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Sunflower Chapter. 21



>>CHAPTER. 21


  演唱會開始前一個小時,後台一片忙亂──忙,但是亂中有序。

  權志龍頂著剛做好的髮型正要開始化妝時,他看見門口晃進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人跟他的服裝師走在一起,手裡拿著一袋配件,身材高高瘦瘦的,還頂著一顆無比顯眼的龐克頭……

  無比顯眼的龐克頭。
  他猛的拍大腿站起,正在手上試粉底顏色的cody姊也嚇了一跳。
  「呀──!楊勝浩啊──!」而權志龍則是邊吼叫著,邊衝過去用力勾住羊羹的脖子。

  cody姊跟羊羹本人都是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他──這傢伙什麼時候看見楊勝浩這麼熱情過了?
  有鬼,肯定有鬼。

  「好久不見了啊,志龍。」羊羹一臉狐疑的看著掛在自己肩膀上的權某人。實在很想問「你在發什麼瘋」……不過感覺如果這麼問了,肯定會挨揍,於是他聰明的閉嘴、省下了本來的問句。

  「嗯嗯嗯,」對方明顯心不在焉的敷衍回應。「羊羹啊,你回來了,那永裴呢?」

  楊勝浩對於自己身為這傢伙的友人(真的是友人嗎?他不無氣憤的想),深深的感到悲哀。──就說權志龍這小子看到自己怎麼會這麼興奮,原來是要問東永裴的行蹤。
  旁邊的cody大姊也對他投以同情的眼光。

  「……你這小子啊,也太過分了吧,怎麼就只顧著找永裴啊。」他忍不住抱怨了兩句。

  「不然你就站我眼前了,我還要找你嗎?」權志龍振振有詞。

  雖然聽起來好像有點道理,但話不是這麼說的啊……
  羊羹很想這麼抗議,不過他感覺到勒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似乎越來越用力、大有發展為鎖喉的趨勢,於是他還是乾脆的放棄抵抗,乖乖回答對方的問題。

  「永裴有個行程耽擱了,他跟其他人搭下個班機回來……」嗚啊,那「啪」的一聲是他的脖子要斷了嗎……

  他媽的,又不是他害東永裴回不來的,別把帳算在他頭上啊!
  楊勝浩欲哭無淚。

  「下個班機是什麼時候啊?」權志龍一字一頓,咬字無比清晰的問。

  ──根本是咬牙切齒的程度了。
  楊勝浩冷汗。

  「大概六點多吧……」他模糊不清的咕噥著回答。
  然後他覺得自己聽見了形象chic的帥紳士G-Dragon啐了聲極不文雅的髒話。

  在確定了東永裴回國的時間大概只看得到自己的下半場演唱會後,權志龍就一臉愁雲慘霧的走回了化妝台前讓cody化妝。


  好想打電話去質問姓東的。權志龍覺得自己的心情已經不只是烏雲罩頂的程度,根本都快要出現閃電了。但是除了因為怕影響工作,手機已經交給了經紀人哥代為保管以外,他也還沒任性到真的就為了這事打去跟東永裴吵架。
  更何況那人應該也在工作吧,心情應該也好不到哪去。

  權志龍想了想,深深的呼出了口氣。──等等就要上台了,雖然沒有東永裴,但還有那麼多的歌迷在等著他,如果不好好振作的話就太對不起期待著自己的大家了。

  「又不是不來了,」cody姊似乎也知道他在想些什麼,於是安慰的這麼說。

  「我知道,nuna。」
  他想讓大家放心的笑了笑。

  「啊,對了對了,」羊羹突然想到什麼的大叫起來。「永裴有個東西寄放在我這裡,好像說是要給你的禮物。」

  權志龍笑得更開了。「哦,真的?他是有說過要給我禮物沒錯。」
  他側過臉,從鏡子中的映像看著羊羹在隨身的大包包中翻找。

  「啊,這個。」他終於從包包中掏出一個小巧的黑色天鵝絨盒子。「這應該是在我們一起去的一家珠寶訂製店挑的。是一家在東京小有名氣的客製化小店呢。」

  權志龍一看見那天鵝絨小盒子,方才心裡的不快幾乎立刻就消了一半,但他還是努力作出一副平常心的樣子。「喔,那你先幫我放在我的包包……角落那個,對。」

  他想等東永裴來了再一起拆禮物。


  權志龍得低下頭才能掩飾住臉上那收斂不住的笑容。









  雖然臨時延後了班機、又剛好和權志龍的演唱會強碰,但還是有一些歌迷守在機場接機。
  東永裴微笑的對大家揮了揮手,卻還是沒有慢下腳步的快步走出了機場。

  想到已經跟那人踏在同一塊土地上了,原本因為行程被耽擱而相當煩躁的心情終於得以舒緩一些,甚至有了一點點開心的感覺。

  他想起了自己為那人準備的小驚喜。
  ──那是在日本的某一天,因為行程的更改而空出了一個下午,於是他就跟著羊羹和staff中的其他造型師們一起去逛街。他們去到了一間不太起眼的小店,東永裴問了同行的人才知道這間店是專門代客做訂製首飾的,在日本當地頗負盛名。

  在其他人興致勃勃的和店裡的設計師討論構想時,他當然也沒閒著。


  ──特別的小東西,權志龍應該會喜歡吧。
  他想。

  後來因為行程關係,東永裴沒辦法親自再跑一趟店裡去拿回訂製的東西,於是就請羊羹再去時順便幫他帶回來了。現在那東西還在羊羹那……
  得在見到權志龍前先拿回來才行。

  於是他立刻撥了電話給楊勝浩。
  
  『哦,永裴啊!』
  『回來了?』對方聽起來很是高興的問。

  「嗯,剛出機場呢。」東永裴回答。「羊羹啊,我有個東西還寄放在你那對吧?」
  「我等等到了去找你拿?」

  『啊、你說在SUZU那裡訂製的東西嗎?那個黑色的小盒子?』

  「嗯。」

  『你說過那個是要給志龍的吧,』
  『我在他上台前有到後台去一趟,遇到他就順便給了。』──因為那傢伙實在是看起來心情太差了。

  東永裴瞪大了眼。「你給他了?」

  『哎,永裴,你也知道那傢伙知道你會晚到,他真的很難過啊、』
  這算是含蓄的說法,實際上應該是「不爽」才對。非常不爽。

  『我想說那應該能讓他心情好一點……』從東永裴詫異的語氣中,羊羹也隱約的察覺到自己好像闖了禍。
  他心虛的解釋。

  東永裴沉吟了片刻。其實他能理解羊羹為什麼會這麼做,畢竟權志龍臭著臉的樣子有多嚇人他也知道。

  只是……

  「他打開看了嗎?」
  ──那個意義不一樣啊。

  『應該還沒,他那時忙著準備上台,叫我先放他包包。』

  「嗯,那就好。」東永裴這才鬆了口氣。

  ──那個意義是不同的。
  他希望權志龍打開禮物時自己能在他身邊。


  他想再次看見那人臉上綻放出那種,無比柔軟無比燦爛無比美麗的笑容。

カテゴリー: BIGBANG同人衍生  竹馬 / Sunflower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