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flower Chapter. 20

2015.04.03(Fri)

『 BIGBANG同人衍生  竹馬 / Sunflower』 Comment(0)Trackback-

>>CHAPTER. 20


  為了讓那傢伙能偷偷來送機──日程繁忙不亞於東永裴的人,硬是以狀況不好為理由推遲了一早的練習,要是被抓到還來機場送機,不被剥一層皮才怪──,於是東永裴婉拒了經紀人哥的好意,決定自己開車去機場。

  「……你那樣子真的能幫我開車回去嗎?」他懷疑的看著副駕駛座上,精神萎靡、連眼睛都還睜不太開的權志龍。

  ──這人根本只是換個地方睡嘛。真不知道如果按照原本的行程,身邊這人是要怎麼去練習啊?
  東永裴不能理解的想著。
  而對方對他的疑慮只是有氣無力的揮了揮手,含糊不清的咕噥了一句「別擔心」。

  ──也不想想是誰讓他這麼累的。
  權志龍腹誹。

  他才要懷疑東永裴疲勞駕駛呢……不過說到這個,明明是一樣的時間睡下的、兩人睡前做的也是同一件事,怎麼差個上下位置竟然差這麼多……

  他看了看容光煥發,根本一如藝名太陽一樣可以自體發光的東永裴、又透過照後鏡看了看一副剛被狠狠蹂躪過……呃,不是,是一臉倦容的自己。

  權志龍認真的思考了一下是該來做做重訓鍛鍊體力,還是去跟東永裴商量看看下次兩人來換換位置……


  東永裴看著那張熟悉的臉蛋縮在帽子和圍巾裡,顯得好小好小;而那人一臉愛睏的模樣讓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傾身過去幫權志龍繫上安全帶,順便在他額頭上親了一下。


  車程並不太遠,隨著離機場越來越近,權志龍就是再怎麼累也睡不著了。他和東永裴聽著音樂,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就算話題短暫的中斷,也不必急著尋找下個話題接上。連沉默也不會令人尷尬,和東永裴在一起時似乎總是這麼自在。

  ──也就只有這個人了吧。

  權志龍走神的凝視著正轉著方向盤,緩緩駛入機場泊車處的東永裴。


  意識到離別的兩人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一直到停好了車,東永裴才轉過頭來,發現了權志龍看著自己的視線,他抿起唇彎起眼對他笑了笑。

  「──永裴oppa的眼笑。」權志龍學著fan們的語氣,然後故作嫌棄的「切」了聲。

  東永裴無奈。
  「呀,你這小子啊……」他傾身,一把將權志龍摟進懷裡。

  權志龍則掙扎著將下巴靠上他的肩膀。「……要走了?」
  他輕輕的問。聲音裡聽不出喜怒。

  「嗯。」東永裴應聲。「好好照顧自己,演唱會加油。」
  ──還有就算我不在,也不准看著別人。

  後面這句他只是在心裡默默的說。

  「知道了。」權志龍嘟了嘟嘴,對於分離還是感到不滿,但卻也知道這不是自己可以耍任性的事。

  「你也是,工作加油。」
  他把身體更靠向東永裴,好讓對方可以完全環抱住他。

  就這麼維持著這樣的姿勢好一陣,直到權志龍開口:「你該走了。」
  他悶悶不樂的提醒。

  東永裴這才依依不捨的放開了他。他拿了車裡隨身的提袋,要下車拿後車廂的行李前,又忍不住靠向權志龍,輕輕啄了下他的嘴唇。

  本來只是這麼一個蜻蜓點水的吻。

  權志龍一把勾住了東永裴的脖子、把他往下拉,主動的加深了這個吻。
  他溫柔卻煽情的舔舐著東永裴的口腔、吸吮著他的嘴唇、以舌和他的舌摩蹭交纏。

  沒有心理準備的東永裴一時猝不及防,差點被他吻得喘不過氣。權志龍這才好整以暇的放開他。

  「Goodbye kiss.」他故意像品嚐什麼滋味似的抿了抿唇,隱隱約約露出得意的笑容。

  東永裴笑著咬了咬唇。
  「……偷襲要付出代價的。等我回來再跟你算?」乍聽溫柔的語氣,其實含有令人害羞的暗示,而且,侵略性十足。

  權志龍拉低帽簷,遮住自己發燙的臉,卻還是不甘示弱的抬著下巴朝對方點了點頭。

  「我走了。」東永裴說。

  帽簷下那人微不可見的扁了扁嘴。
  「嗯,走好。」

  權志龍用一貫輕輕的語氣這麼說著。
  「……Take care, bye.」


  東永裴下車後很久,都還在回味著那人最後那個吻。

  ──Well begun, half be done.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


  那麼他接下來在日本的活動想必會非常順利。
  他忍不住微笑的想。









  在日本的日子因為忙碌而感覺過得飛快。為了能趕回韓國,看權志龍的演唱會,東永裴在日本的行程硬是壓縮掉了兩個禮拜。幸好大家對此都很體諒,公司方面甚至幫他婉拒掉了幾個活動的邀約,而日方也都表示能夠理解。
  不過即使是如此,他還是得到權志龍演唱會的當天下午才能回國。

