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Ask Me 06



  隨著歲末漸漸到來,年關將近,電影業界也紛紛趕著在歲末年初推出賀歲片,期望搶攻假期市場。
  而李弘彬參與演出的這部片自然也不例外——

  「等等、你之前剛殺青的是電影? 」
  一直到剛剛、對方告訴他,從這個月中開始將有一連串在亞洲各地的首映會行程,所以自己會有大約一星期的時間不在家……云云,金元植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這件事情。
  「嗯,對啊。」而李弘彬則是一臉泰然自若的回答他。

  金元植又露出了一臉發懵的蠢樣——
  李弘彬想。

  「唔哇、大發……」
  他有點不可置信的捂著嘴喃喃自語:「我居然天天和一個電影明星同床共眠……」

  金元植不禁懷疑起,自己究竟忘掉了多少東西……
  他原本並沒有多想這個部分,甚至其實早在前幾次回診時,醫生就曾經告訴過他「那些記憶可能再也不會恢復了」;然而當下他也沒有多在意,甚至還樂觀過頭的想著,以後更要好好努力生活之類的。……

  但這就好像在讀一本缺頁的書一樣——無論是已經學成歸國的韓相爀,或者是躍升大銀幕、躋身新一代名演員行列的李弘彬,明明是一起經歷過的時光,如今在自己的腦海中卻遍尋不著那些記憶;這種闕漏的空白感屢屢讓人感到挫折而煩躁。

  李弘彬一開始並沒有注意到金元植的情緒變化,於是還一邊看著電視、隨口調侃:「什麼啊,難道你想說從今天開始分房睡嗎?」

  他話聲剛落,就覺得不太對勁——
  金元植從他身旁挪到了眼前,徹底擋住了他看電視的視線。

  李弘彬張開嘴,卻連一句「幹麼」或是「避開」也還來不及說出口,就被金元植捧住了臉、有些急躁的吻了上來。

  金元植跪在沙發上,用雙手捧著他的臉頰,閉上了雙眼,以幾乎可說是虔誠的姿態親吻他。

  李弘彬的眼睛有些堂皇的眨了又眨,然而他的視野卻全被金元植給佔得滿滿的、他只看得見金元植短短的睫毛、正隨著那人的呼吸輕輕顫抖。
  他清楚明白自己應該掙扎、應該推開金元植,可卻又覺得自己好像沒有辦法拒絕這個吻。就像你不應該拒絕給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又累又渴的旅人一口水喝——更何況他根本懷疑,渴望一個吻的救濟的人不只是金元植而已。

  金元植的舌頭抵著他的嘴唇,溫柔的舔舐著暗示他時,李弘彬幾乎不用猶豫就順從的張開了嘴;他覺得自己好像生來就是要這樣和金元植接吻的:像要吞吃掉對方一樣,飢渴的用唇舌佔滿彼此。
  直到意識到對方跪在自己雙腿間的膝蓋,試探性的往前頂了頂、碰到他胯間的私密處,李弘彬才從意亂情迷中猛然驚醒過來。

  他一手按住了金元植的大腿、示意他別再弄了;同時也慢慢的一點一點後退,不顧對方意猶未盡的不想結束,溫柔卻不容拒絕的漸漸抽離了這個吻。

  金元植的額頭靠著他的額頭,兩人之間的距離近得都能感覺到彼此紊亂而急促的呼吸。

  就這麼互相依靠著喘了一會,李弘彬才開口:「你是怎麼了……?突然之間、這樣子……」
  他故作輕鬆的笑著問。

  然而金元植卻沒有笑。
  「……總覺得,我好像變得不太了解你了。」他的聲音原本就低沉、現在更是因為低落的情緒而壓得更低,聽起來沉鬱得叫人快透不過氣來——
  「彬吶,我討厭這種感覺。」

  「呀,不是那樣的……」李弘彬幾乎是下意識的就這麼回答。

  ……依照他和李泰民金鍾仁他們說好的計畫,明明不應該再給他希望的不是嗎、不是還信誓旦旦的說了,自己只會做到陪伴和照顧的責任,要讓失憶的金元植一點一點的對他失望,感情也逐漸消磨淡去嗎。

