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表泰 / Roughly -2

2015.04.03(Fri)

『 Block B同人衍生  主B安 / Only You系列』 Comment(0)Trackback-

  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交往中的關係,李泰欥不由得對這件事感到相當煩惱,卻又說不出自己真正擔心的到底是什麼……
  是因為對方比自己年下三歲、甚至還是個未成年的關係?但是老實說,兩人走在一起的話,李泰欥有自信自己看起來要比對方更像是年下三歲的那一個;那不然,難道是因為兩人認識不深、關係開始於一夜情的緣故?但是在他把表志勳帶回家、兩人上床以前,其實表志勳老早就看上他、而自己也早就……呃,注意到對方了──所以寬鬆點來說,這應該也可以算是某種感情的基礎吧?……
  李泰欥在幾年前曾經有過一個男朋友──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
  那人和他一樣、是個在酒吧駐唱的歌手,比那時候剛上大學的李泰欥要大了幾歲。在一起的時候說是因為欣賞他的音樂中「滿含soul的色彩」──這種抽象、爛俗的話竟然也能說得出口……現在想想,李泰欥也不禁要唾棄當時竟然就這麼上鉤了的自己;分手的時候,原本「滿含soul」的自己卻成了對方口中「個性和生活都一樣無聊、連做愛時都讓人提不起興趣」的傢伙。

  更糟糕的是,這話甚至不是對方親口告訴他的;李泰欥知道自己的前任曾對他下過這樣的評語,事實上是在分手後的兩個月、從兩人當時都有在固定表演的一家酒吧的調酒師口中得知的──天知道在這兩個月期間,調酒師還將這麼件事當作茶餘飯後的笑話講給多少熟客聽過。

  一開始還怨恨過對方,覺得竟然在自己背後對別人這麼奚落他的前任根本應該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但是仔細的檢視了自己平日的生活之後,李泰欥卻不得不認同了對方的話:平常下了課、下了班之後的自己,沒事最喜歡窩在家裡打線上遊戲;閒暇時基本上不踏出家門,最大的興趣除了音樂和線上遊戲之外,就只有房間裡那一大缸的熱帶魚。不要說對養寵物一點也不感興趣的前男友,就連現在的室友、和自己相處得很好的安宰孝,也經常表示無法理解他的這點小小興趣。……

  總之,最後李泰欥無奈但平靜的接受了「自己是個無趣又有點孤僻的人」這樣的說法。
  ──所以現在的他才會這麼不安。

  表志勳喜歡上的,也是舞台上的他吧。
  是那個歌聲裡滿載著什麼「soul的色彩」之類的……天殺的、只有鬼(喔,還有他前任)才知道是什麼……的駐唱歌手;而不是這個沒事時只會宅在家裡、除了音樂以外,興趣範圍狹隘得只有電玩跟熱帶魚的二十歲青年無趣人生代表。

  當表志勳提出想要約會的要求之後,李泰欥足足焦慮了三天三夜、直到又是某個看著魚缸裡的熱帶魚失眠的夜晚,他才終於恍然大悟自己煩惱的到底是什麼──
  雖然說起來很可恥,但他其實也只不過是擔心表志勳那小子不喜歡自己罷了。

  約好了見面的那一天,是表志勳就讀的藝術高中在升學大考前,所舉辦的校內模擬甄選的日子;表志勳說,因為在這之前真的很辛苦的準備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所以無論模擬甄選最後的結果如何,結束之後一定要大肆慶祝一番。

  李泰欥早到了,有幾分扭捏的站在校門口,好奇的東張西望、等著表志勳出來。
  幾乎是放學的鐘聲才響了沒多久,那傢伙就出現了;看見已經到了的李泰欥,於是連忙加快腳步朝他走了過來。

  表志勳說,之前會去酒吧其實是因為跟同學好玩的打了賭:看誰能夠順利的魚目混珠、潛進他們這些當時還未成年的高中生理當不能進入的酒吧。最後是以演技為修習專科,那時留著一頭淺金色的半長髮、又天生長得一副頭高馬大的超齡身材的表志勳,幾乎是理所當然的贏得了賭約。他有點靦腆的說其實自己並不擅長喝酒──李泰欥想也是,一個才高中快畢業的半大孩子懂什麼喝酒──,後來一再的去那家酒吧,也只是為了想看李泰欥罷了。

  和一開始強烈得有點讓人害怕的印象不同的是,在後來的相處之中,李泰欥漸漸的發現其實表志勳還算是個滿單純可愛的孩子──前提是,在沒有觸發他的一般情況下。
  至於失控激情的那一夜,應該可以歸咎於自己有意無意的一手引導造成;而兩人在酒吧後門的爭執,則是自己拒絕接近的態度,徹底引爆了那偏偏對自己特別執著的小子。

  金黃色的斜陽下,急急的朝著自己大步走來的表志勳很好看、身上熨得筆挺的制服和剪短了的頭髮,讓他看起來有種少年特有的明朗清爽。

  「等很久了嗎?」
  對方有點不好意思的問;李泰欥搖了搖頭。

  「那我們走吧,哥、」表志勳無比自然的伸過手來,就牽起了他的右手。

  李泰欥有點驚訝的看著兩人交握的手──這個人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下牽著他的手、而自己竟然,幾乎是反射性的就回握住了他的大手。
  低著頭楞楞的看著對方指節分明的修長手指,李泰欥就這麼乖巧的任表志勳拉著走。