  東永裴看了看手機上的日期,高興的發現回韓國的日子快到了。

  在韓國的那個人,想必壓力跟工作量也是越來越大了吧。沒辦法在權志龍壓力最大的準備期間陪在他身邊,讓東永裴有點遺憾。但是幸好還能趕得及回去聽那人的演唱會,這已經是他盡最大努力協調的結果了。

  不過,從網路上的消息和其他人口中聽起來,那人最近的情況似乎挺好的,雖然很累,但是心情似乎不錯;前幾天還上傳了張把去探班的李勝賢給鎖喉的「兄友弟恭」照……看起來確實是滿精力旺盛的。於是東永裴也就放心了。

  但是放心之餘,他忍不住覺得有點不是滋味。──明明自己要來日本前,那傢伙還一副要哭出來似的模樣,現在卻沒心沒肺的一個人在韓國過得好不消遙,反而是自己在這裡犯相思的數著日子期待能早點回去見到他……

  心裡才正這麼不太平衡的想著,就接到了正被他腹誹的權某人打來的電話。


  『呀──!!!』

  那聲音透過越洋電話傳來有點失真,但那幾乎震破耳膜的大叫、這樣的打招呼方式,卻顯得相當親切熟悉。

  東永裴憑藉過人的運動反射神經,猛的將手機拿離耳朵的瞬間,臉上卻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志龍啊,anyeo。」他拿回手機,輕快的打了招呼。

  『哦,永裴啊──』
  那人拖長了尾音,用高亢的音調喊著他的名字。

  「過得還好嗎?」東永裴關心的問。

  光是聽見權志龍的聲音,就讓他不由自主的微笑。他看了看自己現在在日本的宿舍裡──很好,只有他的小助理抱著家用電話正說得眉飛色舞,想來是不會注意到他臉上氾濫的幸福傻笑。

  『不錯啊,都差不多快忘記你長什麼樣了……』
  電話那端的人又用那種輕輕的、滿不在乎似的口吻說著,聽得東永裴的心都沉了一下。

  『──才怪。』

  明明也知道不可能,但還是在聽到這句時才鬆了口氣。
  「呀、你……!」東永裴很是糾結的想把在韓國的那個壞心眼的傢伙抓來打一頓屁股,然後再拖上床教育一下。

  權志龍這才破功的換上了軟軟的撒嬌語氣,『永裴啊,你怎麼還不回來?』

  東永裴心想自己沒眼花看錯日期吧,一邊拿著手機走到牆邊翻看月曆。證實了自己的眼睛沒問題,是權某人的計時方式忘了從不知道哪個星球調回地球,他有點好笑的回答:「……還有兩個星期啊,志龍。」

  『啊、……是嗎?』沒什麼誠意的敷衍語氣。『可是我想你了啊!永裴啊!』
  『快點回來!』
  又開始使性子的嚷嚷。

  東永裴矛盾的覺得自家情人任性撒潑的樣子可愛死了,但理智上又覺得亂喊一氣的權志龍真是吵死人了。明明在別人面前挺會裝乖巧、裝安靜、裝禮貌的,怎麼就是老愛對他這麼嚷嚷大叫呢……

  ──那是因為我在你面前總是特別誠實。

  想起權志龍這句話,讓他心裡一陣甜蜜。


  「志龍啊,我也想你。」他溫柔的說。

  『嗯。』
  那人聽起來還是有點悶悶不樂。

  東永裴不禁失笑。「呀,既然那麼想我,那為什麼現在才打電話來?」

  計畫來日本兩個月,都已經過了六個星期才接到這人一通電話;反而是他打過兩次電話,一次是權志龍的經紀人接的,說是志龍還在跟造型師們開會、另一次則響得都進了語音信箱,還是沒有人接。