  可是,好難啊、這實在是不容易。他寧可不看不聽,直接走得遠遠的;但是如果一直待在身邊的話,要看著金元植難過的模樣卻置之不理,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難了。
  李弘彬覺得,自己好像根本做不到一開始說的那樣決絕。

  他的雙眼酸澀、漫無目的的落在前方虛無的一點。
  最後,他還是乾澀著嗓音出聲安慰對方:「植啊,你別想太多了。」

  而把臉埋在他的頸窩裡、緊緊抱著他的金元植,過了半晌才悶悶的「嗯」了一聲。

  數日過去,那天李弘彬說的話好像還在耳邊;然而事實上,自從那人搭上一早的飛機、一走之後,他們兩人還不曾互相聯絡過。金元植看著電視上正同步轉播的首映會畫面,只覺得越發煩躁。

  在他的眼中,李弘彬光是什麼也不做的站在那裡,都像是會自體發光一樣的引人注目。淺淺的微笑著,又恰到好處的露出雙頰上迷人的酒渦,有禮的向媒體記者揮手致意、在走上臺階時,也很紳士的挽著在片中和他演出loveline的女演員的手。……

  那個前幾天還坐在這張沙發上、閉著眼和他接吻的人,怎麼一下子就跑到那麼遙遠的地方去了呢、好像到了他永遠也無法企及的距離之外一樣。
  金元植撇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空落落的沙發;兩人座的沙發,他一個人坐果然還是太空虛了點。

  他一時衝動就拿起了手機——用的手機殼還是那天跟韓相爀一起挑的navy——,用KATALK傳了訊息給李弘彬。按下送出後自己也有些發怔,倒是這時候突然有人打來了電話。
  明明知道不可能是他期望的那個人——李弘彬此時正在臺灣參加首映會前的記者會呢——,但他還是看著來電顯示嘆了口氣,然後才慢吞吞的接起電話。

  金鍾仁打來問他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飯。還神神祕祕的說什麼,除了他和李泰民以外還有個驚喜嘉賓——金元植覺得荒唐的朝他笑著喊了句「什麼啊」,然後裝作不感興趣的就要掛電話,對方這才連忙老實說出,其實所謂的「驚喜嘉賓」是他們以前班上的老同學。

  金元植、金鍾仁和李泰民大學時是舞蹈表演系的同班同學。只不過,金元植因為高三那年就進了娛樂公司當練習生,整個人的生活重心也就隨之轉移到公司的訓練課程上;再加上他後來做音樂做出了興趣來,雖然還是喜歡跳舞,但是對音樂卻漸漸的投注了更多的熱情、又在公司認識了同樣是練習生的李弘彬……大學的教室對他來說很顯然不比公司的練習室來得吸引人。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平常上課的出席率自然不會太高,和班上的同學也不怎麼熟識;除了李泰民和金鍾仁之外,大概就只記得幾個一起踢過足球、打過籃球的朋友們的綽號。……

  所以他覺得自己不記得眼前這女孩也是理所當然的。而這大概是自從車禍以來,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可以這麼理直氣壯的不記得一件事情:他認為這和失憶無關,而是自己原本就沒記住過。

  金元植到達約定的餐廳時,李泰民、金鍾仁和那女孩都已經到了;他一邊入座,一邊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聽李泰民調侃的說,他在學的四年期間,因為太常缺席,所以讓大部分班上同學都覺得「像同學又不像同學又是同學」、然後順帶也幫他和那女孩互相介紹了彼此。

  女孩在系上時主修的是芭蕾舞,畢業後到國外進修、接著在去年回國後創立了自己的舞團,風格以結合音樂、並且富有故事性的現代芭蕾舞劇見長。就像是所有曾經在電影中看過的、或者是一般人所能想像得到的芭蕾舞者一樣,她有著勻稱窈窕的身姿、宛如天鵝般優雅的修長脖頸,還有著一頭茂密的黑色長卷髮;除此之外,她落落大方的態度和甜美的笑容,也讓人很難不對她產生好感。