  說是「約會」,但是其實兩人並沒有什麼特別浪漫的、只能和情人一起完成的行程:表志勳帶著他去了一家附近巷子裡的小店吃晚餐,還神秘兮兮的說「這可是私房景點……這家店的牛骨湯特別濃、特別好喝呢」──但是事實上李泰欥的味蕾大概是駑鈍得很;他對招牌的牛骨湯沒有多大的感覺,反倒是覺得如果有表志勳坐在眼前的話,那這世界上好像也就沒有什麼食物會糟糕到難以下嚥。

  吃完飯後,兩人在街上漫無目的的晃蕩。
  突然發現小區裡的電動遊樂場多了幾台新進的遊戲機台,於是很有默契的同時停下了腳步、心照不宣的交換了個視線之後,兩人同步修正了前進的路線、大步往店裡走去。

  賽車、拳擊、射擊、打地鼠、桌上hockey……差不多是欲罷不能的把所有類型的各種遊戲機都給玩過了一次;兩人的成績也是不分軒輊,李泰欥還順手夾起了表志勳巴著玻璃看得兩眼發直、口水都快為之滴下的一只娃娃。

  然後「順手」就把那只娃娃送給了表志勳。對方好像很開心的樣子,抱著綠色的絨毛玩偶說是什麼「定情物」的。……李泰欥覺得有點害羞,但是心情卻很好。

  結束了電動遊樂場的行程之後,那個大孩子說想去李泰欥家。

  「不是去過了嗎……」李泰欥斜眼看他。
  想起那一晚的事就不禁心臟狂跳,於是只好故作面無表情的拼命掩飾。

  「上次去跟走的時候都很匆忙,沒有好好看過哥的家嘛。」大孩子笑著撒嬌的說。

  「沒有什麼好看的。……」說不定會讓對方覺得很無趣。
  這樣的想法讓李泰欥覺得緊張;今天的約會出乎意料的順利而且愉快,他一點也不想毀在最後的ending。……可是對方卻很堅持。

  拗不過他,李泰欥只好妥協;先打了電話給待在家裡的室友說了聲要帶人回去,然後領著表志勳回到自己家。

  表志勳這個人性格很開朗、笑容也很多,大致上算是個滿討人喜愛的孩子;而他的室友,安宰孝,也是個隨和又好相處的人。於是這兩個人可以說是一見如故,簡直還有點相見恨晚的遺憾之感。

  「啊、那個誰誰的妹妹的同學,跟志勳你是同班的親辜啊!」安宰孝高興的喊。

  ──竟然連這麼遙遠的關係都找出來了……
  李泰欥哭笑不得。

  「哦,我跟她很熟的,去年的聖誕晚會上還一起表演過短劇呢。」……

  「那個誰誰泰欥也認識喔,是我們系上的同學。……」安宰孝把話題轉到了他身上,示意他接話。

  李泰欥敷衍的回應著;老實說,他對誰誰的妹妹的同學是表志勳的親辜才不感興趣。相較之下,他還比較在意表志勳跟那女的在聖誕晚會上到底是表演了哪一齣戲……千萬別說那兩人是主演什麼睡美人還是白雪公主之類的──
  
  腦袋裡突然竄出這種酸溜溜的想法,連自己都感到驚訝。李泰欥的思考瞬間停滯了,看了看還聊得正開心、不時哈哈大笑的那兩人,他摸摸鼻子、默默的往自己房間走去。

  沒有想到表志勳也立刻跟了上來,在他關上房門前一扭身子、跟著溜了進來。
  對方那滑稽的樣子一下子就治癒了李泰欥正有點糾結的心情。

  表志勳一臉好奇的看著他房間裡那一大缸斑斕各色的熱帶魚,手指著魚缸還沒說出一句話來,視線突然就又被什麼給吸引了走──
  「啊、哥,你也玩這個啊?」

  他一臉興奮的拿起了李泰欥隨手擱在桌上的PSP──稍早出門時太匆忙了,他竟然沒有注意到自己其實沒把遊戲機的電源關掉,現在還停留在遊戲的畫面上。
  只見表志勳輕車熟路的按著按鍵,選了角色後又開始新的一局遊戲。……

  李泰欥一邊用眼角偷偷的觀察他低垂著頭認真玩著遊戲的樣子,一邊走到了魚缸邊、踮起腳尖,進行每天例行的工作:從魚缸的上方投入餌食餵魚。

  顯然對這款遊戲也已經是老手了的表志勳,沒一會兒就結束了一輪遊戲,把PSP放回了書桌上之後就站到了李泰欥身邊來;好奇的看著他餵魚的時候,那人的雙眼都是亮晶晶的。

  表志勳的感興趣不是裝出來的,除了看著他餵魚以外還問了舉凡「哥你都養了些什麼魚」、「這些魚的原產地在哪啊」、「這些不同的魚都是吃同一種飼料嗎」……等等,很多關於飼養熱帶魚的問題。

  說不出是什麼感覺,就是覺得心裡有什麼沉重的東西終於能夠踏實的穏穏落了地。像這樣子的、被認為是無趣的自己,卻在對方的眼裡被視為珍貴。
  李泰欥不禁覺得,能夠遇見表志勳這樣的一個人,自己是何其的幸運。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