  『忙啊……忙得快死了,』

  東永裴可以想像權志龍皺起眉眼、嘟著嘴,十足孩子氣的不悅模樣。

  『而且你不是也忙嘛……我有空的時候都凌晨了,打去怕吵到你。』那人委委屈屈的說。

  不過權志龍說的也沒錯,他在日本的行程確實是排得很滿,這幾週來他也夠忙夠累的。每天回到宿舍一沾床就睡得跟死了差不多,如果權志龍在那時打電話來,他多半也是接不到。

  「以後想我的時候就直接打給我,知道嗎?」但是想聽見那人聲音的心情勝過了一切。
  東永裴溫柔卻不失強勢的說。

  『知道了。』
  長途電話那端的人應聲的語氣是難得的乖巧,讓東永裴聽得心都軟了。

  「……志龍啊,還忙嗎?」該有多累呢,那人。
  一定也是到了撐不住了,才終於碰運氣似的在這個時間跑來打電話給他的吧。

  『嗯、在等一位前輩從他的工作室過來,等等要一起練習。』
  『你呢?』
  雖然自己的語氣中有著藏也藏不住的濃濃倦意,權志龍還是不忘關心他。

  「我嗎?今天的行程比較早結束,現在已經沒事了。」

  『啊──真好──』

  果然聽見對方又是羨慕又是牢騷的咕咕噥噥。
  東永裴不禁莞爾。


  『永裴啊,沒有你在身邊,感覺特別辛苦呢。』
  他聽著權志龍又像撒嬌又像埋怨又像感慨的說著。

  「別想太多了,我們志龍可以做得很好的。」東永裴不自覺的放柔了聲線,安撫著聽起來有些失意的對方。

  『嗯。』權志龍只是悶悶的應了聲。

  「再說,誰說我沒有跟你在一起呢。」
  ──全都放在你那裡了啊,東永裴的心。

  『嗯。』這次應聲聽起來明朗了點。

  「等我回去給你帶禮物,嗯?」他使出最後一招想讓權志龍開心。

  『哦,禮物?』
  聽聲音都可以想像那人瞬間眼睛都亮了的可愛樣子。

  東永裴忍不住笑得彎了眉眼。
  「嗯。」

  『真的?』

  「嗯。」他語氣帶笑的給了肯定的回應。

  『永裴啊──!』
  『永─裴─啊──』

  權志龍想必又是笑得眼睛都瞇了起、咬著下唇,又是靦腆又樂不可支的樣子。被感動得亂七八糟,他說不出話來,只好拖長了尾音、重複的喊著他的名字。

  「怎麼?」東永裴故意裝作不懂的問他。

  『怎麼辦?……好愛你啊。』雖然這句話說得又輕又小聲,但東永裴可聽得非常清楚。
  權志龍說話的聲音開心得都快飄起來了。

  「呀,好現實啊你,說有禮物就這麼開心?」他取笑的說。

  『呀,別誤會了,』
  東永裴在心裡勾勒出那人不樂意的鼓起雙頰的模樣。

  『──因為是你送的才開心的。』

  聽著權志龍帶著特殊鼻音的嗓音這麼輕輕說著,東永裴恨不得能立刻飛回韓國抱緊他。還來不及說些什麼,電話那一端的人似乎也覺得太肉麻了,不好意思的咳嗽了幾聲。

  『哦,前輩來了。』權志龍小聲的喊了聲,然後急急的趕他去休息:『我差不多也要開始工作了,你早點睡吧。』

  「嗯,一會兒就去。」東永裴捨不得掛掉電話。

  『我們永裴要好好睡哦──』那人似乎也聽出了他的依依不捨,於是刻意用明快的孩子氣語調這麼哄著。

  東永裴會心的笑了笑。
  「好。」

  「志龍啊,fighting!」

  『哦,』權志龍的聲音現在聽起來比剛打來時要開朗多了。
  『掛了哦──』

  「志龍啊,我愛你。」

  ──原來這不只是電視劇中,愛情戲的爛俗安排啊,而是當跟魂牽夢縈的那人好不容易說上話、將要道別掛上電話時,真的會這樣,滿腦子的想告訴對方自己喜歡的心情。
  原來是真的會這樣的啊。

  東永裴感嘆的想。


  『哦,』那人頓了頓。
  『──我也是。』

  權志龍的聲音是連東永裴都從來沒聽見過的溫柔。









  人在韓國的權志龍手上抓著iPhone,傻笑得嘴角都快咧到鬢角。

  「……志龍那孩子是怎麼了?」壓力太大,人都傻了嗎。
  看不下去的KUSH有些擔心的悄悄問。

  「我也不知道。」TEDDY聳肩。
  然後鄙視的看了權某人一眼,「大概是談戀愛了吧,別管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