  晚餐中,女孩也主動的向金元植攀談,提起了自己的舞團最近正在構思下一季的表演,期望能融入更多不同類型的音樂元素;而眾所周知的是,金元植從大學時期開始,就在頗具規模的一間娛樂公司當作曲家練習生,後來也一直走在音樂創作的道路上,這兩年轉入獨立廠牌後當製作人更是漸漸闖出了點名堂。
  她說自己聽了金元植寫的幾首beat、也聽過以前他還在主流大廠時為一些廣告做過的配樂,覺得挺有興趣,於是便拜託了畢業後和兩方都還一直有聯絡的李泰民,幫她安排了今天的晚餐;除了老同學聚一聚、敘敘舊以外,也是想找金元植談談或許有沒有合作的可能性。

  說到自己熱愛的音樂、同時也是自己的專業領域,金元植難得在面對女孩子時,不像平常那樣靦腆而生澀;當他侃侃而談自己作曲的經驗和理念時,自然的流露出了自信而從容的神態。
  ……而他沒注意到的是,那時女孩看著他的眼神是不一樣的——那種閃閃發光的眼神,分明是只專屬於一個女孩子眼中特殊的那人。……也只有金元植這種遲鈍的傻瓜會看不出來了。

  四人聊著聊著,在不知不覺間有某一刻是由金鍾仁和李泰民主導了話題,而現在同樣從事舞蹈表演相關工作的三人,在說起共同的話題時顯得心有戚戚焉、格外的有話聊;金元植暫時插不上話,稍微出神了下、思緒就又飄回了自己早先傳出去的那條KATALK訊息上——於是他幾乎是反射性的就從包裡扒出了手機,解開螢幕鎖後,果不其然的看見並沒有任何新的未讀提醒。雖然並不太意外,但他還是真真切切的感到失落、甚至對自從分別後就音訊全無的李弘彬起了點怨懟的情緒。
  ……他突然就又想起了那人在記者會上燦爛的笑容,還有他是怎麼和那名女演員挽著手的。

  金元植煩躁的扒了扒頭髮,連原本令人覺得愉快的聚會都突然變得索然無味了起來。至於後來李泰民和金鍾仁又說了些什麼,他渾渾噩噩的一概沒聽清楚;直到他們問他能不能送女孩回家——因為方才吃飯時點了幾瓶真露酒,他們三人都喝了一點,只有金元植堅持說自己是開車來的、所以不想喝酒。
  結了帳後,他看著李泰民和金鍾仁在餐廳門口招了計程車、確定那兩人好好的上了車,然後才帶著女孩到自己的停車處。

  如果李弘彬在的話,通常他們兩人一起出門時都是李弘彬開的車。金元植在失憶之後就少有機會自己開車出門,就連李弘彬都還沒坐上過他的副駕駛座;而此時看著坐在自己身旁的女孩子,側過身子仔細的扣上安全帶、一頭如雲長髮細緻的披落在肩膀上的模樣,如此柔軟而美好的畫面,他的心裡卻感到一陣複雜——如果這個時候,坐在他身邊的人是李弘彬就好了。他可以輕易的在腦海中描繪出他如雕刻般的側臉線條、愛笑的嘴唇、和臉頰上深深的酒渦。

  可是事實卻是那人並不在他身邊。

  金元植和那女孩其實還挺處得來:車上放著廣播,兩人也可以就著電台節目的內容輕鬆地聊上幾句。在車上的時候,女孩還特地邀請了他去看自己的舞團下個月在藝術展演中心的表演;想到方才提及可能的跨界合作,金元植於是也爽快的答應了。
  送對方回家之後,他空閒下來的思緒迫使他趁著在紅綠燈前停下的短暫空檔,再次不死心地拿起了手機、點開Kakao Talk的圖示查看——

  『彬吶,我喜歡有你在我身邊。』
  三個小時前傳出去的訊息,李弘彬連讀都還沒讀。

  他看著在自己傳出的句子後面,那個顯示對方未讀的黃色數字「1」,只覺得連那小小的數字都刺眼得彷彿像在嘲弄他。




カテゴリー: VIXX同人衍生  93line / Ask Me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蹲低夏楓 ⇒ No title

阿阿阿阿阿好心酸阿TTTTTTTT
這樣的元植有點可愛但嗚嗚

李弘彬明明就還很愛他Q_____Q

我想要時光機快轉到結局那天(作者表示:....)

