來。

  痛當然還是痛的,但隨著脆弱的腸壁被粗大的肉棒幾近暴力的狠狠摩擦過,卻又隱隱生出一種異樣而熟悉的快感。

  崔鍾顯在他體內停了片刻,溫暖的大手安撫的一下下摸著他瞬間繃緊了的背,哄著李燦熺要他放鬆一些。
  「哥你這樣我動不了……,我們兩個都很難受啊。」

  李燦熺過了好一會才稍微喘過氣來,深呼吸了幾下努力的放鬆。
  崔鍾顯看著跪坐在自己身上的那人,皺著精緻的眉眼,臉頰上還有方才眼淚滑過的濕痕,小巧的鼻頭也因為用力吸氣而一聳一聳的,那模樣看起來簡直讓人全身的血液都要燒乾。

  他原本放在李燦熺背上的手往下滑去,稍微用力的掰開兩瓣有彈性的臀肉,試探性的挺了挺腰往更深處頂去。李燦熺的手指立刻就握緊了他的肩膀,嘴裡沒忍住溢出一聲輕輕的「啊」;可是從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卻不像是疼痛的樣子。

  崔鍾顯敏銳的接收到了這個訊號,於是放肆的抓著他的腰臀,開始大力的頂弄。
  又熱又緊的腸道包覆著敏感的性器,像是有無數張小嘴飢渴的吸吮著一樣,讓他失控的快速挺動著腰進出著身上那人的身體。

  毫無預警就突然開始的侵犯讓李燦熺一時猝不及防,呻吟聲打從一開始就沒憋住、後來再要忍就顯得加倍困難,漸漸有了快感之後他更是忍不住叫得越來越大聲,腰也放浪的配合著身下那人頂弄的頻率激情的搖晃著。

  崔鍾顯靠著身後的牆壁半坐起身來;當李燦熺因為受不了過激的快感而弓起身體時,瘦削的胸膛就剛好挺到了他面前,於是他毫不猶豫的張嘴輕輕咬住了他胸前興奮得挺起的乳頭。

  「啊、別這樣……」被咬得有些痛,李燦熺皺著眉想推開他,下一秒卻又因為後穴被狠狠的插入而反射性的收緊了手臂,抱住了崔鍾顯的頭。

  那小子的臉埋在他胸前得逞的偷笑。

  「別、別弄了,鍾顯……啊哈、我說真的……」李燦熺斷斷續續的求饒著,纖細的手臂抱著崔鍾顯鬆了又緊,細長的手指都難受得攪在一起。

  這種體位進得太深,這樣做的少數幾次他都被崔鍾顯操得像是失了神志一樣,丟臉的又哭又叫;如果是在一般的情況下,他絕對不會允許那小子這麼做的。……

  可是就是因為是他──就是因為對象是崔鍾顯,才會讓李燦熺渴望至此,明明不喜歡被做到失態,卻還是為了想和他結合而甘願妥協。

  他的雙眼中盈滿了生理性的淚水,整個人都被崔鍾顯蠻橫的動作給幹得搖搖晃晃,纖細修長的雙腿無力的在身側屈起,腿間高挺的陰莖幾乎貼在自己的小腹上,隨著身體搖晃的頻率一抖一顫,甚至頂端的孔縫在未經碰觸的情況下就吐出了一些白濁的黏液。

  那模樣情色至極,崔鍾顯看得都快停了呼吸。

  他下腹一緊,更是深埋在李燦熺的體內小幅度卻快速的抽插,弄得李燦熺受不了的趴在他的肩頭哭了出來。然而隨著他終於崩潰似的哭出聲音來,從他兩腿間硬挺的肉棒頂端噴出的精液,也弄髒了他自己和崔鍾顯的小腹。

  高潮過後的李燦熺失神的在他耳邊喘著氣,體內反射性的一陣陣收縮,夾得崔鍾顯也難以忍耐的低吼了聲;最後一下崔鍾顯幾乎是托起了他的身子又重重放下,好像連陰囊都要一起塞入他的體內似的,李燦熺下意識的就想逃開,卻被一雙大手給分別按住了腰和屁股,整個人動彈不得。

  他逃不了崔鍾顯的箝制,只好任由對方持續的把熱燙的精液一股一股射進了自己體內深處。
  體內又濕又暖、被內射的感覺讓李燦熺忍不住扭著腰,發出了甜蜜又苦悶的細微呻吟。

  崔鍾顯射得很多,他只要稍微動一動,精液就從體內汩汩流了出來,弄得他的大腿根部都是一片濕黏;不過此時李燦熺也無暇抱怨這麼一點不舒服了,他累得放鬆了全身、壓在崔鍾顯身上,雙手還鬆鬆的環抱著他。

  稍微休息過後,崔鍾顯親暱的伸手幫李燦熺理了理凌亂的頭髮,又親了親他已經半閉上的眼皮;想了想,還是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問:「……哥,……今天怎麼了嗎?」
  「為什麼這麼……」原本想要開玩笑的說「飢渴」,但是在感覺到李燦熺摟著自己的手臂緊了緊之後,他還是忍住了沒說出口。

  李燦熺沉默了一下才開口回答他。
  「……總覺得,……」

  「……好像離你太遠了。」
  「心裡啊,老是覺得空空的……」

  ──需要被填滿才行。
  而這種不明原因、無法言說的空虛感,就只有崔鍾顯可以填滿而已。

  說完之後自己也覺得肉麻得手指都要蜷縮起來了。

  崔鍾顯倒是適時的開了個玩笑:「但是哥剛剛的表現,分明是身體想要被填滿啊……」
  他故作思考的樣子,然後促狹的笑了笑。

  「呀!」
  李燦熺的臉都紅了,抄起旁邊的枕頭就要揍他。

  其實卻沒用上多大的力;崔鍾顯的雙臂一圈一拉,就把他給緊緊箍在了自己的懷裡、沒辦法再亂動。

  「──其實我也是喔。」
  李燦熺尖尖的下巴抵在他的肩頭上,而他的嘴唇就湊在李燦熺的耳邊,語氣輕輕的這麼說。

  「好像一定要像這樣抱得緊緊的,才會感覺好一點。」
  那孩子有點不好意思似的笑了笑說。

  李燦熺從鼻子裡「哼」了一聲,雙手卻很自動自發的再次纏上了崔鍾顯精壯的腰身、用了點力摟著。

  好像原本就應該要是這樣的──兩人的身體沒有一點距離的緊緊相貼著、契合得好像原本就應該要是如此。

  雖然他們默契的沒有說出口,可兩人的心裡卻都明白:這份只有彼此才能夠滿足的空虛,其實,叫做愛情。






Fill Me up
fin.

鴆 2013.09.14 3:25AM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