  • 2015.04.03
  • Fri
  • 19:5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R ⇒ No title

到底
到底
到底TAT

這兩個人到底還要互相折磨多久呢...豆彬的心理真的很矛盾啊,明明想要決絕地再一次分開,但遇到元植時那些意志卻節節敗退,最後也只會潰不成軍吧
不去聯絡元植的豆彬又在想什麼呢?是覺得不去碰不去看就能令自己重新振作了嗎?那根本只是自欺欺人啊,這樣子下去彼此都只會更焦慮而已...
那位女孩就是本來元植正在見面的對象了吧,感覺如果知悉女孩喜歡自己的話,元植只會更了解自己到底有多喜歡豆彬Q

我已經開始在期待下一個星期五了Q 毒鳥兒辛苦了!

  • 2015.04.03
  • Fri
  • 20:0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爵 ⇒ No title

忽然覺得什麼都不記得的金元植很可憐呀~
因為是很忠貞的93line粉絲
自動把那個女生歸為懷人
鴆癮作者筆下的幾乎都非常甜膩呀~
難的虐虐的93line~
也很吸引人呢~
反而更看得出弘彬和元植其實都很在乎對方的~
反而有更多情感的流露呀~




  • 2015.04.03
  • Fri
  • 21:5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Minshe ⇒ No title

我對用"虔誠"形容吻,或用"拯救"形容愛情完全沒有抵抗力...
忍不住就想,弘彬對於元植,或元植對於弘彬,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正在寫的論文裡說到,在當代社會,人們對自我的認同是來自於與他人的關係
--如果社會是一種宗教,愛情是一種信仰,
那麼對於個人來說,最悲哀的莫過於無法信任所愛的人,因為自己將會無所適從。

原本的一切都不再熟悉,兩人之間的連結感覺如此薄弱,
即使元植吻著弘彬的時候態度虔誠,還是無法化解內心的徬徨、痛苦與焦躁。
硬是從關係中抽身的弘彬又何嘗不是如此?
如此對待金元植的李弘彬,或許連他自己都感到陌生吧。

  • 2015.04.03
  • Fri
  • 22:4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夏楓

有點可愛是指XDDDDD
一直看手機的癡情男嗎

就是一個 雖然很愛但卻不想跟他在一起的概念(亂說)
時光機XDDDD 結局都還沒寫出來呢 (作者表示^Q^)
BTW 恭喜頭香(?) XDDD

  • 2015.04.05
  • Sun
  • 16:3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RR♡

RR不哭QQ (別煩)

互相折磨到有一方再也忍受不了、非得戳穿這層窗紙的那天
就算相愛的兩個人,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不同的環境或甚至是心態下,也會有很多不能在一起的因素和考量
關於豆彬的想法,目前我也只能說到這樣,希望後續的故事可以給你交代QQ
不去看不去碰,這就是分手的兩年間他自處的方法啊

這章比較像是過渡段(?) 和下一章一起看會比較合適,所以我打算盡量快一點更文
應該在周五前就會發出來了! (握拳)
敬請期待(???) 謝謝RR支持♡

  • 2015.04.05
  • Sun
  • 17:4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爵

刪除線XDDDDD
哈哈哈她不算是壞人,但也算是壞人(?)
總之在爭取愛情這件事上,(在不違反道德良知(?)的前提下)為了自己做打算也不是誰的錯吧XD

謝謝你也喜歡這樣的93♡
(之前也有親辜說過AM這篇是我筆下的93第一次不是以小情侶的設定登場XD 看來我已經定型了XDD)

  • 2015.04.05
  • Sun
  • 18:3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Minshe

冥雪你沒有抵抗力的點跟我完全一樣QQ
對失憶的元植來說,弘彬就是像救贖一樣的存在啊,是身邊最親密的人,也是理應最了解他、最能幫助他的人

'人們對自我的認同是來自於與他人的關係'
'最悲哀的莫過於無法信任所愛的人,因為自己將會無所適從'
對這兩句認同得不能更多!
正是因為內心徬徨痛苦焦躁,所以才更會去尋求 '信仰' 這種東西、才會一再的想向弘彬確認兩人的愛情
謝謝冥雪的留言♡ 其實我一點也不會覺得你不知所云啊XDDD

  • 2015.04.05
  • Sun
  • 19:5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paw ⇒ No title

感覺按照鴆癮妳的風格是要虐很多章……想到這裡我真是和金元植一樣心酸了……
求妳千萬不要給女生起名字(跪)誒我這親媽每次都不願意給出現的女生起名字一是起名無能二是覺得好彆扭哪怕只是小炮灰……
金元植真的是很愛很愛紅豆啊……所以才不想有那種對方離自己很遙遠的感覺。而且又加之自己是失憶了,本來就少了些什麼,現在就更遙遠了……本來就是按照計劃在好好進行著,總是希望計劃被打破就好了。

  • 2015.04.06
  • Mon
  • 21:0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會長 ⇒ No title

什麼!!!!!女孩你不可以覬覦豆兒的金元植啊!!!!
我怎麼覺得像同學又不像同學又是同學那句好像Some的感覺(大笑

明明是93賴的文 可是我看到泰開出現就莫名的好開心喔←

我想我可以理解元植看到豆兒閃閃發亮的在螢光幕前
但卻只能在電視前默默看著他的那種落寞感

  • 2015.04.08
  • Wed
  • 10:4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paw

我的風格...我明明是虐不起來星人啊QAQQQ
應該是會保持著小甜再小揪心再小甜...這樣的路線吧XD

欸你說到一個重點,我每次路人/砲灰都不給取名的XDDDD
而且同人裡出現自創角總是讓我覺得說不出的彆扭 :-S

其實在前段他和韓相爀相遇時也是一樣,曾經很熟悉的人,卻因為自己的失憶而變得跟自己認知的不同
應該是會覺得滿難以適應的...QQ
後續也請多多期待了,謝謝回覆♡

  • 2015.04.08
  • Wed
  • 22:3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會長

對XDDD 就是SOME沒錯 O3<
2014的大勢歌曲XDDD

李泰民和金鍾仁是重要的打醬油君XDD (O)
啊、被你說中了呢TAT 元植的那種落寞感啊,會更覺得那人離自己很遙遠的感覺
謝謝回覆~~~

  • 2015.04.08
  • Wed
  • 22:3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paw ⇒ No title

我能說你是我看過那些寫同人文中寫最虐的寫手嗎v-292
甜也是很戳萌點寫到心裡去,有時候翻出來看可以甜到在床上滾來滾去。
我有個基友吃了我的安利看了妳的long stay等等等等,上次在貼吧活捉(?)妳之後跟她說了,她開心到半夜一直亢奮。←說這個是想說你要是又有要寫兔子的文我會和她巴里一起去支持妳的//////

所以07裡面的辣個英文名……我意外發現雖然中文名會讓我有隔閡(?)可是英文名不會誒~鴆癮好機智!
自創角就還好……可以考慮字母代號來稱呼,例如小A小B小Q小Z之類orz,女孩男孩也是ok的~

  • 2015.04.10
  • Fri
  • 22:0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paw

最...最虐嗎...真是不敢當啊... orz (?) 我以為有HE可以稍微彌補一點過程中的虐? XD
說到在貼吧活捉我,我才想到我好久沒上貼吧更文了XDDDDD
你朋友也太可愛啦XDDD 歡迎來fc2或噗浪捕捉我^///^ 如果害羞的話也可以用Ask,是匿名的^///^
其實我還有兔子文沒發,但打算等他們回歸再發文^^ 到時候也請多多關注支持了♥

07裡的名字我想了好久啊糾結了好久啊XDDDDDDDDD
'畢竟是海歸派的舞蹈家,就給她個英文名吧' →最後我是這麼想的XD
沒有讓你感到彆扭真是太好了(呼~) 總之後面大概也不太會出現名字XD
LS裡的自創角全部用A來代稱XDDDDDDD (懶到不行)

謝謝阿爪回覆呦^^

  • 2015.04.13
  • Mon
  • 17:1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